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7章 星光晚宴

第7章 星光晚宴

        陆粥粥眼前的场景,就跟看动作大片儿一样精彩和刺激。

        她万万没想到爷爷的身手居然这样好,几个小混混追出来,为首的舅舅被他一拳打趴,回身单腿又踹飞两人。

        他走到舅舅面前,抓起他的衣领,沉声道:“还欺负小朋友吗?”

        “关你什么事啊!”

        “砰”的一声,他将他的脑袋重重往地上一磕,舅舅吃痛地大叫:“嗷!”

        “还欺负小朋友?”

        “不了不了,不敢了!”

        陆粥粥死死地按住电梯开门按钮,紧张的同时,又觉得很刺激,安全感爆棚。

        爷爷简直酷毙了!

        楼道间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又有两三个小混混也追出门外。

        陆怀柔不再和他们纠缠,冲进电梯里。

        陆粥粥果断按下了关门按钮,这帮人就被关在了门外。

        陆怀柔摘下口罩,喘着粗气,喃了声:“早两年,一个都别想躲开。”

        陆粥粥其实想起来蛮后怕,哆哆嗦嗦地问:“爷爷……你受伤了吗?”

        陆怀柔喘平了呼吸,重新戴上了口罩:“伤我,他们还欠几年功夫。”

        “爷、爷爷好凶哦。”

        “放心,老子不打小朋友。”

        “真的吗?”

        陆怀柔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原则上不打。”

        陆粥粥:……

        她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知道刚刚坏舅舅看到我没,我以后可能不能去妈妈家了。”

        “我也不会再让你来这地方了。”

        陆怀柔拍着她的后脑勺,带着她走出了公寓楼。

        刚刚屋子里那种烟雾缭绕,一帮光着膀子的小年青聚在一起喝酒打牌的场景……陆怀柔根本无法想象,陆粥粥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会接触这种环境里。

        还被这样的小混混欺负。

        刚刚踹他那几脚,算轻的了,按陆怀柔过去的脾气,铁定揍得他十天半月下不来床。

        陆粥粥坐进车里,任由爷爷给她系好安全带。

        她看着爷爷冷冰冰的脸庞,感觉爷爷好像没有初见面时,那样厌烦她了。

        念及至此,陆粥粥抿着嘴笑了起来。

        陆怀柔踩下油门,将轿车驶上了马路,侧头瞥见小姑娘在偷笑,没好气地问:“傻笑什么?”

        “爷爷是第一个为了粥粥,跟人打架的男人!”陆粥粥期待地望着他:“好n哦!”

        陆怀柔伸手过去,撸了撸她的脑袋,把她弄得东摇西晃:“送你两个字,呵呵!”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陆怀柔望了眼屏幕,是他的经纪人兼助理艾伦打过来的——

        “怀爷,你现在在哪儿呢?”

        “出门逛了逛,有事吗?”

        “出门逛了逛???有事吗???”艾伦狂躁大喊:“您在跟我开玩笑吧!星光颁奖礼已经开始了,红毯都快过半了,您告诉我在外面逛街?”

        陆怀柔愣了愣。

        我他妈把正事儿给忘了!

        “我现在马上过来。”

        “您可赶紧嘞,我的祖宗爷!”

        陆怀柔挂掉了电话,立马调转车头,全速向着星光广场疾驰而去。

        陆粥粥靠着松软的座椅垫,好奇地问:“爷爷,你带我去哪儿啊?”

        “我要工作了。”

        “那我呢?”

        陆怀柔望望小姑娘,愣了一下,没想到要怎么安置她。

        “你就跟着我,带你去看星星。”

        “好耶!”

        陆怀柔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把小姑娘送回家了,只能带着她去了星光颁奖典礼现场。

        星光典礼在星光大厦的顶层举行,为了避开无处不在的狗仔,艺人明星的车直接驶入管控严密的地下停车场,然后使用电梯,直接升入星光大厦的顶层广场。

        星光大厦是北城最高的建筑,顶层的广场,也是距离星星最近的地方。如果天气好的话,真的是“抬头望明月”、“手可摘星辰”。

        陆怀柔带着陆粥粥上了电梯,径直来到了顶层广场。

        正对面是聚光霓虹闪烁的颁奖礼台,广场上俊男靓女、衣香鬓影,谈笑风生。

        陆粥粥亦步亦趋地跟在陆怀柔身后,望着周围好多漂亮的哥哥姐姐们,简直都要看花眼了。

        这里是距离星星最近的地方,而这些遥远的、只在电视和广告屏幕上见过的大明星,现在就真实地存在于她的眼前。

        这种感觉,好奇妙啊。

        陆怀柔很满意小姑娘那“刘姥姥”一般的眼神,故意问道:“怎么样,开眼界了吧。”

        “嗯!电视上的人,现在都在我面前哎!”

        “这算什么。”

        陆怀柔都变成你爷爷了,这世界上还有更大的惊喜吗?……

        陆怀柔径直去了化妆间,助理兼经纪人艾伦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一个单人的化妆间,早早地等在门口——

        “怀爷,您可算来了!”

        艾伦将他迎了进来,焦躁地说:“红毯都快结束了,都候着您呢!”

        几个私人化妆师立刻围上了陆怀柔,拿着粉扑刷子开始在他脸上涂涂抹抹。

        陆粥粥一直跟在他身后,东张西望打量着周围。

        艾伦看见陆粥粥,好奇地问:“这是哪儿来的小孩呀!”

        陆粥粥见他穿着一身闪亮的像裙子似的阔腿裤,又扎了个小辫儿,模样也秀气,还化着妆,于是礼貌地喊了声:“姐姐好。”

        这一声姐姐喊出来,周围几个化妆师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可不是姐姐,是叔叔!”

        “叔叔?”

        陆粥粥打量着他,的确……五官并不是那么的秀气,仔细一看,的确不是姐姐呀。

        她有些抱歉地吐吐舌头:“对不起呀,叔叔。”

        艾伦满脸不爽,没好气地说:“哪儿混进来的小丫头!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走走走!”

        话音未落,陆怀柔悠悠地开口:“你要把我姑娘赶到哪里去?”

        此言一出,艾伦和几个化妆师都呆住了。

        “怀、怀爷,这位是您的……”

        “是我家姑娘。”

        陆粥粥仿佛找到靠山似的,坐到了陆怀柔身边的椅子上,回头示威般地瞪了艾伦一眼。

        艾伦不由得对陆怀柔刮目相看,竖起了大拇指:“怀爷,您老当益壮啊!还能生出闺女来,佩服!”

        高光灯下,陆怀柔面无表情地眯着眼,懒得理他。

        陆粥粥好奇地问:“老当益壮是什么意思呀?”

        艾伦坏笑着说:“意思就是我们怀爷身强体壮、活力无限、激情四射……”

        还没说完,陆怀柔一把推开他,喃道:“别带坏了我孙女。”

        “孙女?”

        陆怀柔悠悠地解释道:“隔着辈儿,是我孙女,丫头,叫小艾叔。”

        于是陆粥粥礼貌地叫了艾伦一声:“小艾叔。”

        直到此时,小艾才意识到,陆怀柔真的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他立刻走到化妆间门边,露了一条缝,小心翼翼地朝外望了眼,确定没有人偷听,这才紧紧关上门,回来说道——

        “我的爷,这玩大了吧!您有儿子的事都还瞒着呢,现在又蹦这么大一孙女出来,您让粉丝们怎么想啊!‘我家哥哥瞒着我生了儿子还不够,这他妈连孙女都有了’,这多崩溃啊!”

        陆怀柔其实并非任性的主儿,哪怕脾气暴躁了些,控制不住的时候会跟偷拍狗仔大打出手,但是作为顶级的流量巨星,他深深知道,艺人就应该有艺人的觉悟。

        至少,不可以伤粉丝的心,这是作为艺人的原则问题。

        所以,他哪怕是结婚多年,保密工作都是做得严严实实,有儿子更是从未公诸于众。

        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绝不混为一谈。

        陆怀柔从容不迫地说:“我只带她两周,等她爸出差回来,一切恢复正常。”

        艾伦欲哭无泪,甚至都已经想象到狗仔挖坟、黑粉鞭尸的场景了。

        粉丝们哭着喊着要嫁的国民老公,嫁过去直接当奶奶可还行?

        “怀爷,现阶段可是您和杨曳争咖位的关键时期,绝对不能出什么幺蛾子啊!”

        “用你说。”

        陆怀柔和杨曳真算是娱乐圈旗鼓相当的两位巨星影帝,不管是影视作品还是歌曲专辑,甚至连综艺热度、人气排行,两人都是旗鼓相当的对手,这么多年也没有分出胜负。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哪怕是娱乐圈百花齐放,也还是有个先后强弱的顺序。

        这段时间是陆怀柔和杨曳重新排咖的关键时期,却不能出任何的意外。

        陆怀柔化好了妆,也换了高定西服正装,起身走出了化妆间,回头对艾伦道:“帮我看着姑娘。”

        小艾虽然满心忧虑,但还是答应了下来:“交给我吧。”

        一方面他是陆怀柔的经纪人,时时刻刻都要为陆怀柔着想;另一方面,他是陆怀柔的日常助理,什么事儿都得干,端茶递水到写善后文案。

        陆怀柔这么多年的积累,到现在这个阶段,已经不再受制于任何经纪公司,甚至他自己出资成立了娱乐公司,手底下也有不少实力派一线艺人。

        艾伦是国内最好的传媒大学硕士毕业的高材生,现在是陆怀柔的公司的总经纪人,替他管理手底下的艺人,同时也专门经营陆怀柔的演艺事业。

        毕竟,大老板虽然已经亿万身家,但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还是演艺。

        陆粥粥听着外面一阵阵激昂的音乐响起来,主持人的嗓音格外抑扬顿挫,外面还时不时传来大家伙儿的笑声。

        而她被困在这小小的化妆间里,很快便打了呵欠——

        “艾叔叔,我能出去看看吗?”

        小艾放下时尚杂志,说道:“绝对不行!除非你想让你爷爷丢饭碗。”

        陆粥粥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她出去就会让爷爷丢饭碗,但他也能够从他们的对话里听懂一些,大概就是不能公布她和爷爷之间的身份。

        陆粥粥趴在桌前,没精打彩地说:“没劲。”

        很快,小姑娘就趴桌上睡着了,还打起了小呼噜。

        小艾见陆粥粥睡熟了,想起自己还得找手下的艺人处理事情,于是将陆粥粥关在了化妆间里,反锁上门。

        他只离开几分钟的时间,应该没问题。

        然而,没过多久,化妆间的门被人打开了,又是一帮人簇拥着一位明星走了进来,开始给他化妆准备。

        陆粥粥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看到面前皆是陌生的面孔,找不到爷爷,她有些慌了。

        “今天晚上,陆怀柔和杨曳两人争影帝之位,估摸着又没结果。”

        她听到那个坐在灯下的男人,好像和身边在经纪人在讨论她的爷爷,于是她竖起耳朵倾听——

        小明星:“他们俩争了这么多年,两个人都占据了娱乐圈的半壁江山,谁敢给他们排咖啊!”

        经纪人:“看来今晚该咱们渔翁得利了。”

        小明星冷嘲道:“陆怀柔风光了这么多年,是该走走下坡路了,哼,除了流量,除了资本,除了模样,他现在还剩什么。”

        经纪人想了想,说道:“好像拥有这些,就已经拥有全世界了吧。”

        小明星:……

        “你是谁的经纪人啊!”

        经纪人淡淡道:“没关系,他的流量,一半还是黑粉炒起来的,而且他年龄这么大了,还能火多久,早晚得走下坡路。”

        就连陆粥粥都听出这些家伙言辞间的酸劲儿,她可是个极度护短的人,听不得别人说自家人的不好,于是朗声道:“才不是呢!陆怀柔才没有走下坡路。”

        几双眼睛齐刷刷地望向了她。

        经纪人笑了起来:“哟,这儿怎么还有个小孩啊?”

        小明星道:“别是谁家的私生子吧。”

        经纪人显然对小明星的智商相当鄙夷,冷道:“说你蠢,你还真蠢,私生子堂而皇之带到颁奖典礼来,脑子秀逗了?”

        小明星不满地撇嘴,但也不敢得罪他,毕竟以自己现在的咖位来说,还得仰仗着经纪人。

        经纪人走到陆粥粥面前,蹲下身,诱导性地发问:“小朋友,你这么帮着陆怀柔说话,他是不是你爸爸呀?”

        陆粥粥才不上他的当,只说道:“他才不是我爸爸咧!”

        经纪人很狡猾地换了一个问题:“那告诉叔叔,你爸爸是谁?他在不在现场呢?”

        “我爸爸是……他!”

        陆粥粥指着那个说爷爷坏话的明星,亲亲热热喊了声:“爸!你说让我在这里等着,我好饿哦”

        小明星吓得腿肚子一哆嗦。

        “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经纪人眼锋一凛,神情变得复杂又玩味——

        “好啊,公司捧你这么多年,花了多少心血,你居然背着我们生孩子!”

        小明星:“不不不,刘哥,我没有,你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