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18章 阴阳怪气

第18章 阴阳怪气

        陆粥粥在算术课上的表现,成功让她收获了一枚小迷弟王梓。

        放学的时候,小迷弟还跟着陆粥粥、景绪一块儿去挖蚯蚓,一直玩到天黑才回家。

        陆粥粥拎着脏兮兮的裙摆,小心翼翼跨进家门,正准备悄无声息地溜进房间。

        没想到,还是被一直埋伏在门口的陆怀柔逮个正着。

        陆怀柔看着她脏兮兮的裙子,崩溃抱头喊道:“你非要每天去泥巴里滚一圈,你才开心是吧!求你了,你能不能像别的女孩一样,正常地娱乐!”

        陆粥粥点点头,但看到陆怀柔气急败坏的模样,又叛逆地摇头――

        “所以女孩子正常的娱乐,是什么呀?”

        “我给你示范!”陆怀柔拎着陆粥粥,走进了儿童游戏房。

        这间游戏房是艾伦按照陆怀柔的要求,特意给小丫头布置的,房间里什么都有,弹珠台、射击台、跳舞机、弹簧机、还有满满一箱子玩具。

        不过陆粥粥似乎对这些益智游戏不太感冒,她还是喜欢去户外和蛐蛐、蚯蚓、邻居家的金毛狗这些小动物玩。

        陆怀柔从玩具箱里找出两个芭比娃娃,塞到陆粥粥手中:“这才是女生正常的玩具,你就不能把同学请来过家家吗!一天到晚非要出去野。”

        陆粥粥看着手里一动不动的芭比娃娃,好奇地问:“它又不会动,又不会说话,有什么好玩的。”

        好歹她叫景绪家的金毛狗,狗狗还会冲她摇尾巴互动呢。

        陆怀柔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说道:“枉你满脑袋小聪明,难道不会充分发挥想象力?”

        “比如?”

        陆怀柔拿起两个芭比娃娃,开始过家家编故事:“她名叫艾莉,是香蕉国的公主,这是她的未婚夫杰克,也是一位英俊的王子。”

        这时,陆怀柔又抓来一只大恐龙:“忽然有一天,公主被恶龙抓走了,杰克为了拯救公主,于是翻过了高山,越过湍急的河流。”

        他拿着王子娃娃,翻过了油画板做的“高山”,又翻过了赛车道做的“河流”――

        “终于,王子和恶龙一番激烈搏斗之后,正义战胜了邪恶,他将公主从恶龙手中拯救出来。”

        接着,他又将公主的洋娃娃和王子的洋娃娃放在一起,仿佛携手步入婚姻殿堂一般:“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拥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陆粥粥想了想,说道:“故事还没有结束呢!”

        “是么。”陆怀柔见小丫头终于对过家家的游戏感兴趣了,满怀欣慰:“那你来续写啊。”

        陆粥粥拿起了另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说道:“王子和公主结婚以后,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名叫粥粥公主。可是王子爸爸很忙,每天都要管理国家和人民,公主妈妈更忙,要到世界各国去友好访问,于是把粥粥公主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皇宫里。”

        陆粥粥拿着小公主,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然而,就在这时,那只恶龙降落在皇宫的塔顶,在粥粥公主面前喷火咆哮。”

        陆怀柔居然被小丫头的故事代入了,催促道:“然后呢?”

        “然后……”

        陆粥粥抓起恐龙玩具,把它放到芭比娃娃面前:“原来,恶龙是受过诅咒的国王,是杰克王子的爸爸,是粥粥公主的爷爷,黑暗魔法将他变成了可怕的恶龙,而粥粥公主在和恶龙的对抗中,感化了恶龙。从此以后,恶龙被粥粥公主驯化,成了粥粥公主的仆人。”

        陆粥粥将小公主放在了恐龙背上:“于是恶龙载着粥粥公主,去全世界旅游,还给粥粥公主买好多好多美味的食物,粥粥公主指东,他不敢往西,粥粥公主最喜欢吃炸鸡,他就喷火给粥粥公主做炸鸡。”

        “从此……粥粥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陆怀柔听完这个故事,满头问号。

        感觉这个故事好像有点熟悉?

        陆粥粥收好了玩具,拍拍陆怀柔的肩膀:“爷爷也要向恶龙学习哦!”

        待她离开以后,陆怀柔才反应过来,暴躁地追出去――

        “你还驯服老子当你仆人!你指东、老子还不敢往西是吧!”

        陆粥粥尖叫一声,拔腿开溜――

        “我只是个孩子!”……

        幸好爷爷被艾伦一通电话叫了出去,陆粥粥才得以逃脱暴躁恶龙。

        她拿着芭比娃娃,坐在篱笆边的小椅子上,打了一个百无聊赖的呵欠。

        景哲趴在半人高的篱笆上,好奇地问陆粥粥:“粥粥,你在玩什么呀!”

        陆粥粥扬了扬手中的芭比娃娃:“爷爷说,女孩子都爱玩这个。”

        “是的,我们班的女孩都喜欢玩洋娃娃。”

        “可是我不喜欢呀,我更喜欢你们家的狗狗,喜欢挖蚯蚓,还喜欢捉蛐蛐。”

        景哲笑着说:“粥粥,你真不像女孩呢。”

        “那你说女孩应该是什么样?”

        景哲想了想,说道:“女孩应该安安静静,最喜欢玩芭比娃娃,看到小虫子会尖叫,看到蚯蚓会恶心。”

        “那女孩是不是也都学不好数学。”

        “唔……这个看情况啦,不过跟男孩比起来,女孩的数学成绩好像是要差一些的。”

        陆粥粥将手中的芭比娃娃扔给景哲,气呼呼地说:“那我要让你们失望啦!我就喜欢玩蚯蚓,算术成绩就是好!不是你们期待的女孩的样子!”

        说完,陆粥粥转身跑出了篱笆院。

        景哲愣愣地看着她,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哪里说错了,引她生气。

        他拿着芭比娃娃,错愕地进屋,正好遇到妈妈出门倒垃圾。

        “小家伙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我好像又惹陆粥粥生气了。”景哲苦着脸说:“我总是不太会说话,也不如景绪那样,讨女孩喜欢什么。”

        赵思嘉笑了起来:“你说景绪会讨女孩喜欢,你对你弟弟是有什么误解?”

        “可是陆粥粥就喜欢和他玩!还叫他景绪哥哥!陆粥粥就从来不叫我哥哥,明明我比景绪大!她为什么不叫我哥哥!”

        景哲说着说着,还委屈地哭了,一抽一抽地哭出了猪叫声:“我知道我不如景绪聪明,成绩也没他好,但是我就不能当哥哥吗!”

        赵思嘉看着儿子这模样,强忍着想笑的表情,摸着他的脑袋道:“好啦,你和粥粥不也是好朋友吗。”

        “可……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我也想让粥粥叫我哥哥。”

        “我知道了,小景哲是希望妈妈再给你生一个小妹妹,对吗?”

        “唔……还是不要了。”景哲摇头道:“再生一个小妹妹,妈妈肯定会很辛苦。”

        赵思嘉摸着景哲的脑袋,说道:“你看,弟弟虽然比小景哲聪明,但很多时候,景哲也比弟弟更会关心人呀,你们俩是各有所长。”

        “唔……”景哲抱着妈妈的手臂,赖着她撒娇:“我以后要多关心妈妈!”

        景绪站在楼梯口,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在母亲离开之后,他接过了景哲手上的洋娃娃,说道:“这个,你要吗?”

        “唔,我不要了,这是粥粥的。”

        “那还给她。”

        景绪说完,拿着洋娃娃走出了门去。

        *

        陆粥粥独自坐在小区生态湖边的长椅上,拖着腮帮子看远处西沉的太阳。

        一颗小石子敲在水面,漾起一圈圈的波痕。

        陆粥粥回头,看到景绪走了过来,手里攥着她的洋娃娃。

        “我刚刚对景哲发脾气了。”陆粥粥忐忑地问:“他没生我的气吧。”

        “他哭了。”景绪坐在她脚边的青草坪上,将洋娃娃也放在她脚边。

        陆粥粥歉疚地说:“我不是故意发脾气的。”

        “发脾气就发脾气了,还有什么故意不故意。”

        “景绪哥哥,你也觉得粥粥不像女孩子吗?”

        景绪没有回头,从包里摸出巧克力糖,一颗颗装进她的衣兜里:“我不知道女孩子应该是什么样子,不应该是什么样子,所以也不知道你像不像。”

        他的回答让陆粥粥松了一口气:“唔……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

        至少景绪哥哥没有觉得她是个野丫头。

        陆粥粥也跳下公园椅,坐在景绪身边的草地上,揪着小草道:“爷爷和景哲他们都说,女孩子不该挖蚯蚓,看到小虫虫还应该尖叫,可是小虫虫这么可爱,粥粥就喜欢和它们玩。”

        “陆粥,你就是你自己,不用去学别人的模样。”

        陆粥粥重重点头:“对了,景绪哥哥,为什么你总叫我陆粥啊?大家都叫我粥粥,肥粥,只有你叫我名字,还故意不把人家的名字叫全。”

        “我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

        陆粥粥对任何人都有反驳的话,唯独对景绪,她不想反驳,不愿反驳。

        “那好!从今以后,陆粥就只有景绪哥哥一个人可以叫!这是景绪哥哥独特的称呼。”

        景绪望着她:“为什么给我这么好的待遇?”

        陆粥粥靠着景绪的肩膀,伸手摸了摸景绪肩上的小玫瑰:“这是一个秘密,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是什么样的秘密,比你有一颗蛀牙还值得保密?”

        “我特别喜欢景绪哥哥这件事,本来就比蛀牙更值得……”

        陆粥粥话音未落,呆住了。

        “???”

        怎么说出来了!

        她是不是超级无敌大笨蛋啊!

        景绪微微颔首,面上没什么表情,嘴角浅浅地扬着,看不出笑意,却又极温柔,像掠过湖面的晚风。

        不是喜欢,不是很喜欢,是……

        特别喜欢。

        *

        下午,陆怀柔在剧组化妆,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喂,您好,是陆先生吗,我是陆粥粥的算术老师,秦老师。”

        陆怀柔可以不给任何人好脸色,但是他也和全天下的家长一样,唯独对孩子的老师,态度必须好。

        “秦老师,你好,我是陆粥粥的监护人。”

        秦老师:“是这样的陆先生,您的孩子陆粥粥,我是教不了了,您给她转到其他少年宫,或者转高年级的班级吧。”

        “怎么回事?”

        “陆粥粥这样的天才小孩,恕我能力有限,教不了了。”

        秦老师一开口就是老阴阳了,一般家长听到这样的话,肯定会责怪自家小孩,是不是课堂上犯了错,惹老师生气。

        但偏偏他遇上了陆怀柔,这世上,还真没有人敢拿阴阳怪气的调子和他讲话。

        因此,他便把这句话当做了恭维,笑着说:“我就知道,我们陆家将来要出科学家。”

        秦老师:???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

        秦老师继续解释:“我的意思是,孩子仗着自己有几分聪明,过分骄傲,这也是不好的。”

        陆怀柔根本不听他辩解,说道:“秦老师,既然你教不了我们家的天才小孩,我马上打电话让少年宫派最优秀的数学老师,顶替你的位置。”

        秦老师:“不,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陆怀柔思考片刻,说道:“至少得找个数学博士来教她,你们少年宫没有的话,我这边也可以帮忙找一找。”

        秦老师瞬间变了脸色,沉声道:“陆先生,作为家长,您没有资格插手我们少年宫人事方面的调动吧。”

        陆怀柔淡淡道:“哦,忘了告诉你,我给陆粥粥报名的时候,顺便把少年宫买下来了,所以选什么样的老师教我姑娘,我说了算。”

        秦老师:?????这他妈是什么魔鬼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