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六百章 长安乱(中)

第六百章 长安乱(中)

        “统领,阿贵统领已经将李溪救了出来,而且原州方向的两万陇西大军也已经开拔而来,最迟明日即可抵达长安城外。”已经提前撤出长安的阿六几乎在凤翔军兵临长安的同时收到了暗卫的消息。

        “七万大军,那是势在必得了。”阿六点了点头,随后道:“杨守亮有消息吗?他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出兵吧?”

        “统领所言甚是,山南境内只有兵马沿途据守,并无出兵迹象,而且杨守亮此时大概还不清楚李茂贞速度这么快,数日之内即抵达长安城外。”暗卫在旁边点头之后问道:“如今我等该如何行事?”

        “把消息上报长安,然后,坐观!”阿六冷笑道:“这是唐皇他自找的,那就随他去好了,不吃点苦头,他如何知道这天下大势早就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就连李茂贞都收拾不了,居然还妄想着打我金陵的主意,当真是不知死活。”

        阿六是不闻不问,而李茂贞也堂而皇之的在长安城外安营扎寨的时候,城中已经一片大乱,武功一战,原本就所剩不多的神策军再损失一万多人之后,此时长安城内只剩下不到两万兵马,对于城外的五万大军而言,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台面之上,一旦对方攻城,只怕长安未必能比武功县城好多少。

        “陛下,此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了,李茂贞大军压境,便是我等此时就地招募人手那也来不及了,城中只有两万多神策军,如何抵挡得住数万虎狼之师?陛下还是趁着李茂贞尚未围城,一面派人紧急诏令各藩镇起兵勤王,一面设法稳住李茂贞,让他南下去找杨守亮啊!”徐彦若跪在武德殿内,朝着神色阴郁的唐皇哀求道:“这长安是不能再遭受战乱了,否则我大唐社稷当真要到了倾覆的边缘了。”

        “中书令的意思是朕亲自坐镇关城,和逆贼决一死战也打不过他们吗?这难道不是朕的天下吗?”唐皇霍然而起,直接斥责道:“朕就不信,打不退那李茂贞,只要将他拖在长安附近,那杨守亮必然会来救援,唇亡齿寒的道理难道他不懂?还有东面的宣武军,华州距离长安可不远——”

        “东平王奉旨正在征讨杨行愍,暂难派兵西来。”氏叔琮没等唐皇的话说完,直接一句话说得对方脸色一白!但是随后紧接着继续道:“山南道内部各关隘把守严密,但是并无出兵之征兆。”

        “你!”唐皇被这冷不防的话说的差点眼前一黑,但是不等他继续说话,外面的值守将军就已经仓促闯了进来,直接跌跌撞撞道:“陛下,凤翔军,凤翔军攻城了!”

        这一下让唐皇霍然起身,直接顾不得和氏叔琮争吵,仓皇从武德殿出来的时候,外面的神策军甚至于都已经开始慌乱而走,一下子让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而跟在后面的刘允章更是顿足道:“陛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难道面子真比性命还要重要吗?赶紧传诏令去金陵吧!现如今只有天策军枕戈待旦可以抽调出来驰援长安,若再迟疑,凤翔军打进来之后,陛下难道真要去当亡国之君吗?”

        “陛下可以出走华州,只要到了宣武军境内,必然可以躲过一劫!”氏叔琮此时忽然道:“宣武军虽然主力在东面,暂难西出,但是华州尚有守军,可以阻拦凤翔军的脚步,而且东平郡王那也是战场上打出来的赫赫威名,不比薛郡王差多少!”

        “走,命令神策军携带内眷,东出华州!”唐皇脸色变了几变之后,一句话让刘允章和徐彦若等人对视一眼之后都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中书令,我们怎么办?”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皇城,见到外面百姓四处奔走逃命,整个长安城内一片大乱,甚至于无数的流氓地痞大肆抢劫,让无数的百姓陷入一片嚎哭之中,这种近乎于末日般的场景让眼前几人所有的豪情壮志全都跟着烟消云散,甚至于王抟直接摔了官帽,转而道:“如此形势已非人力可为,如此为官也非我之所愿,如此之君也非我愿辅佐,诸位,我走了,从此回华山避世,天下不太平,我就不出山。”

        他是扬长而去,倒是让剩下几人面面相觑,甚至于一向最有主意的徐彦若都茫然无措,转而直愣愣的朝着刘允章道:“我们也去华州吗?”

        “自然不能去华州!”冷不防的身后忽然出现一道声音,让众人随即回头,却见到阿贵神不知鬼不觉的钻了过来,身边还带着李溪。

        “我是南平王府十三司暗卫统领阿贵!”阿贵朝着众人微一点头之后随后道:“诸位也算是身负才学,素有智谋,难道不知唐皇此去华州,是去的容易回来难吗?那朱全忠早就想挟天子以令诸侯,所以才会不断鼓动氏叔琮在朝中散布消息,怂恿唐皇东出函谷关,进入东都,好被他控制!而李茂贞拿下长安之后关中一统,彼时没有掣肘之地的他就可以从容攻入山南,从而谋算已关中、山南和西川之地和其他几路诸侯并争天下!此等时候,你们一出去,只怕就再也回不来了,而且长安经此一役,势必会彻底被人遗忘,从此无人将唐皇当做一回事。”

        “将军这些话是代表薛郡王吗?”刘允章见到众人都不说话,转而问道:“那以你之见,唐皇如今该如何处事才能妥当?”

        “我家主公不是唐皇,他如今可还无有官职爵位,是个闲人,自然不会理会朝堂中事,至于末将,我可没有拿过唐皇的俸禄,再说唐皇连你们的话都不听,如何会听我的?”阿贵冷笑一声之后道:“我只是奉命前来护卫几位周全,我家主公说了,唐皇可以没有,但是诸位还是需要力保平安,如今这天下纷争不断,各路诸侯角逐力度也在不断加大,百姓疾苦,需要的是心怀天下,心忧百姓之人为官,如此昔日的大唐盛世才有可能重现世间。所以与我金陵而言,诸位比唐皇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