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16章 我有一个秘密

第16章 我有一个秘密

        女人一见自家小孩被推到水坑里,气得脸色铁青:“你一大人,欺负人家小孩子,这算个什么说法!”

        陆怀柔捡起地上的儿童手表,用纸巾擦了擦,懒得理她。

        这女人见他不搭理自己,于是大声嚷嚷起来,想把周围家长都引过来帮她评理――

        “来看看啊,大人欺负小孩子,有没有天理了!”

        周围家长都知道鲁运强臭名昭著,公园玩耍的小孩大多被他欺负过,所以没有人搭理她,甚至还低声议论着,说她活该――

        “做人不能太双标了。”

        “你儿子可以欺负别家小孩。”

        “别人不能欺负你儿子啊!”

        “就是,我看这是大快人心。”

        女人气得眼冒金星,拿出手机,嚷嚷道:“好!你等着!我报警了!让警察来论理!”

        “报警?”陆怀柔擦着手表,淡淡道:“正好,让警察过来,我也正好谈谈赔偿问题。”

        女人愣了愣:“赔什么偿?”

        陆怀柔扬了扬手中的银色腕表,说道:“被你儿子摔坏的不是什么儿童腕表,而是价值十八万的卡地亚女士手表。现在它被你家熊孩子扔进水坑,损害是不可逆转的,赔偿单我会联系律师送到你家。”

        女人一听这话,吓得差点晕过去,有气不能撒,只能一个劲儿地打骂鲁运强,把他打得眼泪汪汪――

        “我让你不争气!”

        “我让你欺负人!”

        “现在好了,我们全家都被你连累了!”

        陆粥粥拉了拉陆怀柔的衣袖:“爷爷,我想回家了。”

        陆怀柔牵起陆粥粥,不再看那女人一眼,也不给她任何求饶的机会,径直离开了。

        路上,陆粥粥心疼地调试着自己的腕表,问陆怀柔:“爷爷,这表能修好吗?”

        陆怀柔道:“不知道,明天拿到门店去看看。”

        “那你会让鲁运强他们家赔偿吗?”

        陆怀柔:“你想让他赔吗?”

        陆粥粥低头思考了一下,似乎拿不准主意。

        陆怀柔以为小丫头会说算了,没想到她思考之后,还是说道:“嗯!就要让他赔的!”

        “是么,为什么?”

        陆粥粥煞有介事地说:“虽然他还是个小孩子,但是小孩子也要为自己做错的事负责呀,不然以后他还会欺负女孩,并且觉得这样做是对的。这件事,正好让他长一个大大的教训,不敢再随便欺负人了。”

        陆怀柔被这小丫头笔直的三观给惊了一下,拍了拍她的后脑勺:“懂挺多啊。”

        “嘻。”……

        因为陆粥粥的到来,陆怀柔拼事业的时间变少了。

        他不仅仅是明星艺人,他还有更重要的身份――陆氏娱乐的总裁。

        陆氏娱乐旗下多家经纪公司和影业公司,都指着这位爷运筹帷幄,所以比起这个,他的艺人身份,其实更多只是他的兴趣爱好罢了。

        背后强大的资本,再加上陆怀柔不容置疑的才华与实力,奠定了他如今娱乐圈封神的地位。

        这样的底气,也纵容了他全部的任性。

        周末,陆怀柔清早起床,锻炼之后,给艾伦发了一条短信――

        “今天不来公司了,网络办公。”

        艾伦:“???”

        陆怀柔:“有问题?”

        艾伦:“没、没问题。”

        您都多少天没到公司露面了!

        陆怀柔:“家里有孩子,我得买菜做饭。”

        艾伦:“我可以帮您去买菜啊!”

        求求您稍微有点事业心吧!

        陆怀柔:“你不知道粥粥爱吃什么。”

        艾伦:“说得好像您知道似的。”

        哪次买菜,不是番茄就是鸡蛋,来来回回也就只会做一盘简单的番茄炒蛋。

        今天,陆怀柔认真地研究了一番菜谱,然后网络下单,买了一份牛排,准备给陆粥粥做西兰花煎牛排。

        “陆粥粥,中午我给你做饭!”

        陆粥粥正在房间里做手工老师布置剪纸作业,听到这话,剪刀一歪,直接把窗花纸剪了个窟窿。

        想到那天陆怀柔给她做的带血生牛排,陆粥粥“呕”了一下。

        太摧残了吧!

        爸爸为什么还没回来啊!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会死翘翘的。

        陆粥粥拿起一张新的剪纸,趴在窗台边,没精打彩地重新剪着花边。

        对面房间里,景绪坐在靠窗书桌边,埋头在写作业。

        他写作业的模样很安静,静得仿佛时间姑娘经过他身边时,都要悄悄拎起裙摆,避免惊扰他。

        陆粥粥拖着腮帮子,趴在窗台边,饶有趣味地看了他很久。

        一楼传来了赵思嘉煎辣油的香味。

        阿姨肯定又在做好吃的了!

        陆粥粥一阵风似的冲下楼去。

        “上哪儿啊!”

        “有题不会做,找景绪哥哥!”

        陆粥粥拿着练习本,叩响了隔壁景家大门。

        穿着格子围裙的赵思嘉打开门,看到陆粥粥,眼角都笑弯了:“粥粥来了,来找景绪哥哥吗?”

        “嗯!”

        其实是想过来蹭饭的,陆粥粥没好意思说。

        “景绪在房间里写作业呢。”

        “那我不打扰哥哥,等哥哥写完再找他。”

        “没事儿,那小子一心二用、三用,都没问题,去找他玩吧。”赵思嘉拍拍她的小脑袋:“阿姨在做麻辣跳水蛙,等会儿就留在我们家吃午饭了。”

        这句话正中陆粥粥下怀,她高兴地说:“好耶!谢谢阿姨!”

        “快上去吧。”

        陆粥粥上楼,来到景绪的房间门口,房间门没有锁,露出了一条小缝。

        小姑娘站在门边,朝里面望了望,房间很大,装饰物品摆放整整齐齐,靠墙有一整面书架,落地窗边还摆放着一架白色的钢琴。

        陆粥粥看到景绪并没有在认真写作业,他手里拿着一个电玩掌机,似乎在玩游戏。

        年级第一的景绪居然也有偷懒的时候,让她抓到小辫子了吧!

        陆粥粥敲敲门,景绪连忙将掌机藏在了书下面,回头望了眼,看到门缝内正暗中观察陆粥粥。

        “是你。”

        “我有数学题不会做,来找景绪哥哥辅导呢。”

        景绪放下手中的笔,淡淡道:“过来吧。”

        陆粥粥端着小板凳,搁在景绪身边,然后爬上去,跪在凳子上:“这道题,还有这道……”

        景绪认真地审了题,然后道:“这是和差问题,学前班要学这个?”

        “老师说,这是三年级的奥数题,让我们课后思考。”

        “你要听我讲吗?”

        陆粥粥冲他露出了狡黠的齐齿笑。

        看到她的笑容,景绪就知道这小丫头压根就不是过来请教问题的。

        “那你在这儿坐会儿吧,等楼下开饭。”

        “知我者,莫若景绪哥哥也!”

        景绪嘴角抿了抿:“小鬼。”

        陆粥粥的小爪子却摸到了景绪书桌底下的游戏机,笑着说:“景绪哥哥原来也没有认真地写作业呀。”

        既然被她发现了,景绪也就不再隐瞒,将游戏机取出来,只说道:“益智游戏。”

        “哥哥写作业的时候偷玩游戏,加上益智两个字,就名正言顺了吗。”

        景绪狭长的眸子扫她一眼,喃道:“这是我的秘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不然我就告诉妈妈,你过来找我,不是为了辅导,而是为了蹭饭。”

        陆粥粥虽然还是个小孩,但也是极要面子的,让别人知道她总想去邻居家蹭饭吃,她一张小脸就臊光啦。

        “我一定不会说的!”陆粥粥连连保证:“我发誓。”

        “不需要发誓。”景绪淡淡道:“告诉我一个你的秘密,我们就算相互牵制了,谁都不会说出去。”

        “这样吗。”陆粥粥苦思冥想,然后郑重其事地凑近他,低声说道:“我最大的秘密就是……”

        说完,陆粥粥张开嘴,把自己的蛀牙指给他看:“我有一颗蛀牙,只给你一个人看哦。”

        景绪:……

        谁想看这个啊!

        *

        陆怀柔跟打仗似的,艰难地煎好了一份牛排,发现陆粥粥居然又跑到隔壁景家去蹭饭了。

        他气不打一处来,穿过花园,冲到邻居家把陆粥粥揪回来。

        陆粥粥死命抱着景绪家的门柱,不肯撒手。

        香喷喷的麻辣跳水蛙就在眼前,她却要回去吃爷爷做的难吃到干呕的饭菜……呜,太残忍了!

        赵思嘉实在心疼小姑娘,于是盛了满满一碗跳水蛙,送到了隔壁陆怀柔家。

        爷孙俩面对面坐在吧台,看着面前这一碗辣香味四溢的跳水蛙,面面相觑。

        陆粥粥哭唧唧地吃着,时不时看看陆怀柔,有些讨好地给他夹了一根蛙腿:“爷爷吃。”

        “老子绝对不吃!”陆怀柔颇有骨气地扭过头:“白长这么大了!没皮没脸!丢人!”

        陆粥粥望了眼他炒焦糊的牛排,撇了撇嘴。

        臭怀柔在厨房里忙了一上午,就这?就这??

        她不去隔壁“讨饭”,爷孙俩都要饿死啦!

        陆怀柔表示,自己是“廉者不食嗟来之食”,坚决不会吃陆粥粥“讨口”讨来的食物。

        他将自己做焦糊的牛排端到面前,看了半晌,愣是没办法往嘴里送,同时又望了望碗里的香辣跳水蛙。

        陆粥粥见爷爷意志动摇,只是抹不开面,于是跳下椅子,说道:“哎哟,肚子痛,上厕所!”

        说完一阵风似的跑开了。

        趁着小姑娘不在,陆怀柔赶紧用筷子夹起一块跳水蛙尝了尝,麻辣鲜香,蛙肉嫩又滑……

        操,好吃啊!

        陆粥粥看着爷爷吃了第一口,便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陆怀柔立刻放下筷子,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而,有了第一口,必然会有第二口第三口,陆怀柔终究是抵不住美食的诱惑,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陆粥粥趴在桌边,笑嘻嘻地问:“爷爷,香不?”

        “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