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生命值在线阅读 - 第29章 砸人饭碗!

第29章 砸人饭碗!

        陆晨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办公室的两人都愣住了。

        “这,这不是室上速?”

        陆文国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他走到陆晨身旁,看着他在心电图上比划中,心中惊疑不定。

        心内科的老董资历很老,从事临床工作大概有三十多年了,经验丰富。

        医院里很多年轻人都是老董带出来的。

        难道老董看不出来的心电图,被自己这个刚刚医学院毕业的儿子看出来了?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吴云却是没有这么多的想法,连忙问道:“小晨,你说这不是室上速,那会是什么啊?”

        陆晨将心电图平铺在电脑桌上,然后抬头看向陆文国和吴云。

        “你们第一眼看这张图,能看出什么?”

        重新研读这张心电图。

        吴云发现自己只能看出来心动过速,QRS波窄的心动过速。

        “我,我不太会看心电图。”吴云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就能看出个窄QRS心动过速。”

        “老爸,您觉得呢?”

        陆文国沉吟了一声:“首先是电轴左偏,然后是窄QRS波心动过速,还有V1导联是rSR’型以及V5、V6导联终末有粗钝S波,这应该是右束支传导阻滞。”

        陆晨笑了笑,给陆文国竖起了大拇指。

        “爸,您还挺厉害的,差不多把这张心电图的内容都说出来了。”

        陆文国却眉头一皱:“小晨,如果只有这些,那心内科董主任的诊断应该是对的,这就是室上速伴右束支传导阻滞。”

        吴云也同样疑惑地看着陆晨,这不就是室上速吗?

        怎么说不是室上速呢?

        陆晨却笑着拿出圆规,“老爸,我在图上比划一下,你就知道了。”

        “您看看心电图中,心房和心室的节律有什么关系?”

        陆文国朝着陆晨指的地方看去。

        心房和心室的节律,似乎是不相关的啊。

        正常心脏的跳动,是窦房结引起心房跳动,心房激动心室跳动。

        心房和心室的节律是有规律而固定的。

        但是这张图中,心房和心室的跳动是完全分离的!

        心房跳自己的,心室跳自己的,两者没有任何关联!

        “这,这是房室分离?”

        陆文国抓起桌上的心电图,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

        “啊?房室分离?”吴云一愣,“房室分离不是最常见于室速、房颤、高度房室传导阻滞的心电图吗?那这图……”

        “嗯,云哥说得对!”陆晨点头笑道,“这就是房室分离,这张图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室速——左后分支型室速。”

        “左后分支型室速起源自左后分支区域,该区域先激动,左前分支和右束支区域后激动,相当于被后两个分支被动阻滞。”

        “因而其心电图上表现为右束支传导阻滞+左前分支传导阻滞。”

        “右束支传导阻滞体现在V1导联的rSR’型和V5、V6导联终末的粗钝S波,左前分支传导阻滞表现为电轴左偏,这两大特征构成了左室特发性室速最显著的特点。”

        “所以呢,左后分支室速很容易和阵发性室上速伴右束支传导阻滞弄混淆。”

        医学各个专业的壁垒极深,各个内科专业之间的都不太了解,更何况是内科和外科。

        陆文国和吴云完全都没听说过这种“左后分支型室速”。

        虽然不明白陆晨在说什么,但是陆文国有种直觉,他大概率上是对的。

        因为在这份心电图中,他的确发现有房室分离的表现。

        “小晨,室速是恶性的心律失常,一般人室速持续这么长时间,人早该不行了吧。”吴云疑惑道,“不过我们这个病人状态稳定,只是感觉有些心慌,血流动力学都是稳定的,不太像是室速啊!”

        陆晨笑着解释道:“因为这种左后分支型室速是一种良性室速,常见于身体健康的男性。”

        吴云此时像一个充满求知欲的学生,“那这种室速应该怎么治疗?”

        陆晨拿起桌上的奶茶,大口喝了一口。

        “这种左后分支室速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维拉帕米敏感性室速。顾名思义,维拉帕米可以终止其发作。”

        陆文国和吴云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能看到各自眼里的诧异。

        陆晨说起来头头是道,句句在理,不得不让人信服啊!

        这还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医学生吗?

        “老爸,您可别用这种诧异的眼神看着我。”陆晨耸了耸肩膀道,“我在江城市中心医院心内科实习的时候,碰到了好几例这种患者,其中有一例也被当成了室上速,最后因为射频消融没成功才发现的。”

        吴云在一旁笑了笑,“小晨,心电图可不是看一遍就会的啊,你这肯定也下了不少功夫啊。”

        此时陆文国差不多已经相信了陆晨的诊断。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给心内科的老董打了电话。

        老董正在值班室躺着刷抖音,看见是陆文国的来电,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哎,这些搞外科的就是太紧张了,不就是一个室上速吗?这都打几个电话了。”

        老董坐起身,清了清嗓子,接通电话。

        “喂,老陆啊,你那个病人还没复律?”

        “还没有。”

        “哎哟,老陆啊,你别太紧张了啊,我们科室很多病人室上速持续大半天的都有,把可达龙用上,心率慢慢会降下来的。”

        陆文国拿着手机,回想起刚刚陆晨的话,“老董啊,你说这个病人会不会不是室上速啊?”

        “怎么会呢,我看了心电图啊。”老董笑了笑,“室上速伴右束支传导阻滞,准没错的,我打包票。”

        陆文国顿了顿,缓缓说道:“老董,那我提出个别的诊断意见啊,你别介意。”

        “没事,你说。”老董觉得有些好笑,一个外科医生还能分析这种心电图?

        “你说这心电图有没有左后分支型室速的可能?”

        “啊?什么?”老董神情一愣,“左后分支型室速?”

        “是啊。”

        电话两边,突然都安静可下来。

        似乎只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陆文国在等待着老董的回话。

        老董的脑海里却是在回忆起“左后分支型室速”的心电图特点。

        半晌,老董才道:“老陆,你把心电图发到我微信上,我再看看,等会儿给你回复。”

        “好。”

        挂了电话,吴云立刻凑上前:“陆主任,董主任怎么说啊?”

        “让我把图再发给他,他再看看。”

        陆文国很快便将心电图通过微信发给了老董。

        过了大概两分钟。

        陆文国便收到了老董的微信消息。

        “我靠,老陆,你啥时候学会看心电图了?!你这是要砸我饭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