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章 攻其无备

第四百九十章 攻其无备

        “这个朱瑄和徐友德,还真是胆子很大啊,居然率领数千骑兵穿州过县,从兖州直接冲到了我淮南境内,倒是人才。”消息送到金陵之后,薛洋似乎想起了什么,在念叨了几句朱瑄的名字之后脸色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不过随即笑道:“不过他这一走,朱全忠算是彻底失去了干预兖州的力量了。”

        “能在此时想起投靠主公,朱瑄的脑子也不差,和传闻中朱氏兄弟脑袋被驴踢了差距甚远啊。”袁袭在旁边一笑,不过随即道:“主公,朱瑄一走,兖州和郓州算是彻底被杨行愍拿下了,下一步就看他是准备往南回救刘威,还是继续往西兵锋压制朱全忠了。”

        “怎么选其实都一样。”李振笑道:“南边毕师铎自出兵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让李师悦亲自防守藤县附近,就是打算和杨行愍南下相抗衡的。至于西线,主公军师,这是最新的十三司线报,你们看看,朱全忠和李克用的部署都有问题啊。”

        “呵呵,看样子两边都铆足了劲打算在滑州战场算计对方呢。”袁袭在旁边扫了一眼之后笑道:“这李克用能想到这个主意,八成是那个智将周德威的主意吧?这可真是河东的服气了,一群莽夫中间居然出了个人才,敢在子振面前摆起了迷魂阵。”

        “他如今也是一叶障目,等着吧,要我看,周德威此战必能如愿。”薛洋在旁边点了点头,不过随即道:“但是敬翔的谋算只怕周德威未必能够及时察觉,所以滑州战场虽然被敬翔寄予厚望,然则打来打去还会陷入僵局。所以到最后李克用还是只能拉杨行愍下水。”

        金陵这边在围绕着滑州两军对垒的布局谋算预测下一步中原局势走向的时候,周德威也已经让安休休率军迅速出击,而且绕道而行,直奔宣武军的后军基地延津而去。这一下子直接打了身处前线灵昌的朱全忠一个措手不及。

        延津是宣武军北上的两条重要通道,而且靠着郑州和河南府,几乎是整个西南方向进入滑州战场的唯一通道,囤积了大量从河南附近调集过来的粮草兵员,是十足十的后勤基地。

        这时候被抽冷子的安休休率军攻击,顿时间让所有人惊慌失措,而且对方出现的时机把握的非常好,在敬翔调集葛从周率部挺进匡城之际,他刚好率部南下,两部一个北上一个南下,一东一西,直接相向而行,但是造成的混乱却在消息传到灵昌之后差点让朱全忠咬碎了牙齿。

        “快说,安休休是如何出现在滑州的?他不是被扔在太原府守家的吗?怎么会悄无声息出现在前线?”朱全忠看着郑璠的眼神都能够杀人了。对方数万大军奔袭自己的延津,居然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自己聊以**的谍报组织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这让他如何不生气?而更重要的是,延津被击破,自己在灵昌很可能也坚持不下去,对面的周德威肯定会趁着自己暂时失去了延津的补给,不顾一切的率军极速冲击宣武军防线,到时候一步后退,就真的会彻底丧失滑州了。

        而作为汴州和郑州等地的屏障,滑州一旦丢失,整个中原都会震动,汴州无险可守,一马平川,那还不任由对方的骑兵任意奔驰啊?

        一想到这里,朱全忠忍不住使劲的挠着自己的头皮,极速怒吼道:“快,快去派兵,夺回延津,无论如何我等不能失去延津。”

        “主公,不用了。”旁边的袁敬初是直到朱全忠冷静下来之后才开口道:“那安休休率军远程奔袭,本就是要捣毁延津的粮草和后备兵员,不是真正的占领眼睛,所以此时他只怕已经选择撤军了。主公为今之计还是想想如何在葛将军北上卫城,袭击滑州府城侧背之前,守住灵昌,我军是万万不能再次溃退了。”

        “敬初,你可有良策助我一臂之力?”朱全忠在发泄了一番之后听到袁敬初的话也让自己平复了下来,转而看着对方问道:“子振何时过来?”

        朱全忠此时是必须要拿出一个办法了,延津被袭,傻子都知道这时候是趁着宣武军士气震动,后方不稳,出手的好时机。但是此时袁敬初猜错的是,安休休却并没有从延津离开,在虐杀一般的将宣武军从东都调过来的后备兵员和驻守延津的守军尽数击溃之后,安休休反倒是直接入驻延津,就地转入防守,全军紧急将宣武军修筑起来的防御工事和堡垒全都利用了起来。

        “伪装?伪装你们懂不懂啊?”安休休自己几乎是跳着脚趁夜将所有的人手全都驱赶进入这些坞堡当中潜伏,准备再打一仗,吸引朱全忠的援兵再来。他是看准了延津的重要性,只要朱全忠一日不退兵,那么延津就犹如喉咙一般卡住了灵昌前线,自己在这里那便是让对方如鲠在喉。

        不过安休休的举动在随后快马传给周德威之后却让对方吓出了一身冷汗,袭击延津确实他早就谋划好的一着妙棋,但是可不是让安休休就地依样画葫芦再打一次对方的攻其无备的,而且这样一来安休休有可能会被对方彻底合围在中间。

        不过周德威在李克修还在嚷嚷的时候就飞速想到了对策,而且针对安休休的举动,直接做出了最及时的决策,急令他和李克修手下所有兵马于第二天一早全线投入进攻,将整个灵昌前线瞬间变成了一片浩大的战场,其投入的兵力和攻击的势头甚至于连有所准备的朱全忠都心惊胆战。

        如此着急而又几乎不加掩饰的进攻背后必然掩盖着什么,这是此时袁敬初需要想的事情,在敬翔选择跟随葛从周去了匡城之后,灵昌城内就只剩下了他一个谋臣,所以在朱全忠忙着调兵遣将,和张归霸等人一起拼尽全力挡住对方这不要命的冲击的时候,他是眉头紧锁,始终站在灵昌城内沉吟不语。

        “莫非安休休没有离开延津?”这是袁敬初思索一整天得到的猜测,但是在看到朱全忠自己都是满脸疲惫,浑身甲胄歪斜的从外面赶了回来之后,就越发让他的心里的猜测得到了某种验证。

        “主公,只怕还是要派人去救延津。”袁敬初一句话让原本疲惫不堪,甚至于白日里亲自上阵厮杀过几回的朱全忠瞬间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