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17章 兴趣班

第17章 兴趣班

        陆怀柔接到了儿子陆随意的电话,说出差临时遇到一些棘手的情况,还需要老爸再多几周的时间照顾粥粥。

        陆怀柔一听就炸了:“陆随意!你搞什么!玩我是吧!”

        “不是……我哪儿敢啊!您不用特别管她,给吃给喝就行了,小丫头跟野草似的,生命力顽强,不费事儿。”

        “你之前就是这样干的吧。”

        “爸,求您了,帮帮忙。”

        “滚!老子不是你爸!”

        陆怀柔暴躁地挂掉了电话。

        气死了。

        像陆随意说的……不管这丫头,放任其野蛮生长,的确会轻松很多。

        但是陆怀柔做不到。

        孩子在他这儿,还是亲孙女,不管是不可能的。

        偏偏陆粥粥又是个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的捣蛋鬼,一天到晚翘着腿玩。放学之后,还跟一帮小孩在小区野,混成了小区的孩子王,身后跟了一帮忠心耿耿的小伙伴,指哪儿打哪儿。

        不少家长找上门来,跟陆怀柔抱怨,自家女孩本来是琴棋书画、温柔贤淑,自从陆粥粥来了之后,全都给带歪了,每天不是挖蚯蚓就是玩泥巴。

        陆怀柔看陆粥粥每天回家,浑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活像个野孩子似的。

        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那天,陆怀柔将疯玩回来的陆粥粥拉到跟前,问道:“你们小学都这么轻松,没家庭作业?”

        陆粥粥道:“作业很简单的,我在学校就写完了呀。”

        陆怀柔:“那老师没有布置别的任务?我看隔壁那俩小子,就没你这么多空闲时间。”

        陆粥粥:“因为他们放学之后都要报兴趣班啊。”

        陆怀柔:“那为什么你不去兴趣班?”

        陆粥粥:“没人给我报呀,爸爸很忙的,连家长会都不常去,还说要开什么视频家长会,被陈老师狠狠骂了一通。”

        陆怀柔:……

        他虽然长相年轻,但在孩子的教育问题,绝对有他这个年龄段应有的保守。

        别人的小孩都有课后的兴趣班,他家的孩子也必须要有!

        虽然过不了多久,这丫头就要滚蛋了,但是只要还在他身边一天,他就得对她的教育问题负责。

        陆怀柔咨询打听一番之后,拿一张少年宫兴趣班的科目栏,拍在粥粥面前:“想学什么,爷爷给你报。”

        陆粥粥茫然地说:“不知道。”

        “你喜欢什么?”

        陆粥粥想了想,说道:“杨曳哥哥。”

        陆怀柔:……

        “他有什么好喜欢的!”

        陆粥粥坦然地说:“因为杨曳哥哥帮过我呀,我还没向他道谢呢,爷爷,你能带我再见他一面吗?”

        “想都别想!”

        这辈子都不可能!

        陆粥粥撇撇嘴:“小气!”

        陆怀柔道:“重新喜欢一个。”

        “那……我喜欢挖蚯蚓,摇树,还有……捉蜗牛!”

        陆怀柔揉了揉眼角,用红笔勾出了兴趣班的课程:“这里面的,你给我选一个。”

        陆粥粥看着宣传单上琳琅满目的班级课程,艰难地思考着:“景绪哥哥会弹钢琴,如果有点钢琴基础的话,就可以和他一起弹钢琴了。”

        陆怀柔:“你能不能有点自己的兴趣!”

        “自己的兴趣呀……”陆粥粥思索了一下,说道:“那……我看到宁融儿在晚会上跳舞,好好看,我选跳舞?”

        陆怀柔终于稍显满意了,准备用笔勾下跳舞班,不过转念一想,报什么舞蹈班啊!是一个活生生的顶级dancer不就在她面前吗!

        他划掉了舞蹈班的选项,说道:“想跳舞我可以教你,重新再选一个,选你最喜欢的。”

        “我喜欢的可多了,画画、唱歌、算术,那爷爷都给我报上吧……”

        陆怀柔摇摇头,觉得这样不行。

        他在娱乐圈混迹这么多年,深知只有干一行精一行,才有冒头的机会。

        什么都去尝试,结果只会造成全面平庸,什么都会,但都不精,所以他必须要培养小丫头真正的兴趣爱好。

        “那就报算术班吧。”陆怀柔直接帮陆粥粥决定了:“我问过你们班主任,你算数成绩挺不错,学精了兴许有前途。”

        “噢。”

        陆粥粥没有反对,她兴趣很多,当然算术也是她喜欢的一项。

        于是陆怀柔大笔一挥,给陆粥粥选定了数学兴趣班。

        周末,陆怀柔带着陆粥粥来上奥数课,在楼梯口遇到了赵思嘉和景绪。

        “陆先生,你也带粥粥来少年宫啊?”

        “昂,嗯。”

        陆怀柔最不喜欢在现实中遇到熟人了,日常的寒暄真的很麻烦,不过看到来人是赵思嘉,想着前段时间还吃了人家的超级无敌美味麻辣跳水蛙,所以态度稍稍好了一些――

        “你也带小孩来上兴趣班啊。”

        “是啊,我送景绪上奥数班。”

        陆粥粥惊喜地说:“所以我和景绪哥哥在同一个班吗!”

        景绪道:“应该不是,我在六年级的奥数班。”

        “噢。”陆粥粥失望道:“我是一年级的算术班。”

        “你很聪明,把算术基础打好,奥数对你来说应该也不难。”

        “嗯!我会好好学的。”陆粥粥走到他身边,踮起脚尖,附耳小声说:“哥哥,放学等我,我带你去挖蚯蚓!”

        “挖什么蚯蚓!”陆怀柔一把将小丫头拎回来:“人家是跟你一起挖蚯蚓的人吗!好的不学,尽拉人家调皮捣蛋!”

        已经有不下三个家长跟他告状,说陆粥粥带偏自家小孩了,当着人家妈妈的面,她居然“现场作案”,让他这爷爷面子往哪儿搁!

        赵思嘉连忙摆手道:“没关系没关系!贪玩是孩子的天性嘛。我啊,倒还希望有人能带着我们家景绪多玩一玩呢,不过我们家孩子这性格,可能不太喜欢和小朋友……”

        话音未落,景绪忽然道:“陆粥,你几点下课。”

        “三点半!”

        “好,我等你。”

        陆粥粥开心地说道:“好耶!”

        赵思嘉倒是惊奇了,素来孤僻的景绪,居然也开始交朋友了!……

        陆怀柔将陆粥粥送到了算术课的教室门口,陆粥粥跟他道了别:“爷爷一会儿不用来接我啦,我和景绪哥哥一起回家。”

        “知道了。”陆怀柔没好气地拍了拍她的后脑勺:“上课好好听讲!”

        “嗯!”

        他目送着陆粥粥进教室,在前排的位置端端正正地坐好,这才转身离开。

        下楼的时候,他摸出手机,给助理艾伦发了一条短信:“给我订购一台计算机,要最专业的商务办公型。”

        艾伦:“怀爷,你要干啥?”

        陆怀柔:“给我姑娘报了算术班,没准将来陆家还能出个科学家或者宇航员。”

        艾伦:???

        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

        算术班的同学们,基本上都是学前班和一年级的小孩,绝大部分的同学,在幼儿园阶段就已经懂得了最简单的加减乘除的算法。

        包括陆粥粥,她在数学方面似乎有不小的天赋,在幼儿园念大班的时候,老师为了给同学们简单打基础,已经教过了基本的算法,所以她的基础相当不错。

        算术班的同学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生多,女生少,不像隔壁的舞蹈班、作文班,女生就比男生多很多,所以陆粥粥是班上少有的几个女生之一。

        陆粥粥的同桌王梓同学,回答问题特别积极,每当老师提问题的时候,其他同学都埋头计算,他却已经算出了答案,举手回答。

        这些加减乘除对于陆粥粥而言是小case,她即便不打草稿都可以计算出来。

        于是她打了个懒洋洋的呵欠,等老师教高年级的内容,这样她就可以努力争取和景绪哥哥一个班了。

        同桌小天才见陆粥粥没精打彩,以为她学不懂,于是凑过来,好心地说:“你有哪道题不会,可以问我哦。”

        “嗯!谢谢你!暂时还没有。”

        “我叫王梓,你呢?”

        “王子?我叫公主。”

        王梓见陆粥粥笑得开心,小脸蛋一红,知道她是在拿自己的名字打趣:“哎呀,是木辛的梓。”

        陆粥粥不开玩笑了,说道:“王梓你好呀,我叫陆粥粥。”

        “那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嗯!”

        放学的时候,数学秦老师在黑板上给同学们留了几道题目,作为家庭作业,让同学们课后完成。

        “右边几道题是男生们要做的题目,左边的几道题,是女生的题目,按时完成,然后家长签字交上来。”

        陆粥粥好奇地举手问道:“秦老师,为什么男生和女生的作业不一样呀?”

        秦老师毫不隐瞒地说:“是这样的,一般情况下,男生的数学都比女生学得更好,所以男生的题目难度比较大。”

        听到这句话,班上几个男生嘟嘴抱怨了,凭什么女生的题目就简单呀,他们也想做简单题!

        陆粥粥更加不解了:“为什么男生的数学比女生学得好呢?”

        “因为男生天生理性思维就强过女生。”秦老师指着窗外隔壁的作文班:“当然,女同学也不要灰心,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你看隔壁的作文班,女生就比男生多。”

        陆粥粥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老师,您有偏见!”

        秦老师愣了愣,没想到陆粥粥一个六岁不到的小丫头,会说出“偏见”这个词,要是再争执下去,她别说自己有性别歧视吧!

        秦老师正色严肃道:“陆粥粥同学,我注意到你刚刚上课一直在打瞌睡,根本没认真听讲,难道不是因为听不懂吗?”

        “才不是呢!”陆粥粥咕哝道:“是因为你讲的我都会,幼儿园老师就讲过啦!”

        她爸给她报的是全是最好的私立幼儿园,幼儿园什么都教,剪纸、绘画、算术、英语,陆粥粥啥都会,基础比其他同学更好一些。

        秦老师觉得陆粥粥在说大话吹牛:“行啊陆粥粥,既然你都会,那就上来把这几道题全都做了,要是都能做正确,秦老师给你道歉!如果不能,以后上课就乖乖听话,不可以再质疑老师!”

        “做就做。”陆粥粥诗歌遇强越强的倔脾气,她走到讲台上,看着秦老师布置的那几道题目。

        小天才王梓都不由得为她捏了一把汗,这几道题可真难呀,有加减也有乘除,还有混合运算,甚至还有几道题是预习题,今天课堂没有讲过的。

        秦老师看着陆粥粥抓耳挠腮思考的模样,连打草稿都无从入手,他冷冷笑了笑。

        每年都有难缠的学生,对付这种学生,他永远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可是他想不到,陆粥粥一阵抓耳挠腮之后,像是豁然开朗似的,直接拿起笔在黑板上写答案了。

        第一题、第二题、第三题第四题……

        陆粥粥竟然写的数字竟然全都对!一个没错!分分钟就把布置给男生的题做完了!

        陆粥粥气鼓鼓地对秦老师道:“我把男生的题目都做完了,秦老师你要重新出题啦!”

        秦老师无可奈何,绷着脸擦了黑板:“既然陆粥粥用实际行动证明女生也可以学好算术,那女生就和男生做一样的题吧。”

        本来他以为女生会像男生一片抱怨,都想做简单题,却没想到在场为数不多的几个女生,反而比男生更有志气一些,纷纷道:“男生可以做的题,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做就做,有什么了不起!”

        这时,王梓牵头,带着一帮唯恐天下不乱的男孩拍桌板道:“老师不是说跟陆粥粥道歉吗?”

        “老师不要说话不算话哦!”

        他们都想看老师向学生道歉,多得劲儿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场面。

        “秦老师向陆粥粥道歉!”

        “道歉道歉!”

        秦老师瞪了眼台下的男生。

        他分明是更偏心他们的,没想到这帮小子居然在线反水!全帮陆粥粥说话了。

        小孩子……果然永远是站在同一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