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众叛亲离(上)

第四百四十三章 众叛亲离(上)

        “你马上秘密出城,设法把这封信送给城外的天策军。”葛友龙回到自己的营地之后,沉思半晌之后招来心腹,秘密吩咐了一番之后让其趁着天色暗淡迅速离城,自己这开始认真的召集各部将领,分配任务。

        “将军,真要放火啊?”葛友龙的话一出口,几乎所有人都被彻底吓到了,有几人更是连忙起身道:“这万承州内可是有数千百姓啊,我们一把火他们怎么办?兄弟们可都是邕州子弟,这么做将来就算是我们打败了天策军,也没办法向父老乡亲们交代啊。还请将军三思而行。”

        这话一出口,顿时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全都在劝说葛友龙放弃这个骇人听闻的想法。

        “大家伙都起来吧,听我说。”葛友龙是叹了口气,转而道:“这是经略使的吩咐,我也无可奈何。如今我们困守孤城,兵不满万,而且那三千人还是经略使的亲兵,我等若是不遵从号令,只怕后果难料啊。”

        “那也不能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啊。”葛友龙手下郎将水元虽然是苗人,但是此时却豁然起身道:“将军,这可是我等先民数百年来在邕州好不容易开辟出来的基业,若是付之一炬,将来就算是我们逃过这一劫,又如何有脸再见邕州父老?这等乱命决不能听从。”

        “你们过来,听我说。”葛友龙见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神色愤怒,当即把众人招到自己身边低声道:“稍时你们该布置的依旧去布置,但是没有我亲自到场,任何人不得点火,知道吗?”

        “那将军,我们该怎么办?”水元瞬间明白了葛友龙的心思,当即低声道:“要不,我们投诚算了,反正我们兄弟几个手头上也没什么劣迹,那天策军可是江南的那位王爷手下的兵马,如今广州都被人给拿下了,我们邕州偏远之地如何是人家的对手?还不如投诚算了,跟着这样的大军,我等说不得也能更进一步呢。就怕人家看不上咱们这些穷乡僻壤里的土人。”

        “看不看得上,那得看我们能不能立功了。”葛友龙叹了口气,一句话让众人心神一震,但是随即道:“你们马上去准备,今夜听我号令行事,去把西北方向给我抢到手中,我马上给你们调令。”

        “将军放心,我等时刻准备。”水元微微一笑,葛友龙的话他瞬间明白了,当即拱手,带队迅速去准备,而葛友龙也在等待外面的消息。这一刻的他是彻底下定了决心,没有任何的犹豫。

        不过此时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水元他们几个按照葛友龙的布置迅速在城中各处准备,还特意将城中几乎所有的钱粮全都从府库之中给拉了出来,放到军营之中看管起来,那种严谨的模样让前来巡营的王天寿倒是点头不止。只是他身边的那些亲卫将领看着有些眼红。

        “经略使,怎么把这些好事都交给他们外军?葛将军还把我们给撵了回来,勒令我等就跟着经略使,哪都不准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亲军主将此时很显然有些不服气,跟在王天寿身边道:“如今我军新败,葛将军如此安排只怕会造成军心不稳啊。”

        “让你率军跟着本帅,你不知道什么意思?”王天寿对于葛友龙没什么其他心思,这些年若不是对方,只怕自己都死过好几次了,对方让亲军跟着自己,很显然是防止再次出现朗宁城中的那一幕,那一次自己身边的亲军被分散之后,硬生生的被天策军给打得七零八落,若不是对方关键时刻抢了过来,把自己救了起来,只怕那一夜自己的末日真的来了。所以听到这句话之后直接冷哼道:“葛将军是奉命行事,怎么?你觉得本帅安排的不妥?”

        “末将不敢!”王天寿一句话说的对方不敢再继续了,只得跟着王天寿而去,临走之前还看了一眼葛友龙他们外军的军营。

        时间很快到了晚间,当葛友龙再次从军营内走出来的时候,水元他们已经做好了全部准备,甚至于他自己还亲自守在了西北方向。

        “经略使,都准备好了,快走吧,趁着城外天策军没有注意。”葛友龙来到王天寿跟前的时候,后者也做好了准备,看了一眼葛友龙道:“天策军如今在干什么?”

        “都已经回营,营地上空遍及炊烟,想来是正在造饭。”葛友龙的话让王天寿点了点头,转而道:“老葛,我先走,你断后,把辎重带着随我出动。”

        “放心,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葛友龙一声招呼,从两侧军营内迅速推出了无数的粮车,这一幕让王天寿放下了心思,匆匆带着亲军朝着西北方向而去。万承州城墙的位置和中原那种坐北朝南有些不同,而是偏向西北,所以西北方向其实就是北城,在王天寿出城之后,水元也率部跟了上来。

        “安排人点火了吗?”王天寿此时尚且还在关注这个问题,直接让水元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开口道:“经略使,这万承州内可都是自家父老,我们一把火烧下去,他们怎么办?”

        “废话,这是你该考虑的问题吗?你一个蛮夷哪来这么多废话?这是我汉人的事情,你少掺和,否则我先废了你。”王天寿的亲军主将此时直接指着对方怒喝道:“葛友龙是不是没管好你啊,那我来代他好好教教你上下尊卑。”

        “水元,这万承州马上就不是我们自家的城池了,他就是天策军的了。”王天寿摆了摆手,转而看着水元那一张愤怒的脸盘道:“既然是敌人的,那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两军征战难道还要讲究什么仁义道德吗?”

        “那是百姓,不是军人。”水元脸色变得几位冷峻,指着身后的万承州城池爆喝出声道:“我虽不是汉人,但是从来都没把自己当成外人,我是大唐的军将,还从未见过哪一个守土将军自己败退之时还要放火烧死自己的百姓。经略使难道不怕从此以后人人喊打,被人唾弃吗?我等当兵吃粮,吃的是他们的供养,如今却要亲手毁了他们的家园,你如何能够忍心?”

        水元的话声若洪钟,一瞬间传得老远,也一瞬间让所有的外军将士跟着抬头,那种压抑到极致的杀气一瞬间让王天寿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