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这样汉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就是这样豪横

第一百三十章 就是这样豪横

        听到他们的笑声,巷子边又渐渐的冒出一些人来,先是店铺的员工,后来是那些老板们,看到那像垃圾一样丢在地上的五坨,他们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就两三分钟的功夫吧,在这周围横行了这么长时间,白吃白拿还要人赔笑脸的虎哥一行,就被这一群孩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这真的是,苍天有眼!

        看着那些或躺或坐或站的孩子在高兴的大叫,他们也有些想大叫。

        这虎哥,今天被一群孩子收拾成这般模样,日后哪还有脸和胆子再到这条巷子里来耀武扬威?

        他们很快看到了郭强强,因为那是唯一个穿着校服的孩子,好些人对他也有些印象,这孩子应该不是第一次被虎哥和他的手下叫到巷子里来。

        见到郭强强在那里抹泪,好些人不禁有些脸红,有些抬不起头来,特别是那些也有孩子的……

        “周晨,”盛通扶起周晨,“我们得走了,”

        周晨摆摆手,“不急,”

        他估摸着,巷子里的这些旁观者,摄于黄毛一行的淫威,之前怕是没人敢报警,他个人对此也能理解,毕竟这些人的店在这里,生计在这里,指望着他们拦住流氓帮不想干的人伸张正义,不现实,甚至可以说,也算是一种道德绑架。

        当然,周晨能够肯定,这些人,也不会在任何情况下都坐视不管,真要闹出人命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晓得轻重,但这敲诈勒索碰瓷的,那就算了……

        总之,既然他们之前都没报警,现在就更不会报警,因为获胜的是自己这一方,这个时候报警,就是让警察来抓学生,就是让学生每月时间继续教训这些流氓……所以一定还有时间来把有些帐好好算算。

        他走到黄毛身边,半瓶水淋下去,又踢了几脚,“醒过来,醒过来,”

        黄毛呻吟了一声醒了过来,挣扎了几下,马上对周晨怒目而视,“你他娘的有种……”

        “还不服气,还不服气?”周晨拿过盛通手里还剩一半的水瓶,看也不看的在黄毛脸上左右开弓,三下五去二,黄毛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来,只能“啊”“啊”的叫着,别说,还挺有的节奏的。

        就是要让你叫得有节奏,你他娘的,我好容易重来一次的青春,以及一定会是传奇,会给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带来巨大改变,所以非常重要的人生,差那么一点就毁在你手里,你现在还敢这么嚣张?

        等他爽完,气喘吁吁的停下来,人狠话不多的黄毛,顿时也和老九一样,变得他老娘都认不出来。

        这才对嘛,一世人两兄弟,既然是兄弟,当然得整整齐齐的才好。

        “服不服,服不服?”脸上有些不忍再下手,也有些无处下手,周晨对着黄毛头上的黄毛敲着,敢向我挥刀?

        黄毛当然还是不服。

        闯荡了这么几年,趟过那么多风浪,终于闯出点名头出来,就在小阴沟里翻了船,你让他怎么可能服?

        尤其是,撒石灰?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你们竟然好像做成了标配,有种当面锣对面鼓的较量一番试试。

        要不是你们这样下作,虎哥我带着五个弟兄,一定能打得你们哭爹喊娘。

        但此刻人为刀俎他为鱼肉,被捆得像个可笑的粽子的他,也没有头铁的继续叫朝周晨叫嚣,哼,我好汉不吃眼前亏。

        “哟,这是觉得我们手段卑劣?”周晨猜出了他的意思。

        黄毛怒冲冲的看着周晨,我就是这个意思。

        “我呸,”周晨又重重的踢了他一脚,指点着他和另外五个家伙说,“不说你们做的其它的龌龊事,就说居然敲诈未成年学生这一条,你们也配说我们手段卑劣?”

        “脸呢?”

        黄毛他们不说,围观的那些店铺的老板和员工,好些人又默默的退回店里,这话他们听着都不是滋味。

        总感觉这个带头的学生的这话,像是在影射他们一样。

        “就是卑劣,”周晨盯着黄毛,“那也是被你们这样的杂碎逼出来的。”

        杂碎?黄毛又奋力蹦哒了一下,但他被绑的实在太结实,结果只能把头抬起一点点来。

        周晨一脚就踩了下去,把他的脸正经踩进尘埃里,你他娘的一个不上档次的流氓,这儿给我装什么威武不屈呢。

        另一边,老九也挣扎了一下,周晨只看了一眼,马上就有两根跳绳抽了过去,老九好容易养起来的一点精神,顿时泄个干净,虽然脸上也是怒冲冲的有种你就办了我的样子,但身体老实得很,乖乖的缩在另两个同伴身边。

        周晨刚才对着黄毛的刀时,有些怕,老九他们现在对着这群半大的孩子,同样有些怕。

        他们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没什么分寸,下手也是没个轻重,一个不好,被他们活活打死这样的事,对这些孩子来说,真不算意外。

        但最惨的,可能是没打死,只打个半死。

        “我说,你们竖着耳朵听着,”周晨好歹把脚从黄毛头上拿下来,“从今以后,有多远,你们就给我滚多远,”

        “以后别说是对我们三中的学生亮刀子,就是敢对我们三中的学生翻一个白眼,那也绝不会像今天这么轻松,我们定会让你们一个个的,从此之后生活都不能自理,”

        “听到马?”周晨的战友们齐齐刮躁起来,盛气凌人的看着那六个手下败将。

        黄毛看着周晨依然离他脑袋很近的脚,今天这还轻松?老子出来混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屈辱过。

        你等着,这个场子,我迟迟早早会找回来。

        “周晨,”盛通又拉他,“要走了,”

        “再等等,”周晨蹲下来看着黄毛,“我明白你在想什么,想着算后帐是吧,”

        “你觉得,我今天对你很过份,让你很没面子?”

        “过份吗?”周晨指着被踢到一旁的那把匕首,“我们就按江湖规矩来说,就冲你刚才朝我捅过来的那一刀,爷爷我现在捅你一刀,应不应该?”

        “你他娘的倒是说啊?”周晨又重重的在他头上敲一瓶子。

        刚才的那一幕,他真的是现在想想,都在后怕。

        “爷爷我对你,已经够宽容的,你要是不服气,欢迎你来找后帐,你要是再敢对我挥一下刀子,爷爷一定让你三刀六洞你信不信?”

        江洋惊讶的看着周晨,总叫我少看点乱七八杂的电影,看起来你也没少看的样子啊。

        “你们十三太保的老窝在哪儿,我们知道,其它人在干什么,我们也知道,要是能按我说的做,那我们就此揭过,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要是胆敢有半个不字,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到里面吃国家饭就是最好的结果……”

        盛通突然插了一句,“范培文是吧,”

        黄毛脸色顿时一变。

        “不用惊讶,我找了个公安局的叔叔查了下你的案底,所以你的情况,你家里的情况,我们都清楚,”他看了黄毛一下,所以你懂的。

        周晨看着盛通,你爸不是教育局的吗,怎么你在公安局也这么好使?

        “周晨,”盛通又拉了周晨一下。

        周晨摆了摆手,“再等一下,把他们都提到墙那边站着,”他叫住郭强强,“想不想扇他们几耳光?”

        郭强强看了黄毛他们一眼,有些畏缩,周晨摇了摇头,失望是有些失望,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想自己,原来也是这样的性子。

        “走吧,”他对扶着自己的盛通说,“有些遗憾,应该把学校里被欺负过的那些同学,都带过来,让他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没冤没仇的练练胆量也好……”

        后面突然传来清脆的耳光声,回头一看,瘦弱的郭强强,正咬着牙,对着老九左右开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