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9章 童装店

第9章 童装店

        凌晨,陆怀柔将熟睡的陆粥粥抱回了家。

        因为客房还没有收拾出来,只能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

        他则在客厅沙发上和衣凑合了一晚。

        第二天,陆粥粥揉着眼睛,迷迷糊糊从楼梯上下来。

        开放式的厨房里,陆怀柔系着白色的花边儿围裙,正将一锅热腾腾的面条挑出来。

        白色围裙看起来有点小,根本裹不住他的宽肩蜂腰,强行穿着仿佛很憋屈。

        “爷爷,粥粥想换小裙子啦。”

        陆粥粥拉了拉自己脏兮兮小裙子,可怜巴巴地说:“还要洗澡澡,都臭啦!”

        “我这儿没衣服给你换。”陆怀柔头也没回,专心煮面:“等会儿小艾叔叔会带衣服过来,先吃早饭。”

        于是陆粥粥走到吧台边,撑着高脚板凳坐上去,用筷子挑起面条尝了尝。

        这是陆怀柔人生第一次亲自下厨做饭,他期待地望着陆粥粥:“怎么样?”

        陆粥粥吃了第一口,身子明显痉挛了一下,发出一声:“呕~”

        陆怀柔不满地皱眉:“有这么难吃?”

        “爷爷,这面条是甜的呀。”

        “开什么玩笑!”

        陆怀柔用筷子挑起一根面条尝了尝,立刻吐了出来。

        他居然做了一碗甜面条!

        “爷爷,你该不会是老花眼,没看清糖和盐吧!”

        “老花什么眼!”陆怀柔不满地说:“你看你老子像有老花眼的样子吗!”

        陆粥粥果真凑近了看他,面前的爷爷穿着一件运动t恤,外表上来看,明显就是哥哥的模样,老花眼什么的,应该不存在。

        “那爷爷就是没有生活常识,分不清糖和盐。”

        相比于承认自己老花眼,陆怀柔更加不愿意承认自己没生活常识,索性说道:“甜水面,以前吃过没有?”

        陆粥粥摇摇头。

        陆怀柔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做的就是正宗甜水面,让你尝尝新鲜。”

        陆粥粥看着爷爷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且面不改色的样子,于是她将面条推到陆怀柔面前:“那……尊老爱幼,请爷爷先吃吧。”

        “不不,我不老,你幼小且柔弱,你先吃。”

        “粥粥已经幼儿园毕业啦,还是爷爷吃吧。”

        “粥粥吃!”

        “爷爷吃!”

        俩人为着一碗崩坏的面条,推来推去地“谦让”了一个早上。

        助理艾伦一进屋,就撞上这般“父慈子孝”“感天动地”的场面,他啧啧感叹道:“当爷爷的人,还真是不一样啊,我们怀爷一夜之间,竟然还真成熟了不少,看看,连头发都梳成了大人模样。”

        陆怀柔面无表情:“呵呵!”

        “跑了一早上,还没吃早饭。”艾伦很自来熟地拿起了筷子:“你俩都不吃,我就不客气了。”

        陆怀柔挡住他的手:“老子亲身下厨的第一碗面,想都别想。”

        “小气什么!不就吃你一碗面吗,想想我为你当牛做马、冲锋陷阵那几年!”

        陆怀柔嘴角扬了扬:“我的意思是,这是你老板亲自做的面,既然要吃,那就把它吃干净,一根面条也别剩下。”

        “放心,一口汤都不剩。”

        陆怀柔满意地让他端走了面条。

        陆粥粥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小艾叔叔。

        第一口面就把艾伦给“呕”着了:“这……这这什么呀!”

        “爷爷做的甜水面!”陆粥粥抢白道:“好吃的哟。”

        “好吃你咋不吃!”

        陆粥粥嘻嘻地笑着:“尊老爱幼,粥粥尊敬老人。”

        陆怀柔抱着手臂,眼风弥漫威胁之意:“说好了一口汤都不能剩下。”

        “可、可可你这味道也太……太奇怪了!”

        “男人说话一言九鼎,除非你不想当男人了。”

        “那就当姐姐!”陆粥粥愉快地喊道:“小艾姐姐!”

        这可戳中了艾伦的痛处,虽然他打扮的确前卫新潮,经常被认为是小姐姐,但他骨子里是铁杆直男一根。

        “住嘴,吃就吃,谁怕谁!”

        艾伦一咬牙,捏着鼻子大口大口地“呼噜”着面条。

        陆粥粥拧着眉头,看着他痛苦的模样,艰难地咽着唾沫。

        艾伦最终还是没能坚持下来,吃了第五口,放弃了。

        “好可怜的小艾姐姐呀。”

        “我可怜?”艾伦狡黠一笑:“我顶多也就吃这一碗,某些小朋友可是天天都要吃大魔王做的黑暗料理哦!”

        陆粥粥一听,脸色瞬间惨白,扑到电话边,想给爸爸打电话求救。

        陆怀柔一把将小丫头衣领揪过来,冷声道:“是你自己送上门,想走就走,当我这儿是什么地方。”

        “呜……”

        陆粥粥觉得自己可能吃不到六岁的生日蛋糕了。

        恰是这时候,陆怀柔的手机响了起来,陆粥粥眼尖,一眼就看到是老爸的来电。

        “爸爸!”

        陆怀柔按住了小姑娘的脑门顶,起身接了电话,任由小丫头在他手底下死命挣扎。

        “爸,我们家粥粥怎么样了?”

        “我们相处得很好。”陆怀柔淡淡道:“她很开心。”

        “那就好。”陆随意松了一口气:“爸,我这边事情处理完就回来,粥粥交给你了。”

        陆粥粥拼命挣扎着,喊道:“爸,救命!呜呜!爷爷太可怕了!”

        “我好像听到粥粥的声音了,我能跟她说说话吗。”

        “她正在吃我给她做的面条,吃得很香,没空理你。”

        陆随意叹了一声,有些吃味:“爸,你都没给我做过面条。”

        “你下次来,老子做给你吃。”

        陆粥粥大喊:“不要!爷爷的面条好可怕!爷爷好可怕!爸爸不要来!”

        陆怀柔的手机隔音效果很好,陆随意没有听到陆粥粥声嘶力竭的呐喊。

        他还挺感动,觉得自己和老爸的关系,也许可以借着粥粥而融冰了。

        “爸,您这段时间工作忙吗?有时间照顾粥粥吗?”

        陆怀柔单手制服了怀中的小丫头,漫不经心道:“我让助理去找个保姆,24小时看着她。”

        桌对面,艾伦助理对他做口型:“已经找到了。”

        “保姆?”陆随意愣了愣:“您要请保姆照顾粥粥?”

        “有问题?”

        陆怀柔说话的语气,还是颇有几分威严。

        陆随意不敢顶撞老爸,毕竟自己才是陆粥粥的监护人,把孩子交给父亲带,已经很过分了。

        “没、没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就是……算了算了,没事。”

        陆怀柔感觉到陆随意欲言又止的语气,不过他既然不说,他也懒得问。

        挂了电话没两分钟,陆怀柔便接到了陆随意发来的微信消息,对话框里,陆随意给他发了好几条社会新闻的链接,标题都是——

        “禽兽不如!狠心保姆虐待几个月婴儿!”

        “男主人不在家,保姆暴打三岁半孩子!”

        “年轻辣妈忙于工作,保姆丧心病狂虐待小孩!”

        “女子高薪聘请保姆,谁料保姆竟虐待六岁女童!导致女童窒息死亡!”……

        触目惊心的保姆虐童新闻,还在不断涌入陆怀柔的手机里。

        陆怀柔:……

        有什么话不能直说,拐弯抹角很有意思?

        他大致浏览了一下这些新闻,越看……越是后背冒冷汗。

        虽然这些都是极端案例,但是既然有这样的案例,说明还是有风险。

        陆怀柔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小团子。

        上次她随口说了一句“舅舅揪过我的手”,都让陆怀柔恨不得一脚踹死那家伙,如果真的遇到了黑心保姆,欺负他家姑娘,陆怀柔无法想象他会做出什么事。

        算了算了,任何风险都应该扼杀在摇篮里。

        “保姆你联系了吗?”

        这些小事,我昨晚就搞定了。”艾伦拿着平板走到陆怀柔身边,戳开了保姆的个人资料:“听说是很有经验的阿姨,评价都是五星,据说还会做不少甜品蛋糕。”

        陆怀柔扫了眼信息。

        “老板,您看怎么样。”

        “看起来不错。”

        “那我就……”

        “取消吧。”

        “好嘞!”艾伦正要给阿姨拨电话,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取消?”

        陆怀柔淡淡道:“我不需要保姆了。”

        “不要保姆,那这丫头怎么办?谁照顾她啊!”艾伦急了:“别说你想亲自上手啊!你未来半年的档期可都拍得满满当当!怀爷,您可别吓我啊!”

        “老子说不要,就是不要了!”陆怀柔烦躁地说:“哪儿那么多废话!”

        他回头扫了陆粥粥一眼,小丫头衣裳脏兮兮的,像个小乞丐一般。

        看到她这模样,陆怀柔生平第一次感觉……于心不忍。

        也许这是上天给他的又一次机会,让他弥补过去,试着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艾伦深知陆怀柔说一不二的性格,他一旦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

        他叹了一口气,看来只能先这样了。

        好在陆怀柔早已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他是有咖位、有分量的顶流巨星,荣耀加身,到这个阶段,偶尔任性一两次,也无伤大雅。

        毕竟他为了演艺事业,都拼了大半辈子了。

        陆粥粥拉了拉陆怀柔的衣角,提醒他:“粥粥都要变成臭臭鼠啦,粥粥要换衣服!”

        陆怀柔这才想起来,回头问小艾:“让你买的衣服呢?”

        “把这茬忘了。”

        艾伦一拍脑袋,连忙将自己搁在门边的大包小包提进来:“来,小粥粥,看看小艾叔给你选的漂亮裙裙!”

        陆粥粥欢呼一声,兴奋地跑过去。

        艾伦从一个lv纸袋里取出一件bling、bling的新款连衣裙:“这可是当季新品,穿出去绝对有范儿!”

        陆怀柔可是时尚杂志最受欢迎的男模特,他的亲孙女,怎么能不站在流行浪潮的最前沿呢!

        陆粥粥拿着衣裳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嫌弃地说:“咦~好丑哦!”

        “什么!丑!这件衣服可是好多女明星的定制款!一般人根本买不到!”

        陆粥粥撇嘴:“丑就是丑!粥粥才不穿这个,穿出去要被班上同学笑话!”

        “哇,小朋友,你到底会不会欣赏啊!”

        “本来就是嘛!”

        陆怀柔抱着手臂,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艾伦,你脑子是让狗吃了吗。”

        给她穿这种晚礼服长裙,你是要让她穿出去当个扫地机器人?

        他深深感觉,照顾小孩这事儿,还是不能假手于人。

        大到学习教育、小到穿衣吃饭,都必须亲力亲为。

        *

        当天下午,陆怀柔便带着陆粥粥去了商场的童装店买衣服。

        童装店里的衣服种类可多了,有陆粥粥喜欢的各种卡通人物的同款漂亮t恤和裙子,看得她眼花缭乱。

        “啊!钢铁侠好喜欢!”

        “还有hellokitty也喜欢!”

        “这个蛋糕裙也好漂亮!”……

        因为父亲工作忙,陆粥粥甚少有机会能逛童装店,她穿的衣服都是老爸网购买来的,根本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所以这会儿来到童装店,就像来到了天堂一般。

        助理艾伦看着这些小孩子的衣服,不住地叨叨:“幼稚!土气!怀爷的孙女,怎么能穿这么幼稚的衣服呢!”

        陆怀柔拎着一套公主裙看了看,喃道:“我不可能永远生活在聚光灯下,在粉丝看不到的地方,我也是普通人。”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平凡而普通的生活了。

        陆粥粥的到来,让他有机会能够当一个普通人。

        “选出来没有?”陆怀柔问她道。

        陆粥粥已经看花了眼,这件也想要,那件也想要,根本选不出来。

        “那……爷爷帮我参考吧。”陆粥粥向陆怀柔求助。

        陆怀柔走过去,随手挑了好几件衣裳。

        “爷爷,够了够了,不要那么多!”陆粥粥是个很节省的姑娘:“我够穿啦!”

        陆怀柔停下来,将这几件衣裳扔给店员,说道:“这几件不要,其他的全部包起来。”

        店员接过衣裳:“好的先生,我这就把这几件包起来。”

        然而,当店员走了几步之后,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回头诧异地问道:“先、先生,您是说,这几件不要?”

        陆怀柔面无表情道:“这几件,不要;其他的,全部包起来。”

        店员彻底傻了!

        这位先生……敢情是要包场啊啊啊!

        助理小艾嘴角抽抽。

        说好的想当普通人呢!

        买下人家一整个童装店,这能是普通人干得出来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