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5章 第一回合

第5章 第一回合

        爷爷的别墅很大,客厅挑高,房间是暗灰的色调,给人一种冷峻生硬的感觉。

        屋子空荡荡的,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就像走进了艺术展厅。

        陆粥粥抱着膝盖,局促地坐在硬邦邦的木质沙发上,东望望,西瞅瞅,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陆怀柔站在落地窗边,手叉着腰,正在讲电话,看起来气急败坏的样子。

        爷爷的肩膀上趴着一只大白熊,这只大白熊圆溜溜的眼睛,也正好奇地望着陆粥粥……

        陆怀柔已经好几百年没跟他那个混账儿子讲过电话了,当年隐婚的妻子意外逝世,青春叛逆期的儿子把所有责任归咎在他的身上,不听他的话,也不好好学习,早早地便离家出走,自己跑出去“闯荡江湖”,和他斩断了一切联系。

        父子俩的关系可以说水深火热,在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严重的时候还会大打出手。

        陆怀柔是个爆脾气,既然陆随意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他绝对不会委曲求全,只撂下狠话说:“你要是走了,以后遇到任何困难,闯了祸,别哭着回来求老子!”

        “永远不可能!”

        说完这句话,陆随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除了那一张英俊的脸庞,他没从父亲那里拿任何东西。

        这些年,父子俩几乎没有见过面,偶尔在公共场合见了,也只会当做陌路人。

        所以,电话接通的时候,陆怀柔莫名还有点“近乡情怯”的忐忑。

        不过他马上就听出来,陆随意绝对比他紧张一万倍,不仅紧张,而且还很害怕,说话都在哆嗦。

        父亲的威严和骄傲瞬间又找了回来,陆怀柔将忐忑的情绪一扫而空,原本想要说的那句:“儿子,最近怎么样”,脱口而出变成了:“你个混帐东西”!

        陆随意本来就心虚,听到父亲的怒骂声,更是不知所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怀柔狠骂了他整十分钟,然后知道骂不出结果,便问道:“什么时候结的婚?”

        陆随意:“没、没结婚。”

        “什么!”陆怀柔大惊失色:“没结婚那丫头怎么来的!”

        “是……是意外。”

        “混蛋!老子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负责任的王八蛋!”

        陆怀柔气得肺管子都要炸了,随手抓起一个水杯,正要扔出去,回头便看到沙发上的小姑娘瞪着惊恐的大眼睛望着他。

        他顿了顿,终于又放下了杯子。

        陆随意哆哆嗦嗦地解释道:“几年前的事了,我跟她酒吧认识的,喝醉了,大家都不知道情况,年轻不懂这些,后来完事儿她说会吃药的,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怎么的……我承认,是我的错,我当时怎么都应该戴那个……”

        陆怀柔用手捂了捂电话,走到花园里,远离了小姑娘,气急败坏地说:“老子不想听你这些细节!”

        陆随意小心翼翼地说:“后来也有去医院问,医生给她做了检查,她身体不好,如果堕胎的话……风险很大,可能以后都不一定能怀上,所以这孩子就留下了。”

        陆怀柔揉了揉眉心,耐着性子问:“既然留下孩子,为什么不结婚。”

        “谁说有了孩子就一定要结婚,我跟她……我们又没什么感情,硬凑一块儿也是各玩各的。”陆随意咕哝着说:“我也有自己生活、自己的事业,孩子又不是我生命的全部。”

        “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爸,这不是当初您说的话吗?”

        陆怀柔话语一滞。

        好像……的确是当年他曾经说过的话。

        那个时候的他,痴迷演艺,一心都扑在自己的事业上,但是一直是隐婚的状态,也极少照顾到家庭和儿子,妻子也是他的粉丝,爱他更多一些,在背后默默地付出了很多。

        后来夫人意外离世,这成为了陆怀柔内心深处最难以平复的伤痕。

        自那以后,他的脾气开始变得古怪、孤僻和暴烈,圈子里关系好的人越来越少。

        人生至此,年逾天命,回首来时路,却只看见了自己孤零零的影子。

        也许他还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踽踽独行,最后把这份孤独带进坟墓里。

        陆怀柔被陆随意堵得说不出话来。

        是啊,自己本就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好丈夫、好父亲,又有什么资格教他当父亲呢。

        陆怀柔像是被抽空了全部力气一般,终究没有再责骂他:“这丫头,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生都生了,养呗。”

        陆怀柔没好气地问:“说说,你怎么养的。”

        “我给她报了全市学费最贵的私立小学,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平时吃穿用度都给她最好的,我开了好几张信用卡,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我挣的钱都给她!”

        “你给她用信用卡?”

        “对啊!”

        “……”

        他生的是什么智障儿子!

        陆随意说起来还挺洋洋得意:“对啊,反正别人有的,我家姑娘也都有,别人没有的,我也给我家姑娘挣来!”

        陆怀柔揉了揉额角,回头望了陆粥粥一眼。

        小姑娘穿着脏兮兮的小裙子,局促地坐在沙发上,羊角辫儿也扎得歪歪斜斜,看着就跟他上周参加公益活动在孤儿院见过的小孩一样。

        不,至少人家孤儿院的小孩还有干净衣服穿。

        “爸,我既然生了她,我肯定会好好养活她。”

        陆怀柔冷笑:“丢我这儿养,算几个意思?”

        陆随意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我这段时间出差去外地,爸,你就先帮我带着,等我回来之后,立刻把她领走,成不?”

        “开什么玩笑!让老子帮你带小孩!”

        他连这小子都没怎么带过,现在居然要帮他带女儿!

        “就……就最多三周,不,两周!我出差回来,就立刻把她领走,绝对不给您添麻烦!”

        “已经非常麻烦了!”

        “爸,她是你亲孙女啊,你要是不管,就丢大街上吧。”

        陆怀柔知道,再和他谈下去,也谈不出任何结果,他又不能隔着电话把这小子揍一顿。

        他暴躁地挂断电话,回到了客厅里。

        姑娘乖乖地坐在沙发上,连动作都保持着出门时的状态,一动也没动,像是害怕磕着碰着什么,局促而又小心翼翼。

        陆怀柔拎着裤腿,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

        陆粥粥立刻换了个坐姿,挺直了身板,严阵以待,防备地望着他。

        爷孙俩的初次见面,他似乎没有给她留下好印象,还把她关在门外,让她在台阶上空等了一整天。

        陆怀柔很不好意思,想要做点什么来挽回自己的形象。

        对了,小孩不都喜欢吃零食吗!

        他急急忙忙起身,在自己家里翻找了一会儿,零食的影子都没有见着。

        冰箱里只有几天前助理过来时带的苹果。

        他无奈地挑了一个最大最红的苹果,递到小姑娘的手边,问道:“吃晚饭了没?”

        语气听着似乎很不耐烦,但陆怀柔说话就这语气。

        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天王巨星,任谁见了他都是毕恭毕敬。

        “吃了。”陆粥粥冷淡而不失礼貌地回答:“在隔壁的阿姨家里吃的。”

        “还是吃个苹果,消消食。”

        陆粥粥看着手边的红苹果,撇撇嘴,说道:“我今年五岁零三个月。”

        “知道,你户口本上有生日。”

        陆粥粥语气里带了明显的不满:“爷爷要让五岁的小孩,自己用刀削苹果吗?”

        “……”

        陆怀柔终于拿起了水果刀,耐着性子给陆粥粥削苹果。

        他这辈子都没伺候过别人,居然被这小姑娘给理直气壮地使唤了。

        “拿去。”陆怀柔将削好的苹果仁递给了陆粥粥。

        陆粥粥很不给面子,没有接:“人家又没说要吃。”

        “你!”

        陆粥粥撅着嘴,气鼓鼓地看着他,显然是对他相当不满意。

        陆怀柔忍着脾气,沉声说道:“你知道谁在给你削苹果吗!”

        换了他的粉丝,能有她这待遇,只怕会开心得飞到天上去了吧!

        陆粥粥抱着手,说道:“有什么了不起,你不就是我爸爸的爸爸吗。”

        陆怀柔微微一愣。

        小姑娘似乎不认识他。

        也对,如果认识他、崇拜他的话,也不可能是现在这副欠扁的态度了。

        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他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超级巨星,但是对于面前这小姑娘来讲,他只是她的爷爷。

        而且还是个不怎么招她喜欢的爷爷。

        而陆怀柔根本就不会照顾小孩,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讨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喜欢。

        “我之前以为你是找上门来的粉丝。”陆怀柔放下苹果,不爽地解释道:“所以才会把你关在门外。”

        陆粥粥还是不买他的账,撅着嘴不理他。

        她天然就不喜欢这个爷爷,一点爷爷该有的样子都没有,也不慈祥,脾气还很差。

        陆怀柔是真的不会哄小孩,用成年人的语气对她说道:“我要怎么做,咱们才能和解?”

        陆粥粥终于望向他,没好气地说:“我听我同桌霖崽说,你是大明星?”

        陆怀柔嘴角微扬,终于找到几分自信:“当然!”

        “听说你跳舞很好?”

        陆怀柔早年是混男团的,而且是顶级男团,娱乐圈论跳舞,他排第二,就没人敢站第一。

        “你不会想看我跳舞吧?”

        在这小丫头面前跳舞,只为了哄她开心,感觉自己太没尊严了。

        陆粥粥终于拿起了桌上削好的苹果,脆脆地咬了一口:“那倒不用。”

        他松了一口气,却又听小姑娘道:“那你就表演个劈叉吧。”

        陆怀柔:???

        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