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1章 我家果然穷

第1章 我家果然穷

        黄昏,学前班老旧的电风扇吱呀、吱呀地叫着。

        教室门口,小朋友蹦蹦跳跳走出去,牵着家长的手离开。

        离开的小朋友将木椅子整整齐齐地扣在桌上,后排还剩下几个小朋友的家长,还没有过来。

        教室里的小朋友越来越少,陆粥粥毫不着急,拿着水彩笔,在纸上画了一朵金色的玫瑰。

        同桌小女孩蒋清霖将偷偷买的明星头像贴纸抠下来,一张张贴在拼音书的封面。

        “肥粥,这个给你。”小姑娘凑过来,将其中一张明星贴纸粘在了陆粥粥的田字格本上。

        陆粥粥看了眼明星贴纸,好奇地问:“这是谁呀?”

        “我的偶像,陆怀柔。”

        “陆怀柔是谁呀?”

        “一个超级好看的哥哥,唱歌跳舞一级棒,还有演了很多古装电视剧。”蒋清霖如数家珍地向她介绍道:“我妈妈说,她从小看他的电视剧长大,我妈妈也超级喜欢他。”

        “你妈妈看他的电视剧长大。”陆粥粥掰着手指头计算着:“他现在比你妈妈年龄还大吧,不应该叫哥哥,应该叫爷爷啦。”

        蒋清霖知道陆粥粥算术一直很好,她撇撇嘴,指着贴纸道:“年龄不重要嘛!你看他的脸,哪里像爷爷,明明就是哥哥啦。”

        陆粥粥眨眨眼睛,望着贴纸上的男人,他看起来是真的很年轻,模样英俊,看着似乎比她的帅老爸……还好看很多!

        蒋清霖小同学大方地说:“好了,我把我的偶像送给你,以后怀柔哥哥也是你的哥哥了!”

        “呃,我的偶像是爱因斯坦……”

        “一个老爷爷有什么好当偶像的呀!”

        “因为他很厉害呀,他的相对论……”

        话音未落,门外一个漂亮的女人对蒋清霖招了招手。

        “哎呀,不跟你说了,我妈妈来接我了。”

        “拜拜,明天见。”

        蒋清霖走后,陆粥粥尝试着将贴纸从本子上撕下来,不过本子脆薄,很容易被撕坏。

        陆粥粥叹了一口气,只好让这个陆什么的“偶像”,躺在她的本子上,和本子上印的爱因斯坦的头像,紧紧贴在一起。

        门口,班主任陈老师低头看了看手表的时间,现在距离放学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陆粥粥的父母,还没有过来。

        她走到后排小姑娘的座位边,笑着问道:“陆粥粥,今天是爸爸还是妈妈来接你呀?”

        陆粥粥放下水彩笔,看着老师,糯糯地回答道:“唔,我不知道。”

        陈老师又问道:“那你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呢?”

        “爸爸在让大家买买买,妈妈在唱歌跳舞比心和谢谢大飞机、大游艇。”

        陈老师听着小姑娘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话,琢磨了半晌,恍然明白:“粥粥的爸爸妈妈,是网络主播吧?”

        “陈老师,什么是网络主播呀?”同桌的女孩子好奇地问。

        “我知道!网络主播就是不工作,只知道在家里玩电脑的人!我妈妈说,这些人还骗钱讨赏,我哥就让他们骗了好几万!”

        另一个女孩的话,引起了周围小朋友的低声议论。

        陈老师连忙解释道:“网络主播也是正常的工作,只不过工作方式不一样比较前卫新潮,但也是自食其力的职业,不应该被歧视。”

        同学们认真地点了点头。

        陈老师望向陆粥粥,发现小姑娘正感激地冲她微笑。

        小姑娘今年不到六岁,扎着两个小羊角辫儿,脸颊白嫩嫩,透着几分憨态可掬的婴儿肥,笑起来嘴角绽开两颗甜酒窝,可爱极了。

        刚刚大学毕业的陈老师,每次看陆粥粥,都会冒出想生女儿的强烈愿望。

        一定要生个像陆粥粥这样可爱的小团子!!

        这个时期,应该是女孩子最可爱的时期,要是换了她,这样的小仙女宝贝儿,肯定放在手掌心呵着宠着……怎么还丢在学校呢,真是心大啊!

        说话间,又有几个小朋友被爸妈接走了,陈老师走到教室外,给陆粥粥的爸爸打电话。

        她爸是个商业主播,正在直播间涂涂抹抹,直播带货,忙得电话都没空接,说助理正在赶来接孩子的路上。

        陈老师关了教室灯,对陆粥粥道:“粥粥,接你的叔叔马上就来了,我们去校门口等吧。”

        “好哆,陈老师。”

        陆粥粥背起了她的哆啦a梦小书包,牵着陈老师的手,走到校门口。

        “陆粥粥真可怜,没有爸爸妈妈接!”

        陆粥粥回头,看到同学宁融儿牵着妈妈的手,站在奔驰车边,正冲她划眼皮扮鬼脸。

        刚刚教室里说网络主播骗钱的女孩,也正是宁融儿。

        “没有爸爸妈妈接!陆粥粥可怜、可怜、真可怜!”

        陆粥粥说:“你也很可怜啊。”

        “我怎么可怜啦?”

        “你肩上的大鸟毛都快掉光了,光秃秃的,真的很可怜。”

        “你在胡说什么呀!”

        “我没有胡说。”陆粥粥真诚地说道:“你要小心一些哦,大鸟要是不开心的话,你也会遇到不好的事。”

        “莫名其妙!”宁融儿骄傲地别过了头,才不理会陆粥粥这个没爸妈的小孩。

        陆粥粥耸耸肩,也不理她了。

        她从小就和普通的小朋友不同,她眼中的世界,是一个五彩斑斓的生灵世界,因此,她能够看到人背后的动物属性。

        比如宁融儿,她的肩膀上立着一只抖擞的花孔雀,所以宁融儿平时在班里,总是趾高气昂地说话。

        这只花孔雀,就是宁融儿的动物属性。

        陈老师的动物属性是和蔼可亲的芦花鸡,所以平时陈老师总是护着他们,对小朋友们耐心又温柔。

        而这些动物属性,决定了他们的性格。

        同样,这些动物属性的状态,是和他们的人品、性格直接相关的。

        比如宁融儿在班级里一直很傲慢,富裕家庭的优越感十足,经常让同学们难堪。久而久之,陆粥粥看到她肩上的花孔雀开始打蔫儿了。

        这意味着,她即将遭遇坏事。

        宁融儿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衰运,自顾自地念叨着:“哼,我才不可怜,我家有大车车!陆粥粥才可怜,没爸妈的小孩,没人要的小孩……”

        然而,话音未落,“哐”的一声响,一辆车从后面追上来,直直地撞在了宁融儿家的奔驰车上,车尾整个都被撞得变了形。

        宁融儿妈妈尖叫起来:“你没长眼睛啊!怎么开车的!你把我的车撞坏了,我这车八十万!你赔得起吗!”

        宁融儿看着自己家的大车被撞出一个深深地凹坑,虽然她完全没有八十万的概念,但还是气闷得直跺脚,回头看了眼陆粥粥。

        陆粥粥对她摊了摊手。

        “妈妈!是陆粥粥咒我们的!一定是!”宁融儿气呼呼地说:“她刚刚诅咒我们了!陆粥粥是坏蛋!”

        陈老师十分生气地说:“宁融儿!小朋友不可以迷信,更不可以这样说同学!”

        宁融儿的母亲自然是十分尊敬老师的,连忙拉着宁融儿向陆粥粥道歉。

        宁融儿哭哭啼啼地向陆粥粥说了一声对不起。

        “没关系。”陆粥粥不想和她计较……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驶来,停在了校门口。

        助理叔叔从车上下来,打开了车门:“不好意思,老师,今天老板接大单,实在太忙,路上又堵车,来晚了。”

        陈老师心里略有不满:“请转告你的老板:家长不管多忙,孩子总归要放在第一位的,这是作为父母不可推卸的责任。”

        陆粥粥第一次见到陈老师这么严肃的样子,即便是同学们做错了题,陈老师都不会这样生气。

        她看到她肩膀上的芦花鸡,抖擞精神,做出了战斗的姿态:“你现在带她去哪里?”

        助理叔叔如实回答道:“去老板的工作室。”

        “为什么不直接回家?”

        “老板在忙直播,家里没有人。”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这孩子今年还不到六岁!太过分了吧!”

        陆粥粥连忙牵了牵陈老师的手,说道:“我们家很穷,如果爸爸不赚钱,粥粥就吃不起肯德基全家桶了,陈老师不要怪爸爸,爸爸也很辛苦。”

        小姑娘糯糯的手牵着她,陈老师心都要化了,这么善解人意的小姑娘,想让人不心疼都难了。

        然而陈老师一抬头,便看到眼前这辆轿车的品牌,少说四百万起步的宾利车。

        小丫头还在担心吃不起肯德基全家桶???……

        小丫头对穷富其实并没有什么概念,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班级里那些有钱家庭的小孩,每天都能换一套新衣服不重样,她没有这么多新衣服,甚至她还不如蒋清霖衣服多。

        更不要说他们带到学校来的小玩具、游戏机、ipad了,所以她真的以为他们家很穷,比单亲的蒋清霖家里更穷。

        陆粥粥对生活没有过多的奢望,虽然也羡慕小朋友有那么多好看的新衣服,但是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周末能吃上一顿肯德基全家桶,就开心啦!

        老爸的工作室位于市区商业中的一栋百来平米的loft公寓中,粥粥一进门,好些个叔叔阿姨姐姐全都围了过来——

        “粥粥来啦!”

        “小宝贝儿,快进来吃零食。”……

        粥粥被大伙儿簇拥着,坐到了松软的沙发上,他们将五花八门的零食摆在了粥粥面前。

        他们知道,粥粥小姑娘金口玉言,每次都能让他们趋吉避凶,所以她可是工作室最受欢迎的小团宠,人气比她爸爸还要高——

        “粥粥,帮我看看,我今天买彩票能中吗。”

        “粥粥,我最近运气不太好,你看我是不是招小人了。”

        “你们别围着粥粥了。”助理叔叔走过来,驱散了这些年轻的哥哥姐姐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姐姐们捏捏粥粥的小脸蛋,在她面前的茶几上留下了好多零食。

        助理叔叔将粥粥带到了隔间的办公桌边,拍拍她的脑袋,说道:“粥粥,叔叔的办公桌留给你写作业,别搭理他们,你爸爸忙完直播,就带你回家。”

        “好哆,谢谢叔叔。”

        “饿了吧,你要吃什么,叔叔去给你买。”

        “唔,不用了,叔叔,我现在不饿。”

        “饿了告诉叔叔。”

        “嗯!”

        助理叔叔是很好的人。

        粥粥看着助理叔叔肩膀上的袋鼠打了个呵欠,于是她伸出指尖,轻轻碰了碰它的鼻尖。

        袋鼠感受到粥粥的触碰,立刻心情愉悦、精神抖擞起来,蹭了蹭粥粥的手指头。

        粥粥小声地对它说:“不可以打瞌睡哟!”

        袋鼠听话地点点头。

        如果生灵打瞌睡的话,主人也会遭遇坏运气。

        这时,助理叔叔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走到阳台边接了电话——

        “什么!脱离危险了!母女平安!啊!真是太好了啊!我现在马上过来!”

        助理叔叔放下电话,喜形于色:“我老婆生了!生了个女儿!”

        周围人连忙向他道喜,陆粥粥也说道:“恭喜叔叔啦!”

        他感动得热泪盈眶:“谢谢粥粥!”

        粥粥看着他肩膀上精神抖擞的袋鼠,袋鼠的口袋里,还冒出了一只小袋鼠的脑袋。

        真好呀……

        “人间极品,珍馐美味!简直不要太好吃了吧!”

        陆粥粥听到老爸的直播间里传来了无比夸张的“啧啧”声,她跳下办公椅,走到直播间门前,探头探脑朝里面观望——

        老爸剥开了一枚大蒜,蒜的颜色竟然是黑色的。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就是这款抗氧化的保健食品,它对糖尿病、高血压都有很好的功效哦!味道酸酸甜甜,好吃!买它!”

        他将黑蒜放进嘴里,闭眼咀嚼,表情满是吃到人间美味的幸福感。

        陆粥粥看到茶几上有几颗拆开的蒜瓣,她好奇地捡起一颗,剥开了蒜皮,露出里面黑乎乎的蒜肉。

        真的好吃吗?

        陆粥粥试探性地将蒜肉喂到嘴边,还没吃,就被强烈刺鼻的气味熏得瘫倒在沙发上。

        “呕~~~”

        她干呕了好一阵子,才算缓过神来。

        有小姐姐见她这么难受,赶紧走过来询问情况:“小祖宗,你可别吃了,这东西……我吃一次吐一次。”

        “姐姐,这个是什么呀?”

        “黑蒜,我们接的商单,要把这东西卖出去。”

        “这个多少钱呀?”

        小姐姐耸耸肩:“兴许成本也就几毛钱吧。”

        陆粥粥看着老爸脸上满满的幸福感,有心说老爸也太可怜了吧,为了赚几毛钱,要吃这么恶心的食物。

        呜,她家果然很穷……

        晚上十点,老爸的直播结束,走到沙发边,看到睡着的粥粥,于是脱下了西装,盖在她的身上。

        他低声问身边的工作人员:“她妈还没来接她?”

        “打过电话了,那边说今晚要带粉丝通宵游戏,不空。”

        老爸翻了个白眼,走到窗边,拿着手机打电话——

        “今天该你去接粥粥!”

        粥粥妈:“我很忙,在打游戏。”

        “什么!打游戏是理由吗!你怎么当妈的!”

        粥粥妈:“女儿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我这边都忙到十点了!晚饭都还没吃呢!你别太过份了!”……

        粥粥被吵醒了过来,看着老爸站在落地窗边,气急败坏的样子——

        “那你说怎么办?”

        粥粥妈:“还能怎么办,我们都忙,送到你爸妈那儿去呗!”

        老爸话语一滞:“你疯了吧!”

        粥粥妈:“让爷爷奶奶带孩子,不是天经地义吗。”

        “我……我妈早走了。”

        粥粥妈:“那你爸呢!总好好的吧!”

        一提到自己家里的那位……老爸脸色立刻变得惨白无比。

        他已经很多年都没跟家里那位暴脾气的祖宗联系过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未婚生了一个女儿。

        这要是贸贸然把小姑娘送过去……

        老爸哆嗦了一下。

        腿打断,算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