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天葬回忆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此话一出,我脑海中各种不明的思路一下子就被打通了,难怪她会一下子如此反复无常,从昨天到她得到风竹剑为止,光从表面来说,确实只有我和她有所接触,而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分析,风竹剑确实是我引她过去后才拿到的。

        可事实如何,从站在我这个上帝视角来说,我心里自然是十分清楚的,这明显就是一场挑拨离间的陷害,陷害的手段并不怎么高明,但却让我百口莫辩。

        见我沉思低头不语,秦晓晓以为我真是心虚的不知辩解,就再次咄咄逼人道:“怎么?这下编不下去了吧?”

        当我在知道真相后,我倒是瞬间开朗了不少,我一脸无所谓的朝她摊了摊手道:“我没下毒害你,我女朋友只教我怎么用医术救人,从没教过我如何调配毒药,况且你我素不相识,我会来到这里,纯属误打误撞,我根本没有加害你的理由。”

        我不知道是不是她从心里选择了相信我,还是我的这番说词打动了她,她竟然将我架在我脖子上的风竹剑给收了回去,然后以背对着我的方式站立在那里。

        我看着她的红衣缭绕的背影,我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女人实在太古怪了,做事根本不按常理,我大脑的思绪完全跟不上她的行为节奏了,于是我俩就以这种古怪的一站一坐方式僵直在那。

        最后打破沉浸的还是秦晓晓,她的言语比起刚刚已经少了几分杀气和冰冷,但她还是没有回头,就用一副冷冰冰的语气对我问道:“毒是下在风竹剑柄上的,为什么我中毒了,你却没有?难道不是因为你事先服下了解药吗?”

        这女人还真是够聪明的,难怪那时候她在昏迷之前会特意的把风竹剑递交给我,原来查验我才是她的真正目的。

        等等!以她的心机手段,恐怕她绝不会把自己的生死交掌到一个令她产生怀疑的人。

        如果不是那样,那她刚刚那么做就是为了查验试探我,这么说的话,我想她的中毒也可能只是假装的,或者说,毒性并没有我看上去的那么深,她只是顺势借个理由暗中观察我。

        如果我在拿到剑后,也出现中毒现象,或许她就会出手营救我,可是我偏偏不但没事,甚至还反过来将这些恶人残杀殆尽,我以为自己是拼尽全力,殊不知,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别看秦晓晓现在冷淡淡的看似没有任何准备杀我的意思,但我心里也非常的清楚,只要我被她掌握十足陷害她的证据,恐怕我就会瞬间被她见血封喉。

        于是我也不再隐瞒真相的直接对秦晓晓坦言道:“我跟你一样,我并不知道风竹剑有毒,而我之所以能平安无事的挥舞带毒的风竹剑,是因为我百毒不侵。”

        我以为我此话一出,起码能让秦晓晓震惊一下,可她却根本没听到一样,依旧像个没事人似的以背对着我的方式持剑站在那里。

        “唰…”正当我担心她是不是在内心思考要不要对我下手时,她竟然利用两指将剑柄一旋把风竹剑给收回到了剑鞘之中。

        要不是我摸到自己脖子上还未干涩的血渍,我真有点不相信刚刚把剑架在我脖子上的就是这个女人,这也算再次应验了“女人心,海底针”的至理名言。

        但我也不能就这么被她弄得不明不白,就转而对她问道:“你究竟想干嘛?一会儿这样,一会儿又那样。”

        面对我近乎冷言冷语的质问,秦晓晓却回答的有些风轻云淡:“我相信了你的话。”

        这女人反复无常的速度实在快的有点让我头晕目眩,但不管怎么样,这对我来说应该算是个好消息,可是还没等我闪过这个高兴劲,秦晓晓的语气却又阴冷而下并转过神来朝我问道:“但你必须回答我,你这百毒不侵的体质是从何而来?”

        如果她还是像刚刚那样用拿着剑要挟我的方式跟我说话,我肯定会不屑一顾的朝她回一句“关你什么事,我凭什么告诉你。”

        可现在人家不但好声好气的跟我在说,而且也已经放下了对我的敌意,如果我这时候再主动犟嘴的话,估计就跟恶意的寻衅滋事没两样了,况且她既然也会故意的问我这个体质是从哪来的,说明她可能也已经从我身上洞察到了什么。

        思想顾后,我觉得还是跟这个女人坦白点比较好,不是我胆小懦弱,屈服她的手段,而是这个女人的双眼和判断力都太凌厉,我怕我对她隐瞒或者所编造的谎言,最后倒过来都会反打我自己的脸。

        “呼…”在调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态情绪后,我最终还是如实的对她告知道:“我百毒不侵的体制并非与生俱来,是我在无意间得到一个人的传承所制。”

        我虽然是想真心实意的告诉秦晓晓,可话到嘴边才发现,自己的那场经历实在有点匪夷的离谱,真要让我细细道来,我还着实有点说不清楚。

        “哦,知道了,我们已经耽误太多的时间了,赶快出发赶路了。”秦晓晓好像对于我所回答的问题完全不感兴趣,在听完之后毫无任何情绪波动的对我扭头交代了一句就朝前走去了。

        “喂,秦宫主…”看着她箭步般的从尸体堆中穿过,我有些触目惊心的想叫喊住她,可这个女人的神经系统简直大条的让人瞠目结舌,她像走过无人之境似的,头也不回的走到了前方。

        刚刚因为跟秦晓晓在对峙,所以整个人也有点因脑充血而热血亢奋,现在冷静下来了,又只剩我一个人独处,我反而觉得有点引气森森的了,我也立刻二话不说的站起身来朝秦晓晓的身影追了过去,在离去时,我还是忍不住的回望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没有愧疚,对于这种在刀口上过日子人的生死,我除了用咎由自取来形容,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再说当时的情形,我不杀他们,他们绝不会留我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