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8章 菊次郎的夏天

第8章 菊次郎的夏天

        小明星被陆粥粥一句“爸爸”吓得魂飞魄散,红着脸向经纪人解释了好久,经纪人才勉强相信他。

        陆粥粥小朋友被助理交给了星光广场的工作人员。

        几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都不认识陆粥粥。

        询问小姑娘,也是一问三不知,因为陆粥粥绝口不提陆怀柔的名字。

        星光晚宴何等重要的场合,怎么能让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小姑娘瞎逛呢,于是他们将她带出了星光大厦,随手仍在了便利店门口,避免惹祸上身。

        若是换了别的小孩,深夜里一个人被丢在大街上,或许会手足无措,甚至大哭。

        不过陆粥粥却已经习惯了。

        小时候,她经常被老爸忘在超市购物篮中,甚至还有两次被忘在电影院,一次被丢在室内儿童乐园,直到人家打烊,才匆匆找回来。

        如果当父母也要考证的话,陆随意肯定不合格。

        陆粥粥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蹲在大厦的墙角边,望着满天星辰,心里升起了淡淡的惆怅……

        景绪在房间里做奥数题。

        哥哥景哲敲了两次门,问他要不要一起帮妈妈做泡芙,他拒绝了。

        相比于热闹,景绪更喜欢安静,喜欢一个人沉浸在复杂的数学天地里。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他一直不能集中注意力。

        他侧过眸,望了望肩膀上的玫瑰花,玫瑰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仍旧含苞未放。

        他知道自己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能够看到别人的性格属性,每个人都有对应的小动物或昆虫,他却是一枝金色玫瑰。

        对了,对门的那个小姑娘好像和他一样,也能看到。

        而且她肩膀上是一只白色的小粉蝶。

        想到小粉蝶,景绪越发静不下来。

        没有效率的学习,不如不学,于是他搁了笔,下楼走到了院子里。

        联排别墅只有一墙之隔,隔的是一个半人高的树篱墙,景绪站在树篱边,就能看到隔壁院子。

        隔壁大宅黑乎乎的,房间里似乎没有人。

        他坐在墙头,等了半个小时,隔壁陆怀柔的轿车终于驶入了车库。

        助理艾伦气呼呼地说:“果然,那帮评委又划水,什么双影帝,分明就是两边都不得罪。”

        陆怀柔淡淡道:“急什么,总会分出胜负。”

        “怀爷,不是我说你,你要是能控制好自己的脾气,少给那些无良媒体公众号挖黑料的机会,影帝早就是你的了,还能有杨曳什么事儿,他不就仗着自己风评好吗。”

        “他就一男绿茶,我怕他什么。”

        陆怀柔并没有放在心上,下了车,径直回家。

        景绪见他并没有把小蝴蝶带回来,于是开口道:“你,站住。”

        陆怀柔抬头望了景绪一眼,隔壁的小子站在树篱边,挑着下颌,仿佛满世界都没放在眼底。

        “哪来的臭小子,去去去!”助理艾伦驱赶他道:“别处玩去。”

        “小蝴蝶呢?”

        “什么小蝴蝶大蝴蝶的。”

        景绪不理会小艾助理,直接和陆怀柔对话:“她呢?”

        陆怀柔猛地睁大眼睛。

        靠!!!

        这一路上是感觉哪哪儿不对劲,但一时都没想起来,经景绪这一提醒,心头悬的那一口大钟骤然落地,摔了个粉碎。

        他忽然暴起,揪住艾伦的衣领,怒声道:“我姑娘呢!”

        艾伦这才恍然回想起来:“糟……糟了!”

        *

        远处的广场时钟已经指到了零点。

        陆粥粥穿着脏兮兮的小裙子,蹲在大厦楼底的便利店门口,无助地抹着眼泪。

        坏小艾叔叔,坏爷爷、坏爸爸……

        陆粥粥决定,今后再也不理他们了,就算把炸鸡柳和甘梅薯条送到她手边,她也不理他们!

        星光大厦的荧光屏黯淡了下来,最后,一辆黑色轿车从地下停车场驶出。

        轿车向前驶了几米,又倒了回来,停在了她的面前。

        这时,车上走下来一个高个子的长腿哥哥——

        “小朋友,怎么了,找不到妈妈了?”

        陆粥粥抬起惺忪的泪眼,看到他的那一刹那,便被惊艳了。

        虽然小姑娘脑子里还没有形成什么特定的审美观,但她也看过不少电视剧,能辨别什么是好看,什么是不好看。

        面前这位穿着规整的黑西装的长腿哥哥,绝对是好看中的极品好看!

        神仙哥哥哇!

        神仙哥哥的领带束着白皙修长的脖颈,五官长相堪称完美无缺,完全可以和她爷爷比肩了!

        陆粥粥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杨曳哥,别耽误了,咱们还得赶去片场呢。”车里助理催促道。

        杨曳回头:“这里有个小孩,应该是跟妈妈走丢了,不能把她丢在这儿啊。”

        “曳哥,别管闲事了吧,不然呆会儿让她妈妈找过来,看到你……明天你又要上头条了。”

        杨曳声音微冷:“现在很晚了,把小朋友扔这儿,出事了怎么办。”

        他声音也是极有磁性,好听得不得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粥粥。”陆粥粥有些害羞,脸红了。

        “陆粥粥小朋友,你还记得你家的住址吗?”

        “香……香……”陆粥粥努力回忆爷爷家的住址,但她真的不记得后面的字了。

        “曳哥,真的来不及了!导演打电话催了好几次了。”

        杨曳蹲下身,和她保持同等高度,柔声道:“小朋友,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安全,前面就有个警察亭,哥哥先带你过去,好不好呀?”

        陆粥粥一听到警察局,哆嗦了一下:“粥粥没有做坏事,粥粥不要去警察局!”

        杨曳耐心地说:“警察叔叔抓坏人,就是为了保护像粥粥这样的好孩子,不要怕,警察叔叔会帮你找到爸爸妈妈的,好吗?”

        看着神仙哥哥春风和煦的微笑,陆粥粥感觉温暖极了,她终于点了点头。

        杨曳牵着陆粥粥的手,负责地将她送到了警察局,说明了情况。

        “小朋友,哥哥还有点事忙,警察叔叔会帮你回家的,好吗?”

        “嗯!”陆粥粥点头:“谢谢哥哥,哥哥真好。”

        杨曳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跟助理一起大步流星走出了警察局。

        助理无奈地说:“曳哥,你这热心肠得改改了,太容易被人利用了。”

        杨曳睨他一眼:“就这小孩儿,能利用我什么。”

        “你啊!”……

        陆怀柔在空荡荡的星光广场找了很久,又踹桌子又踹门,绕是这些年跟着他风云见惯的艾伦,也被吓得发抖。

        从来没见陆怀柔发这么大的火儿!

        艾伦连忙去调取了监控,赶回来说道:“怀爷,是赵梓然的助理把她带出去的,教给谁就不清楚了。”

        “去联系他。”

        “不能联系啊,不能让他知道这姑娘和你的关系!他肯定会爆给狗仔!”

        陆怀柔沉着脸,冷道:“联系他,然后把他的经纪公司买下来。”

        艾伦:???

        这什么猛如虎操作。

        很快,陆怀柔便赶到了便利店门边,可是并没有见到小姑娘人影。

        他蹲在路边,整个人都阴郁了。

        艾伦在周围店面四处打听,得知小姑娘一直呆在原地,直到不久前被一个男人带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陆怀柔,真的想一头撞死在电线杆上。

        “对不起老板!”艾伦直挺挺跪在他面前:“都是我的错,你杀了我吧!”

        陆怀柔猛地揪住艾伦的衣领,将他摔在地上,暴躁大喊——

        “滚!”

        接到了儿子打来的电话时,陆怀柔嗓子都彻底哑了。

        陆随意在电话里急切问道:“什么情况啊,爸,警察给我打电话,说我闺女送到警局了,不是让你看着她吗?你现在快过去吧!”

        陆怀柔来不及回他,开着车,马不停蹄地赶到警局。

        不过艾伦让他呆在车里,自己去派出所将小姑娘接了出来。

        陆粥粥爬上轿车后座,看到陆怀柔独自坐在窗边,按灭了手里的烟头,脸色阴沉得可怕。

        她心里也稍许有些怨气,所以一直没有跟陆怀柔讲话。

        坏爷爷,肯定不想管她了,才故意把她丢在外面。

        艾伦助理开着车,路上一个劲儿地跟陆粥粥道歉:“对不起啊,小朋友,我事儿又太多太忙了,一时间真没想起来……”

        陆粥粥摆摆手,表示跟你没关系,然后怨念地望了陆怀柔一眼。

        自家爷爷都把她忘了,还能怪其他人吗。

        通过后视镜,艾伦不住地拿眼神暗示陆怀柔。

        但陆怀柔至始至终沉着脸,一言未发。

        他是个极要面子又傲娇的男人,道歉什么的,他肯定是说不出口的,哪怕心里头都快崩溃了了,面上也装得若无其事、云淡风轻。

        小艾助理道:“刚刚可把你爷爷着急坏了,我们回了化妆间去找,没找到,他还去调了监控,所以你到底上哪儿去了!”

        陆粥粥撇撇嘴,嘟哝着说:“偏不告诉你们。”

        “行行行,没事就好。”

        陆怀柔瞥见她脏兮兮的小裙子,手爪也有点脏,指缝里还有泥灰,心里越发愧疚难当。

        别人家的女儿都当成珍宝一般呵着,自家的女儿却像个小叫花子,如此狼狈,还差点走丢了。

        陆怀柔并没有任何带孩子的经验,年轻的时候,他觉得养育孩子会花费掉太多的精力,人生短暂,应该追求更远大的理想和抱负。

        然而,如今快到知天命的年纪了,陆怀柔却越发为自己没有当一个好父亲而感到叹惋。

        也许,是天意把这小姑娘送到自己身边,让他弥补多年的遗憾。

        陆粥粥睨他一眼,然后故意大声地“哼”了一下,仿佛是在引起他的注意。

        终于,陆怀柔冷着脸,将小朋友拉到自己身边来。

        陆粥粥以为他要揍她了,本能地挣扎,谁知陆怀柔却抓起了她的一双小爪子,嫌弃地“啧”了声。

        艾伦助理知道陆怀柔有严重的洁癖,立刻将一包湿纸巾递过来。

        陆怀柔扯了一张纸巾,仔仔细细地给小丫头擦了手,然后从车上的柜子里摸出了指甲剪,耐心地给小姑娘剪了指甲,又用湿纸巾擦拭指缝。

        陆粥粥不再挣扎,安安静静地看着爷爷。

        柔和的夜灯在他的眼睑边投下阴影,他五官俊朗而轮廓分明。

        夜色里的陆怀柔,不再如白日里那般张扬恣肆,显得安静而温柔。

        尽管他一言不发,但是陆粥粥却能从他的动作里,感受到他埋藏极深的柔情。

        其实,爷爷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凶、那样的不近人情。

        爸爸都从来没有为她剪过手指甲呢。

        陆粥粥自小到大真的很缺爱,只要她感觉到谁是真心对她好,她就会跟谁亲。

        艾伦打开了汽车音响里的深夜电台,电台里正在播放《菊次郎的夏天》的钢琴曲,宛如明月倒映在松涧,晚风徐徐,漾起涟漪。

        夜晚也越发变得绵长而深倦。

        折腾了一整天的陆粥粥,一阵阵的睡意涌了上来。

        她打了个呵欠,然后靠在爷爷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陆怀柔仔仔细细地替小姑娘擦干净了小手,侧过头,看到小姑娘已然倒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他的动作立刻放缓,轻轻把她的手放了回去。

        “小艾,音乐关小。”他轻声说。

        小艾助理将音乐关小了些,看着后视镜,低声道:“怀爷,别说,这姑娘跟你真有点像。”

        陆怀柔敛眸望着她。

        小丫头已经陷入了深长的睡眠,白皙的脸蛋带了些婴儿肥,模样没有长开,所以谈不上漂亮,憨憨的很可爱,睫毛浓密纤长,覆着眼睑。

        “只有一点像吗。”陆怀柔嘴角不自觉地扬了扬,轻声喃道:“她是我家的姑娘。”

        仿佛很骄傲。

        助理小艾望向后视镜,陆怀柔伸出一只手臂,给熟睡中的陆粥粥当了枕头,还轻轻将她的刘海撩到耳后。

        小艾简直怀疑今天的陆怀柔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这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会暴躁影帝,温柔起来的样子,太犯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