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讨要战俘(下)

第一百八十六章 讨要战俘(下)

        “李相公,此事恕我不能答应。”薛洋摇了摇头道:“我知晓你的难处,然则这些人向我淮南军投诚之时,我已经承诺过,要保他们性命,此事如果反悔,岂不是让本官的声誉尽失?”

        “他们本就是乱臣贼子,薛相公你和他们讲什么承诺信义?”李克用霍然起身道:“只要薛相公肯放人,我河东愿和薛相公永结盟好,将来薛相公若有需要可以随时和我河东招呼,某家愿倾力相助。”

        “此事不必再说了,李相公的心意我清楚,然则本官为人处世,乃至于淮南军立军开始均以诚待人,李唐宾等随跟随黄巢祸乱江山,然则毕竟已经投诚,理应效仿宣武军节度使朱全忠,为唐皇圣旨所庇佑,岂能交给李相公随意处置?”薛洋摇头道:“李相公若是别的事,但凡开口,我薛洋断无不允之理,只有这一样,恕难从命。”

        “薛相公难道真的就愿意为了这些战俘和我河东作对,和我李克用作对吗?”薛洋根本没有回旋余地的话让李克用的性子再也安耐不住,当即怒道:“薛相公可要想好了,淮南军虽然战力强劲,然则我河东子弟尽皆是草原英雄,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仇人被人收拢护佑,众怒之下,只怕贵军挡不住草原铁蹄横扫。”

        “李相公这是在威胁我?”李克用一句话之后,陆明和向杰当即起身,怒目而视,薛洋一句话刚说完,陆明紧跟着道:“李相公莫非还要和我淮南军打一场不成?也好,主公,就请下令,末将愿出战,正好领教一下草原英雄的风采。”

        “李相公还请回吧,今日看在你鏖战疆场,为了勤王大业不辞辛劳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你走吧。”薛洋摆了摆手,挡住了陆明和向杰之后看着李克用摇头道:“本官再次说明一点,奉唐皇陛下圣旨,大齐军若有投诚归顺者,善待之。李相公不要违背了唐皇的令喻,到时候大殿之上无法向陛下交代。”

        “如何交代,某家自有决断,薛相公好自为之。”李克用怒气冲冲,恨恨的看了一眼薛洋之后才匆匆而去。

        “立刻派兵前去接应王成回归,各部夜间不要松懈。”薛洋摇头道:“这个李克用的心思和常人不一样,保不齐他会不顾一切。”

        陆明和向杰联袂而去,立即按照薛洋的命令进行部署,而此时大帐后面一道人影也匆匆消失。

        李克用返回之后怒火难消,在李存孝进来将打散的沙陀骑兵找回来之后,当场就要出兵攻击淮南军。

        “父汗不可,如今我军损失惨重,两万骑兵只剩下不到一万,步军更是损失殆尽,德威也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如果再和淮南军生出嫌隙,只怕处境艰难,更是难以为继,还请父汗暂忍怒火,容后图之。”李存孝记得跪了下来,开口哀求道:“父汗放心,待到我军战力恢复,孩儿逼亲率大军南下,找淮南军讨回一个公道,让父汗今日之耻十倍还给淮南军。”

        见到李克用的怒火似乎歇了下去,李存孝起身道:“父汗,为今之计,我们要不要回转河东?”

        “尚让尚未剿灭,黄巢也未曾枭首,如何回河东?”李克用瞪了对方一眼之后,语气也缓了下来道:“此时回去不是功亏一篑吗?只有彻底消灭了黄巢乱军,你我父子在河东才能站得住脚,我沙陀族才能威慑住周边的其他部族,否则的话兵力大损之下只怕刚刚被压服的党项人又要作乱了。”

        李克用原本想借用此战之威震慑住周边的大小部族,但是没想到这一仗却是惨胜,本部精锐损失大半,还折了两员大将,就这么回去,只怕自己的位置都不稳,所以只得咬着牙在战场之上坚持,同时吩咐李存孝尽力找寻被打散的沙陀骑兵和周德威的下落。

        而此时,在王成带着霍存回归军营之后,淮南军手中已经有了数万大齐军战俘,更是将大齐军的战将一网打尽,就连张言也在随后打扫战场的时候被找到,抬回了军营。

        “主公,我军占据乾封之后,下一步打算如何?是往东还是往北?”和李克用这边愁云惨淡不同,此时的淮南军营内可谓是喜气洋洋,就连那些伤兵碰到有人来巡营看望都会吹嘘几句自己在战场上的表现和受伤挂彩时的勇武。所以李振在大军修整几日之后,向薛洋问道。

        “兴绪的意思是打算往东是吗?”薛洋刚刚从伤兵营出来,淮南军此次介入战场的时机选的很好,所以受损不大,而且及时救治之后很多士兵都安然无虞,只有大齐军的战俘营那边情况不太好,以至于现在李唐宾和霍存等人都在尽力安抚各部,同时配合军医竭尽全力救治伤兵。

        “确实,黄巢在新泰,而尚让则北窜,若是我军杀奔新泰而去,尚让必会回师救援,到时候就满足一下李克用,让他北上对付尚让便是。”李振笑道:“尚让新败之后,手中兵马不会太多,李克用手中还有一万骑兵,足够他用来对付尚让了。”

        “我只怕黄巢得知乾封大战的战果之后会主动从新泰撤退,和尚让汇合。”袁袭在此时也开口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对付黄巢只怕还要再打一仗。”

        “而且李克用也不会这么轻易听从主公的命令的,说不得他会主动朝新泰扑过去。”袁袭见到薛洋点头,继续道:“他要这些战俘和战功其实作用都只有一点,压服内部,威慑外敌。”

        “那就等他行动之后,我们再北上。”薛洋微一沉吟之后道:“让十三司着力探寻武宁军的动向,乾封这边这么大的阵仗,时溥应该会找到机会,到时候黄巢在新泰待不住就只有北上一途,我们跟上就是。”

        “主公,那个,杨若兰说要见你。”几人尚未说完,向杰忽然跑了进来,面色古怪道:“末将阻拦不住,所以——”他的话音未落,就见到杨若兰一身素缟,直接闯了进来。

        “主公,我和兴绪去看下伤兵,向杰赶紧去传令,不得有误。”袁袭一笑,和李振直接出门,还将向杰给拉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