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27章 基地班

第27章 基地班

        陆怀柔的腿伤渐渐恢复了,因为剧组不能怠工太久,他又重新回到影视基地,开始了正常的拍摄工作。

        化妆的间隙,他接到一通来自学校老师的电话――

        “陆先生,您好,您现在是陆粥粥同学的监护人,对吗?”

        “对。”

        “我是附小的钟老师。”

        “陆粥粥又闯祸了?”

        “不不,这倒没有,是这样的,学校刚刚进行了期中测试,我注意到陆粥粥的成绩非常好,远远超过了同年级的其他同学,尤其是算术、英语和自然科学课,她的成绩相当优秀,真是恭喜您了。”

        陆怀柔嘴角微扬,浮现自豪的神情:“看来我们陆家……”

        近旁的艾伦一听到他说这话,条件反射地接了下句:“……将来要出科学家了。”

        陆怀柔眼风淡淡扫向他,他立刻作出给嘴巴扣上拉链的动作。

        钟老师继续道:“是这样的,我们附小这两年组建了一个实验基地班。”

        “基地班?”

        “就是针对全校最出类拔萃的学生,专门开设的班级,实行不超过十五人的小班教学。”

        陆怀柔大概了解到钟老师的意图了:“你希望陆粥粥加入基地班?”

        “没错,我们基地班会缩短这六年的小学课标教材教学的时间,让小孩更多接触诸如奥数、物理、化学、英语甚至法语、日语等小语种的课程,因材施教,制定更适应陆粥粥这类的天才学生的课程。”

        陆怀柔听了钟老师的介绍,觉得这样的基地班教学还挺不错,距离他把陆粥粥培养成科学家的梦想,又更近了一步。

        “陆先生,您看怎么样?”

        陆怀柔一口答应了下来:“行,就让陆粥粥进基地班。”

        钟老师没想到陆怀柔这样轻松就答应了,他及时补充道:“陆先生,因为基地班老师都是请的专业领域的卓越教师,甚至还有博士学历的老师,所以……学费,可能会比普通班的学费贵不少,”

        “学费不必担心。”

        “好好,有陆先生您这句话,我马上就给陆粥粥办理转班的手续。”

        当天下午,陆粥粥刚上完了手工课,便被班主任陈老师叫到了办公室去。

        陈老师格外惋惜地对陆粥粥说:“粥粥同学,你去收拾一下吧,你马上就要离开学前2班了,去跟班上的小伙伴道个别。”

        陆粥粥大吃一惊:“陈老师,我……为什么要走?是因为我期中考试没考好吗?”

        “不不不!”陈老师连忙摆手:“就是因为你考得太好了,被我们基地班的班主任钟老师发掘了。粥粥,金子的光芒是掩盖不住的,你是非常聪明且优秀的孩子,基地班更加适合你。”

        “可是我不想走。”陆粥粥难过地绞着袖子:“我不想离开我们班,我舍不得陈老师,也舍不得霖仔,张虎,也舍不得数学老师,语文老师和英语老师……”

        陈老师叹息了一声。

        她也舍不得陆粥粥,陆粥粥是他们班最听话的小孩,聪明又善解人意,和同学们相处也很融洽,班上绝大部分同学都喜欢她。

        “粥粥,成长过程中,总是免不了要离别的。”陈老师蹲下身,和陆粥粥保持同样的高度,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安慰道:“小学毕业、初中毕业、将来高中乃至大学毕业,我们都要经历分别,最好的朋友也许天各一方,所以粥粥,你要学会适应。”

        “粥粥……不想适应。”陆粥粥嘟着嘴,嗓音已经带了哭腔:“粥粥讨厌分离,讨厌长大。”

        “即便去了新班级,下课的时候,也还是可以回来找蒋清霖、张虎他们嘛。”陈老师摸着她的小脑袋:“而且,去了新班级,粥粥还会认识新的小伙伴呀。”

        陆粥粥心里清楚,即便她不愿意,也必须离开学前2班了。

        小孩子的力量真的很弱小,很多事情,都无力改变。

        她不再为难陈老师,哭哭啼啼地回了2班,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

        蒋清霖见她红着眼睛回来,连忙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张虎也莽撞地跑过来,问道:“谁欺负你了陆粥粥,我帮你揍他!”

        陆粥粥本来极力忍着,小朋友这样一说,她的眼泪更是控制不住,趴在桌上大哭了起来。

        宁融儿见状,笑着说:“肯定是陈老师骂她了呗!”

        蒋清霖回头,一把推开宁融儿:“你讨厌死了!”

        宁融儿想要还手,可是张虎小胖墩撸着袖子站在过道边,挡住了她的路:“走开!”

        宁融儿好汉不吃眼前亏,撅撅嘴离开了。

        “到底怎么回事呀?”

        “你快别哭了,谁欺负你了?总不会是陈老师批评你了吧?”

        同学们全都涌了过来,关切地询问陆粥粥。

        陆粥粥擦掉了眼泪,说道:“我要走了。”

        “去哪儿啊?”

        “陈老师说要去另外一个班,不能和大家再当同学了。”

        “什么!”蒋清霖立刻激动了:“什么什么!肥粥你要转班了!为什么!我不!我不要你走!”

        “我也不想走。”

        宁融儿听到陆粥粥要转班,愉悦的神情藏都藏不住。

        陆粥粥一走,她在班上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没有了,以后音乐课和绘画课,再也没人跟她抢风头了!

        “半期考试刚过,肯定是她考太差了,要把她调到最差的班级。”宁融儿幸灾乐祸地说。

        小朋友都不理她,问陆粥粥:“你要去几班啊?”

        陆粥粥摇摇头:“不知道,说叫什么基地班。”

        “基地班是什么呀?”

        “不知道。”

        宁融儿一听到这三个字,微微色变:“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进基地班!”

        基地班可是学校特别成立的天才小班,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资源丰富,宁融儿妈妈就曾经多次找学校,想把她调到基地班,但是都被学校拒绝了,这可是给钱都进不去的班级。

        陆粥粥居然进了基地班。

        方才的喜悦一扫而空,宁融儿不甘地跺了跺脚。

        气死了。

        蒋清霖哭着帮陆粥粥收拾了小书包,同学们恋恋不舍地把她送到了三楼基地班的教室门口――

        “肥粥,以后要回来找我们玩。”

        “不要认识了新伙伴,就不理我们了。”

        “不会的不会的!”

        蒋清霖严正警告:“我永远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不准见异思迁!”

        陆粥粥握住她的手:“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上课铃响起来,小朋友才依依不舍地和她道别,回了自己的班级。

        陆粥粥走进了基地班的教室。

        这间教室要比正常教室小很多,同学很少,只有十几张桌椅,但是并不显得局促。

        教室墙壁两边不再如其普通班级那样贴满了花花绿绿的剪纸,而是一尘不染的洁白,黑板前端贴着一句励志的标语――

        天才更需要勤奋。

        这里的桌椅,也不再是排列在一起,每位同学之间都隔着约莫一米的距离,不再有同桌,也不再有前后排的同学。

        钟老师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学校里元老级别的特级教师,也是基地班的班主任。

        “同学们,今天我们迎来了一位新同学,陆粥粥同学。”

        正在做题的小朋友齐刷刷地抬起头,望了陆粥粥一眼,没什么反应。

        陆粥粥忐忑地自我介绍道:“我……我叫陆粥粥,来自学前二班,我今年快满6岁了。”

        本来以为基地班的同学,也会像自己班上的同学那样热情地鼓掌,但是并没有,他们只是打量了她一眼,便又埋下了头,看书的看书,做题的做题。

        钟老师继续介绍道:“陆粥粥同学在这次中期考试中,取得了学前年级第一名的成绩,是非常优秀的同学。”

        他们依旧没反应。

        “陆粥粥,你刚来我们基地班,可能不太适应,我们班上有一年级的同学,也有二年级的同学,但是我们上课的内容是一致的,这就需要你课后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自学,能做到吗?”

        陆粥粥并不太清楚自学的范畴,她问道:“是要把一二年级的内容,都自学一遍?”

        “是的,你要尽快地跟上我们课程的节奏。”钟老师拍拍她的肩膀:“老师相信,以陆粥粥同学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做到,只是需要刻苦一些,你看,我们的标语就是――天才更需要勤奋,班上的每一位小朋友都很努力,你也要尽快赶上他们。”

        陆粥粥将书包放进课桌抽屉里,为难地说:“可……我没有很多时间,放学之后要和景绪哥哥去奥数班。”

        “陆粥粥,进了我们基地班之后,你就不需要再报别的奥数班了,即便报了也没有时间去的。”

        “可是我很喜欢奥数班的叶老师,她的奥数课很有趣。”陆粥粥咕哝说:“而且最近我姑奶奶还在教我弹钢琴和跳舞呢。”

        钟老师表情严肃了起来:“陆粥粥同学,可能你还没有弄清楚我们基地班的状况,我们班的同学都是既聪明又努力的尖子生,真正优秀的人,只会看准目标,然后追逐目标,绝不会做无用的事情。”

        说完,他又对身边的小男孩道:“乔葳同学,你起来跟陆粥粥同学说说你的理想。”

        一个白白瘦瘦、戴眼镜的男孩站起来说道:“我的梦想是考清华!”

        “清……清华是什么?”

        “你连清华都不知道,清华是我们国家最好的大学之一。”

        “哦!”陆粥粥点点头:“那你为什么要考清华呢?”

        “我……”乔葳被问住了,犹豫了一下,只说道:“老师希望我考清华,爸爸妈妈也是!”

        “这样呀。”

        钟老师欣慰地按了按陆粥粥的肩膀:“现在你知道了吧,我们班的同学都是要冲刺名校的,清华只是最低的标准,不少同学将来要进国外最顶级的大学,陆粥粥从现在开始,也要树立一个目标。”

        “我……不知道。”陆粥粥根本对大学完全不了解:“那我先去问问景绪哥哥吧。”

        “嗯,好了,新同学介绍就到此为止,接下来开始上课,首先我们上物理课。”……

        基地班一整天的课程排布非常密集,早上是英语、物理课,下午是日语和奥数课,上课的知识容量也相当大。至少,以陆粥粥现在学前班的水平,听这样的课程,简直就是听天书。

        饶是下课的时间,班上的同学们也没有出去玩,要么做题,要么埋头思考老师课堂上的提问。

        陆粥粥趴在课桌边,全身乏力,意兴阑珊。

        课堂上根本听不懂,她简直要无聊爆炸了。

        身边的小瘦子同学乔葳说道:“你现在肯定不适应,我第一天来也是这样的。”

        陆粥粥望向他:“你几年级呀?”

        “我刚来的时候,也学前班,他们都已经上到一年级的课程了,我根本听不懂,不过后来花了半年时间自学,每天晚上都只睡五个小时,才勉强跟上班级的课程。”

        “完了。”陆粥粥下巴搁在桌上:“只睡五个小时,我肯定不行。”

        “你很快就会适应的。”乔葳很有信心:“我一开始也以为自己做不到,不过班上的气氛就是这样,你慢慢的就会有紧迫感,就会想要超过别人。”

        “为什么呢?”

        “因为每年期末测试,如果考了班级最后一名,就要被赶出基地班,所以大家都很拼。”

        陆粥粥眼睛一亮:“那我肯定是最后一名!太棒了!”

        乔葳嘴角咧了咧:“哼,天真,你是新人,进来有一年的免疫期让你自学。所以,至少要等一年之后,你才会加入我们的竞争。”

        陆粥粥像泄气的皮球似的,倒在了桌上:“什么时候有美术课呀?”

        “美术课?”乔葳笑着说:“美术课是不会有的,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什么意思?”

        “我们基地班是不会开设美术课这种没用的课程。”

        “那音乐课呢?还有还有……自然课也没有了吗?”

        “你以为自己还在上幼儿园呢?”乔葳嘲道:“都没有啦,连劳动课都没有,一周只有一节体育课。”

        这个消息对于陆粥粥来说,简直晴天霹雳。

        过去在普通班,每周都有三节体育课,音乐课、劳动课还有她最喜欢的美术课,全都没了……

        “接受现实吧。”乔葳拍拍她的肩膀:“钟老师说,真正杰出的伟人,都是要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

        陆粥粥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但是她不想做伟人呀,她只想快快乐乐地当陆粥粥,每天和小朋友一起玩儿。

        她趴在桌上装死,无意间看到景绪拿着保温杯经过了走廊,她连忙追出去:“景绪哥哥!”

        景绪回头,看到她从基地班教室走出来,微微诧异:“你……进基地班了。”

        陆粥粥就没精打彩道:“对啊,今天刚转班。”

        “哦。”

        陆粥粥问他:“景绪哥哥,你为什么没进基地班呀?他们说年级上成绩好的同学,都会被选进基地班。”

        “去年找过我,但是我拒绝了。”

        “诶???”

        景绪淡淡道:“这班的班主任看着不太像好人,不喜欢。”

        陆粥粥:……

        我小玫瑰太任性了吧。

        陆粥粥看到班主任钟老师肩上的小动物属性是一只黄鼠狼。

        一开始,她也有些不敢靠近他,但是老师的身份让陆粥粥最终还是放下了戒备,她觉得老师都是值得尊敬的。

        说起来,景绪哥哥应该也是能看到的。

        “所以景绪哥哥不想进,就可以不进的吗?”

        “嗯,我妈妈比较民主,她征询我的意见,我说不愿意,她就没有勉强。”

        “可我也拒绝了呀!他们还是让我收拾书包,过来了。”

        景绪分析道:“应该是陆爷爷,他和老师达成了共识,所以你的意见就不重要了。”

        陆粥粥总算明白了过来:“竟然是这样!好气呀!爷爷都不问问我!”

        景绪嘴角抿了抿,似乎在笑,但是笑容很浅很浅。

        “你还笑我!”

        “我没有。”

        “你明明笑了。”

        景绪眉眼绽开,嘴角也扬了起来,一瞬间融冰的表情,真是好看得一塌糊涂。

        陆粥粥看他都呆住了。

        趁她不备,景绪捏了捏她鼓起的腮帮子:“笑了又怎样。”

        “哼!景绪哥哥也变讨厌了。”

        “是吗。”

        景绪从包里摸出一块黑巧,陆粥粥目光立刻被他的巧克力吸引了。

        “想吃吗。”

        她看看他,又看看巧克力,还是很没骨气地说:“想。”

        “哥哥还讨厌吗?”

        陆粥粥拼命摇头,狗腿地笑了:“哥哥最好了。”

        景绪从书包里摸出了好几颗巧克力,一颗一颗塞进陆粥粥的衣服口袋里,小口袋装得胀鼓鼓的。

        陆粥粥受宠若惊:“全都给我?”

        她知道这种进口牌子的巧克力,一颗就要十多块,景绪起码给她塞了七八颗。

        “这糖好贵的。”

        “是我一个月的零花钱。”景绪坦然说道:“本来计划每当你不开心的时候,就给你吃一颗。但是今天陆粥的不开心加倍了,所以全都给你。”

        “景绪哥哥,你对我太好了吧!”

        景绪摸了摸她的头:“走了。”

        “嗯!”

        陆粥粥望着他的背影,剥开一颗巧克力糖扔进嘴里,甜意瞬间在舌尖蔓延开来。

        小朋友都说景绪不如景哲开朗活泼,但是陆粥粥知道,那是因为景哲对所有小朋友都很好,但是景绪……

        只对她一个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