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19章 遇到妈妈

第19章 遇到妈妈

        一年级算术班的秦老师终究还是被调走了,新调来的叶老师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虽然不是数学博士,但也是985名校应届研究生的学历,被辅导班高额的薪酬吸引过来。

        叶老师年轻又漂亮,而且性格开朗,思维活跃,课堂上总是用的小动物举例子,将数学知识以很生动的方式教授给小朋友,因此,格外受同学们的喜欢。

        秦老师断言女孩子在理科思维上比男孩子稍弱,不一定能把数学学好,现在新来的数学老师就是女孩子,小朋友觉得,她教得比秦老师还好呢。

        班上的女同学都以叶老师为榜样,每天放学最开心的事儿,就是去辅导班上数学课。

        陆粥粥对算术越来越有兴趣,陆怀柔也越发笃信,他老陆家将来肯定能出一位科学家……

        晚上,陆怀柔带着陆粥粥去家乐福超市买日用品。

        陆粥粥超级无敌喜欢逛超市,以前她最喜欢坐在超市的购物车里,让老爸推着她,流连在琳琅满目的货架边。

        有什么想吃的,她便顺手从货架上摘下来扔在篮子里,然后被花花绿绿的零食袋包围着。

        哇,感觉自己像个零食小公主!

        只可惜,后来老爸工作越来越忙,几乎没有时间带她逛超市了。

        来了陆怀柔家之后,爷爷每周都会带她出来大采购一番,囤积各种各样的便当牛排、速冻水饺或者方便面。

        虽然陆怀柔做饭真的不怎么样,但是他有一点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吝啬时间陪她。

        陆粥粥深深感觉,再在爷爷家住下去,她可能就不想要爸爸了。

        小姑娘将一包包虾条和薯片扔进购物车里,又被陆怀柔毫不留情地取了出来。

        “粥粥要吃虾条!”

        “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

        “讨厌!”

        陆怀柔将她眷恋的小脑袋扭回来,说道:“你们小孩怎么都喜欢这种膨化垃圾食品。”

        他当了这么多年艺人,身材管理相当严苛,深知这些膨化食品对身体的危害。

        “粥粥就是想吃。”

        陆粥粥撅着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陆怀柔的态度也相当坚决:“有本事你就给我哭,心软一秒钟,老子不姓陆。”

        陆粥粥绝对属于资深演技派哭包,抽抽了一下之后,眼泪“嗖”地蹿了上来。

        “爷爷坏,爷爷不给粥粥买薯片。”

        “粥粥要什么,爸爸就给粥粥买什么。”

        “粥粥在爷爷家吃不饱穿不暖,还没有薯片吃,每天饿肚肚。”

        陆怀柔:……

        看来flag不能立太早。

        直到购物车全塞满了胀鼓鼓的薯片包,陆粥粥才终于破涕为笑,开心得像个八百斤的狗子似的,嘴巴都要开花了。

        陆怀柔冷着脸,超级不爽地说:“只买这一次,下不为例!”

        “爷爷最好了。”

        “你刚刚可不是这样说的。”

        “爷爷最最最最好了。”

        “呸。”

        后来陆怀柔还认认真真地思考过,为什么他总是对陆粥粥硬不下心肠。

        当年儿子要是敢这样跟他哭,早就让他一脚踹飞了。

        闺女果然……还是要娇养些。

        陆怀柔结账之后,牵着小姑娘朝着地下停车场走去。

        陆粥粥害怕草莓冰淇淋化掉,迫不及待拆了包装纸。

        她非常客气地把草莓冰淇淋递到陆怀柔面前:“爷爷先吃。”

        “哟,这么客气。”

        “尊老爱幼,传统美……”

        话音未落,陆怀柔这大嘴老蛙,一口就把冰欺凌咬掉了四分之三。

        陆粥粥看着冰淇淋只剩了一个圆锥形的小蛋卷,差点眼睛又红了,激动大喊――

        “谁让你吃这么多!!!”

        陆怀柔:“不好意思,我是大人。”

        大人就是这么吃冰淇淋的。

        “陆怀柔,我讨厌你!”

        两个人打打闹闹来到了停车场,没成想,迎面而来的两个人,让陆粥粥有些傻眼了。

        “舅……舅舅,妈妈!!!”

        女人烫着一头泡泡波浪卷,穿着露挤装和辣裤,肚子上还纹了蝎子纹身,看上去就跟刚大学毕业的女学生差不多年轻。

        她身边的男人,正是那日在公寓里被陆怀柔一顿猛揍的陆粥粥小舅。

        俩人拎着购物袋正准备上车,迎面看到陆粥粥,都有些惊讶。

        “是妈妈呀!”陆粥粥从购物车上站起来,不住地对唐浅挥手:“妈妈,我是粥粥!”

        “粥粥,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和爷爷一起来逛超市。”

        任何小孩久了没见到妈妈,再见面都会特别兴奋。

        陆粥粥也是如此,她从购物车里下来,扑到妈妈怀中。

        唐浅抱了抱陆粥粥,然后抬头望向了对面的陆怀柔。

        陆怀柔当然戴着口罩,鸭舌帽遮住了眼睛,看不清容貌。

        但是这副打扮,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你……你是谁?我女儿怎么会在你这里?”唐浅怀疑地质问:“你和我女儿什么关系?”

        陆怀柔根本懒得解释,也不想理会他们,面无表情地说:“粥粥,回家了。”

        陆粥粥恋恋不舍地抱了抱妈妈,就要跟着陆怀柔离开。

        然而唐浅护犊心切,一把抓住陆粥粥,塞到弟弟身边:“阿遇,你保护好粥粥,别让这个人靠近她!”

        唐遇攥住了小丫头的手腕,不客气地弹了弹她的眉头:“你这野丫头,怎么跟谁都自来熟,不管好人坏人,就跟着人家走啦?当心人家把你卖到山里当童养媳!”

        陆怀柔见唐遇对陆粥粥动手动脚,冷着脸道:“放开她。”

        “凭什么,这是我外甥女!你谁啊你!”

        陆粥粥连忙道:“他是我爷爷啊!”

        “爷爷?你脑子秀逗了吧,这家伙看着比你爸还年轻,他能是你爷爷?”

        “本来就是嘛!”

        唐浅越来越觉得事情不简单,这么一个陌生男人带着自家女儿逛超市,这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

        “唐遇,你去开车!”唐浅急切道:“先把粥粥带回家再说。”

        唐遇将陆粥粥塞进车后座,跟着自己也坐上了驾驶位。

        陆怀柔当然不可能放这姐弟俩离开,他推开了唐浅的阻拦,抓住唐遇的肩膀,轻而易举便将他撩翻在地。

        唐浅见事不对,大喊大叫起来:“救命啊!抢人啦!”

        周围有不少顾客,都被她的叫喊声吸引了过来,甚至有人摸出手机要报警了。

        陆怀柔为了避免更大的波折,只能够放任这对姐弟开车离开,但是他随即上了自己的车,追了上去。

        陆粥粥惊魂甫定地坐在后排,看着爷爷的黑色轿车紧追不舍,她急忙对唐浅解释:“妈妈,他真的是我爷爷!真的!”

        唐浅惊魂甫定,对陆粥粥道:“粥粥啊,你不要被人骗了,现在社会上的人坏得很,就喜欢骗你这种单纯的小孩,今天要不是遇到妈妈和舅舅,指不定你都被人卖了呢!你爸呢?你爸在哪儿,老娘要找他算账,这是怎么带孩子的!”

        “爸爸在出差。”

        唐浅那手机给陆随意打电话,不过听筒里总是冷冰冰的提示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唐浅骂了声:“靠!”

        唐遇看着后视镜里追上来的那辆黑色轿车,说道:“姐,怎么办,那人紧追着咱们不放啊。”

        唐浅望了望后视镜,担忧地说:“不会还有同伙吧?”

        唐遇猛地想起来:“刚刚看那人就觉得眼熟,我想起来了,姐,上次在公寓门口揍我的人,就是他!”

        唐浅用力捶了他一下,气呼呼地说:“我就说,粥粥一小丫头怎么可能惹到这样的人。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又借高li贷了!现在人家绑架了粥粥来威胁你啊。”

        “不是啊姐,我没有……我高li贷都还清了啊。”

        “那这人是怎么回事!”

        陆粥粥又说道:“那是我爷爷。”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唐浅催促唐遇:“快甩掉他啊!不然咱们仨今天都有生命危险!”

        唐遇也是个怂货,怕对方真是高li贷,立刻将车变了道,一脚油门轰下去,车在超车道上飞驰而走。

        陆怀柔紧攥着方向盘,却渐渐放慢了速度,最后靠在路边停了下来。

        他点了根烟,眼角肌肉不停地抽动着。

        不能再追了,那小子开车太毛躁。他再追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意外。

        他姑娘在车上,陆怀柔冒不起这个险。

        陆怀柔给陆随意拨了十几个夺命连环call过去,最后一次,总算接通了:“爸,我刚下飞机呢!去新西兰谈一单牛奶生意,有事吗?”

        “大忙人啊。”

        陆怀柔语调淡淡的,但越是这样,就越让陆随意毛骨悚然:“爸,你有事儿直说,别……别这样,我怕。”

        “我限你半个小时之内,让你那不负责任的女朋友还有她该死的弟弟,把我姑娘还回来,不然后果自负!!!”

        砰!

        陆随意的手机脱手而出,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姐,那个人好像没有跟来了。”唐遇放慢了车速,得意地说:“看来还是我车技好,把他甩掉了。”

        唐浅还有些心悸,责备道:“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出去乱借什么贷款,能有今天这一出吗,还连累了粥粥。”

        “姐,我真没有。”

        “还说没有!”

        唐遇不想和她争执,问道:“那我们现在要不要回家啊?”

        “回什么家,万一他还跟着呢,你要把这些人引到咱们家门口吗?”

        “那去哪儿啊?”

        唐浅道:“前面有个购物中心,那里人多,量他也不敢对咱们做什么!”

        陆粥粥好奇地问:“妈妈带我去吃肯德基全家桶吗?”

        “咱们就去肯德基。”

        “好耶!”

        车停在购物中心的地下停车场,唐浅带着陆粥粥去了肯德基。

        肯德基的人很多,唐遇给陆粥粥买了一盒全家桶。

        陆粥粥幸福地抱着全家桶,大快朵颐。

        唐浅和唐遇却一点食欲都没有,既担心又害怕,因为唐遇有借高li贷的黑历史,他们还不敢报警。

        就在这时,唐浅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陆随意打过来的。

        她还没找他算账呢!

        唐浅气呼呼地接了电话:“姓陆的,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怎么让她被坏人骗走呢!”

        “什么坏人!那是我爸!我亲爸,不是你说让我把孩子给我父母带吗!”

        “你说那银头发的小子,是你爸?”唐浅傻了。

        “什么那小子这小子的,对我爸放尊重些!”

        “不是……这里面有误会吧,你爸看着比你还年轻啊!”

        “我爸保养好不行吗!再说了,娱乐圈哪位明星能让你看得出实际年龄的!”

        “你爸是娱乐圈的?明星?”

        陆随意一不小心说漏嘴了,连忙补道:“我爸是混娱乐圈,但只……只是十八线,不出名,糊咖一个。”

        唐浅哼了声:“就说嘛,要是大明星,哪会有时间帮你照顾女儿。”

        “你现在在哪里,发个定位给我,我让我爸过来接粥粥,他快急疯了。”

        唐浅将肯德基的定位发给了陆随意,挂电话的时候,陆随意千叮万嘱,让她一定一定对陆怀柔客气些。

        “我爸的脾气,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他现在已经是五级愤怒了,你好自为之。”

        “行了,知道了。”唐浅并没当一回事。

        谁还没脾气了,就算他是长辈,也不能胡来吧。

        半个小时之后,陆怀柔大步流星走进肯德基,一眼便望见了吃得满嘴油腻的陆粥粥。

        “爷爷!”陆粥粥冲他扬了扬油腻腻的小手。

        “走了。”

        陆怀柔冷着脸,不由分说地拉她离开。

        “孩子还没吃完呢。”唐遇讪讪地说:“哪有你这样照顾小孩的,总得让孩子把肚子填饱吧。”

        陆怀柔冷冷地睨他一眼:“你在教训我?”

        “没有没有!”唐浅连忙寰转道:“叔叔,真是对不起,万分抱歉,我们一开始不知道您的身份,我弟弟也不是故意乱说话的,您多包涵。”

        陆怀柔懒得和唐遇计较了,看了看桌上啃到一半的鸡翅,终于还是坐下来,耐心地等陆粥粥把鸡翅啃完。

        在这个过程当中,唐浅注意到陆怀柔还给陆粥粥戴上了儿童餐巾围脖,看起来比她这个当妈妈的还细致呢。

        她稍稍放心了一些。

        唐遇一直在观察陆怀柔,闷闷地说道:“不是十八线吗,又不是什么大明星,戴什么口罩啊,害怕人家认出来吗。”

        陆怀柔懒得理他。

        “我爷爷就是大明星!”陆粥粥不服气地辩解道:“谁都认识我爷爷!”

        话音未落,陆怀柔又塞了一根鸡腿在她嘴里:“快吃,吃了走。”

        唐浅礼貌地对陆怀柔道:“叔叔,真是抱歉,一开始我没和陆随意通气,所以才会有这次误会,您照顾粥粥辛苦了,谢谢您。”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陆怀柔随口一问便是一声炸雷,唐浅被问懵了,忐忑地说:“他应该也跟您说过了,我们……没打算结婚。”

        陆怀柔并不意外:“忙事业?”

        “对对对,现在也是拼事业的时候嘛。”

        “那孩子,你们打算怎么办。”

        “这个……暂时先跟她爸过。”唐浅心虚地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年轻人,不需要特别地规划未来,等将来事业起来了,一切都好办。”

        陆怀柔冷笑:“跟她爸过,她爸再往我这儿一扔,你们倒是乐得轻松。”

        “这……”唐浅小声说:“现在的老人家,不都是挺喜欢带小孩的吗。”

        陆怀柔听出了她的言下之意――

        人家父母都是催着要带小孩,现在我们自愿把孩子给你带,难道还不满意吗。

        “我明白了。”陆怀柔点头,淡淡道:“既然如此,孩子就留在我这儿,我可以养。”

        唐浅喜出望外:“那就谢谢叔叔了!”

        “但是,既然是我养的孩子,就是我的闺女,你们想来看她,要打书面报告,手写3000字,经由我的同意,看我的心情。”

        唐浅就知道事情不会怎么简单!

        “你们也不能凭心情随意将她接走,只要我愿意,我可以一直养她到十八岁。”

        “这……”

        陆怀柔双腿交叠,懒懒地靠椅而坐,从文件夹里取出一份文件:“刚刚的半个小时里,我已经让我的律师团拟好了一份转移抚养权的文件,你在这里签个字,从今以后,她就是我的孩子。”

        唐浅懵了,看着这份文件:“这……我不可能签!”

        “不签也行。”陆怀柔从容道:“你现在就把孩子领回去,自己照顾,据我所知,你今天晚上还有一场直播,如果让你的几个大粉头知道你已经是五岁孩子母亲了,他们还会给你砸游艇吗。”

        唐浅:……

        她总算明白陆随意为什么千叮万嘱,让她对父亲客气点。

        拥有一个法律顾问团的男人,现在十八线糊咖的门槛都这么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