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章 炸营

第三百九十章 炸营

        钱镠军大营内的混乱在杨洪涛倒下去的那一刹那就再也无法挽回,宋刚几乎是第一时间带头朝着张明冲杀而来,和张明的本部纠缠在了一起,厮杀也快速从一处蔓延到了整个营地。

        这种喧嚣不仅仅在随后不久就迅速传到了对面的第三都营地,急匆匆起来的陆盛还以为是对方要来袭营,急匆匆命令全军戒备的时候,哨兵也在此时将消息送了过来。

        “炸营了?”这个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消息连陆盛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直接反问道:“你确定?不会是这个张明在故意引诱我们过去吧?”

        “确实是炸营了,而且他们就在自己的军营内打了起来,火光冲天,大老远就看见了。”两军营地距离并不远,这么大规模的炸营也不需要靠近就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哨兵十分肯定的回答道:“属下还看到了他们巡逻的士兵也都回身反杀,营门口都打起来了。”

        “天助我也,哈哈,这一次我看钱镠拿什么来找我们的麻烦。”陆盛乐的一跳脚,急忙道:“快,通知全军,随我立即杀过去,我们活捉张明。”

        这么好的机会要是不利用,陆盛这个指挥使也就白当了,所以几乎是瞬间就做出了决定,直接让巡营士兵立即随他出击,身后其他各部也随即跟上,第三都几乎是全军出动,直奔钱镠军大营而来。

        而此时张明的大营内,厮杀声正在一浪高过一浪,被彻底激发了怨气的韶州本地将士此时拿出了连和第三都对阵时都不曾有过的勇气和战力朝着自己人下手,甚至于很多往日里关系还不错的士兵此时都是拔刀相向,恶狠狠的杀向了对方,整个营地内到处都是厮杀声,尸体和鲜血随处可见,无数的士兵在混乱之中丧生,更有无数人被同伴的死激发了更大的火气,不断的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这种场面别说是张明了,就算是钱镠自己亲自来了也没什么好办法。对付混乱只有一招,迅速拿下领头之人,乱世用重典,以杀止杀,也唯有如此才能够迅速消弭祸根。所以张明原本还打算不断劝说,但是在见到全营都跟着混乱之后,立即放弃了这个想法,开始亲自指挥本部人马朝着宋刚而去。

        他手下的这部人手被控制的很好,而且属于平时待遇就比其他各部高出一截的精锐战队,此时对于他的命令执行得很彻底,尤其是在张明亲自冲杀在第一线之后,迅速组织反击,其高出其他各部一截的战力也让他们在混乱之中迅速冲开一条血路,快速杀到了宋刚面前。

        “宋刚,你敢霍乱军营,屠杀自家兄弟,今日饶你不得!”张明手持长刀,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了宋刚身上,长刀连续斩落,刀刀势大力沉,直接和对方战成一团。双方的将士围绕着两人重新形成了一个血腥的战场,厮杀声和怒吼声甚至于直接盖住了所有人,而且因为两人如今身为两派的领头人,所以周边的其他各部也自动朝着这边靠拢,使得大战变得更加惨烈,也迅速演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吞噬双方将士的性命。

        “死!”宋刚面对张明的招招紧逼是毫无畏惧,一把鬼头刀甚至于练练抢攻不止,他本是韶州牙将,靠的就是本身的勇武来压服身边的将士,若不是钱镠率军进入韶州,他和杨洪涛原本是打算投诚杜洪,和岳州连成一线的。只是后来钱镠进入韶州,而钟传率军进入湖南,导致了他们和杜洪之间彻底失去了联络,不得已才投降了钱镠。

        “张明,我告诉你,今晚你死定了。”宋刚脸上泛起一丝狰狞的笑容,鬼头刀猛然下劈,呼啸的风声一起,直接震得张明连退好几步,手中的长刀差点都拿捏不住,虎口也跟着颤抖不止。但是对方却毫不放松,后招如潮而出,直接将张明刚刚的气势重新压了回去。

        “哼,大帅的援军马上就到,你以为你能逃到哪去?你这种降而复叛的小人,别说是大帅不能容你,你以为平南军会留着你这样的三姓家奴吗?”张明拼命抵挡的同时一句话说得对方脸色猛然间大变,手中的招式也随之一缓。

        “既然如此,那我就宰了你,回去再去宰了钱镠。”宋刚只是一瞬间愣神,随即再次怒吼,这一次被张明说中了心思之后,他近乎于有点疯狂了,手中的攻势比起之前更加强势,彻底压制住了张明。

        而此时,在整个厮杀的战场之上,双方的将士也有如各自的主将一般,拼尽了一切,张明的本部为了快速平定叛乱,动用了最强的战力,下手之时毫不留情,所到之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虽然张明自己被宋刚打的节节后退,但是他手下的兵马却恰恰相反,在短时间内就快速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只不过张明这边还未曾吩咐胜负,所以厮杀还在继续,各部出手之时依旧是毫不留情,以至于很多已经败退下去的韶州士兵被身后的各部强行挤压上来之后,直接被他们当场斩杀,黑夜之中,无数火把照耀之下,整个大营内是血腥气直冲云霄,哀嚎声甚至于比起厮杀声还要惨烈。

        “就是现在,跟我冲上去。”双方忘我的厮杀,浑然忘了这里是前线,他们炸营之后对方要是没有反应那才是怪事。所以此时此刻当陆盛率军冲进去的时候,沿途所有的岗哨几乎没有一个哨兵,大队人马堂而皇之的直接出现在了张明的中军大营附近。

        当另外的厮杀声和呐喊声传出的时候才有人反应过来,而此时黑夜之中,无数的火把从营外呼啸而来,犹如一道长龙一般直接冲入战场,其强大的战力一瞬间直接打破了原本交战双方的平衡,犹如一个野蛮的搅局者,迅速将打的精疲力尽的两军将士迅速扫落尘埃。

        “平南军来了,大家快跑,平南军来了。”这句话不知道是谁最先喊出来的,但是带来的效果却让所有人心惊胆寒,先是无数被张明本部打的找不着北的韶州本地士兵纷纷溃散,朝着四面八方而去,紧接着,当陆盛亲自领军介入最核心的战场的时候,直接不问三七二十一,将张明和宋刚两部全都当成了对手,第三都将士下手之时,也根本懒得区分对方,直接上来搂头就是一刀,血光冲天之中,一颗颗人头被干脆利落的斩落尘埃。

        “给我杀!”陆盛是毫无顾忌,一出手,第三都那处于巅峰王者一般的战力直接强行打断了所有人的厮杀,而且趁着两边分心他顾的时候直接冲开了战场,一路杀到了张明和宋刚两人跟前,直接对着宋刚一刀斩下。

        “当!”和张明不一样的是,陆盛本就是冲阵性的将领,其本身的战力甚至于比起陆明自己还要强上一截,他出手比起张明那是强了一大截,而且以逸待劳,几乎只是一刀就直接劈的对方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不等他有所反应,陆盛的后手持续不断,根本没有顾及身边还有个张明,直接将其扔给了身边的亲卫,自己一心一意要强行击杀宋刚。长刀在火把的照耀之下,犹如闪电般持续而来,连续几次交锋之后,宋刚终于支持不住,被一个劈斩给直接掀翻在地。

        “给我拿下,叛逆之人到哪都一样。”陆盛的一句话和身后如狼似虎一般冲过来的亲卫基本上宣告了宋刚的死刑。

        “不,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是韶州主将,你们要进韶州,我可以——,啊!”宋刚挣扎着一句话未曾说完,就直接被旁边一名亲卫给一拳头打的口吐鲜血,随后被迅速带走。他被生擒活捉,也基本上代表了韶州本地士兵叛乱的土崩瓦解,在第三都强势介入之后,主将被抓,这场叛乱失去了领头人,尤其是对方那一路之上的哀嚎和惨叫更是让旁边的所有人心惊胆战,以至于在平南军将士招降的时候几乎是一股脑的全都扔下了武器,唯恐被身边那些如狼似虎,杀起人来根本就是毫无顾忌,犹如魔鬼一般的第三都将士给盯上。

        在陆盛率军冲进来到宋刚被生擒这么短短的时间内,第三都将士都尚未全部抵达战场,前锋兵马就已经以强势之极的战力直接杀的对方人仰马翻,所到之处除了鲜血和尸体,根本就没有任何活物存在,甚至于很多韶州士兵都亲眼看到了对方那杀人之后士兵们脸上露出来的笑意,足以让所有人心悸不已。

        “张明,率部投诚,饶你不死!”解决了宋刚,陆盛的心思也一下子定了下来,转而看着被自己的亲卫围攻的张明笑道:“我平南军说话算话,而且你的老家杭州如今都已经是我南平王府的辖地了,你不打算有生之年回去看看吗?”

        “少来,我生是大帅的人,死是大帅的鬼。”比起宋刚,张明是硬气了不少,被众人围攻尚且死战不退,而且对于陆盛的劝降根本就不屑一顾,挥刀力战。

        “不降那就只有我亲自来了。”陆盛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惋惜,不过随即就直接挥刀冲了进去,长刀劈空连续斩落,长刀如虹,一上来就是势大力沉的连续攻击。

        “当当当”空中火花四溅,陆盛上来就用了全力,鏖战良久,气力耗损殆尽的张明根本就接不住他的长刀,被直接一招劈飞了手中的兵器之后,身形一个趔趄,一下子被打翻在地,再也没办法应对陆盛后续的那致命的一招,只得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到来。

        “呼!”呼啸的风声过去之后,致命的杀气并没有伴随而致,张明有些疑惑的同时,陆盛的声音却随之传来,“把他也绑了,和宋刚关在一起。传令各部,张明宋刚已经被我生擒,钱镠军各部立即投诚,否则杀无赦。”

        “你!”张明一句话还未说完,身边早有人直接将他给拽了起来,紧随而至的是两名大汉强行将其绑缚起来,然后推着往外而去,根本不给他再次说话的机会。

        而张明的被俘让此时战场之上另外一股尚在抵抗的势力也开始迅速溃散,这场炸营引发的混乱在陆盛率领第三都强势介入之后终于开始抓紧平息,除了跑了无数的韶州士兵之外,大部分人不是葬生于战场之上,就是当了第三都的俘虏。连带着被张明视为亲卫本部的精锐士兵也在他被俘之后不久纷纷放下兵器,不敢在和第三都相抗衡。

        “都收拾好了?”第三都在随后更是全军出动,将散落逃逸的乱兵尽可能的抓了回来,剩下的更是就地打扫战场,一直忙到第二天上午才告一段落。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第三都才在随后以一都之兵力抗击数万钱镠军并取得全胜而名噪整个岭南,甚至于等到第三都开拔广州等地的时候,早已传开的消息让很多人都对这样一支强大的军队满是好奇,更带着一丝丝的恐惧。

        不过此时,陆盛是丝毫没有喜悦的神情,在返回营地,突击审讯了宋刚之后他才知道昨夜对方炸营之后的全部过程,而且让他意外的是,搜遍了整个战场,并没有发现杨洪涛的尸首,甚至于在张明和宋刚两人都说出对方被击杀的地点之后,第三都将士也没找到。

        “这个杨洪涛,八成是故意引诱你们厮杀的。”陆盛一句话等于是彻底让两人崩溃了,尤其是宋刚,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知道后续会发生什么吗?”陆盛看着皱眉不语的张明问道:“他肯定回去找钱镠去了,你们两个就是罪魁祸首,而他是大难不死,逃回去的功臣。”

        “将军,我愿投诚!给我一个机会,我要宰了他。”宋刚此时是迫不及待的跪在地上,恶狠狠道:“我和他是同乡,我为他挡过刀子,他如今却——,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好好呆着吧,你不甘心那也没用,你投诚我都不敢用你,还是交给我军主帅吧。”陆盛挥了挥手,让人将他带下去之后,看着沉默不语的张明刚要说话,外面亲卫匆匆而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