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生命值在线阅读 - 第32章 额头的伤痕

第32章 额头的伤痕

        他早已不是那个遇到危险,就躲在父母身后的小男孩。

        他长大了,有自己的梦想,有自己担当和责任。

        陆文国眼神温柔地看着自己儿子。

        是啊,他应该为儿子感到高兴和骄傲。

        而不是成为他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陆文国抬起手,拍了拍陆晨的肩膀,又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没有任何言语,只有眼神的对视。

        陆晨似乎也感受到了父亲情绪的变化。

        他笑了笑,反手握住了陆文国的手掌。

        父与子的情感交流,往往不太需要太多的言语。

        两个男人之间的情感共鸣也在那一瞬间。

        陆晨知道,老爸已经转变了想法,答应了自己前往京华医科大学。

        现在翻越了这座大山,未来应该就是星辰大海。

        ……

        距离京华医科大学开学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前阵子考研加上复试,耗费了太多的精力。

        这段时间,陆晨在家以休养生息为主。

        每天睡到自然醒。

        陆文国和罗美珍都去上班了,陆晨便自己煮个面或者点个外卖。

        下午偶尔去附近的公园散步,去图书馆看书,晚上前往平阳湖畔乘凉,然后散步回家。

        这么悠闲的日子,恐怕也不多了。

        期间,陆晨还看了爸妈头上的颜色,两个都是绿色。

        都是健康的颜色。

        这大概也是因为医院每年都体检,两人又都是医护人员,一旦身体出现什么小问题,立刻就处理了。

        而且基层医院并没有那些三甲医院忙碌,两人都要数科室资历比较老的,工作强度并不高。

        ……

        这一天早上,陆晨在睡梦中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迷迷糊糊之中,他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喂……”

        “我去,晨儿,你该不会还在睡觉吧?!现在都几点了!”

        是自己死党周伟的声音。

        陆晨朦朦胧胧睁开眼,看了眼手机。

        “这不是才刚九点半吗?还早啊……”

        “早个屁啊!我都上了一个半小时的班了!”

        陆晨打着哈欠:“上班?你怎么这么早就开始上班了?”

        “哎,是我导师的要求,要求六月份就入科!”周伟无奈道。

        “那你导师挺狠的,九月份开学,居然让你提前三个月入科。”

        陆晨爬起床,将床头的窗帘打开,一束阳台照在他的脸上,让他有些打不开眼睛。

        周伟叹了口气:“是啊,我来了这里才知道,我导师人称周扒皮,对学生又严格、又吝啬。”

        听着周伟对导师的吐槽,陆晨忍不住打断道:“伟哥,你今天找我啥事儿啊?不是专门来跟我吐槽你导师的吧。”

        “哎哟,差点儿忘了正事。”周伟一拍脑袋,“晨儿,你最后调剂去了哪个学校?”

        “京华医科大学啊。”

        陆晨笑了笑,然后低头看了眼书桌上的日历,今天是七月二十号,还有十天他就要动身去京华了。

        “卧槽,你调剂到了京华?”

        周伟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十分贝!

        “是啊,你这么惊讶干啥?”陆晨疑惑道。

        “因为我也考到了京华医科大学啊!”周伟大声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报考的就是京华医科大学!”

        陆晨尴尬地笑了笑,“是吗?不好意思,我忘了……”

        当时陆晨一直在准备着自己的复试和调剂,还真忘记了周伟的情况。

        周伟没好气地说道:“今天学校群里发了一个全体研究生的信息表,我看见了一个叫陆晨的,专业是心内科,本科也是江城大学的,当时就怀疑这人是你!”

        “不过这样也好,咱们江城大学二帅又双贱合璧了。”

        陆晨:“……”

        “晨儿,你什么时候来学校?”

        “八月一号入科,我准备七月三十就动身。”

        “行啊,三十号到了联系我,为你接风洗尘哈。”

        挂了电话,陆晨不禁莞尔一笑。

        除了寝室室友,周伟要算他大学里最好的朋友。

        不过周伟报考的是妇产科。

        嗯,就是妇产科男医生。

        心里隐隐有些期待,看到他在科室工作的样子啊!

        ……

        七月三十号很快就到了。

        一大早,陆文国和罗美珍就起床给陆晨准备早餐。

        “爸妈,不用麻烦了,我就简单吃点儿。”

        陆晨搬出行李箱,整装待发。

        “马上就好了。”

        不一会儿,罗美珍就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正面盖着一个鸡蛋,里面藏着一个。

        “儿子,快点儿吃。”

        “嗯,谢谢老妈。”陆晨笑了笑,开始大口吃面。

        陆文国和罗美珍在一旁静静看着陆晨吃饭,眼里含着尽是不舍。

        “老妈,你的手艺越来越好啦。”陆晨大口嚼着牛肉,“爸妈,你们也吃,不要光看着我啊。”

        “你先吃,把你送到车站后,我们回来再吃。”罗美珍笑了笑。

        ……

        吃饱喝足,陆晨上路了。

        平阳市没有直达京华的火车,陆晨先是坐城铁来到了江城,然后在江城转车坐上前往京华的动车。

        大概八个小时的车程,陆晨在下午六点到达了京华。

        现在学校后勤部门已经下了班,陆晨只能先在医院附近的宾馆对付一晚上,明天再来找后勤安排寝室。

        把行李箱放在安置在宾馆,陆晨便掏出手机联系周伟。

        “嗯?怎么不接电话?”

        电话通了,但是迟迟没有人接听。

        “不是说给我接风洗尘吗,这货难道忘了?”

        就在电话马上就要自动挂断时,“叮”的一声,通了。

        “伟哥,我到了,你在哪儿啊?”

        电话那边传来周伟有些疲惫的声音:“我在科室,还没下班呢。”

        陆晨低头看了眼手表,“这都六点半了啊,你不是五点半下班吗?”

        “今天加班。”周伟叹了口气,“晨儿,我估计还要很久,要不明天再给你接风吧。”

        “哎,没事儿,你晚上应该也没吃吗?”陆晨笑了笑,“我等你一起。”

        “那,那好吧,那我下了班给你打电话。”

        周伟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

        陆晨没有多想什么,挂了电话,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便直接去妇产科找周伟。

        妇产科在第二住院部,分为妇科病区和产科病区。

        陆晨按照医院里的路标,找到了第二住院部。

        还没走近妇产科病房,陆晨便看到一个人影半蹲在楼梯口的尽头。

        他眉头皱了皱,慢慢走上前。

        “周伟?”

        因为是晚上的缘故,光线并不好,陆晨没能完全看清人影的模样。

        人影听到声音,微微一愣,站起身,转过头。

        “晨儿,你怎么来了?”

        果真是周伟。

        “我还要问你呢,蹲在这儿干啥?”

        “出来透透气,科室里太闷了。”周伟笑了笑。

        陆晨见他一直把后手背在身后,心生疑惑,而余光不小心瞥见地面的香烟灰烬。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陆晨皱眉道。

        “我记得你以前不抽烟。”

        “没,我就抽着玩儿。”

        周伟的脸上露出一丝很不自然的笑容。

        他将右手的香烟熄灭,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晨感觉出周伟的不对劲儿。

        他平时天生的一个欢乐派,那么逗比的一个人,怎么学着抽烟,又这么忧郁了?

        “真的没什么。”

        周伟十分勉强的扯出一丝笑容。

        “伟哥,以我俩的关系,你都不能跟我说?”

        周伟低下头,沉默了片刻。

        然后撩起了自己额头的发梢。

        陆晨抬头看去,一条长约三厘米的乌黑色的伤疤静静地躺在周伟的前额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