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14章 小子你出局了

第14章 小子你出局了

        周五晚上,陆怀柔如约在小学门口接到了陆粥粥,既然答应了带她去看电影,他便推掉了所有的活动,专门将晚上的时间空闲出来。

        陆粥粥穿着牛仔背带裙,扎着羊角辫儿,带着小黄帽,如箭一般蹿出学校大门,钻进陆怀柔的车里。

        “好开心!去看《遮日》咯!”

        陆怀柔白眼。

        为了陪小姑娘去看电影,推掉新片发布会这也就算了,偏偏是看他对家的电影,他真是……欠啊!

        陆怀柔手肘靠着窗户,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想到杨曳那张脸,他就犯困。

        “景绪!景哲!”陆粥粥冲窗户外的三人连连挥手:“还有赵阿姨!”

        赵思嘉看到陆粥粥,笑了起来:“是粥粥呀!是要回家吗?”

        “爷爷带我看电影呢。”

        “这么巧,我也带家里俩兄弟去看电影。”

        “赵阿姨去哪家影院呀?”

        “万象城那边。”

        “我们也是去万象城。”陆粥粥望望景绪,问道:“赵阿姨,一起去吗?”

        “这……方便吗?”

        陆粥粥望了望陆怀柔,陆怀柔无所谓道:“随便。”

        说着他将车靠边停了,让赵思嘉母子三人上了车。

        车后排特别宽敞,坐三个人是绰绰有余了。

        “麻烦您了,陆先生。”

        “没事,顺路。”

        过去,陆怀柔和小区邻居没有过多往来,大家都知道他的性子,也不会轻易去打扰他。

        但陆粥粥这个social小达人,搬来还不到一周,把方圆两百米之内的邻居全都认识了。

        现在小姑娘走在小区里,知名度比他还高。陆怀柔晨跑的时候,甚至还有不认识的小区老年人跟他打招呼——

        “粥粥爷爷出来锻炼啊。”

        “粥粥爷爷要不要来下一把象棋啊。”

        “粥粥爷爷会拉二胡吗。”……

        陆怀柔不再是陆怀柔,而是“粥粥爷爷”,称呼的转变也意味着身份的转变。

        在这些人眼里,他不是万丈光芒的顶流巨星,只是陆粥粥的爷爷。

        陆粥粥的到来,也为他的生活带了来更多平凡的人间烟火气。

        *

        去万象城的途中,赵思嘉接到了单位的电话:“我现在带孩子去看电影,您找别人代课吧,等着我也没办法呀,我现在下班了。”

        景哲一听这话,顿觉不妙,担忧地望了望景绪。

        景绪倒没什么反应。

        “景绪,景哲,真是不好意思,妈妈学校临时有事,必须要过去一趟,下次我们再去看电影,好不好?”

        景哲叹了一口气,明显有些失望,但也无可奈何:“妈妈你去吧,我带弟弟回家。”

        “妈妈保证,下次一定带你们看电影。”

        陆粥粥太懂他们的感受了,家长临时变卦的事儿,她可遇到过太多次。

        满心期待最后落空,真的很难受。

        “赵阿姨,您去忙,就让景哲和景绪哥哥跟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可以吗?”

        “这……还是不麻烦陆先生了吧。”

        陆粥粥赶紧抓了抓陆怀柔的衣袖,冲他做嘴型:“让景绪哥哥和我一起,求你了,求你求你了。”

        陆怀柔无所谓,反正带一个小孩是带,再加两个也不是大事。

        “放心,我会把他们安全带回来。”陆怀柔对赵思嘉说:“你忙吧。”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谢谢您!”

        “不用。”

        陆怀柔在路口放下了赵思嘉,然后拉着一车小屁孩,来到了万象城。

        小孩们欢天喜地进了电影院。

        陆怀柔戴上了口罩,压低了帽檐,将自己伪装得严严实实,跟在他们身后。

        好在景绪和景哲都是特别听话、不闹腾的小孩,两人手牵着手,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就连去上厕所都要向陆怀柔汇报,一路上安安静静不吵不闹,带着也不麻烦。

        相比于他们,陆粥粥反而更活泼好动,一会儿去买冰可乐爆米花,一会儿又要跟大海报合影——

        “爷爷,快帮粥粥拍照。”

        陆怀柔拿着手机,站在对家杨曳的巨幅海报前,一脸不爽:“这里这么多海报,你干嘛要跟这家伙合影。”

        陆粥粥看看海报里的硬汉警察形象,说道:“咱们不是看杨曳哥哥的电影吗。”

        “那也不用跟他合影吧。”

        “可是他帅呀。”

        陆怀柔更不服气了,指着旁边的自己的海报:“这位superstar他不帅吗!不帅吗!”

        陆粥粥笑了起来:“哪有自己说自己superstar呢,爷爷羞羞。”

        陆怀柔指着自己《滑行者》电影海报,说道:“小孩子看什么悬疑片,超级英雄电影它不香吗!我告诉你,这片子全程高能,比什么《遮日》好看一万倍!现在换票还来得及,我保证你《遮日》看一半就睡着。”

        陆粥粥没什么主见,望向景绪:“那哥哥想看哪部电影呢?”

        景绪走到还海报前,望了眼穿着滑翔衣摆pose的超级英雄陆怀柔,分析道:“这部……剧情可能有点幼稚,我选《遮日》。”

        陆粥粥点头:“嗯嗯,那我们就看《遮日》!”

        陆怀柔:……

        小子你出局了我跟你说!还想当我孙女婿,你当屁!

        *

        陆怀柔牵着陆粥粥,顺着人流走进了放映厅,将几个小孩安顿在了中间排的位置上。

        当助理艾伦得知陆怀柔推到自己的首映礼见面会,竟然是为了带孙女去看杨曳的《遮日》,他表示遗憾。

        艾伦:“怀爷你完了,你再也不是过去那个风一般洒脱的男子了。”

        陆怀柔:“说人话。”

        艾伦:“你现在彻彻底底沦为女儿奴了!”

        陆怀柔:“她哭,我能怎么办!”

        艾伦:“哭就哭呗,一巴掌扇过去,啪,再哭又是一巴掌,一准闭嘴。”

        陆怀柔:……

        不愧是他的暴躁祖安助理。

        艾伦:“怀爷我跟你说,小孩就是不能宠,你一宠,她就恃宠生娇,你得严厉,得凶一些,才有威严,才管得住孩子。”

        陆怀柔:“真的假的?”

        一大龄母单未婚男中年,在向他传授育儿经?

        艾伦煞有介事地说:“小孩可不能惯,得凶,你一凶,她就老实了。”

        陆怀柔思考着艾伦的话,觉得有几分道理。

        他没带过小孩,所以小姑娘想要做什么,他都尽可能满足。

        现在看来,应该是宠溺过度了。

        陆粥粥拉拉他的衣袖:“爷爷,电影快开始了,我想先上厕所。”

        陆怀柔凶巴巴说:“幼儿园毕业的学历不会自己找厕所,你说你有什么出息!”

        陆粥粥眨巴眨巴眼睛,眼泪“嗖”地一下蹿了上来,跟着抽抽了一下,眼看着就要变天了。

        陆怀柔心里“咯噔”一下,连声哄道:“乖了乖了,爷爷带你去厕所,好不好?”

        陆粥粥抽抽了几下,想把眼泪收回去,但是没收住,吧嗒地滴落了几颗。

        陆怀柔用袖子给她擦了脸,带她去了卫生间。

        陆粥粥自己踮起脚洗了手,出来的时候,故意撅着嘴不理他。

        陆怀柔抱着手站在门边,心里把艾伦骂了一万遍。

        这什么破招,就这粉雕玉琢的小团子,他能硬得下心肠打骂?

        抽他自己还差不多。

        要不要道歉,这是一个问题。

        陆粥粥经过他身边,用力地“哼”了一声,很有骨气地说——

        “爷爷如果不想看电影,可以跟粥粥直说。粥粥可以跟着蒋清霖和她妈妈一起去看电影,不用麻烦爷爷!”

        “喂,生气了?我开玩笑的。”

        “讨厌这样的玩笑。”

        陆粥粥昂首挺胸走在前面,牵都不牵他了。

        陆怀柔追上去:“小孩,别玻璃心啊。”

        “人家就是玻璃心!”

        陆怀柔笑着走过去,想牵她的手,却被她别扭地甩开。

        陆粥粥走了几步,见陆怀柔没跟上来,她回头憋闷地望望他:“干嘛!”

        “靠,老眼一花,头晕,晕晕晕,不行了……”

        陆怀柔这一身演技施展起来如鱼得水,一边装晕,一边偷偷打量小姑娘:“年纪大了,不能受刺激,啊,脑溢血。”

        他也是很豁得出去,直接倒在了地上:“不行了,晕了晕了。”

        周围路人不住地打量这俩人。

        陆粥粥一眼就看出他是装的,她赶紧跑到他身边,跺跺脚:“快起来,好丢脸哦!”

        “起不来,除非小小陆牵我。”说着,他朝她递出了手。

        “你是不是我爷爷啊,你几岁啊!快起来。”

        “牵。”陆怀柔固执地朝她伸手。

        周围路人见状,纷纷会心一笑:“小朋友,你就牵一下你哥哥吧。”

        “他哪里是我哥哥!他不配!这么幼稚的家伙……”

        陆粥粥终于气闷地牵起了他:“好啦,快起来!丢死人了!”

        陆怀柔嘴角微扬,就着她的手站了起来,拍拍裤腿:“走吧。”

        “电影片头都被你耽搁了!”陆粥粥牵着他的手,一路狂奔着跑进放映厅:“幼稚幼稚!陆三岁!”

        “没大没小!”

        *

        陆怀柔和粥粥重新回到放映厅,艾伦的短信飞进来——

        “怎么样,怀爷,这招好使吧!”

        陆怀柔:“你真敢教。【微笑】”

        艾伦:“那必须啊,我没吃过猪跑,我还没见过猪肉吗。”

        陆怀柔:“对了,你前三年的带薪假,是不是全攒到今年了?”

        艾伦:“是的,我准备冬天去北海道旅居。”

        陆怀柔:“机票买了吗?”

        艾伦:“没有。”

        陆怀柔:“那你不用买了。”

        艾伦:???

        【消息未送达,对方已经不是您的好友】

        艾伦:……

        【消息未送达,对方已经不是您的好友】

        *

        电影正式开始了,小伙伴们一边吃爆米花,一边安安静静看电影。

        景哲看到一半就睡着了,这类的烧脑悬疑片,不适合他这样的小朋友看。

        陆粥粥望了望景绪。

        电影屏幕微蓝的光线映着他英挺的侧脸,他似乎很认真地在分析剧情。

        陆粥粥凑近景绪,小声问:“景绪哥哥,你看得懂吗?”

        景绪道:“这个穿蓝衣服的配角是凶手。”

        陆粥粥:?

        剧情都还没开始,你就找到凶手了?

        “为、为什么呀?”她问道。

        景绪:“因为他说话,前后矛盾。”

        陆粥粥是一点也没有看出蓝衣服的配角是最后的大boss,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杨曳哥哥所饰演的警察主角,真好看!

        陆粥粥转身问陆怀柔:“爷爷你看懂了吗?”

        陆怀柔:“这有什么看不懂的。”

        陆粥粥:“那凶手是谁呢?”

        陆怀柔:“杨曳。”

        陆粥粥:“为什么呢?”

        陆怀柔煞有介事地说:“你不觉得他长得就很像腹黑的连环杀人狂吗。”

        陆粥粥:……

        这……不带人身攻击的吧。

        两个半小时的电影终于过去,陆怀柔伸了个懒腰,总算是煎熬结束了。

        然而,当他要离开座位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观众都没有动身。

        “什么情况,还有彩蛋吗?”

        陆粥粥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

        景哲道:“那我们再等等吧,说不定真的有彩蛋呢。”

        陆怀柔见几个小孩都坐下来等彩弹了,于是他也重新坐回椅子上。

        反正都已经熬了两个半小时,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

        电影片尾曲结束,并没有看到剧情彩蛋,但是大幕拉开,杨曳和演员团队意外地出现在了放映厅现场。

        现场观众一片呼喊和尖叫——

        “杨曳!”

        “啊啊啊!哥哥!”

        “这是什么观影福利!”

        “我是在做梦吗?”

        陆怀柔:……

        网上随便买的一张票,居然票到了对家的首映礼现场!

        顿时,他有种深陷敌窝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