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敬翔的谋算

第四百八十六章 敬翔的谋算

        王彦章的这个动作像极了李存孝,那一脉相承的杀伐无敌的形象早已经震住了所有的沙陀人,所以在这些人的眼里,李存孝就是天神下凡,不是他们凡人可比的,而如今敌人宣武军也出了一个天神,而且看起来不比自己的十三太保差多少,这一下让所有人的人心都跟着乱了,再加上前后宣武军不断的冲杀,一下子让所有人逼到了墙角,再也没了抗击的勇气,几乎是片刻之间,李存信的本部一万多精锐骑兵就默然放下了武器。

        而此时城内,因为亲自回身杀到了瓮城城墙附近,靠着部下不计生死打开了一条缝隙闯过死结的李成嗣也正好杀出城来,见此情景目眦欲裂,怒吼声犹如惊雷一般咆哮而出:“尔等身为草原子弟,可汗的亲卫,如何能够屈身投降?他不是十三太保,你们不用害怕他。”

        “贼子找死!”李成嗣的怒吼让很多沙陀人反应过来,开始迅速奔驰而出,带队朝着李成嗣靠拢,一下子让王彦章原本全数俘虏对方的打算迅速破灭,盛怒之中的他直接一骑绝尘,直奔李成嗣而来。

        而此时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的李成嗣原本还打算靠着这不断朝自己用过来的李存信的部署反身杀入城中救援自己的手下,但是见到王彦章直接朝自己而来,顿时怒吼一声之后开始挺枪和对方硬拼一击。

        “轰”一声震耳欲聋的枪鸣声响起之后,李成嗣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惊骇,不过比起李存信一招就被对方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他要好得多,不过对于王彦章的勇力,他是不敢再继续死拼下去了,开始不要命的驾马逃向一边,避开王彦章这越打越顺,不可一世的锋芒,朝北而去。

        而他这一动,也几乎带动了所有的沙陀士兵,刹那之间万马奔腾,此前跟过来的沙陀骑兵固然是紧随而出,就连拿下已经放下兵器被王彦章的部下围在中间的其他的沙陀士兵也有不少趁势而起,战马直接在人群之中踏出一条血路,扬长而去。

        “这个骑兵!”王彦章原本要追,但是见到自己本阵大乱,忍不住怒吼一声,却无奈留了下来。说起来还是他逼降沙陀人到李成嗣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很多沙陀士兵虽然放下了兵器,但是连战马都没下,此时只要有人带头必然会迅速摆脱之前被王彦章的震慑,然后依仗着骑兵那近乎于无敌的速度冲锋,直接打步军一个措手不及,冲出去逃逸而去。

        “等有机会,我一定组建一支属于自己的骑兵。”这是王彦章的心声,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敬翔在吩咐朱松开门迎接王彦章的时候,已经将入城的李成嗣的部下尽数斩杀,见到王彦章怏怏不乐,索性将缴获的这数千匹战马尽数送给了对方,

        “这算是给你俘虏李存信的奖励。”敬翔对于年仅二十的王彦章尤为的喜爱,所以甚至于不顾朱松的反对直接让王彦章从泰宁军抽调好手就地组建骑兵,然后乐呵呵的将李存信给提了过来。

        几人回到城中之后,敬翔见到李存信半死不活的样子反倒是和蔼可亲的上前安抚了一番,转而笑道:“李存信,你到底是要死要活?”

        “你?你能放了我?”这一下李存信顾不得其他了,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问道。

        “若你能顺从我的意思,那自然会放了你,而且连带着你手下的兵丁,也一起放了。”敬翔大手一挥,颇为豪气的笑道:“我们要对付的是李存孝,又不是你,你也就是遭了无妄之灾而已,说起来这事情还怪李存孝,若不是他背信弃义,和葛将军达成交易,最后却反复无常,连续攻击我军,逼迫我等退出濮州,我也不至于设下这等计策来对付你。”

        “这李存孝果然不是什么好人。”此时李存信根本不敢多说什么,直接顺着敬翔的话接着怒道:“往常便仗着自己的武力欺压我等,如今更是连做人的信义都没有了,实在是该死。”他这句话说得旁边朱松和王彦章都忍不住了,急忙别过脸去,唯恐被敬翔看到。

        反倒是敬翔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般,笑道:“所以四太保也莫要担忧,你我不妨做个交易,我们设法办了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我军去一大害,而四太保你们也少了一个心腹之患,大家何乐而不为呢?”

        “这!”李存信有些傻眼的同时也有些担忧,随即苦笑道:“敬翔丈夫说笑了,这李存孝虽然为人不齿,但是他那一身功夫,不说天下第一那也差不多了,寻常人根本不可能近身,便是我们这十三太保合起来也不是他一合之敌啊。”

        “无妨,此事交给我,我会设法帮你们除掉祸患的,你只需要暗中配合即可。话说如今李存孝人在何处啊?”敬翔看着对方问道:“不会还在濮州境内吧?”

        “他已经被调到滑州去了。”李存信毫不迟疑直接将李存孝给卖了,而且还补充道:“我义父让他去滑州听从周德威的调遣。”

        “那就更好办了,你回去之后设法也去滑州,反正如今我军也没有了再战的气力,暂时也没办法反攻濮州,不如就给你送一个功劳,濮州就交还给你了如何?不过你设法去滑州之后务必要把李存孝的一举一动全数告知于我军,不然的话,你今日的这些言行我可是要如数上报你家汗王的。”敬翔微一沉吟之后朝着旁边的亲卫招了招手,后者当即从旁边文书那里取出一份写满了字迹的纸张朝着对方道:“为了确保你我交易达成,还请四太保签个字据吧?”

        “这,好吧。”李存信有些迟疑,但是随即咬牙签字画押,那一瞬间他仿佛被抽掉了全身所有的气力,连带着还咳出了一口血沫子,精气神瞬间丧失了一大截。

        “你垂头丧气的做什么?我又没让你背叛你义父。”敬翔瞪了一眼对方随即道:“你放心,李存孝一死,这封书信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以后你我两人互不干涉,你看如何?”

        “就听你的。”李存信深吸一口气之后,点了点头随后道:“李成嗣已逃,还请丈夫尽快放我离去,否则我无法交代今日之行。”

        “马上放人,把彦章俘获的人手全部释放,连带战马兵器如数归还。”敬翔哈哈一笑,转而朝着王彦章笑道:“给他们准备一份干粮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