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心思各异

第五百二十五章 心思各异

        “主公,王建的使者到金陵了,正在王府外面候着呢。”原本薛洋还在逗弄自己的女儿,一听这话,顿时眉头一皱,随即倒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快去吧,这个王建当初在我离开长安的时候,还特意出来相送,虽说打的是成儿的主意,但是此时能第一个抵达金陵,只怕有话要跟夫君说。”李稚研从对方怀里接过南兮,随即笑道:“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也好,看看这位西川之主在打什么主意。”薛洋微微一笑,吩咐侍女服侍杨若兰回去歇着之后,拉着李稚研起身来到前面的小花厅。而此时陈南岳也将王建的使者带了进来。

        “你是王相公的弟弟?王淑?”薛洋看着对方点了点头,招呼其坐下之后笑道:“王相公让你前来金陵是有何要事吗?”

        “启禀郡王爷,家兄让下官来金陵,是来给王爷贺喜的,恭喜王爷喜得千金。”王淑急忙起身,同时掏出一份礼单递了上去,低头道:“西川刚刚经历战乱,民生凋敝,所以礼物有些寒酸,不上台面,请郡王爷莫要嫌弃,此乃是家兄和西川百姓之一番心意。”

        “这琉璃珠不是前朝皇宫内的宝物吗?你们是怎么得到的?”这份礼单薛洋倒是没看出什么门道,但是李稚研却在一旁诧异道:“上面多数都是皇室库藏?”

        “王妃不愧是皇室郡主,眼光独到。”王淑拱手道:“确实多为皇室库藏珍宝,只不过如今却流落西川,更有甚者,不少散逸民间不知所踪。这些都是家兄自兴元府缴获杨守亮和西川陈敬瑄家中所有,有部分还是田令孜留下的库藏!”

        “为何不上交长安,交给唐皇呢?”李稚研见到薛洋在旁边若有所思,顿时朝着王淑问道:“王相公将宫中库藏珍宝送到金陵,交给我夫君,若是被唐皇知晓,此乃是大过。不知王相公到底何意啊?应该不是为家儿贺喜来的吧?”

        “王妃恕罪,下官没说清楚。”王淑急忙苦笑道:“郡王爷,王妃容禀,家兄收复西川,将杨守亮赶出蜀中之后,原本打算将这些东西都打包送回长安,毕竟王妃所言,家兄也都知晓。而且家兄对于珍宝一道所知寥寥无几,也欣赏不来。但是我等刚刚准备从成都将这些东西送回长安,车队才过兴元府就被李茂贞给堵了回来,第一批珍宝古玩被其全部抢走。而且反过来还威胁家兄,说是让家兄将剩下的东西要全部交给他!家兄气不过,所以就和对方打了一仗,结果蜀中至长安之路全数被其切断,而家兄派往长安的信使也被朝廷挡了回来,说是乱世之中,唐皇关心的天下大势,于这等珍玩不甚有兴趣,让家兄以后别送了。”

        “呵呵,唐皇这心思还真是奇怪!”薛洋在旁边哑然失笑,不过倒也听明白了王淑一番话中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所以点了点头笑道:“所以你们就打算送往金陵?”

        “如今这天下,除了长安,也就金陵郡王爷和郡主成婚,也是李唐皇族一脉,所以这些东西送往金陵也是物归原主。”王淑见到薛洋开口,当即道:“请郡王爷放心,此事家兄自会上报唐皇,若有见责,我西川愿一力承担,不给郡王爷添麻烦。”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虽说这是皇室珍宝,你们算是借花献佛了,但是我想王相公临行之前还有话跟你说吧?”薛洋看了看王淑的表情,将礼单交给李稚研之后似笑非笑道:“王相公也算是好大手笔了,接收了湖南和江西两地那么多世家残余人手,整合归一之后只怕不日东川也要被你们拿下了,如此一来蜀中除了被李茂贞占据的汉中一地之外,他这个蜀主算是名副其实了。”

        “郡王爷您说笑了。”王淑见到对方开口,一下子点到了关键的地方,当即跪伏于地道:“家兄自知收了那些人开罪了郡王爷,所以今日前来贺喜,实则也是来请罪。希望郡王爷看在如今西川历经大战,人口凋敝,田地荒芜,无人耕种的份上,给这些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就当是罚他们去做苦役去了。只要郡王爷能饶了他们,家兄言道,往后西川必定听从郡王爷号令。”

        “呵呵,手笔不小,气魄也很大。”薛洋见到王淑虽然低眉浅首,但是一字一句却说得有礼有节,顿时和李稚研对视一眼之后笑道:“你先回驿馆住下吧,等到原地满月宴之后再说。”

        打发走了王淑,薛洋朝着门口的陈南岳使了个眼色,转而坐在原地沉吟不语,旁边李稚研则开口道:“夫君,真打算绕过王建吗?他可是明目张胆的收容我王府敌人,所依仗着不过是西川的险固,易守难攻而已。”

        “这个王建,也有在试探下一步我军动向的意思。”薛洋将对方揽在怀里,柔声道:“此人比起其他诸侯,心思更为深沉,若不是起步比别人晚,只怕绝对不会比朱全忠等人差多少,甚至于单独算起来,他以一人之力撑起一路诸侯藩镇,比起朱全忠还要强上几分。”

        “那夫君打算如何行事?”李稚研在旁边靠着对方,想了想之后点头笑道:“难不成因为他送过来这些宝贝,就放过他一次?”

        “他占据的西川倒不是什么好地方,易守难攻不假,但是进出不易才是真。我们进去困难,他出川也困难。”薛洋揉了揉对方的小脑袋笑道:“所以历代割据西川者,除了汉高祖之外,从未有过能成大事之人。内外交通就是最重要的一环,当年连武侯尚且无可奈何的事情,王建就算是再聪明也无济于事。这也是刚刚他为何说和李茂贞打了一仗之后就没有下文的原因所在。乱世之中,他者等人确实看不上这些珍宝古玩,若是送回长安,博得唐皇高兴,比自己留着要更有意义,然则却无法让车队北上,其难度可想而知。”

        “发现夫君谋算人心,纵横部署,果然是天纵之才。”李稚研见到对方一字一句迅速将王建如今的处境说的明明白白,顿时在对方额头上蜻蜓点水,轻轻掠过之后笑道:“还是夫君厉害。”

        “夫君,你看若兰都生了,潇潇如今也有身孕,就我和沐雪,还毫无动静,夫君,你要不要多多怜惜我们一二?”李稚研靠在对方胸前,忽然轻声自语,一瞬间让薛洋心头一动,双目之中也多了一道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