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26章 父母

第26章 父母

        五六月,是属于母亲和父亲的两个月,在父亲节和母亲节来临的前夕,语文老师给同学们布置了两个命题作文――

        《爸爸的爱》和《妈妈的爱》。

        课堂上,语文老师声情并茂地向同学们阐述:“父爱都是深沉的,不表露的,如山峰一般深沉;而母爱都是温柔的,像水一样包裹着你,让你感受到脉脉的温情。”

        话还没说完,立刻就有同学举手道:“老师,不是这样的!”

        语文老师笑着问:“张虎同学,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张虎站起来,说道:“我妈一言不合就骂我,根本不像温柔的水!我爸也不像沉默的大山,他只会在边上说,骂得好!”

        语文老师:……

        陆粥粥赞同地点点头:“我爸跟个大马猴似的,上蹿下跳,一点也不像坚毅的大山,也不沉默,只要我不打断他,他可以叨叨一整天。”

        蒋清霖道:“我没有爸爸,但是我觉得,我妈妈的爱才是大山呢,她为了我和我哥哥,一个人努力开店做生意。有时候工作太累,回家之后也很暴躁,我和哥都不敢多说话。”

        宁融儿不满他们的说法,脆声说道:“你们的爸爸妈妈,都不是最好的爸爸妈妈,最好的应该是像老师说的那样。我爸妈就是最好的证明,我爸爸在外面当大老板,妈妈在家里照顾我,爸爸稳重如山,妈妈温柔如水……”

        张虎打断她:“你妈妈是辣椒水吧!”

        全班同学一阵哄笑。

        宁融儿气得眼睛圆瞪:“你胡说什么!”

        “本来就是,那天你妈妈在办公室骂人,全走廊的小朋友都听见了!”

        眼看同学们讨论着就要吵起来,语文老师连忙维持纪律,把小朋友的争执压了下去。

        “她妈妈就是辣椒水。”张虎小声对陆粥粥和蒋清霖说:“而且还是特辣的那种。”

        陆粥粥:“你少说两句。”

        语文老师最后总结道:“所以呀,其实父母都是不一样的,没有固定的类型。可以说,一百个小朋友就有一百种父母,但是老师要说的是,这些父母都有一个共同点。”

        小朋友们好奇地问:“是什么呀?”

        语文老师:“父母对你们的爱,是相同的。”

        张虎点头:“我爸爸虽然揍我,但是也会偷偷给我买零食,还让我不要声张,不要告诉妈妈。”

        蒋清霖道:“我妈也是,她早出晚归努力工作,也都是为了我和我哥生活得更好。而且她还说,要是我能考到年级第一,还带我去看陆怀柔的演唱会。”

        陆粥粥侧头:“考年级第一就为了去看陆怀柔的演唱会?”

        “对呀。”

        “其实你可以树立一个更远大的目标。”

        “这个目标还不远大吗?”

        “这很容易实现啦,不用考到年级第一,也可以去看演唱会,只要……”

        “只要什么?”

        陆粥粥笑嘻嘻地,没有再说下去了。

        只要跟我当好朋友就行啦!

        在同学们热烈的讨论中,语文老师敏锐注意到,有一个小朋友总是低着头,默不作声,也不和周围的同学交流。

        语文老师点名问道:“朱盼娣同学,你想谈谈父母的爱吗?”

        朱盼娣小脸蛋立刻红了,站起来,哆哆嗦嗦地说:“我爸爸妈妈不是山也不是水,爸爸妈妈不爱我,他们只爱弟弟,爷爷奶奶也只喜欢弟弟,给弟弟买好多新衣服。”

        她一双红红的眼睛望着语文老师,问道:“老师,为什么他们只喜欢弟弟,不喜欢我呢?”

        全班同学都噤声了,齐刷刷地望向老师,希望她能解答困惑。

        语文老师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好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怎么回答才能够不伤害小朋友的自尊心――

        “其实,爸爸妈妈也是爱你的,可能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朱盼娣期待地问:“真的吗?”

        “是啊,有的父母,爱就是藏得很深,小朋友不容易感觉到。”语文老师温柔地说:“也有可能是因为弟弟还小,他们需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照顾弟弟上面。”

        朱盼娣眼睛里面终于重新有了光,她用力点头,说道:“老师,我明白了,我会理解父母的辛苦!不再胡思乱想了!”

        语文老师轻不可闻地叹息了一下。

        在语文老师说话的过程中,陆粥粥明显看到,她肩膀上的“小白鸽”,用双翅捂住了眼睛。

        这说明,语文老师在说谎,她心里明明不是这样想的。

        陆粥粥困惑了,语文老师为什么要说谎呢?

        晚上,陆粥粥把这件事讲给了陆雪陵听,不解地问:“姑奶奶,为什么语文老师要说谎呢。”

        陆雪陵一边贴着面膜,一边翻阅时尚杂志:“小丫头都会读心术啦,还知道语文老师在说谎。”

        陆粥粥嘟哝说:“我就是看得出来,她说假话呢,心里明明不是这样想的。”

        陆雪陵道:“其实呢,老师说的是善意的谎言,目的是为了不让小朋友受伤,这也可以理解呀。”

        “可即便是小朋友,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嘛。”陆粥粥义正言辞地说:“谁都不能剥脱小朋友知道真相的权利!。”

        “你个小丫头,你还跟我来劲儿了。”陆雪陵坐起身,准备好好地跟她辩论一番:“你说,谁都不能剥脱小朋友知道真相的权利,那么,你有权利去剥夺她心中的那份美好吗?”

        “唔……”

        陆粥粥终究还是说不过陆雪陵。

        是啊,朱盼娣听完语文老师的话,眼神中洋溢着美好的光芒,谁有权利去剥夺那份美好呢?

        小丫头还是有些不服气:“所以,姑奶奶觉得,偶尔说谎也是可以的咯?”

        陆雪陵立刻纠正道:“善意的谎言,偶尔说一下,是可以的。”

        陆粥粥点了点头。

        这时候,陆怀柔带着棉手套,从厨房里盛出了热气腾腾芝士h饭,不爽地说:“开饭了。”

        一听到“开饭了”三个字,两位姑奶奶同时打了蔫儿:“又是你做的啊。”

        陆怀柔气呼呼地说:“谁求你们吃了,不爱吃拉倒!”

        过去他照顾陆粥粥一个人就够费事儿了,这会儿家里又住进来一位大姑奶奶,双倍的折磨,他说什么了嘛!

        这俩位居然还一起还嫌弃他做的饭。

        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陆粥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芝士h饭尝了尝,眼睛放光:“哇,好好吃哟!”

        她的反应出乎陆怀柔的意料,他惊喜道:“真的?”

        “嗯!”陆粥粥真诚地点头:“姑奶奶说,善意的谎言,可以让生活更美好。”

        陆怀柔:……

        他夺走了她手中的勺子:“陆粥粥,你知道善意的谎言还有一个前提吗?”

        陆粥粥愣愣地摇头,不知道。

        陆怀柔吼道:“前提就是不要说出来!!!”

        *

        晚上,陆粥粥趴在陆怀柔的桌子前,抓耳挠腮地写命题作文。

        好难,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儿就是写作文了。

        她一会儿身子歪到左边,一会儿又歪到右边。

        陆怀柔坐在灯下,戴着眼镜看书,见她磨皮擦痒的样子,悠悠地说:“没有文艺细胞,别勉强,硬写是写不出好作文的。”

        陆粥粥不满:“哪有你这样的爷爷,都不鼓励小孩。”

        “以前我总是鼓励我儿子将来当个科学家,他当成了吗?”

        “他不行,不意味着我不行呀。”

        陆怀柔睨她一眼:“小朋友,等你做到的时候,再来跟我讲这句话。”

        “好!臭怀柔!你就等着吧!我就算当不了科学家,也会成为宇航员,成为大作家,反正不会让你看不起的!”

        陆怀柔眼睛里刚刚有点光,正要说一言为定。

        陆粥粥马上狡黠一笑:“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劣质的激将法,我才不上当呢!哼!”

        陆怀柔强忍住把这破小孩暴揍一顿的冲动,转过身,不搭理她了。

        自从陆粥粥住进他家里,他每天都要对自己默念三遍《莫生气》口诀――

        “人生就像一场戏,今世有缘才相聚。相处一处不容易,人人应该去珍惜。”……

        陆粥粥继续头秃她的作文――《妈妈的爱》

        其实从小到大,陆粥粥和父亲相处的时间更多,对妈妈的印象不是特别深,每次妈妈来见她,都会带她去吃很多好吃的,去游乐场玩,但是玩过之后,妈妈还是会把她送回到爸爸家里。

        陆粥粥在本子上写道――

        “妈妈的爱,像风一样,风过的时候,吹起了地上的落叶和花瓣,吹起了漫天的蒲公英,吹进人的心怀,让人感觉凉爽舒服。”

        “可是风走之后,花瓣落进了水里,树叶落在了泥中,而蒲公英安安静静地呆在了角落里,一切归于平静,就像它从来没有来过,一切重回孤独。”

        陆粥粥从包里摸出那枚金色的小锁。

        看得出来这枚小金锁年代久远,已经做好很久了。金锁的背面的确刻着两个字母――ly。

        就在这时,陆雪陵轻轻推了推门:“小姑奶奶这么晚了,还不睡呀,可别小小年纪就学会熬夜了。”

        “我还在写作文呢。”

        陆粥粥连忙将金镶玉藏进衣领中,而这一动作没能逃过陆雪陵的眼睛。

        她心思剔透,见小姑娘这满腹心事的模样,自然猜到是陆随意那大嘴王八对陆粥粥说了什么。

        “姑奶奶送你的小金锁,喜欢吗?”

        “嗯!”陆粥粥连连点头:“喜欢的。”

        陆雪陵坐到桌边,说道:“写什么作文,让姑奶奶看看。”

        很多小朋友其实很介意被人看作文,但是陆粥粥不介意,大大方方地将小本子交给陆雪陵。

        陆雪陵看过小姑娘对母亲的这一段描述之后,坐了下来,柔声说道:“其实姑奶奶过去也有一个女儿,我给她取名字叫陆滢,有了她之后,我每天都在期待她快快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总是在幻想,我要给她买好多好多漂亮的裙子,把她打扮成小公主。”

        “滢姑姑一定很漂亮。”

        “是啊,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

        陆粥粥本能地坐到陆雪陵身畔,依偎着她,认真地听着她的话。

        “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学会怎么样去当妈妈,总觉得事业大过天,冬天里也在拍戏,甚至常常熬夜。”陆雪陵叹息着说:“也许,小滢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当妈妈,所以才会选择离开。”

        陆粥粥心里难过极了,她连忙握住了她的手,安慰道:“现在姑奶奶有粥粥。”

        “是啊,幸好有你了,所以我才把小金锁送给你。”陆雪陵说道:“所以,粥粥要相信,妈妈一定是爱你的,但是她很年轻,也许还不知道怎么样去当妈妈,就和当年的姑姑一样。”

        陆粥粥用力地点头:“嗯,我明白了!”

        “好了,快把作文写完,然后去睡觉吧。”

        “晚安。”

        陆粥粥眨巴着眼睛,看着陆雪陵门边的身影,轻轻地唤了声:“妈妈,晚安。”

        陆雪陵身影一顿,手轻轻地捂住了自己嘴。

        只这一声“妈妈”,陆雪陵仿佛终于找回了久违的勇气,仿佛戴上了金色的盔甲。

        无惧风雨,她想要好好守护她。

        *

        陆粥粥转过身,继续写作文,房间里一阵安静。

        陆粥粥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劲,回头望了眼陆怀柔,只见他睡在沙发边,强忍着笑,脸部肌肉都抽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感人哟。”

        “啊啊啊啊!”

        陆粥粥差点忘了陆怀柔居然还在房间里,刚刚的话都让这个讨厌鬼听到了!

        陆粥粥感觉自己的尊严和隐私受到严重践踏!

        陆怀柔捧着肚子,笑得快从沙发上掉下来了:“我感动得流下七彩眼泪。”

        “不准笑!”小姑娘红着脸,气得直跺脚:“我再说一遍,不准笑!”

        陆怀柔终于掰回一局,扬长而去,悠哉悠哉地念道――

        “小朋友,莫生气,人生在世不容易,生气害人又伤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