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生命值在线阅读 - 第34章 人在医院,不能奔跑!

第34章 人在医院,不能奔跑!

        来到科室,正好七点。

        这一次陆晨戴着胸牌,上面写着“心内科研究生”。

        心内八区的保安大叔看了一眼,就直接放行了。

        “小伙儿,你来得挺早啊。”

        保安大叔拿着一个玻璃杯,坐在八区的门口,笑呵呵地对陆晨道。

        “叔,我今天第一天来科室,啥都不懂,就来早点儿。”陆晨笑了笑,很有礼貌地回了一句。

        千万不要小看这种省级三甲医院的保安,这种职位悠闲,工资还不低,他们保不准是哪个大领导的亲属。

        “那你也太早了,除了夜班医生,其他人应该都没到。”保安大叔眯着眼笑道。

        “呵呵。”陆晨朝大叔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心内八区。

        病房走廊里十分寂静,偶尔有两三个病人在外面溜达。

        陆晨简单地在病房饶了一圈,熟悉了科室各个病房和换药室、值班室的位置。

        虽说上次因为来心内八区找李瑶导师签字,他已经在科室溜达了一圈,但也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看。

        接下来,这心内八区要算陆晨的大本营了,他得尽快熟悉周围的环境。

        来到护士站。

        陆晨并没有看到护士,应该是在病房处理各种琐事。

        护士有一块巨大的屏幕,上面显示着所有病人的床位号和信息。

        不同护理级别的病人也按照不同颜色区分。

        二级和三级护理的病人,都是绿色。

        一级护理以及病重、病危的病人,都是红色的。

        陆晨大概扫视了一眼,整个心内八区大概有七十多张床位,大部分都是二级或者一级护理的病人,极少数是三级护理的病人。

        护士台的对面便是医生办公室。

        透过透明的墙壁玻璃,陆晨看到现在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医生正在电脑前飞速敲击着键盘。

        看她这噼里啪啦的手速,陆晨有些咂舌,真的快!

        走进医生办公室,陆晨轻轻敲了敲门。

        女医生头都没回,喊了一句。

        “请进。”

        陆晨手中拿着白大褂,走到女医生的身旁。

        “老师您好,我是今天刚入科的研究生。”

        女医生愣了愣,停下敲击键盘的动作,迅速回头看向陆晨。

        “你是哪个老师的研究生?”

        女医生戴着口罩,留着长长的刘海,细细的眉毛,鼻梁上挂着一副紫框眼镜。

        “李瑶老师。”

        陆晨微笑着回答道。

        话音刚落,陆晨明显看到女医生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随后他便听到了一声惊喜的喊声。

        “师弟,你终于来了啊!”

        啥情况?

        师弟?

        陆晨眨了眨眼睛,看着一脸欣喜的女医生,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师,您这是……”陆晨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女医生连忙摆了摆手:“哎,别叫我老师,我也是李瑶老师的学生,毕业以后就留在了心内八区工作。我叫孙果果,叫我师姐就行了。”

        “果果师姐好,我叫陆晨。”

        陆晨也很高兴,早上第一个碰到的人就是自己同门的师姐。

        这可是亲师姐!

        像京华二院这种大型三甲医院,里面的派系观念极深。

        每年超过80%的新员工都是京华自己培养的研究生,极少数是其他更顶级医学院的学生。

        就拿心内科来说,各个病区和医生之间都有错综复杂的关系。

        像大主任曹志颖,他当导师这么多年,他所带的学生,不少毕业以后就进入到心内科各个科室,这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关系网。

        这种关系网有利有弊,外人很难破入,有利于团结,不过一旦内部领导出现问题,就很难及时发现并且更正。

        所以在大医院生存,第一步就是找到自己的小集体。

        当陆晨选择李瑶导师时,他就被绑定在了“李瑶”这驾马车之上。

        “陆师弟,你可算来了啊!”

        孙果果轻轻叹了口气。

        “最近我们组特别忙,每天加班都要加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去。”

        “你这一来,就能缓解了我们一部分的压力啊。”

        有句老话讲得好,在医院,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

        在内科系统,男医生相对减少,大部分都是女医生。

        即便是心内这种介入占了很大部分的科室,女生的比例通常也会比男生高一些。

        “师弟,咱老师很多年没有招男学生了,你应该是这几年唯一一个男生。”孙果果哈哈一笑,“组里有个男生,干事儿就方便多了。”

        看着果果师姐充满了“霸占欲”的眼神。

        陆晨身子一颤,怎么有种自己被盯上的感觉?

        “果果师姐,咱们老师今年应该还有另外两个学生吧。”

        陆晨觉得自己得赶紧把江清妍和另外一个同门拖下水。

        “你是说江师妹和柯师妹吗?”孙果果道,“她俩在六月份就入科了,已经在科室干了两个月的活儿。”

        陆晨诧异道:“果果师姐,咱老师说的是八月份入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孙果果笑了笑。

        “每年这个时候,老一届的学生都毕业了,新一届的学生都没来,所以科室处于一个用人的空档期。”

        “所以我就提前让江师妹和柯师妹入科了,她们都是本省的,比较方便。陆师弟你是外省的,就没通知你。”

        “不过你现在来了,可要好好在科里干活了噢。”

        陆晨感觉果果师姐对自己还是挺好的,因为自己外省人的身份,没有让自己提前来。

        身在妇产科的周伟就不同了,他也是外省的,不过照样在六月份就入科了。

        “我先带你去值班室,你把白大褂换上。”

        跟着孙果果来到医生值班室。

        这里的空间很不大,有一个上下铺的床,两排储物柜,每个柜子上面写着各个老师的名字。

        “师弟,科里人多,柜子不太够,你就把自己的包放在这里吧。”

        孙果果指了指最上排的储物柜,

        这个柜子的门是开着的,里面已经放了几本书和资料表。

        看来是平时放一些杂物用的。

        换上白大褂,将听诊器横挂在脖子上,把自己的手表时间和科室的时间校对准。

        “孙医生!”

        “孙医生!”

        “10床,10床又发病了!”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喊声。

        孙果果原来还在笑着和陆晨说话,听到叫喊声,脸色一变,立刻推开门,朝外跑去!

        医院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在科室,医生和护士不能随便跑,甚至是加快自己走路的步伐都不行!

        因为一旦医生和护士跑了起来,那就意味着一件事的发生。

        那边是抢救!

        陆晨脸色一黑,连忙着孙果果后面跑了出去。

        自己就这么衰啊?

        第一天到科室,屁股还没坐热,就碰到了抢救。

        他这个系统不会自带“脸黑”机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