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生命值在线阅读 - 第28章 这可能不是室上速!

第28章 这可能不是室上速!

        “哎,儿子,其实你考上了研究生,我和你爸也很开心啊。”罗美珍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外面的世道不好啊,医患关系太恶劣了。”

        “隔段时间就爆出一个伤医事件。上个月,京都一个顶级眼科医生的手被人砍了,至今都没恢复,无法拿手术刀。”

        “还有魔都的医生值班睡觉时被患者……唉……”

        “当初你要学医,我和你爸死活不同意,最后还是拗不过你。”

        “别的家长让孩子学医,可能觉得这是个铁饭碗。但是我和你爸身为医护人员,才真正明白这其中的艰辛呐。”

        陆晨沉默了。

        他在临床实习的这段时间,也能感受到医患关系的紧张。

        这不单单是某一方造成的,而是整体大环境所致。

        医患双方互相不信任。

        医生在临床上如履薄冰,患者在医院里天天百度。

        “你从小便有头痛病,要是回平阳市,在我和你爸眼前,我们还能照看你。”罗美珍缓缓说道,“实在不行,咱们还能去辅助科室,不去面对病人和病人家属。”

        陆晨知道因为自己“头痛病”的缘故,父母一直都很担心自己,甚至很少让自己出远门。

        “妈,我知道您和老爸是为了我好。”陆晨笑了笑,握紧了母亲的手,“我留在平阳,肯定能过得很好,有你们的照顾,我不愁吃穿,会很开心。”

        “最后我可能是一个合格的医生,但是一旦遇到了疑难危重的病人,我只能告诉病人,我们这里治不了,转上级医院吧。”

        “这种无力感很不好受,妈,您应该明白这种感受吧。”

        陆晨的声音越来越小。

        他的理想其实很小很小,小到只想做一个小医生。

        但他的理想有时候又很大很大,大到想要做一个好医生。

        “唉,你啊……”罗美珍轻轻叹了口气,反而抓住了陆晨的手,“儿子,你真的想去,我们哪能拦得住你啊。”

        陆晨脸色一欣,抓紧了老妈的双手。

        “妈,你同意啦?”

        罗美珍笑着点点头:“我不会反对,但是你得过你爸那关啊。”

        一想到老爸,陆晨顿时觉得前面还有一道高山需要翻越啊!

        特别是想到老爸还宴请了众宾客……

        “老妈,我就不打扰你值班了。”陆晨道,“我取普外了,去攻克下一座大山。”

        “去吧。”

        罗美珍轻轻摆手,有些无奈,又有几分感叹。

        儿子,终究是长大了。

        ……

        普外科。

        陆文国坐在电脑前,眉头紧皱。

        “这都快二十分钟了,怎么还没复律啊?”

        “陆主任,我看了心内科的会诊意见,董主任说要注意一下钾离子,有时候,低钾也会导致患者的心律失常很难纠正。”

        吴云在一旁翻看着心内科的会诊单。

        “那就五百的盐水加一点五克的钾,缓慢静滴吧。”陆文国沉声道。

        “好的,主任。”吴云又开始下医嘱。

        ……

        “爸,云哥,我给你们还有护士买了奶茶。”

        陆晨笑着地走进医生办公室,手里提着四杯奶茶。

        “谢了。”吴云笑了笑,毫不客气地拿了一杯。

        陆文国瞥了眼陆晨,道:“你要少喝点儿这种东西,我上次看一篇相关报道,一瓶奶茶的能量相当于三瓶可乐,里面的咖啡因、糖分、果糖糖浆、反式脂肪酸全部超标,会让人患糖尿病、高血脂、痛风等代谢疾病的概率增高……”

        吴云刚喝了一口红豆奶茶,又默默地把杯子放下,“主任,你也太煞风景了。”

        陆晨笑着拿出一杯奶茶,插入吸管,递到陆文国桌前。

        “老爸,但是你忽略了另一点啊,喝奶茶能让人感到快乐,心情愉快就能促进体内分泌多巴胺,让我们减轻疲劳、保持活力。”

        “嗯嗯。”

        吴云连忙点头,又拿起奶茶喝了一大口。

        “都是些歪理。”

        陆文国笑骂了一声,还是拿起了奶茶,小小抿了一口。

        “小吴,你去跟护士交代一句,钾不要打快了,不然血管会很疼。”

        吴云点了点,便走出了办公室。

        “爸,刚刚你们那个室上速的病人怎么样了?”陆晨随口问了一句。

        “还没复律,准备静脉补些钾。”

        陆文国想了想,掏出了手机。

        “我还是再和心内科的医生联系一下吧。”

        陆文国很快便拨通了电话。

        “老董啊,就是你刚刚会诊的这个病人,用可达龙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复律?”

        “对对,我就是按照你们的说法,先静推一支,然后缓慢泵两支。”

        “我们也补钾了。行吧,那就只能慢慢观察了。”

        陆文国挂了电话,吴云也从医生办公室外回来了。

        “主任,心内科董主任怎么说的?”

        “老董的意思是,有些患者对可达龙不敏感,可能需要维持一晚上,明天早上再看看复律没。”

        “好,那今晚我就把可达龙续一晚上,就是患者明天如果还没有复律的话,这手术可能又得拖一天。”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个患者急性胆囊炎发作,有手术的指征,但是同时并发了室上速,所以只能先控制心律失常,再行手术治疗。

        ……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

        医生办公室里突然走进了一男一女。

        男的肥头大耳,看样子应该有两百斤左右,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大金链子。

        女的打扮得浓妆艳抹,还没走近,便有一阵刺鼻的香水味扑鼻而来。

        “谁是晚上的值班医生啊?”

        走进医生值班室,胖男人就大声喊道。

        “我是。”吴云站起身,“请问你们是……”

        “噢,我是刚刚送来的这个病人的儿子。”

        胖男人直接拉过来一张凳子,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吴云身前。

        “我想问问为什么还不给我爸做手术啊,他这次胆囊炎发作,刚来的时候不是说要做急诊手术吗?”

        吴云将患者的化验和检查报告全部拿了出来,解释道:“是这样的,你父亲这一次不光是急性胆囊炎,还突发了一种心律失常,现在心率特别快,正常人的心率是60-100次/分,你父亲现在有140-160次/分。”

        “医学的专业术语叫阵发性室上速,我们需要先将心律失常控制住以后,再做手术。”

        “那你们快用药控制啊,都这么久了,我看心率好像一点儿都没降下来。”胖男人语气十分不好地说道,“你们医院如果不行,那我转院,转到江城去。”

        “你别急啊,已经用药了,但是药物生效还要一段时间,你说是吧?”吴云道。

        胖男人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声:“那你给我个准确的时间吧,到底什么时候能做手术?”

        吴云正欲说话,陆文国使了个眼色,制止了他。

        “这位家属,我们只能尽最大的能力,用最好的药,但是具体哪个时间能做手术,还是要靠病人的心律失常是否能控制。”

        “你是……”胖男人看向陆文国。

        “我是普外科副主任。”陆文国淡淡道。

        “啊,原来是主任,主任您贵姓?”胖男人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免贵姓陆。”

        “陆主任,您就帮帮忙,让我爸早点儿做手术吧。”胖男人站起身走到了陆文国身旁,“他这把年龄了,也折腾不起啊!”

        “我已经说了,能否做手术,需要看您父亲的心律失常能否控制。”陆文国耐心地给胖男人又解释了一遍。

        “好,那就听陆主任的。”

        胖男人呵呵一笑,瞥了一眼吴云,然后把陆文国拉到一旁,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信封。

        “主任,您就帮帮忙吧。”

        陆文国表情立刻变得严肃,摆了摆手。

        “你不用搞这一套,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尽心尽力的医治病人。”

        胖男人又把信封往陆文国身前一递,“哎,主任,这么晚了,您加班也辛苦了啊。”

        “说了不用搞这一套。”

        陆文国看着胖男人,一字一句地说道。

        胖男人见陆文国的态度如此坚决,只好笑呵呵地收起了信封。

        “你放心,我们肯定尽最大的努力,控制您父亲的心律失常,然后尽快手术。”

        陆文国见胖男人收起了信封,脸色好看了一些。

        这人一看就不是善茬。

        办公室里全部都是监控,他还当面塞红包,不是蠢就是坏。

        胖男人又问了几句,便和旁边的女人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吴云,今晚就辛苦你了。”

        陆文国拍了拍吴云的肩膀。

        “有空就多去看看那个病人,如果复律了,并且窦性心律能够稳定,就通知二线班,可以急诊手术。”

        “好的,主任。”吴云点了点头。

        “那我和陆晨先回家了。”

        “嗯。”

        陆文国准备叫陆晨一起回家,回头一看。

        却发现他正在专心致志的看那个病人的心电图。

        “你这小子,没见过室上速的心电图吗?”

        陆文国笑呵呵地看着陆晨。

        只见陆晨神情专注,还找了一个圆规在心电图上比划。

        “爸,这可能不是室上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