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天葬回忆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哈哈…”

        “哈哈…”对面的一群人几乎是在同一刻,异口同声的发出了大笑,肆意的狂笑声,虽不是很洪亮,但这充满嘲讽的韵味,此刻充斥在我的耳边,就像是一道道震耳欲聋的雷声一样,阵阵劈入我的心扉。

        受尽嘲讽的我,整个人像块木头似的矗立在那里,我的身体虽然无动于衷,但我的内心却已经犹如有一股熊熊火焰在燃烧,我在憋屈,我在愤怒,我在憎怒他们的同时,也在怪自己的实力不足。

        如果我有像秦晓晓一样的武学修为,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像她刚刚那样挥剑斩杀他们,但我斩断的可不会只是他们的佩刀,我劈断的一定会是他们的脑袋。

        这时我脑海中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两样东西,一个是魔刀——黑刃秋水,风竹剑虽然也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剑,但跟我的魔刀相比,它还是逊色了几分,另一件自然是漆黑的77式手枪,我想靠武功修为去血洗他们给我的耻辱,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但这时候要是那两样东西在我身边,我要让他们连跪下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呼…呼…”

        “嗡…嗡…”在沉默中悲愤的我,杀心已然在内心开始萌发,就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一股阴冷的空穴之风在我的身后悄然飘忽,同时一同遥相呼应的还有我手中的风竹剑,它也好像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召唤似的,开始嗡嗡作响。

        “咚…咚…”而且更让我没想到是,此刻远在百里之外的某处一间小屋内,一个浑身上下都被雪白衣着覆盖的白衣女子,正忧心忡忡的盯着置于桌上的一把漆黑动荡的刀,她的脸上不但充满担忧,而且还写满了不解,明明是一把已经被封印的刀,为什么还会像一头失控的猛狮一样出现骚动。

        而当我在感应到风竹剑的嗡鸣之时,从我内心的深处,依稀间仿佛还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杀了他们…杀光这些嘲笑你的人!”

        声音很空洞,也有些嘶哑,但却有种微妙的无形魔力,它改变了我的意志,它所说的话,让我感到很畅快,很惬意,甚至令我很乐意去接纳它的这个意见。

        我随着它所说的话,猛然又坚决的横握住了手中的风竹剑,并用毫无任何情感波动的眼神望向这些嘲讽我的人,当这些人在跟我的目光对视之时,他们放肆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而且脸上的神情也从刚刚的得意不止,瞬间转为了惊恐害怕,甚至都有冷汗从脸上哗然而下。

        其实并不是他们胆小,如果这时候的我,自己能看见自己的双眸瞳孔,我也会被吓一跳,我的瞳孔竟然是深绿色的,而且还在有节奏的发着暗淡光芒,而这个轻微的节奏闪动,是跟风竹剑的剑柄上一颗绿宝石是相同的。

        “妖…妖怪……”不知道是谁先微微颤颤的发出了一声怯战之声,紧接着他们全然忘记了自己此行所要执行的任务,十几个人都纷纷扭头转身朝背后跑去,可此时的我对于他们已毫无半点怜悯之心,看着他们落荒而逃的模样,我也用更为迅捷的身形追了上去。

        我手中握着的虽然是一把剑,但我自幼跟爷爷学习的是刀法,两者之间的心决,一个是击刺格袭,双面刃,剑走偏锋,更多的是讲究技巧和袭击,相反刀法则显得简单霸道许多,一时间我也转变不了攻击方法,就拿剑当刀挥斩使用。

        剑刃柔软,本应不适合劈斩,但锋利异常的风竹剑弥补了这一点的不足,只知道逃亡的他们,几乎全都是一剑一个的成为我剑下亡魂,解决完这十几个,也只用了我五六分钟不到的时间。

        杀戮过后的我,望着这片被血染红的大地和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的尸体,我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失神了,整个人的身体和握剑的手也变得微微颤抖,这真是我做的吗?而让我奇怪的是,我这也不是第一次杀人了,我怎么还会萌生这种心怯的感觉。

        恍惚间,我依稀回忆起了当初我在西藏第一次手持黑刀时杀人的感觉,那时候我都没有这种负罪感,怎么现在反而会这样。

        但我也没有过多的去思虑这一点,不管怎么说这些人始终都是敌人,可秦晓晓还中着毒,我不能坐视不管,于是我立刻转身朝刚刚的地方望去找寻秦晓晓的身影。

        虽然我看不清自己的脸庞,但我想肯定是溅满了各种鲜红的血渍,我看事物的视线都因眼睫毛所沾染的血迹而看到有层红彤彤的事物所遮挡,我抬起自己本就有些残破的衣服袖子,反过来用里面干净的内衬一面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眸,然后终于在一颗树的背后看到了秦晓晓所露出的红色衣服。

        “秦宫主…!”我立刻一边轻呼了一声,一边朝她跑了过去,发现她此时正双腿盘坐,两眼微眯,双手合十置丹田处的在那里调息。

        我虽不懂内功修炼,但也知道不能打断运功者,否则都是有生命危险的,于是我没再开口打扰她,况且我自己再经过刚刚这么一阵折腾后,也确实有点精疲力竭了,我也坐到秦晓晓的旁边,依靠在那颗树的旁边闭目养神了一会儿。

        原本我只是想休息一下,可没想到我竟然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疲惫后的睡眠总是高质量的,这一觉睡得我无忧无虑,整个身体的每一块肌肉也都跟着我一同休眠了一样,感到畅快无比,若是没人打扰的话,这一觉我真有可能狠狠的睡上个一天一夜,借此来弥补我这两天所缺失的睡眠。

        可一阵冰凉的感觉惊扰了我的美梦,睡梦中的我就像被一阵电流刺激了全身,使我立刻惊醒而起,而我虽不能情况,但出于身体的本能,在我睁眼的同时,也想站起身来做出御敌之势。

        然而在我的肩膀处,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压得我整个身子都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