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恩怨两清(下)

第八百三十九章 恩怨两清(下)

        “大将军,看起来这李克用是怒气不减,派兵护送吗?”一大早,安敬思刚刚出营,晋军那边就已经派兵列阵完毕,而且大军几乎是全部出城,杀气腾腾,以至于安休休直接一把揽住了对方。安敬思的功夫再高,对方若是千军万马一起冲锋,他也绝对抵挡不住。

        “不用,你把兵马交给迟瑞指挥,我们带亲卫上前即可。”安敬思倒是脸色沉静,转而看了一眼葛有龙和高勋一眼之后,点了点头,拍马上前,来到两军阵前。

        安敬思的想法很明确,今日不管他和李克用谈得如何,这一仗都势在必行,而且他也不允许因为他的原因而让原本安排好的计划出现变故。

        “两年多不见,义父看起来苍老了不少。”安敬思自顾自打马上前之后,看着李嗣源护送之下的李克用走上前来,顿时行了个沙陀人的礼节,转而道:“孩儿甲胄在身,不能全礼了。”

        “李存孝,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我告诉你,如今父王已经上前,你识相的就老老实实下马受降,父王说不得还能饶了你一命。”李嗣源在李克用还没有开口之前就迅速朝着安敬思咆哮,一双眼睛赤红无比,以前他就打不过安敬思,而昨天他六万骑兵精锐,在战场上还是没打赢对方的区区三万步军。

        “大太保果然还是一如既往,这么嚣张跋扈啊。”安敬思冷然一笑,转而看着李克用点头道:“义父此来是打算和敬思决一生死的吗?”

        “你说自己叫什么?”李克用一把挡住了李嗣源的发难,转而独目盯着安敬思的身形声音一下子变得高亢起来,“你放弃了为父给你取的名字?”

        “是,孩儿如今是安敬思。”安敬思看着对方,神色不动道:“如今,敬思是成王帐下第八卫统军大将军。”

        “好啊,既然连名字都改了,那还来惺惺作态做什么?我没你这个义子,你也不必有我这个义父。”李克用冷笑道:“好好地沙陀儿郎不做,非要去跟着汉人——”

        “我本就是汉家儿郎,自当为汉家君主效力。”安敬思昂然道:“敬思在义父帐下,打仗冲锋在前,但是义父周围却是小人当道,所有人都是蝇营狗苟,枉费我大好有用之躯。却不得施展,无有用武之地。而今我在成王帐下为将,所有人都能对我倾心相对,此人生之幸事也。”

        “所以呢,你是在说我识人不明,不如他薛洋一个毛头小子是吗?”李克用怒喝道:“李存孝,我是双眼都瞎了,才在当初将你收养在身边,竟是给自己养了一头反骨之饿狼。”

        “反骨之饿狼在你自己身边。”安敬思看着对方直摇头道:“你所信任的李嗣源、李存信,全都是奸佞小人,若不是他,我安敬思堂堂大丈夫,又岂能被逼无奈远走江南?义父你到如今还在相信这些小人,安能不败?”

        “义父还不明白吗?天策军如何能够从一开始就始终独占鳌头?”安敬思叹了口气道:“今日敬思前来,不是想和义父吵架的,昔日义父养育之恩,十数年间,敬思不计生死报效军前,早已经还过了。如今我只是安敬思,而不是李存孝。你我恩情就此一刀两断。若是义父及时回头,能以家国为念,便不要负隅顽抗,为沙陀部族保存住一丝血脉,莫要在这场无望的争斗当中白白损耗了部族元气。”

        安敬思的话实际上是劝说李克用就此离去,但是这番话说出口之后,对于李克用而言,却无疑是天大的嘲讽,以至于那一瞬间独目之中渗透出来的目光犹如实质一般杀气腾腾。

        “大将军,你这番话岂不是要彻底激怒梁王?”安休休就站在安敬思身边,第一时间发现了李克用的异状,当即就要上前,但是却被安敬思挥手给挡住了,转而低声道:“你做好准备,一旦他忍耐不住怒气,立即号令全军进攻,只有打疼了他,他才会明白我刚才话的意思。”

        “大将军,你这是——”这一下安休休也开始变得惊疑不定起来,但是安敬思却自顾自继续开口道:“义父好好想想吧,当年沙陀部族从西域轮台草原万里回归中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如今义父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再一次面临绝境吗?义父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难道存勖的前途命运义父也可以拿出来当做赌注吗?他才多大?”

        “你给我闭嘴!”李克用几乎是怒喝着打断了安敬思的话,转而仰天长啸之后,气急而笑道:“我当真是瞎了,居然没看出来,我的十三太保居然口齿如此伶俐,两军阵前,帮着仇敌来劝说自己的义父投降,而且还敢拿着沙陀族人的前途命运来威胁我?你好大的胆子!”

        “不是孩儿好大的胆子,而是义父,你自己已经老了,该为子孙后代考虑了。”安敬思看着对方摇头道:“如今天下大局已经在我家主公掌控之中,敬思身为部将,今日不避两军将士,只为以此来还了义父最后一份情义,多谢义父当初心存一念之仁,没让小人害了我性命。他日你留我一条生路,今日敬思劝说义父,也为义父及沙陀全族争取一个机会。义父,当三思而行。”

        “三思?”李克用几乎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安敬思怒道:“你让我三思而行?李存孝,本王今日就来告诉你,这天下还轮不到一个毛头小子来操持,本王在,当主世间沉浮。”

        “看起来,义父是执迷不悟了是吗?”李克用的反应安敬思也没有多问,反倒是看着对方叹了口气道:“若如此,那敬思可就不客气了,今日你我恩怨两清,接下来,敬思必全力打败义父,为华夏之气运。尽心尽力。”

        “好啊,好一个华夏之气运。”李克用扬天一阵大吼之下,挥手往前,怒喝声震动天地,那一瞬间,几乎全部的晋军各部,全部发起了进攻。

        “李存孝,今日,你我父子沙场对决,我倒要看看,到底谁能打得赢!”那雷鸣般的呐喊在这一刻让所有的沙陀人的冲锋速度再次加快了不少。

        “轰轰轰!”轰鸣声震天,当先而立的安敬思毕燕挝举起来的时候,天策军也已经犹如潮水般反冲上来,而且从一开始,高勋和葛有龙联手制定的方略就迅速打了晋军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