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2章 去爷爷家

第2章 去爷爷家

        为了补偿没有照顾好女儿的愧疚,周末,老爸陆随意带着陆粥粥去了游乐场。

        陆粥粥一蹦一跳地走在路上,今天穿了一件白t牛仔背带裤,戴着明艳的小黄帽,耳边扎着两个小翘辫,看上去仿佛出外郊游一般,开心极了。

        她趴在旋转木马外面的围栏边,兴奋地看着上下跳跃的旋转木马——

        “爸爸,我要玩这个!”

        “咦,爸爸?”

        陆粥粥回头,见老爸正拿着手机,在休息驿站讲电话。

        老爸打扮得很时尚,粉色时尚墨镜戴在额头上,潮牌的花衬衣配短裤,阳光又英俊。

        路过的女孩子看到他,还以为他是大学生呢。

        陆粥粥撇撇嘴,有些不开心,老爸明明都说好今天陪她玩的,结果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讲电话。

        不过,想到昨晚的黑蒜,陆粥粥还是决定原谅老爸。

        毕竟……老爸为了养她,也是很拼的。

        她独自走到肯德基甜品店外,对店员小姐姐说:“姐姐,我要一个甜筒。”

        “好的,小朋友,十二块钱。”

        陆粥粥打开了自己腰间的斜跨小熊编织袋,翻找了半晌,皱着眉头说:“姐姐,我好像没有钱。”

        “啊,甜筒已经做好了,这可怎么办呢。”

        粥粥紧皱着小眉头,从包里摸出一张黑色的卡:“我只有这个,姐姐,这个能用吗。”

        店员小姐姐接过卡看了看,这是商行的vip黑信卡,至少百万的额度,一般人根本申请不到。

        而类似的卡片,陆粥粥的小口袋里还有好几张。

        店员小姐姐脸色微变:“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张信用卡?”

        “我们家很穷,我爸一天工作只能赚几毛钱,我只有这个。”

        店员小姐姐一脸懵,家里很穷的小姑娘,兜里揣着好几张百万的信用卡?

        陆粥粥担忧地问:“我能用这个换甜筒吗?”

        “呃,可以的。”

        幸好甜品站有刷卡机,店员小姐姐接过了信用卡,给陆粥粥刷了单。

        店员看着小姑娘的模样,不过五六岁的样子,家长是多么心大,才会在她身上放这么多张信用卡啊!到底会不会当父母啊!

        “小朋友,卡片可要收好了,千万不要弄丢了,也不要随便给别人哦!”

        “嗯嗯!谢谢姐姐。”

        陆粥粥坐在花园椅上,幸福地舔着奶油甜筒。

        身边有两个年轻靓丽的小姐姐,热火朝天地议论着——

        “陆怀柔又打记者了?”

        “这次是狗仔,哎,我家哥哥这暴脾气……”

        “他要是能收敛脾气,也不至于满身黑料啊。”

        “你懂什么,这叫真性情。”

        “好好好,真性情,隔三差五上热搜,不是打架就是怼明星、怼制作、怼代言,怎么还没凉呢。”

        “凉是不可能凉的,不过有一说一,如果哥哥能收敛脾气,少些黑料,兴许事业还能更上一层楼!”……

        陆粥粥听见“陆怀柔”这个名字,觉得有点耳熟,却又不记得在哪里听到过。

        老爸陆随意终于讲完了电话,回到陆粥粥身边——

        “呃,粥粥,真是不好意思啊……”

        粥粥舔着甜筒,问道:“我们要回去了吗?”

        “爸爸工作上有点事儿,真是对不起,等爸爸出差回来,带你去坐摩天轮!”

        粥粥掰着腻腻的手指,说道:“这是爸爸第五十三次说要带我坐摩天轮。”

        陆随意更是满脸愧疚:“下次,下次一定!”

        “这是爸爸第两百二十五次说下次。”

        “知道你记忆力好,算数更好,但是……杠我很好玩吗!”

        粥粥学着大人模样,叹息一声:“做不到就不要答应人家嘛。”

        陆随意歉疚地说:“想妈妈了吧,我送你去妈妈那里住几天。”

        “爸爸又要出差了吗?”

        “对啊,要去上海,这几天让妈妈照顾你,等爸爸一回来,就来接粥粥。”

        陆粥粥无奈地说:“好吧。”

        陆随意给粥粥妈打了电话,不过得到的答复却是:“我去成都了。”

        “你去成都干什么!”

        粥粥妈:“参加网红大会。”

        “我靠!有没有搞错,你算哪门子网红啊!”

        粥粥妈:“喂!陆随意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比你有排面好吗!不然人家请我也不请你!”

        陆粥粥终于吃完了手里的冰淇淋,舔舔嘴,望向老爸。

        老爸挂掉了电话,叹了一口气,跟陆粥粥面面相觑。

        陆粥粥问道:“我……还要去妈妈家吗?”

        “不去妈妈家了。”

        “那爸爸还出差吗?”

        陆随意捏着拳头,纠结了许久,终于仿佛是痛下决心一般,端着粥粥的肩膀,严肃地告诉她——

        “粥粥,这么长时间以来,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了,你做好心理准备,其实……”

        粥粥立刻端正身板,看着他:“其实我不是你亲生的?”

        “不。”

        陆随意神秘兮兮地说:“其实,你还有个爷爷。”

        陆粥粥:???

        有爷爷是什么惊天大秘密吗!

        *

        宾利车上,陆粥粥时不时地偷看驾驶位的老爸,他似乎很紧张,鬓间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陆粥粥摸了摸自己胀鼓鼓的哆啦a梦小书包,里面装的是她的衣裳和用品。

        “爸爸,我们现在是去爷爷家吗?”

        “是啊,暂时去爷爷家住几天,等爸出差回来,马上来接你!”

        粥粥好奇地问:“为什么爷爷从没来看过粥粥呢?”

        “呃……”

        陆随意摸摸鼻子,心虚说:“因为他压根不知道你的存在。”

        要是知道了,老子还有命活?

        陆粥粥不解地看着他。

        “粥粥,爸爸和爷爷的关系,不是很好,所以……我们之间交流很少,你明白吗?”

        陆粥粥茫然地摇了摇头:“爷爷不喜欢爸爸吗?”

        “呃……大人和孩子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其实很复杂的,不能单纯以喜欢还是不喜欢,一概而论。”

        “那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陆随意认真思考了一下:“可能……还真不是特别喜欢吧。”

        毕竟父子俩之间的罅隙,天长地久,太深了。

        “那爷爷不喜欢爸爸,肯定也不喜欢粥粥。”陆粥粥皱起了小眉头:“我不想去不喜欢粥粥的爷爷家。”

        陆随意连忙安慰道:“粥粥这么可爱,谁会不喜欢呢!爷爷一定会喜欢粥粥的。”

        “真的吗?”

        “呃……”

        假的。

        那位暴脾气的祖宗啊!

        这世上还没有真的能让他喜欢的人,唯一的一个……就是他妈,多年前意外离世了。

        “粥粥,爸先给你打一记预防针。”陆随意严肃地说:“爷爷可能会很凶,但不会打人,所以粥粥千万不要害怕。”

        陆粥粥已经开始哆嗦了。

        “还有,爷爷喜欢安静,粥粥一定不要吵不要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毫无存在感。”

        “什么是毫无存在感?”

        陆随意想了想:“就是穿上隐身衣,变成透明人。”

        粥粥懂了,要尽量让爷爷看不到她!

        陆随意拍拍粥粥的小脑袋瓜:“一定要坚持下去,等爸爸回来啊。”

        陆粥粥视死如归地点点头:“粥粥一定乖乖的,等爸爸回来,救粥粥逃离大魔窟!”

        陆随意哆嗦了一下:“这话你可千万不能让爷爷听到了!千万!”

        说话间,车已经停在了爷爷的家门口。

        香榭小筑是北城最高档的小区之一,修的是联排的别墅,外观看上去相当低调,但是细节处却特别用心,低调中暗藏奢华。

        香榭小筑修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距离陆粥粥上学的小学也特别近。

        陆随意蹲下身,将哆啦a梦小书包挂在粥粥的背上,给她戴上了小黄帽:“粥粥,就是这家了,你待会儿进去敲门,见到爷爷,就把户口本的复印件给他看。”

        “爸爸不跟我一起吗!”

        陆随意显然是怂了,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爷爷看到爸,一定会发脾气,极有可能把咱俩都给赶出去。”

        “那我怎么知道,开门的人是不是爷爷呢?”

        她又不知道爷爷的长相模样。

        “这个简单。”陆随意摸出手机,给粥粥搜索陆怀柔的照片。

        他随手戳进热搜,话题第一就是#陆怀柔机场一脚踹飞偷拍狗仔#。

        图片里的男人,满身的潮牌,头发是银白色,戴着墨镜,表情嚣张冷酷,指着狗仔似在放狠话。

        陆随意瞅着照片里的陆怀柔,着实凶悍了些。

        他又翻了翻其它照片,每一张的陆怀柔,都是凶巴巴,没有好脸色。

        这样的照片……还是算了怕,怕吓着女儿。

        陆随意收回了手机,说道:“这家里没别人,开门的就是你爷爷,不会错,记住,你爷爷叫陆怀柔。”

        陆粥粥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却又记不起在哪里听过。

        “这是户口本复印件,和这个本本一起交给爷爷。”

        陆随意将资料塞到陆粥粥手里,然后赶紧上了车。

        陆粥粥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莫名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她揣着户口小本,走到花园门边,忐忑地按下了门铃。

        等了很久,都没有人来开门。

        爷爷不在家吗?

        陆粥粥索性抱着小本本,坐在了花园台阶边,等爷爷回家。

        她打开爸爸塞给她的小本,小本子上写着她的大名、小名、出生年月,还有她喜欢吃的食物,小学班级,班主任陈老师的电话等信息。

        陆粥粥看到老爸在自己喜欢吃的食物那一栏写了苦瓜,她脸色一变,连忙摸出铅笔,划掉了苦瓜,改成了炸鸡。

        然后又把自己的小名“肥粥”划掉,用歪歪斜斜的字体,写了一个“美粥”。

        陆粥粥坐在台阶边,白嫩嫩的手肘撑着腮帮子,等啊等啊,等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是没有等到爷爷回家。

        小区里也有不少老年人活动,每每有看起来年长的老爷爷经过,粥粥立马会坐直身体,严正以待,期待地望着他们。

        很可惜,这些和蔼慈祥的老爷爷,都不是她要等的爷爷。

        粥粥轻轻地叹息一声,继续托着腮帮子等。

        等到中午的时候,终于有人走到了大别墅的花园前,粥粥期待地望向他。

        却没想到,面前的才不是年逾花甲的老人,而是一位身形挺拔高挑、模样丰神俊朗的年轻哥哥。

        年轻哥哥染着一头银发,银发湿润,肩上搭着白色浴巾,上身没穿衣裳,似刚刚游完泳回来,腹部完美的八块巧克力板块般的腹肌,沾染着水珠。

        粥粥打量着他的模样,险些忘记了呼吸……

        哥哥未免太好看了吧!粥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一双内勾外挑的桃花眼,眼底仿佛漾着星星一般!

        哥哥目光下移,睨了陆粥粥一眼,便从她身边径直走过,用房卡打开了别墅的花园门。

        咦?哥哥也住在爷爷家吗?

        陆粥粥连忙追上去,问道:“哥哥,请问你认识住在这家的爷爷吗?”

        陆怀柔充耳不闻,压根没理她。

        “哥哥,请问哥哥认识陆怀柔爷爷吗?”

        陆粥粥等了一上午,屁股墩儿都坐疼了,此刻见有人进屋,自然不肯放过,追着问道:“哥哥,我找陆怀柔爷爷,他住在这里的呀!”

        终于,陆怀柔不耐烦地转过身,伸手捏住了陆粥粥婴儿肥的脸颊,扯了扯。

        陆粥粥疼得“哇呀呀”直叫唤。

        “小孩,找我什么事?”

        陆粥粥连忙退后了一步,揉着自己的脸颊,皱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嘟哝说:“人家又不找你,我找我爷爷,陆怀柔。”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说道:“这是什么粉丝新套路吗,假装不认识老子?”

        “听不懂你的话啦,我找我爷爷,陆怀柔。”

        陆怀柔蹲下身,和小丫头保持一般高,冷笑着说:“还从来没有粉丝敢叫老子爷爷。”

        陆粥粥眨巴着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面前的英俊哥哥:“你……你是陆怀柔?”

        “老子不是。”

        陆粥粥松了一口气,却听他又道:“难道你是啊?”

        “我……”

        陆粥粥难以置信地望着他,生平第一次对“爷爷”这个称呼,产生了颠覆性的怀疑。

        面前这个英俊哥哥,是她爷爷陆怀柔???

        不不不,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的好朋友蒋清霖和张虎的爷爷,脸上满是皱纹,甚至走路还杵拐杖,那才是爷爷该有的样子啊。

        面前这个……年轻英俊又高挑的哥哥,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他和“爷爷”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你……真的是陆怀柔。”

        陆怀柔本来就不多的耐心,终于被这小丫头的反复质疑消耗殆尽了。

        “没事快走,别呆在老子家门口了,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当什么私生粉……”

        陆粥粥追上他,满心忐忑地将爸爸交待的小本子,递给陆怀柔:“这个,给你。”

        陆怀柔接过小本,看也没看,喃了声:“笔。”

        陆粥粥听话地从包里摸出铅笔,递给陆怀柔。

        陆怀柔用铅笔在本子扉页签下了自己的龙飞凤舞的大名,还给陆粥粥:“行了,拿到签名了,快走。”

        陆粥粥看着本子上凌乱狷狂的签名,愣了愣。

        她才不是来要签名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