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天葬回忆录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再遇佳人

第六十八章 再遇佳人

        看到她的手臂朝我伸过来,我不知为何反手挡了一下不让她碰,同时我也注意到她的车里散发着一股柔和的淡淡清香,闻着很是身心舒畅,让人有一种想忘乎一切,只想静静躺于此处的念想。

        尤其是当我在擦拭了一下身子后,我的整个脑袋更是有一种晕晃晃的感觉,全身手脚像是虚脱了一样,乏累无力,真的很想好好的躺在这里睡上一觉。

        可在深知自己的身上还背着使命和任务后,我强行虚弱无力的踹了一口气,对着她轻声问道:“我好像迷路了,请问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但她却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而是在回头望了我一眼后,对我神色紧张的问道:“小弟弟,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被雨淋感冒了?来,快让我看看。”

        经她这么一说,我确实感到自己的脸颊和身体传来了一种炽热发烫的感觉,这一次我也没有阻止她朝我脸颊伸过来的手。

        “哎呀,好烫,看样子你真的发烧了,得赶快降温。”在触碰到我额头的时候,她的脸上一下子就露出了紧张惊慌的神色,并立刻转头往副驾驶的储物框里拿着什么东西。

        而我不知道是出于警惕还是好奇,我迷离的一双眼睛被她全程吸引的目不转睛,脑子也完全没听到她在说什么,只注意的看着她会从车中拿出什么东西来。

        令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拿出了一块冰,放到了我的嘴边示意让我含进去,可木楞呆滞的我却忘了张嘴,然后就发生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她竟直接把冰放到了自己的口中,接着用嘴对嘴的方式将冰块推送到了我的口中。

        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我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在这一瞬间我的脑海中闪过了小雅的身影,心中竟涌过了心痛,感觉很对不起她。

        我想推开她,可是我乏力的双手根本使不出任何劲,并且很快还被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给席卷铺盖至了全身。

        虽然我的肢体没了知觉,但我的咽喉和腹腔还是能明显的体会到冰块从口腔滑落而下至腹中的冰凉,按理说这时候她应该停下了,可是她的舌头却还如一条灵蛇似的在我口腔中游荡。

        她这是在吻我吗?可是为什么她跟小雅那种甜蜜似糖的感觉截然不同,她的吻像一团火焰,不但燃烧了我的整个身心,更像是一座围城,把我紧紧围在其中无法自拔。

        “滋…滋…”当我在即将被这股热量吞噬而住时,腹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如炸弹爆裂了的滋味,把我整个人疼麻的就像触电了一样浑身一颤,可还没等我来得及去顾及疼痛和怎么回事时,我两眼就彻底一黑昏了过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恢复了知觉,天好像已经变亮了,我一边抬手遮挡着太阳光,一边朝着四周看了看。

        “妈呀!!”结果仅仅只是看了一眼,我整个人就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从地面中弹坐而起。

        我居然躺在一座坟墓旁,而且这还不是一座普通的墓穴,墓碑上所纂刻着的竟正是我王秦的名讳,虽然有些破烂,但大理石上的名字还是清晰可见。

        “这怎么回事?我昨晚不是坐美女的车子离开了吗?难道是我在做梦?”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幕,把我迷惑的怀疑人生了,我立刻朝着四周环顾了一圈,幸好我的黑刀和肩包就在附近。

        可是我除了发现黑刀和肩包外,我发现在墓碑的正上方还压放着一张纸条,可上面所写的内容更是把我看的怀疑人生了。

        “老公,昨晚是我的初吻,也是我们的定情之吻,你可不能辜负我哦。”

        当我在第一眼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完全没意识到这件事情的诡异,我不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还气呼呼的拿起纸条对着四周大声而喝道:“那你特么倒是带我出去啊,还连夜把我丢回在这里?”

        呐喊过后我又傻傻的呆坐了好一会儿,可那个什么布拉达虹还是没有出现,我觉得自己应该是被戏耍了,我又不是什么潘安之貌,怎么可能有魅力让一个萍水相逢的美女平白无故对我如此关爱有加呢。

        还是自己赶快抓紧时间想办法逃出去吧。

        “滴…滴滴…”可当我才刚一重新拿起黑刀和肩包时,耳边又突然间传来了一声汽车的鸣笛声,我以为真的是布拉达虹回来了,在急忙回头的瞬间,心中竟也翻涌出了一股说不出的喜悦。

        “秦王?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你来这干嘛?”当我在听到这个称呼时,我的脑中一下子就浮现出了一个人影,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一个人会如此称呼我。于是我就迈出了几脚步伐来到了车子旁边,我看到的人虽不是布拉达虹,但却更是一个让我眼前一亮,看到希望曙光的人,她竟然是我从小跟一起长大的邻家姐姐。

        “雨姐?是你!你怎么也在这?”雨姐是我对她的称呼,她的大名跟她的容貌一样,很充满诗情画意——萧雨梦。我们都有点难以相信会在这里相遇彼此,而我的目光更是添加了几分疑惑和不解。

        雨姐是浙江人啊,她怎么也会突然间跑来了西藏,而且还如此凑巧的出现在这里。

        见我真能喊出她的名字,雨姐也应该才能真的敢断定没认错人,只见她立马从车上走了下来,并在用一种无法置信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我后,对我摇头感叹道:“啧啧啧…我说秦王小弟弟,你怎么混成这模样了?还是你躲在这里体验生活来了?”

        这也难怪她会奇怪了,谁叫这时候的我,确实狼狈不堪呢,于是我也只好双手一摊,对着她生无可恋的感叹道:“说来话长啊。”

        雨姐见我长吁短叹的,她就像小时候似的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对我宽慰道:“那就先上车然后慢慢说。”

        ……

        ……

        当我在把自己来到西藏后的经历简洁的叙说了一边后,雨姐却是忽然眉头微皱的对我说道:“咦?我好像迷路了,怎么又回到原点了?”

        “原点?!不会吧?”听到雨姐也这样说,我心中忽然一下子涌起了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