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21章 住院

第21章 住院

        音乐课是小朋友们最喜欢的一门课程,因为音乐课不在教室上,而是去音乐教室,音乐教室四面落地窗,角落摆放着一架漂亮的白钢琴。

        宁融儿最近正好初学钢琴,所以每次音乐课,她总是主动举手,要弹一段钢琴,给同学们做示范教学。

        音乐老师是个很和善的年轻姐姐,小朋友愿意自我表现,她自然也不会打击她的积极性,所以每次都同意了宁融儿的表演。

        这天音乐课,宁融儿弹了一段《小星星》,边弹边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这首曲子她练习了好久,特意准备好要在音乐课上大显身手。

        一曲弹完之后,同学们纷纷鼓掌,其实大家并不懂什么钢琴技巧,只是觉得旋律很好听,宁融儿能弹出这么好听的旋律,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宁融儿骄傲地拎起裙摆,向大家谢礼,仿佛刚刚结束了一段盛大演出似的。

        音乐老师也鼓了鼓掌,笑着说:“宁融儿同学真的是多才多艺呢。”

        “我的偶像是cherlyn姐姐,我要立志要像她一样,才华横溢!谢谢大家!”

        陆粥粥小声问蒋清霖:“cherlyn是谁啊?”

        “你不知道cherlyn吗?”

        陆粥粥茫然地摇了摇头,于是娱乐圈小达人蒋清霖兴致勃勃地开始向陆粥粥科普道:“陆雪陵,最近选秀节目里面人气超高的dancer导师,甚至人气都超过了节目中的no.1选手,她不管是唱跳还是演戏,都是祖师奶奶级别的人物了。”

        “好厉害呀。”

        难怪宁融儿这样骄傲的小孔雀都会把她当成偶像和目标,哪一个年轻少女,不希望自己多才多艺又美美哒呢。

        陆粥粥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这个cherlyn姐姐也姓陆啊,又是我的家门。”

        “对啊,她是陆怀柔的姐姐。”

        “什么!”陆粥粥差点被水呛着,放下杯子:“你说她是谁的姐姐?”

        “陆怀柔啊。”

        “不、不会吧。”

        “据说俩人是龙凤胎。”蒋清霖煞有介事地说:“如果娱乐圈还有能制得住陆怀柔的人的话,可能就只有他姐姐了吧。”

        陆粥粥还想问得更具体一些,然而就在这时。宁融儿注意到陆粥粥和蒋清霖偷偷讲小话,没有认真听她弹钢琴。

        她直接cue了陆粥粥:“陆粥粥同学,你会弹钢琴吗?”

        陆粥粥坦然说道:“不会啊。”

        本来说要跟景绪哥哥学钢琴来着,可是景绪哥哥说才艺在精不再多,让她先弄明白自己真正喜欢什么。

        宁融儿笑着说:“不会没有关系,陈老师不是总夸你记忆力好吗,如果你刚刚认真看了我弹琴,应该能记下我得指法吧?”

        蒋清霖立刻站出来帮好朋友讲话:“喂!你不要强人所难,只看一遍,谁能记得住你的指法啊!你这是在故意找茬的吧!”

        宁融儿顺理成章地说:“陆粥粥就记得住,每次语文课,只要她读两遍课文,就能记住全部内容。如果她记不住我的指法,就说明上课注意力不集中!”

        她转头对音乐老师告状道:“老师,陆粥粥一定是觉得音乐课不是重要的课程,所以才会不听课!”

        音乐老师很无奈地说:“倒也不用这样较真。”

        “既然是上课,怎么能不较真呢?”

        陆粥粥的确是没有认真看宁融儿的指法,看了也不会去记。

        但是因为《小星星》是非常简单的曲目,而且旋律有重复性,她至少能记住小星星的旋律。

        于是她离开小板凳,来到了白色钢琴前,尝试着弹了一下。

        前面弹错了两个音调,宁融儿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不过,陆粥粥认真地试过了钢琴的每一个键之后,便立刻记住了它们的不同音阶,于是轻轻哼唱着《小星星》,居然真的顺利地将这首歌的主旋律弹了出来。

        没有任何指法技巧,节奏也磕磕巴巴,但是居然没有出错。

        她完全是凭惊人的记忆力把这首曲子弹出来的。

        同学们窃窃私语,觉得陆粥粥和宁融儿弹的没差。

        音乐老师有点诧异,没想到一个零基础的同学,第一次上手就能弹完整的曲目。

        陆粥粥很有天赋啊。

        宁融儿脸色难看至极,《小星星》这首歌,她练习了将近两个月,才能勉强把它弹出来,而陆粥粥居然……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去记忆,然后就学会了?

        承认别人比自己优秀,这真的很难。下课后,宁融儿一个人躲到女厕哭了好久。

        小朋友端着椅子回到了教室,蒋清霖解气地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自称自己是‘小雪陵’了。”

        陆粥粥从来没有听爷爷说起过,自己还有个姐姐,而且应该还是长得很像很像的龙凤胎。

        “这个cherlyn的照片,你有吗?我想看看。”

        “有啊。”蒋清霖摸出自己的手机,搜索了一段女团选秀节目的剪辑:“这段是导师公演,cherlyn的舞台简直炸掉了!”

        陆粥粥还没来得及细看,班主任陈老师却急匆匆地走进教室:“陆粥粥,你出来一下。”

        陆粥粥放下手机,跟着陈老师走了出去,看陈老师的表情,似乎不妙。

        “怎么了陈老师?”

        陈老师担忧地说:“粥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爷爷可能出事了。”

        “什么!老师你什么意思?”

        陆粥粥还没问清楚情况,便看到艾伦的车已经直接驶到了教学楼下。

        陆粥粥连忙跑过去,急切地问:“小艾叔叔,我爷爷怎么样了!”

        艾伦也不耽搁,给她拉开了车门,让她上车:“拍戏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我先送你去医院看看他。”

        小姑娘过去从来没有过亲人受伤住院的经历,所以一路上脸色惨白,嘴角都在直哆嗦。

        艾伦牵着小姑娘急匆匆赶到了私人医院的vip住院病房。

        病房很大,宽敞明亮,洁白无尘,环境也很好,陈设就像酒店公寓。

        陆怀柔躺在床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陆粥粥看到他的睡颜,再也绷不住了,扑到他面前号啕大哭――

        “臭怀柔!你不要死啊!”

        “你醒过来,不要丢下粥粥一个人!”

        “爷爷,粥粥再也不调皮了,再也不吃零食了。”

        说着她将自己书包里的小豆干、薯条包通通倒进垃圾桶:“粥粥以后都听你的话,再也不顶嘴了。”

        艾伦没想到小姑娘反应这么大,刚刚在车上还默不作声,他以为她没什么事儿,没想到全压在心头呢。

        “粥粥……我劝你不要说这样的话。”艾伦担忧地提醒她:“咱暂时先不忙保证。”

        “爷爷都已经死了。”陆粥粥哭得梨花带雨,面颊通红:“他再也听不到了。”

        “不不不,他不一定听不到,咱保证了,将来要是做不到,这不是打脸吗。”

        “你这个坏叔叔!”陆粥粥边哭便推开他:“爷爷都死了,你还说这样的话!”

        “哎……那我不管你了,不识好人心。”

        陆粥粥拉着陆怀柔的衣袖,哭唧唧地说:“粥粥再也不把薯片藏在床底下,晚上偷吃了;粥粥也不让景绪哥哥帮我调手机,取消家长监控模式;粥粥也不再熬夜躲在被窝里看动画片了……”

        艾伦听不下去了,小声说:“粥粥啊,你……你还是别说了!不然等你爷爷醒过来,你丫真的要被爆捶了。”

        “爷爷再也醒不过来了。”

        陆粥粥趴在陆怀柔身上,哭得嗷嗷叫,正要撩起白被单遮住他的脸,却看到陆怀柔一双上翘的桃花眼,宛如看智障一样看着她。

        陆粥粥猪叫般的哭声,戛然而止,她眨巴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陆怀柔。

        “爷爷……又活了?!”

        艾伦伤脑筋地揉揉后脑勺,解释道:“你爷爷只是在拍冰上动作戏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扭伤了腿而已。”

        “那怎么……刚刚一动不动?”

        陆怀柔打了个呵欠,不耐烦地说:“老子连着两天夜场戏,好不容易捡个机会睡会儿,还被你吵醒了。”

        这时,医生走进来,给陆怀柔检查了一下右腿的腿伤:“扭伤有些严重,你看,都肿起来了。”

        艾伦连忙问道:“医生,他什么时候能恢复啊。”

        “伤筋动骨一百天,要想彻底恢复,不落下病根,就得好好休养。”

        医生走后,艾伦无奈摊手:“得了,怀爷,后面的档期我都给你取消了,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给自己放个假吧。”

        陆怀柔无所谓地耸耸肩:“戏可以不拍,但是公司的情况,每天要给我汇报,我线上办公。”

        艾伦知道陆怀柔事业心很强,所以也没有勉强,答应了他。

        但是陆粥粥却不乐意了,说道:“没听医生说吗!要想不落下病根,就得好好休养!怎么还能工作呢!小艾叔叔你不许来我家烦爷爷了!再来我家,我把你打出去!”

        艾伦笑着说:“怀爷,你看粥粥多关心你。”

        陆粥粥心虚地望了陆怀柔一眼:“是吧,我很关心爷爷的。”

        “老子真是好感动!”

        陆怀柔捏着陆粥粥的脸颊,冷笑道:“把零食藏在床底下,晚上偷偷吃?”

        陆粥粥:……

        “还取消手机的家长监控模式,晚上偷偷看动画片?”

        陆粥粥:……

        “你不会以为哭一哭,假惺惺关心几句,老子就不揍你了吧?”

        陆粥粥:qaq!

        “艾伦叔叔救命!”

        艾伦一脸冷漠――

        “有事的时候叫艾伦叔叔,没事的时候叫艾姐,你当我是没有尊严的工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