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瞠目结舌

第五百四十六章 瞠目结舌

        “王师?宵小之徒?也罢,那今日就让长史好好看看什么才叫做王师,什么叫做士气如虹。”苏远清的话让向冲哑然失笑,不过倒也没说什么,直接挥手迅速让前方大军发动进攻。

        第一都此时已经突进的步伐,前锋兵马全都是清一色的刀盾兵,弓箭手和长枪手反倒是放到了后面,全军排列成一个尖锐的楔形阵列前进。

        这种奇怪的阵型从一开始就让苏远清迷惑不解,但是不等他想明白,第七都却骤然发动,弓弩手几乎是手持大黄弩瞬间越过前方第一都的弓箭手和长枪手阵列,开始伴随第一都刀盾兵冲了过去,与此同时,滚滚而落的投石车开始不间断的将火油弹扔上长空。

        同样的投石车,第七都这等专职远程打击的兵种操控起来,其准头比起其他各部要提升了一倍不止,短短两轮试射之后,直接就打出了战果,连续两座暗堡被火油弹灌顶而入,大火蜂拥而起之后,无数的镇南军士兵携带浑身的火焰四处乱窜,哀嚎声甚至于直接盖过了两军的呐喊声。

        “哈哈,就这么大,让连发炮和弩炮大队给我推上去,抵近平射,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暗堡厉害,还是我第七都的火力强大!”杨功是乐的哈哈大笑,直接让吴彦成负责带着弩炮和连发炮迅速冲到了第一线,伴随步军而战。

        “看到了吗?苏长史,我军打仗向来都是不拘一格!”向冲仿佛知道对方此前的迷惑在哪,刀盾兵面对暗堡,几乎没什么好办法,被动挨打的架势除了增添伤亡根本没办法带来多大的效果。但是在此时,当第七都的人冲上前去之后,刀盾兵却成了掩护这些军中利器最好的防御兵种。成百上千的盾牌组成了严密的防御圈,确保弩炮和连发炮可以心无旁骛的对准一个个暗堡和阵地倾斜火力。等到长枪手和弓箭手上前的时候,几乎就是一波收割,迅速带走所有镇南军的性命。

        苏远清在旁边阴沉着脸没有继续说话,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前方天策军的动静,甚至于一瞬不瞬,唯恐自己一个眨眼就漏掉了什么。他虽然对于战事不熟悉,但是向冲却在旁边好整以暇,不断解释自己这边的战法特点,和随后要进行的动作,直接让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对方越是如此淡定,就代表着镇南军这边越没办法应付,对方的准备也就越充分。

        无数的弩箭在苏远清的思绪当中密密麻麻的从各处腾空而起,接替第一都弓箭手伴随步军冲锋的第七都弓弩手根本没给镇南军什么反击的机会,只要有人冒头,全都是弩箭招呼,发射速度极快的改进型大黄弩甚至于让前线的弓弩手做到可以随时随地压制镇南军,甚至于不少士兵直接端着大黄弩展开远距离精准狙杀,将那些躲在一处处暗角内查看天策军动静的哨兵逐个击杀在原地,从而让城外的镇南军的反击变得更加困难。

        如此一来依靠着第七都的协助,第一都甚至于不需要什么其他的动作,只需要在打灭了对方的反击势头之后,长枪手和弓箭手上前清场,就可以一个接一个的将对方在城南修筑起来密密麻麻上百座暗堡零敲碎打逐个打破,然后将那一道道壕沟阵地迅速填平,朝着豫章城一点一点推进。

        城中的兵马也曾出城救援过,甚至于钟传在察觉到南线是天策军的主攻方向之后,亲自坐镇南城指挥镇南军发起反击,但是无一例外全都被第七都劈头盖脸一顿弩箭和火油弹给打了回去,反倒是那些被火油弹击中的镇南军被烧得哀嚎不止的声音让所有人瑟瑟发抖,以至于在随后的几次进攻之中,几乎是天策军只要火油弹升空,这些镇南军全都无一例外全都溃散下来,根本提不起任何战斗的士气和欲望。

        “哈哈,就该这么大!”杨功是兴致勃勃,打到如今他甚至将第七都全都扔给了吴彦成,让其和李承焕相互配合往前推进,自己直接窜到了向冲跟前笑道:“这要不是主公不同意,我都想上报,组建一支专职的远程大军,独立战斗了。这仗打起来那才有意思,成千上万的弩箭持续不停,那就算是碰到了骑兵,也足以将他们击杀殆尽。”

        “等你们换装就有机会了。”向冲瞥了对方一眼,转而朝着苏远清笑道:“苏长史,你看看这镇南王的这数百座暗堡和壕沟鹿砦能挡得住我天策军多少时日啊?”

        “哼!”苏远清此时披头散发,双目之中止不住的怒火恨不得将眼前的两人烧死,闻言更是怒吼道:“你少得意,便是你们打破了暗堡封锁那又如何?我豫章古城历经数百年风雨,足以——”

        “足以什么?不就是一座城池而已,江州城比起豫章差多少了?不还是靠我第一卫一都之众就打下了?连带着还灭了你们的五万援军!”杨功在旁边一句话差点将苏远清给生生噎死。但是这句话却也让苏远清刹那之间有些疑惑,不由自主的问道:“一都之众?多少人?”

        “六千多人吧!”杨功打了个哈哈,转而笑道:“我们可是攻城打援两不耽误,苏长史以为我们能抽调多少人攻城?这种事自己想想就知道了,问出来多没意思?”

        苏远清长大了嘴巴,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对方,似乎看到了怪物一样,喃喃自语道:“我江州城内足有三万守军啊,你们六千多人就能攻破城池?这不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等我打豫章的时候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杨功撇了撇嘴摇头道:“打下江州的就是活捉你的关宁和他的第十一都,现在还没赶过来呢,等他来了,你自己好好看看就是。我天策军可不是你们镇南军能比的,我们打仗,那叫,大将军,那叫什么来着?”

        “不拘一格,随机应变!”向冲也不管自己的话贴不贴切,直接套了上去,转而道:“去传讯李承焕和吴彦成,加大力度,给他两天时间,清了这些暗堡和壕沟,打到豫章城下,让苏长史看看我们怎么攻城的!”

        向冲看了一眼苏远清,忽然继续道:“苏长史,打个赌怎么样?若是你赢了,我答应你,就算是城坡,我也会饶钟传一命,若是你输了,你就负责帮我劝降镇南王,如何?”

        “你想干什么?”向冲这忽然来的兴致让苏远清本能的一阵紧张,但是随即道:“你此言当真?”

        “军中无戏言!”向冲笑道:“等到攻城之时,城南方向,我只出一都兵马,你好好看看他们能不能打进城中,若是成功了,那你就负责招降钟传吧,若是失败,那我如你所愿,绕过它一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