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6章 牵牵

第6章 牵牵

        见陆怀柔发愣,陆粥粥嚼着苹果,又问道:“劈叉,不会吗?”

        “我……”

        “我们班好多会跳舞的同学,都会劈叉呢。”陆粥粥鄙夷地说:“你这都不会。”

        陆怀柔当然会,他身体柔韧着呢,可是……

        神经病啊!谁要在她面前表演什么劈叉!

        “我裤子不方便。”陆怀柔拎了拎自己的西裤,说道:“换别的。”

        陆粥粥想了想,说道:“那……下腰你总会吧。”

        陆怀柔:……

        这丫头学体操的吗!不是劈叉就是下腰,呆会儿是不是要让他表演个360度托马斯全旋!

        小姑娘眼神满是怀疑,似乎越来越小看他了,那眼神,仿佛是在说——

        “不会吧不会吧,大明星爷爷不会连下腰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吧?”

        陆怀柔咬了咬牙,走到宽敞的地方,身子一仰,轻而易举便下了腰,把自己的身子拱成了一座小桥,动作轻盈而标准,果真是练家子。

        陆粥粥终于开心了起来,抚掌道:“好耶!”

        “可以了吧!”陆怀柔满脸不悦。

        “嗯!”陆粥粥用力点头,又问:“那爷爷会翻跟头吗?”

        “翻跟头!”

        “是呀是呀!前天张虎在教室里翻了跟头,所有小朋友都在鼓掌呢!爷爷要是会翻跟头的话,那就太棒了!”

        陆怀柔怒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不会就算啦。”陆粥粥耸耸肩:“这么难的事,本来也不是所有人都会的。”

        她居然把他和幼儿园的小朋友相比,陆怀柔一时气不过,于是走到花园里,连着翻了两个空心跟头。

        他喘着粗气,不满地说:“这算什么难!”

        “好棒!”

        陆怀柔兴致提起来了:“你还想看什么,随便点。”

        “算了吧。”陆粥粥还是很善良的:“爷爷年纪大了,不能做太多剧烈运动。”

        陆怀柔皮笑肉不笑:“老子身体好着呢!”

        陆怀柔拍了拍手上的泥土,一回头,便看到左邻右舍一帮人,聚在花园篱笆外,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几个老爷爷老太太还端了小板凳坐着,鼓掌叫好。

        陆怀柔:……

        感觉自己像个智障。

        *

        客厅里,陆怀柔翘着二郎腿,坐在单人沙发边,脸色阴沉得可怕。

        落地窗帘全被放了下来,将屋子严严实实地遮掩了起来。

        陆粥粥反倒没有之前的拘束了,几个跟头翻下来,让她对爷爷的亲切感增添了几分。

        陆怀柔揉了揉眉心,接下来要正式考虑该怎么处理这小丫头了。

        “你想不想住在我这里?”

        陆粥粥望了望空荡荡的房间,低头煞有介事地思考了片刻,摇了摇头。

        不想,不想跟爷爷住,她想回家,不想住在这冷冰冰的陌生屋子里。

        陆怀柔也不是想赶她走,主要是他真的不会照顾小孩,他的档期排得很满,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哪有时间照顾这小丫头啊。

        陆怀柔坐到她身边,耐着性子问道:“你知道,你妈妈住哪儿吗?”

        陆粥粥点了点头:“知道的,蓝光公寓c栋3509,爸爸说让我一定要记住他们的门牌号,将来要是一不小心走丢了,就去警察局自首。”

        “自首?”

        果然是他傻儿子教出来的闺女。

        这小女孩能长这么大,挺不容易。

        陆怀柔起身说道:“你等我一下,我送你去找你妈。”

        “好耶!”……

        陆粥粥等了约莫二十分钟,陆怀柔从衣帽间里出来了,他换了一身日常的休闲卫衣,戴了一顶国风刺绣棒球帽,帽檐将双眼笼在阴影中,口罩也是黑色,几乎遮住了半边脸。

        一番乔妆打扮,整张脸几乎都被遮住,看不出具体模样了。

        “走吧。”

        陆怀柔换上运动鞋,出了门。

        陆粥粥跟在他身后,来到车库,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里。

        陆怀柔启动了引擎,见小姑娘端端正正坐在后排座位置上,于是说道:“安全带。”

        陆粥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解地望着他:“啊?”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附身过来,给小姑娘系好了安全带。

        他只在戏里演过父亲,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照顾过小孩,所以总是以成年人的方式对待陆粥粥,完全没有考虑到,她只是个刚幼儿园毕业的破小孩。

        轿车驶上了街道,陆粥粥偷偷打量着陆怀柔。

        陆怀柔模样好年轻呀,打扮看起来也和爸爸差不多,甚至比爸爸还要年轻一些。

        花里胡哨的,像个大哥哥,也就连嫌弃她的表情,都跟霖崽家里那个叛逆大哥如出一辙,还有这一头染白的发,只有坏哥哥才会染这样的头发呢。

        “爷爷,为什么你要戴帽子和口罩呢?”陆粥粥好奇地问。

        陆怀柔随口道:“不想被人认出来。”

        陆粥粥点点头,认真地说:“这倒是哦,要是让小朋友看到我爷爷这个样子,太丢脸了吧。”

        陆怀柔:?

        “老子丢你脸了?!”

        “霖崽的爷爷是大学教授,杵着拐杖,慈祥又有威严;张虎的爷爷是居委会大爷,每天都在外面巡查,大家也都很尊敬他;可是我爷爷呢……”

        陆粥粥煞有介事地叹息了一声。

        陆怀柔暴脾气又上来了:“老子怎么就比不上居委会大爷了!”

        “你……”

        陆粥粥望他一眼,郑重其事地说了四个字:“为-老-不-尊。”

        他为老不尊?!

        陆怀柔一口血梗在喉咙里,要命的是,他竟然还无言反驳。

        第一,他不老,至少……模样和心态不老;第二,他也不需要谁的尊敬,端着架子,他嫌累得慌。

        陆怀柔娱乐圈混了半辈子,走到哪儿不是聚光灯和欢呼声,不是万众瞩目?

        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小丫头嫌弃了。

        陆怀柔极度不爽,想把小丫头胖揍一顿,手都伸出去了,看到小姑娘细皮嫩肉的样子,又于心不忍,只能不满地揪揪她的小辫子。

        “你才几岁,还会用成语了。”

        小姑娘偏头躲开他,说道:“哼,我念的可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幼儿园,我还会说英语,还会做鸡兔同笼算术题!”

        “你爸交钱让你进的吧。”

        “才不是呢!人家靠自己考进去的!”

        陆怀柔冷嗤一声,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的手肘搁在车窗边,懒得理她了。

        陆粥粥打量着他,其实拌嘴归拌嘴,她却不得不承认,爷爷是真的很好看。

        老爸虽然继承了爷爷五官的帅气,但也只是空有其表,他没有爷爷的气质。

        很快,轿车停在了创意科技城大门前。

        妈妈所住的蓝光公寓,就修在北城的创意科技城,是一栋高档的大平层公寓。

        这栋公寓里住的人鱼龙混杂,八层以下有不少网红公司和营销工作室入驻,高层则是住户,基本上都是年轻人,走进科技城,迎面走来的全都是俊男靓女,满是年轻气息。

        陆怀柔按照园区地图所指的方向,来到了蓝光公寓大楼前。

        他走在前面,陆粥粥则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自然而然地牵起了他的手。

        陆怀柔反应非常大,直接甩开了她的手:“你……你干什么!”

        陆粥粥委屈地看着他,说道:“牵牵啊。”

        “你都这么大了,自己不会走?”

        小丫头低头咕哝着:“爸爸都要牵粥粥,爷爷一点都不好。”

        陆怀柔是真的非常不习惯被小孩牵手,除了拍戏之外,他是非常排斥与人有任何身体接触的——

        “你是幼儿园毕业的学历了,要学会自己走路。”

        “自己走就自己走!”

        小丫头撅着嘴,很有志气地昂首挺胸走在前面。

        陆怀柔看着面前这个瘦瘦小小的姑娘,莽莽撞撞地走在前面。

        他心下犹豫了几秒,终于走到她身边,冲她伸出了小拇指,不爽地说:“破例让你牵一下。”

        陆粥粥眨眨眼,看着他伸过来的小手指头,哼哼了一声,虽然不太满意,但还是牵住了他。

        “臭爷爷。”

        “像你这个年龄的小姑娘,都叫我哥哥。”

        “臭哥哥。”

        “你……还是算了吧。”

        毕竟辈分在这里,他总不能比陆随意那个小子还矮了辈分。

        “臭爷爷事儿真多。”

        “不准再叫我臭爷爷!”

        “臭怀柔!”

        “没大没小!你爸没有教过你规矩?”

        “规矩?规矩是什么?”

        “……”

        算了,他们陆家的字典里,就从来没有“规矩”这个词,陆随意那个叛逆小子,指望他教女儿,下辈子吧。

        小姑娘虽然和他拌嘴,不过肉肉的小手却紧紧牵着他的小拇指,掌心软软的,带着微凉的温度。

        陆怀柔莫名感觉到一阵被依赖的温暖,很奇妙。

        也许这就是亲人之间奇怪的心灵感应。

        他的儿子从来没有牵过他的手,也从来没有依赖过他,更遑论在他怀里撒撒娇、使使小性儿。

        这也是他为人父最大的遗憾。

        可是半生的缺失,却在小姑娘牵住他手的一刹那,仿佛被自动填补了一般。

        陆怀柔不爽地撇撇嘴,极力抵抗心里的满足感。

        小姑娘对着一切浑然不知,嘴里叨叨着说:“妈妈就住在这里了,不过好像听说她也出差了。”

        “有没有出差,去看了才知道。”陆怀柔牵着陆粥粥,走进了电梯,按下35楼的电梯钮。

        这时,又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小姐姐也进了电梯,她们拿着手机,兴奋地讨论着——

        “陆怀柔今天晚上有星光颁奖礼啊!”

        “是啊!好想去现场!看看他真人呀!”

        “别做白日梦了!”

        “真的真的,如果能让我见哥哥一面,我真的死而无憾了!”

        陆怀柔明显感觉到陆粥粥也兴奋了起来——

        “陆怀柔他就在……”

        她话没说出口,陆怀柔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把她后面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小姐姐们没有察觉异常,她们在12楼下了电梯,陆怀柔这才松开陆粥粥。

        “臭爷爷,我都快不能呼吸啦!”

        “你刚刚想干嘛!”

        “她们是你的粉丝呀!很喜欢你呀。”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说道:“低调,懂不懂。”

        “可是她们这样喜欢你!还说能见你一面死而无憾。”

        “喜欢老子的人多了去,难不成老子个个都要见?”陆怀柔扯了扯衣领,不满地说:“而且,粉丝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很容易做出出格的事,老子要是被骚.扰了,你给我做心理疏导?”

        “唔……”

        好像也有道理。

        “是粥粥冲动了。”小姑娘像是意识到错误一般,低着头,歉疚地说:“对不起。”

        “不、不用道歉。”

        她收敛了锋芒,陆怀柔反而有些无所适从:“以后注意就行了。”

        “嗯!我会的!”

        陆怀柔心里感觉怪怪的,又暖暖的……

        小时候的陆随意,可没这么听话懂事,果然,女儿才是人间天使!

        转眼间,电梯停在了三十四楼,陆怀柔牵着小姑娘走到了3409房门前。

        “这就是妈妈家了?”

        “嗯!”

        于是陆怀柔叩响了房门,很快,房间里传来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外卖放在门外就行了。”

        陆怀柔:“不是外卖。”

        “咔嚓”一声,房门打开了,扑面而来的便是一阵浓郁的烟味儿。

        “你找谁啊!”

        面前的男人很年轻,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黑背心,颈部还有纹身,头发染成了淡黄色,手上戴着钢戒指,整一社会哥。

        陆怀柔都差点以为是自己找错了房间,他问道:“请问唐浅女士在吗?”

        “找我姐啊。”青年翻了个白眼:“你谁啊?找她有事吗。”

        “嗯,有事……”

        陆怀柔回头望了望小姑娘,却发现身边空空如也,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跑得无影无踪了。

        “……”

        男人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陆怀柔,笑着说:“你是我姐相好的吧?是不是内裤落房间里了?要不要进来自己找啊?”

        屋子里还有几个男人在打牌,闻言,发出了阵阵哄笑声。

        陆怀柔脸色冷了下来,控制着自己的脾气,说道:“她既然不在,那就算了。”

        说完,他转身便走了。

        这一屋子都是些什么人!……

        陆怀柔走到电梯边,小丫头才探头探脑地从转角处钻出来,讪讪地望他一眼。

        “刚刚你跑什么?”

        “坏舅舅在,他很讨厌,总是掐我。”

        “掐你?”

        陆粥粥连忙伸出胳膊给陆怀柔看,告状道:“掐我的手,还有我的脸,舅舅特别坏!讨厌死他了!”

        虽然手臂白嫩嫩一点淤青都没有,但陆怀柔的头皮还是炸了炸。

        “粥粥,去电梯里。”他冷声说。

        “啊?”

        “去电梯里,按着电梯门,别关了,等我回来。”

        “哦!”

        陆粥粥听话地走进电梯里,一直按着“开门”的按钮,望着陆怀柔消失在转角。

        冷酷的背影,像极了《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莱昂。

        “爷爷你要干什么呀?”

        “别管,呆在电梯边。”

        陆怀柔这暴脾气。

        可受不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