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勾动中原(上)

第七百四十八章 勾动中原(上)

        奉节城下的这次水陆会师不仅仅在南境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甚至于消息传开,伴随着王建的人手快速进入关中等地,这个消息也随之不胫而走,快速在各地传播开来。

        “成王果然是大势已成啊,在如今这个角逐天下的关键时刻,居然调动数十万人手就为了修路。”长安城内,周德威在李克用面前苦笑道:“放眼天下也就只有执掌南境万里江山的成王能有如此财力支撑了,为了征伐巴蜀,居然大兴土木到了这种程度。”

        “现如今该怎么办?真要和蜀王联手吗?他胆大包天居然在我军眼皮子底下接走李茂贞,现如今天策军打到了他家门口,还有脸过来找我军求援吗?”李嗣源怒喝不止,但是却被李克用的一阵冷哼吓得不敢再开口。

        “德威,你刚才说蜀王派了使者来长安的时候是分成两队是吗?”李克用沉吟半晌之后朝着周德威问道:“去见唐皇了?”

        “确实如此,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就是恳求唐皇下诏斥责成王,阻断天策军西进。”周德威微微皱眉之后道:“应该是想重现昔日朱全忠以唐皇名义召集北方诸侯对付天策军的想法。”

        “哼,蜀地才多少兵马,就想着牵头召集北方诸侯了吗?这天下四路诸侯,哪一路都不比他强?”李嗣源还想说话,但是架不住旁边李存信摇了摇头晃悠悠道:“但是如今人家在前线,唇亡齿寒,若是蜀地有失,则我关中就会陷入被天策军两面围攻之境地,其困难只怕比起朱全忠还要大,人家是算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来长安的。”

        没有了李存孝之后,李存信现如今最大的威胁就是李嗣源,后者身为大太保,虽然鲁莽冲动,但是却深受李克用倚重,在一众义子当中兵权最盛,而且按照晋军如今形成的惯例,几乎是李克用不在或者没有吩咐的情况下,李嗣源就是自动的全军统帅,这一点让野心逐渐增大的李存信不能忍受,所以对于对方,他已经开始设法限制了。

        不过此时李存信说的倒是实情,所以直接得到了周德威的认同,转而朝着李克用道:“王爷,这蜀王还派人去了中原,不如我们先看看朱全忠的反应,现如今他在南边可是和天策军就只有一水之隔,若是他那边出了点动静,说不得我们就有可趁之机了。到时候不论是往东还是往南,主动权都掌握在王爷手中。而且还有唐皇的大旗在,足以进可攻退可守。”

        “派人盯着汴梁。”李克用点了点头,但是随即道:“德威,你去找一下蜀王的使者,告诉他,必须将李茂贞给我交出来。那些难逃的岐军兵马我可以不管,但是李茂贞必须送到长安,否则的话本王就亲自去成都府,给他抓回来。敢欺辱唐皇,那就是在找死。”

        “这!”周德威一惊,但是随即倒也没说什么,反倒是出来之后直接被李存信给拉住了,后者朝着对方道:“德威,你不会真要去催要李茂贞吧?这个时候一个李茂贞无关大局,要了回来除了给唐皇出口气,根本毫无益处啊。”

        “那你想怎么办?劝说王爷?”周德威眼睛一瞪,随即道:“王爷在唐皇面前早就说过一定要活捉李茂贞,现如今人都跑到西川去了,若是没有一点表示,岂不是要让蜀王觉得我晋军过于软弱了?”

        周德威这边没理会李存信那奇怪的眼神匆匆而去的时候,实际上汴梁那边谢瞳也见到了汪敏本人,对于中原的重视程度汪敏比起关中还要过甚,以至于明明长安距离西川更近,他却直接跑到了汴梁。

        “蜀王的心意我明白了,会尽快上报我家主公,还请长史在汴梁城暂时歇息几日吧。”谢瞳送走汪敏之后,没有多说话,直接将王建的亲笔信原封不动的送往宋州前线,交给了打下了萧县之后,已经兵进徐州城附近的朱全忠手中。

        “军师没说什么吗?”朱全忠有些奇怪的看着郑璠问道:“长安可有消息传来?这蜀王来汴梁不可能不去长安的,这种谋划自然是以唐皇为主最好。”

        “长安那边的消息应该在路上,但是军师只是安排蜀王使者住在了驿馆,并未曾多说什么。”郑璠摇了摇头道:“是否需要派人回去询问一声?”即经过了上次事件之后,郑璠也变得谨慎了许多,尤其是朱全忠和谢瞳之间的关系,更是讳莫如深,不敢在过分掺和。

        “还问什么?子明不说话的意思就是这件事结不结盟其实都一样。”敬翔白了一眼对方之后摇头道:“西川距离我们过于遥远,而且中间还隔着关中,直接援助蜀王那是不可能的。那王建的心思也不在这个上面,而是想要设法让各路诸侯协同作战,天策军一旦大举进犯西川,希望我们和晋军能够南下,牵制骚扰天策军侧背,好给他解围。但是道理是没错,共同对付天策军是当前各路诸侯的第一要务,只不过,如此一来势必会破坏我军此前的方略,现如今徐州南边的天策军可是虎视眈眈,随时可能北上。在这个关键时刻,真要给金陵的成王爷一个合适的借口,那么明修栈道的便是西川,暗度陈仓的则将是徐州了。毕竟在如今山南的天策军全数压在了西川之后,实际上李克用才是坐收渔利之人,他不用面对威胁,而且手中的兵马还可以随时开赴山南,将江北的天策军一分为二。”

        “那该如何回复蜀王?”朱全忠被说的脸色大变,三路诸侯当中,他的动作是最慢的,就连如今杨行愍在棣州都击退了李匡筹等人的反攻,将王师范赶出了棣州境内。只有他,看着徐州就在眼前,却被毕师铎死死的拖在了这里,短期内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

        说起来这也是南线的葛从周始终无法施展全力的缘故,和天策军近距离对峙之下,他的这支兵马几乎是完全废了,根本不敢抽调兵力北上参战,唯恐自己身后的数万天策军会随时扑上来,和毕师铎里应外合。

        这也造就了虽然宣武军是两路兵马齐出,但是实际上在战场上真正起到作用的却只有朱全忠亲自统帅的那一支,而且面对的还是性情沉稳,防守反击打的非常出彩的李成悦,就是敬翔随军而行,面对这种水泼不进,针扎不透的打法也是大感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