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4章 户口本

第4章 户口本

        晚上,赵思嘉阿姨留粥粥吃晚饭,景绪的爸爸也下班回家了。

        景绪爸看起来是一位成功人士,西装革履,气度举止也很沉稳。

        跟人家的爸爸比起来,陆粥粥感觉自己家老爸,还像个没长大的小孩似的。

        吃饭的过程中,陆粥粥全程盯着景绪肩上那朵金色玫瑰看,玫瑰还没有盛开,只是一个小花苞,漫着淡金色的光泽,很美好。

        景绪面无表情地吃饭,也不理她,莫名有些脸红了,皱眉说:“你能不能别看我!”

        陆粥粥直冲他笑。

        赵思嘉笑着说:“看来粥粥很喜欢我们家小绪嘛。”

        平心而论,景绪模样的确比景哲生得好看,景哲体态偏胖,五官便没有那样棱角分明。

        当然,她所说的“喜欢”,也仅仅只是小朋友之间最单纯的相互有好感罢了。

        “景绪哥哥,我能和你当好朋友吗?”

        景绪拒绝道:“不能。”

        陆粥粥略有些失望:“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

        赵思嘉解释道:“你别介意,小绪不太喜欢跟小朋友玩。”

        景绪是天才型的小朋友,智商超高,所以和周围的小朋友们玩不到一块儿去,很不合群,周围邻居的小孩、包括班上同学都不是很喜欢他,因此也养成了他孤僻的性格。

        景哲见陆粥粥失望,连忙说道:“我可以和粥粥当好朋友哦!”

        赵思嘉微笑着揉揉景哲的小脑袋:“我们家景哲是个小暖男呢。”

        “妈妈,暖男是什么呀?”

        “就是给人带来温暖的男孩。”

        景哲立刻拍拍胸脯:“我要当一个暖男!我要保护粥粥!”

        景绪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不屑地撇撇嘴。

        景绪爸提到了隔壁的陆怀柔,他看着粥粥的模样,说道:“小姑娘和咱们邻居,长得挺像呢。”

        “还真别说。”赵思嘉打量着陆粥粥,点头认同道:“越看越像,尤其是这眉眼,这小鼻梁,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嘛。”

        “你们是说我爷爷吗?”陆粥粥好奇地问:“我爷爷是什么样的人呀!”

        “你还没见过他?”

        陆粥粥摇了摇头:“还没,爸爸说和爷爷关系不好,所以爷爷从来没有来看过我。”

        “这样啊。”赵思嘉也能理解,毕竟隔壁那位的身份……不同常人。

        “今天有个哥哥,还想冒充我爷爷呢!”陆粥粥控诉道:“我一下就拆穿了他骗人的诡计,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我爷爷!”

        赵思嘉摸出手机,翻开了陆怀柔的照片,递给陆粥粥:“你看,是这个哥哥吗?”

        “对,就是他!骗子哥哥!”

        赵思嘉和景绪爸面面相觑,忽然笑了:“小傻瓜,这个哥哥,就是你爷爷陆怀柔。”

        “什——么!”

        陆粥粥的脸色比吃了黑蒜还难看:“真……真的吗?”

        “是啊,你爷爷真的是全世界最年轻的爷爷,保养得超级好呢!”赵思嘉无比羡慕地说:“什么是冻龄啊,这就是!”

        “人家是明星。”景绪爸说道:“明星都是这样子的。”

        陆粥粥小眉头皱了起来,心想完了,那个讨厌鬼哥哥,竟然真的是她爷爷。

        这日子……没法过了!

        爸爸为什么还不来接她,呜。

        “粥粥,你好像不是很开心呢。”赵思嘉觉察到陆粥粥低落的情绪,问道:“你不喜欢爷爷吗?”

        陆粥粥诚实地回答:“不喜欢。”

        “为什么呀?”

        “他很坏,把我的脸都捏疼了。”陆粥粥揉揉自己的腮帮子:“而且,他看起来比我爸还……不靠谱。”

        她只想拥有一对正常的父母,和一个正常的爷爷,像其他小朋友那样,享受疼爱和照顾,连着小小的心愿,都成了奢望。

        赵思嘉安慰道:“粥粥,既然你还没有接触陆怀柔爷爷,怎么能随意下定论呢。”

        “他看起来就……不让人喜欢。”

        “才不是呢!你爷爷不知道多受欢迎,全年龄杀手呀!不管是阿姨还是姐姐,还是你们同龄的小朋友,没有不喜欢他的呢!”

        “真的吗?”

        “是啊,他很有才华的,演什么是什么,每季都上n杂志,还是世界名模呢!”赵思嘉看上去还是陆怀柔的粉丝一枚:“好多人喜欢他,他有超多粉丝。”

        景绪爸轻咳一声,说道:“黑粉更多。”

        赵思嘉瞪了自家老公一眼:“少说两句会死呀!”

        景绪爸呵呵地笑了。

        这时,楼外传来了汽车入库的声音,景哲小胖墩儿爬上窗台望了望,说道:“是隔壁的哥哥回来了!”

        “说了多少次,要叫爷爷,没大没小。”

        赵思嘉起身,对陆粥粥道:“粥粥,我送你回家。”

        陆粥粥有些不太愿意,她很喜欢景绪家的家庭氛围。

        但是总呆在别人家里也很失礼,于是她乖乖地背上了小书包,牵着赵思嘉的手,来到了陆怀柔家门口。

        显然,赵思嘉真的是陆怀柔的小粉丝,她看起来比陆粥粥还要紧张呢,还摸出口红来给自己补了个妆。

        “粥粥,阿姨状态好吗?”

        “阿姨美美哒。”

        “小姑娘真会说话。”

        赵思嘉按下了门铃,虽然她和陆怀柔当邻居这么多年,但是因为人家是大明星,自带疏离的buff,可望不可即,所以赵思嘉也从来没有机会和他交流。

        这次送小女孩回家,反倒成了破冰的好机会。

        门铃响过两声之后,陆怀柔走了出来。

        他刚到家,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穿的是上活动时的高定西装,倒是衬出了几分成熟男人的气质。

        赵思嘉愣愣地望着他,明星和普通人还真是不一样啊,他远远走过来,就仿佛是从电视里走出来的霸道总裁一样,浑身上下都在闪闪发光啊。

        陆怀柔看到粥粥,稍许有些讶异:“你怎么还在这儿!”

        陆粥粥躲在赵思嘉的身后,压根不想理他。

        讨厌鬼哥哥……

        哦不,讨厌鬼爷爷。

        赵思嘉回过神来,自我介绍道:“陆先生,您好,我是您的邻居。”

        “你是她妈妈对吧,签名我也给了,小孩还想怎么样?”

        “陆先生,您误会了,不是这样的。”赵思嘉接过了陆粥粥的小本,递给陆怀柔:“您先看看这个吧。”

        陆怀柔接过本子,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钢笔:“想要to签是吧,行,给你写……别再我家门前晃悠了!”

        写完之后,陆怀柔将本子扔给了陆粥粥,陆粥粥接过一看,他居然在她的户口本复印页写下几个大字——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小学生少追星。”

        陆粥粥小学生深深感觉有被冒犯到,气得一把撕掉了扉页,揉成团扔掉。

        “我讨厌爷爷!讨厌讨厌!我要回家,我要找爸爸!”

        一整天情绪的积压,使得小姑娘终于绷不住了,抱着膝盖坐在台阶边,一边抹眼泪,一边低声抽泣:“我要爸爸,想回家……”

        可是她哪里有家呀,爸爸和妈妈都不住在一起,见面不到三句话就会吵起来,更不像景绪家那样温馨和睦。

        她就像没人要的小孩一样,今晚也许真的要露宿街头了呢。

        陆粥粥越想越难过,哭得也越来越伤心,一抽一抽地哭出了猪叫声。

        赵思嘉连忙蹲下身,给陆粥粥擦拭眼泪,怕拍她的背,低声安慰了几句,回头对陆怀柔道:“陆先生,粥粥不是我的女儿,粥粥是您的孙女呀。”

        陆怀柔荒唐地看着她:“你在开什么玩笑。”

        “您看看,这是不是您家的户口本。”

        赵思嘉捡起了被揉成团的户口本复印件,递给陆怀柔。

        陆怀柔怀疑地接过本子,翻了翻,脸色蓦然间变得铁青无比。

        户口本的户主,的确是他的儿子陆随意,陆随意这名字还是他随意取的。

        而户口本第二页,陆粥粥,赫然就是陆随意的亲生女儿!

        陆怀柔惊愕地望着阶梯边这个哭哭唧唧的小姑娘。

        小丫头扎着乱糟糟的羊角辫儿,很显然跟着陆随意也没有养得特别精细,瘦瘦小小的一只,脸蛋倒是清秀可爱。

        陆怀柔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呆在了原地。

        面前小姑娘哭得是梨花带雨,让人心碎,她是他的亲孙女呀!

        日,岁月这把杀猪刀,他居然连孙女都有了!

        没脸当粉丝的哥哥了!

        她为什么一直在哭,怎么办,他要怎么办!

        操啊!

        陆怀柔脑子里万马奔腾,思绪混乱,

        赵思嘉急切地说:“陆先生,您看,您孙女都哭了,您要不要哄哄她呀。”

        陆怀柔眉头皱得都可以夹铅笔了。

        哄?怎么哄,他这辈子都没学过怎么哄人。

        终究是于心不忍,他走到陆粥粥面前,蹲下身,说道:“小孩,别哭了,我给你表演个魔术。”

        陆粥粥眨巴眨巴惺忪的泪眼,望着陆怀柔:“什……什么魔术?”

        陆怀柔指了指她的小书包:“你包里有什么?”

        “唔……”

        陆粥粥显然是忘记了自己刚刚在伤心什么,她在包包里摸了半晌,摸出一颗奶油太妃糖。

        “我只有一颗糖糖了。”她将它递给了陆怀柔。

        “就这个。”

        陆怀柔接过太妃糖,说道:“我能在十秒钟之内,让它凭空消失。”

        陆粥粥立刻被陆怀柔的话吸引了,好奇地问:“你怎么把它变没有呀。”

        陆怀柔快速地撕开太妃糖,扔进自己嘴里,坏笑着说:“没了。”

        陆粥粥看看他手上的碎纸壳,看看他鼓起糖仁的腮帮子,反应了两秒,“哇”的一下,哭得更大声了。

        “我只有一颗糖糖!”

        “爷爷,坏!!!!”

        赵思嘉:……

        这爷孙俩加起来,年龄不超过十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