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万界武侠大冒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封寒的刀

第五百三十三章 封寒的刀

        自从杨行舟和厉若海双战庞斑之后,两人的风头直追浪翻云,天下豪杰闻之变色。

        尤其是杨行舟在黄州小花溪内,重伤之后,尤自弹筝伤人,沙千里身为八派联盟种子高手之一,竟然被杨行舟以筝音遥遥击成重伤,之后死在方夜羽等人手中,也与那次受伤有极大的关系。

        当时沙千里不知天高地厚,在小花溪挑衅杨行舟和庞斑等人,简正明就在沙千里身边,眼看着沙千里被一曲筝音遥控心神,毫无还手之力的喷血倒地,对他的刺激和惊吓当真是非同小可,对杨行舟发自心底的感到恐惧。

        他身为西宁派大高手叶素冬的师弟,武功智慧也是上上之选,为人一向高傲,可是在近距离接触到厉若海、杨行舟、乾罗等人之后,才真正明白了这些人的恐怖。

        果然每一个黑榜高手都不是易于之辈,而横空出世的杨行舟更是其中最恐怖的人物之一。

        现在白道西宁派的人对杨行舟恨之入骨,却又忌惮万分,毕竟他们不是傻子,杨行舟弹筝伤敌的本领,只是想想便知道其中的恐怖,莫说西宁道场的无人能够做到,便是白道无想僧和不老神仙也没有如此可怕的修为,因此在沙千里身死之后,有不少人都说要为沙千里报仇,但都把矛头指向方夜羽,而极少有人提及杨行舟。

        光是庞斑的魔师宫就足够他们忙活的了,要是在招惹了杨行舟,怕是整个八派联盟顷刻间便要迎来灭顶之灾。

        方夜羽等人出兵双修府,白道八派联盟之中,除了不舍之外,其余之人都坐看好戏,准备坐收渔翁之利,有些人更是希望杨行舟与厉若海都死在方夜羽手中,最好是与方夜羽的人同归于尽,如此一来,自然天下太平。

        只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方夜羽出动了手中所有力量,最后换来的却是铩羽而归,而且还导致了杨行舟怒出双修府,悬赏年怜丹。

        简正明身为楞严的属下,消息灵通,杨行舟出了双修府的事情,他已然知晓,只是独角青鳞兽拉着火焰战车行走极快,明知杨行舟前行的方向,也难以知道具体的方位。

        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竟然在封寒隐居的山谷中看到独角青鳞兽和火焰战车。

        这一兽一车是杨行舟标志性东西,只要见到这火焰战车和独角青麟兽,那就说明杨行舟来了。

        明白了这一点,简正明头皮发麻,身子都颤了,在听到杨行舟的话后,想死的心都有了,要是知道杨行舟在这里,打死他,他也不敢来招惹封寒。

        “杨……杨大侠!”

        简正明僵硬的脸上硬生生的堆出一堆笑容:“您也在这里哈!”

        他收起铁伞,对杨行舟行礼道:“晚辈不知前辈在此,失礼之处,还请恕罪!”

        杨行舟嘿嘿笑了笑,道:“好说,好说,我驾车正缺一个车夫,你来的正好,日后这我的这车子就归你打理了!”

        简正明一愣:“这……”

        忽然眼前一花,杨行舟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紧接着下颚吃痛,忍不住张开了嘴巴,随后嘴里便多出一粒异物,骨碌碌顺着食道滚进胃部,顷刻间化为一股冷气,弥漫了全身。

        杨行舟松开掐着简正明的手掌,笑道:“我刚才喂你的是丹药叫做九九归一丹,吃了之后,功力倍增,耳聪目明,乃是世上少有的灵丹妙药。只是有一点不好。”

        简正明心中一片冰凉,咳嗽了一声,颤声道:“哪……哪一点不好?”

        杨行舟拍了拍巴掌,转身向封寒的小屋走去:“就是这药效只能持续八十一天,过了八十一天之后,阴气爆发,经脉寸断,死的惨不忍睹。只有继续服食,放才能缓解症状。”

        简正明面如死灰:“杨大侠,晚辈一向不曾招惹过您,上一次在小花溪,那也是无心之失,您如此身份,针对晚辈,怕是于前辈清誉不妥。”

        他口口声声称呼杨行舟为前辈,目的就是想让杨行舟顾及身份颜面,能够放自己一马,毕竟杨行舟如此高手,起码的宗师风度应该还是有的。

        哪知道这句话出口之后,便听杨行舟笑道:“你既然是晚辈,为我这个前辈效劳,岂不是应当应分?我也不亏待你,我手中武学心法数不胜数,随便拿出来一门,便足够你终生受用。你只要车子赶的好,我便传你一门功法也不是不可以。”

        简正明大为心动。

        以杨行舟的修为,别说他专门传法,便是随口指点简正明几句,也足以令简正明受用无穷,心道:“这等武学宗师,平常人便是见上一面都难比登天,我要是成为他的车夫,自然有机会向他请教诸多武学难题,这等机缘,不亚于庞斑身边的黑白二仆以及浪翻云的好友凌战天等人。如此机会,却是不容错过!”

        怒蛟岛“鬼索”凌战天,在黑榜谈应手被浪翻云杀死之后,号称最有资格进入黑榜的高手,而凌战天之所以有如此修为,与浪翻云在背后的指点有着极大的关系。

        尤其是最近怒蛟岛的新一代青年高手戚长征,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成长到先天高手的地步,进境之快,简直匪夷所思,而这戚长征的刀法武功也是浪翻云从中提点指导的。

        能与一代武学大宗师请教,对武林人物来说,都是一场了不起的机缘。

        简正明刚才只是恐惧,如今想明白之后,登时转为兴奋,大声道:“是!能为杨大侠驱车引路,晚辈荣幸之至!”

        杨行舟哈哈一笑,道:“你想明白了?”

        简正明道:“想明白了!”

        杨行舟:“那好,在这里候着!”

        “是!”

        前方封寒从屋内走出,看向杨行舟的目光中蕴含着极大的惊奇之意,忽然叹道:“看来我真的错过了江湖上很多大事情,能让西宁道场的青年高手畏惧成这个样子,普天之下,怕是只有庞斑才有如此声威。看来杨兄当初与庞斑一战,远比我想象中要精彩许多,以至于八派联盟对你忌惮到了极点。”

        杨行舟笑道:“封兄想多了,我毕竟还是败给了庞斑,而且还是与厉若海合击的情形下。”

        他说到这里,对封寒道:“封兄,我已经多日不曾用刀,好多年都没有遇到过用刀的好手了,这次既然有幸遇到封兄,你我切磋一下如何?”

        封寒眼睛一亮,道:“杨兄若是有如此雅兴,小弟怎敢不相陪。”

        屋内乾青虹走出,一脸焦急:“不要!”

        她伸开双臂,拦在封寒面前,看向面前的杨行舟:“杨大侠,你连庞斑都能挑战,为何还要与封寒为难?你的对手是浪翻云和庞斑他们,为什么要跟封大哥……”

        她是乾罗的干女儿,当初欺骗怒蛟岛上官鹰的感情,与别人私通,手段计谋武功都是极高明,刚才封寒与杨行舟的对话全都被听在耳朵里,见杨行舟要与封寒动手,她担心之下,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想阻止这场比斗。

        封寒笑了笑,伸手在乾青虹肩膀上拍了拍,道:“青虹,去把茶盘端到屋外,一会我与杨兄切磋之后,还要继续喝茶聊天。放心,没事的。杨兄对我只有好奇,而无丝毫杀意,可见他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对手,只是真的想与我切磋一下。”

        他盯着杨行舟的眼睛,神情淡然,语气也是淡淡:“杨兄,你不要小看我。这两年来,我虽然不曾握刀,但是在刀法上的进展,却与日俱进。浪翻云兄都不敢小觑我,希望杨兄也注意。”

        杨行舟笑了笑,伸手虚招。

        喀嚓!

        不远处一株果树的树枝凭空折断,随后被一股无形起劲虚虚收摄到杨行舟手中。

        杨行舟拿住树枝轻轻抖了抖,树枝上的细小枝条和树皮、树叶瞬间脱离树枝,便是整根树枝也在距离握手四尺处断开,整根树枝的长度已经与刀剑相仿,尤其是令人吃惊的是,在杨行舟内劲吞吐之下,整根枝条树皮和一部分木质剥离开来,已经成了简易的木刀。

        封寒双目瞳孔微缩,深深吸了一口气:“杨兄,怪不得你能挑战庞斑。只凭这一身内功修为,怕是连浪翻云都未必比得过你!”

        远处简正明看的目瞪口呆,见杨行舟如同变戏法一般,将一根树枝轻轻一抖,便抖成了一把木刀,这等对真气的运用,已经超出了他对武学范畴的认知。

        杨行舟木刀在手,对封寒笑道:“封兄,请!”

        封寒想了想,道:“还请杨兄稍等。”

        他转身走到一株果树旁,折下一根树枝,取出一把短刀将这根树枝轻轻削动,道:“我要做一把木刀,杨兄可以先去喝茶。”

        杨行舟笑道:“好!”

        坐在乾青虹搬出来的简陋木凳上,端起茶碗轻轻啜饮。

        封寒的全部精神都融入到手中的短刀之中,将树枝剖开树皮,缓缓削制,刀子锋利无比,每一刀下去,就有一部分木料脱离,只是两刀下去,木刀的大致形状便出来了。

        封寒操刀不停,手中短刀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在木棍上来回游动,毫无半点断续之处。

        在简正明与乾青虹眼中,封寒的手掌虽然在动,但却给人一种极其宁静安定的奇异感觉,他的人在动,但是精神却恒定如山,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震撼之情。

        木刀终于成型。

        封寒缓缓起身,看向杨行舟:“杨兄,多谢你给我酝酿刀法战意的时间。”

        杨行舟笑道:“若是不给你调节精气神的时间,切磋起来又有什么意思。”

        风寒道:“好!”

        “好”字刚刚脱口而出,左手木刀便已经到了杨行舟面门。

        杨行舟自从封寒削刀之时,一对锐目便从未离开过封寒,没有一点细节能漏出他的法眼。

        他思绪的运转,比常人快上百倍,以致为正常人来说是快如电光石火的一击,在他的瞳孔内便像是缓慢不堪的动作。

        在他的视域里,首先是封寒的双脚在轻轻弹跳着,使他的身体恢复到极其轻松自如的状态,之后瞳孔放大,射出奇光,这是功力运集的现象。

        随后手中木刀化划出一个小半圆,刀尖平指向五尺外杨行舟的咽喉,右脚弹起,左脚闪电飙前,活像一头饿豹,俯扑向丰美的食物。

        刀尖有若一点寒星,向着他咽喉奔来。

        虽是木质,给人的感觉却远胜金铁。

        “咻!”

        杨行舟手中的木刀忽然上举,挡在了封寒刀尖前方。

        砰!

        两把木刀相交,气劲相触,滔天气浪席卷向四面八方,周遭果树如被飓风吹拂,枝叶簌簌下落。

        封寒一刀出手,更不停歇,手中木刀化为漫天刀影,怒海狂涛一般,将杨行舟周身包裹,身子好像变成了有形物质的幻影,绕着杨行舟前后左右,劈斩向各个方位。

        “好快刀!”

        杨行舟手中木刀变幻,只是在顷刻间便挡住了封寒三十多招,对方刀势之快,当真是令人咋舌。

        “砰砰砰!”

        劲气交击声不绝于耳,杨行舟手中木刀在片刻间已经变幻了五六种刀法,先是胡一刀家的胡家刀法,后来变成了落花流水中陆天舒的刀法,紧接着变为血刀门的刀法,但都难以抵挡封寒狂风暴雨般的招式,刀法一路变幻,最后变为武当的太极刀法,方才堪堪抵住。

        “好刀法!好刀法!”

        封寒的刀法刀刀险,刀刀快,与胡家刀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发力要点,内功劲气,远超胡家刀法,精妙之处便是连杨行舟都感心动。

        远处简正明身为西宁派青年高手,一直眼高于顶,因为白道高手一直以来的偏见,对黑榜高手颇有几分不服,可是看到眼前封寒对杨行舟出刀,这才明白封寒的刀法到底厉害到了什么地步。

        “果然黑榜高手没有一个是易于之辈,本以为这封寒败给了浪翻云,会一蹶不振,没想到竟然厉害到了这个地步,杨行舟修为虽高,面对封寒这种高手,大意之下,怕是也讨不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