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30章 家规

第30章 家规

        5月20号是陆粥粥的生日。

        前一天晚上,陆雪陵和陆粥粥商量着,次日把陆粥粥的小伙伴都请到家里来,开一个热闹的小型party。

        这个提议遭到陆怀柔的强烈反对――

        “家里开party,休想!”

        陆雪陵:“我明天早上请人把后花园的浅水泳池打扫干净,到时候请小朋友带上泳衣过来。”

        陆粥粥:“然后再把喷泉也打开!”

        陆雪陵:“好主意!”

        陆怀柔见这两位姑奶奶完全无视了他,于是再度重申:“有没有听我说话,我不同意!你们敢把人请到家里来,你们就死定了!”

        陆雪陵:“还得再请几个大厨过来,咱们在花园里摆设自助餐。”

        陆粥粥:“那有大蛋糕吗?”

        陆雪陵:“当然有啦,姑奶奶给你订的三层豪华蛋糕,够好多小朋友吃了。”

        陆粥粥欢呼道:“好耶!”

        陆怀柔:“有没有人听我说话,我不同意!”

        陆雪陵:“明天早上不准睡懒觉了,早点起床,姑奶奶给你梳妆打扮。”

        陆粥粥:“嗯嗯!”

        陆怀柔:……

        hello?有人吗?

        有没有人听我说话?!

        *

        有家里这位大姑奶奶作主,陆怀柔即便有十万个反对,也永远只能反对无效。

        同样都姓陆,陆怀柔忽然感觉,自己变成了家里地位最卑微的那一个。

        陆雪陵为陆粥粥这次6岁生日party,做了充足的准备,一定要让小朋友过有生以来最快乐的生日。

        清晨,天还没亮,陆雪陵便将陆粥粥从床上拽了起来,拉到妆台前给她扎辫子。

        陆粥粥睡得迷迷糊糊,一个呵欠接着一个呵欠,忽然觉得过生日也好辛苦呀。

        “姑奶奶,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小姑娘恳求道。

        “不行!”陆雪陵义正言辞地说:“一会儿小朋友都来了,小寿星总不能乱糟糟地去见他们吧。”

        陆粥粥打了一个呵欠,学着大人模样,感叹道:“social真的好累。”

        陆雪陵给她梳着辫子,笑说道:“上了几天基地班,都会说英语了。”

        “不,这是我爸的口头禅。”

        陆雪陵回头,问陆怀柔:“她爸妈……你叫了没?”

        陆怀柔斜倚在门边,跟陆粥粥一起打着呵欠,说道:“陆随意昨天说要过来,我拒绝了。”

        陆雪陵责备道:“人家想来陪女儿过生日,你干嘛拒绝!”

        陆怀柔满脸都是倦怠的起床气,漫不经心道:“单纯看他不爽。”

        陆雪陵:……

        什么毛病!

        陆粥粥倒是没所谓,反正爸妈都给她发短信,说会给她再补一个生日。

        今天爸妈不来没关系,但是可以多吃到两份的生日蛋糕,这才是最重要的!……

        陆雪陵是个实实在在的手残党,实在不会扎头发,羊角辫儿总是不对称,重梳了好几次,疼得小姑娘呲牙咧嘴。

        陆怀柔看不下去了,接过了梳子,抓起小姑娘一捆乌黑的软发,咬着皮筋,分分钟便给她梳了两个上翘的羊角辫,规规整整,最后还喷了定形水。

        陆雪陵惊喜地说:“可以啊,我们家小哥居然会给女孩梳辫子。”

        陆怀柔嘲讽地睨她一眼,说道:“现在知道谁才是合格的家长了?”

        “佩服佩服。”

        这还是陆雪陵生平第一次对自家弟弟由衷的倾佩。

        陆雪陵还没来的时候,陆粥粥的小辫子都是陆怀柔扎的,初上手的时候也是乱七八糟,不过陆怀柔是个做任何事都无比认真的男人,所以在拍戏闲暇的时候,总是摸出手机搜索小女孩的发髻教程,跟着学。

        助理艾伦都感叹:“不就扎个头发吗,还用得着专门去学?”

        陆怀柔并不觉得只是扎头发这样简单,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他家的小姑娘家必须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地出门,绝对不能邋里邋遢。

        所以他跟着教程学了各式各样的小女孩发辫,每天陆粥粥都能换新发型,让小朋友们羡慕不已。

        陆怀柔给陆粥粥扎好了头发,还在鬓边给她别了一个小蝴蝶结:“行了,大功告成。”

        陆粥粥的睡意终于醒了,在镜子前欣赏的小辫子,满意地说:“粥粥真好看。”

        “好看吧。”

        “嗯!”

        陆怀柔附在陆雪陵耳畔,用极其腹黑的嗓音道:“没点手艺,你还妄图取代我,做梦。”

        陆雪陵:?

        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

        早上九点,小伙伴们陆续来到了家里,陆粥粥穿着蛋糕裙,像小主人一样站在门口迎接他们。

        陆怀柔和陆雪陵都戴着口罩,站在二楼,尽可能避免社交。

        带孩子来的家长们,由艾伦安排着在会客厅喝茶聊天吃点心。

        陆粥粥其实并没有邀请很多人,只有张虎、蒋清霖他们几个熟悉的小伙伴。

        “陆粥粥,你家太大了吧!好漂亮啊!”蒋清霖看着陆粥粥家的大宅子,难以置信道:“我还以为你家很穷呢。”

        “这里是我爷爷的家,我爸的家没有这么大啦。”

        “真该让宁融儿来看看,看她以后还说不说你是穷小孩!”

        “我才不请她!”

        陆粥粥带着小伙伴们去了花园庭院,庭院里摆放着白色的装饰花架,自助餐桌上拜访着各种好看的零食小甜品,看得小伙伴们眼睛都亮了。

        很快,隔壁的赵思嘉也过来了,带着自己烘焙的牛奶曲奇饼,景哲跟在她的身边。

        “赵阿姨好!”陆粥粥赶紧迎上去:“哇,今天的景哲好帅呀!”

        景哲穿了一件合体的小西服,脖子上还系着红色的小领结,小胖墩一下子显得精神了不少。

        “陆粥粥,生日快乐!”

        他将一支系着彩带的钢笔盒送给了陆粥粥。

        “谢谢景哲!”陆粥粥拆开了钢笔盒,兴奋地说:“我还没用过钢笔呢。”

        赵思嘉笑着说:“这是景哲用他自己的零花钱特意给你挑选的,马上就要升一年级啦,很快就能用的上。”

        “谢谢景哲!”陆粥粥望望他们身后,问道:“景绪哥哥呢?”

        “景绪一大早就跑出去了。”景哲解释道:“不知道上哪儿了,我等了他好久都没回来,所以就先和妈妈过来了。”

        “原来如此。”陆粥粥有些小失落:“没关系,我们给他留一块蛋糕就好啦。”

        景哲道:“其实景绪不喜欢吃蛋糕。”

        没看到景绪,陆粥粥心里已经很难受了,景哲这样一说,她更难受:“没、没关系,那就算了吧。”

        艾伦给蛋糕上点了蜡烛,让陆粥粥坐在高脚椅上,准备许愿吹蜡烛。

        景绪一路小跑着,跑进了庭院后花园,小胸脯起伏着,似乎累得不轻。

        陆粥粥眼睛亮了亮――

        “你来了!”

        景绪呼吸还有些不平,身上的浅t恤也脏兮兮,似乎沾上了泥土,看上去有些狼狈。

        赵思嘉惊讶地迎了上去:“景绪,你怎么弄给你成这个样子?”

        景绪抱着一盆玫瑰花的盆栽,说道:“早上去花圃帮刘爷爷种花,他把这盆玫瑰花给我了。”

        “真是……看你这一身脏的,该回家换身衣服再过来。”

        景绪望了陆粥粥一眼,淡淡道:“怕来不及。”

        陆粥粥赶紧跳下高脚椅,跑到景绪面前,有些害羞,矜持地说:“景绪哥哥,好漂亮的玫瑰花呀。”

        玫瑰花是粉色的,郁郁葱葱好几朵,娇艳欲滴,有的盛开了、有的还含苞待放。

        陆粥粥喜欢得不得了,吸吸这朵,又摸摸那朵。

        小伙伴们都围了上来,打量着这株玫瑰盆栽――

        “我第一次见到粉色的玫瑰哎!真好看!”

        “少见多怪啦!”

        景哲说道:“我在刘爷爷的花圃见过这种玫瑰,一支就要不少钱,他把这一整盆卖给你,肯定很贵。”

        赵思嘉笑着说:“不管贵不贵,都是你们自己的零花钱,兄弟俩都都一样,我可没有多给谁哟。”

        景绪没有回答。

        但是陆粥粥知道,景绪哪还有零花钱,前两天他给她买巧克力糖,把零花钱都花光了。

        她看着他脏兮兮的样子,猜测他肯定一大早就去花圃,想办法给人家帮忙做活,才换了这盆花回来。

        景绪哥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想要的东西,都自己去挣。

        “谢谢景绪哥哥,我最喜欢花花了。”

        景绪淡淡地应了声:“不谢。”

        人群中,不知道有哪位人小鬼大的家伙喊了声:“玫瑰代表爱情!”

        “没错没错!”蒋清霖也连连点头:“玫瑰代表爱情哟,陆粥粥,你今天收到爱情啦。”

        家长们听到这话,也无伤大雅地笑了起来。

        景绪面上依旧保持平静,但耳根却红得通透:“我不知道,只是觉得这花很好看,女孩子都喜欢花。”

        赵思嘉这当妈的居然也带头起哄,笑着说:“哟,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家景绪也懂女孩子的心思啦?”

        景绪竟然也有些慌张,望了赵思嘉一眼,示意想让她别说了。

        “什么爱情呀。”陆粥粥很义气地拍了拍景绪的肩膀:“景绪哥哥才不是这个意思呢!你们太不纯洁了!”

        景绪稍稍松了一口气,却又听小姑娘道:“景绪的意思是,要把他自己送给我,是吧,景绪哥哥。”

        景绪更加不能淡定:“你从哪儿看出我有这个意思!”

        “那你怎么送小玫瑰给我。”

        景绪抿着嘴,不知道怎么样解释。

        送小玫瑰给她,他无从反驳。

        “好啦,以后景绪就是我的哥哥了。”

        “是哥哥吗?”

        “对呀。”

        景绪微微松了一口气,默然地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个称呼。

        陆粥粥显然很开心,牵起了他的手:“那哥哥,以后要对我好哦。”

        他很认真地回答:“我会对你好。”

        *

        众人簇拥着陆粥粥,给她唱了生日快乐歌,然后一起吹蜡烛许愿,分吃蛋糕。

        几个小伙伴脸上都沾上了奶油,宛如小花猫一般,相互蠢兮兮地嘲笑着对方。

        张虎问陆粥粥:“今天你生日,为什么没见你爸爸妈妈呀?”

        陆粥粥解释:“爷爷不让我爸妈进屋。”

        “为什么?”

        “因为他们惹爷爷生气了。”

        蒋清霖说:“你爷爷脾气好臭哦!”

        陆粥粥望向蒋清霖:“你确定要这样说他?”

        蒋清霖撇撇嘴:“对呀,如果我有这样不近人情的爷爷,肯定天天和他吵架!”

        “我记得你以前讲陆怀柔打狗仔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这不叫坏脾气,叫人格魅力。”

        “这怎么能比呢!陆怀柔打架就是有魅力,其他人就是脾气臭!哼!”

        陆粥粥:……

        双标狗迟早要后悔。

        就在这时,陆粥粥接到了老爸的电话,让她偷偷到后院去,不要惊动任何人。

        陆粥粥一个人来到了后院,竟然看到老妈唐浅趴在高耸的院墙之上,墙上摆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生日蛋糕。

        “粥粥,嘘,快来,爸妈给你过生日!”

        陆粥粥惊呼一声,兴奋地跑过去:“妈,你来了!爸呢?”

        “你爸在下面。”

        陆粥粥蹲下身,透过石墙雕花孔,看到老爸在下面驮着妈妈呢,不然以妈妈的身高,根本够不到石墙。

        “前院门打开的呀,你们可以进来。”

        “不了不了,省得呆会儿又惹你爷爷生气。”陆随意还是相当畏惧陆怀柔,卑微地说:“爸妈给你唱完生日快乐歌就走,不要让爷爷知道了。”

        “好吧。”

        陆粥粥端着小椅子走过来,踩上了上去,听爸爸妈妈给她唱歌。

        唐浅看着小姑娘公主一般的打扮,好乖好乖的样子,莫名眼睛有些泛红。

        过去陆粥粥跟着陆随意的时候,她也没觉得有个女儿多了不起,想见的时候能见到,不想见的时候扔给孩子爸,自己乐得轻松。

        但是现在,签了那破协议,没有陆怀柔的同意,她根本见不到女儿,想带小姑娘出去吃顿肯德基都难。

        人果然只有失去之后,才会懂得珍惜。

        此时,看到陆粥粥在爷爷家里生活得这样好,她才开始反省自己这个母亲当得如此不够格。

        “粥粥,今天过得开心吗?”

        “超开心,我请了好多小朋友来家里的。”

        “那就好。”唐浅拍了拍身下的陆怀柔:“哎,你别东摇西晃的!”

        陆随意嚷嚷道:“老子快撑不住了!你也太重了吧!”

        “我重?有没有搞错,老娘体重不过百好吧。”唐浅对陆粥粥道:“宝宝,快把蛋糕吃了,妈妈这就得走了。”

        她的嗓音都带着哭腔。

        陆粥粥虽然已经撑得不行了,但是为了不让妈妈难过,还是用勺子舀起一块蛋糕吃掉――

        “很好吃哦,妈妈。”

        “那就好!”

        陆随意终于放下了唐浅,隔着雕栏孔,俩人恋恋不舍地望着陆粥粥:“粥粥,你在爷爷家里乖乖听话,爸妈这边再好好商量一下,怎么样把你接回来。”

        陆粥粥犹豫了一下,小声道:“爷爷说,除非你们俩结婚,不然不放我走。”

        陆随意和唐浅面面相觑:……

        “不是吧。”陆随意皱眉道:“我爸也管太宽了些。”

        “就是,谁要嫁给你爸呀!”

        “谁要娶你呀!”

        “那就没有办法啦。”陆粥粥耸耸肩:“我只能跟爷爷一起生活啦,爸妈,你们快回去吧,以后别来看我咯,不然爷爷更生气。”

        陆粥粥说完,毫不留情转身便走。

        陆随意赶紧叫住她:“哎,粥粥,你跟爷爷说,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勉为其难跟这个女人结婚,也……不是不行。”

        “喂!陆随意!”

        陆粥粥望向唐浅,唐浅皱着眉头:“我……我在再考虑考虑,毕竟婚姻大事……”

        “好啦,你们考虑好了,再来看我哟!”

        陆粥粥愉快地走回前院,没想到花园小径边,直接撞上了陆怀柔:“爷……爷爷……”

        “老子什么时候说,他们结婚,就放你回去?”

        “唔!”陆粥粥心虚地不敢看他:“这个那个……景绪叫我呐!我先过去啦!”

        “想都别想!”身后,陆怀柔冲她大喊:“让他们死了这条心!”

        陆雪陵摇着流苏团扇,悠哉悠哉地说:“看来,不是小姑娘离不开你,是你越来越离不开粥粥了。”

        “我离不开她?”陆怀柔死不承认:“开什么玩笑,一破小孩。”

        “那干嘛不放人家走。”

        “我……”

        陆怀柔狡辩道:“既然签过协议,那就必须有契约精神!”

        陆雪陵摇着扇子,慢悠悠地说:“人家爸妈要是真的结婚了,也有时间带小孩,你凭什么把小姑娘强留在身边,凭你长得帅吗。”

        “凭我是陆随意老子!”陆怀柔想了想,似乎也觉得这个理由过于不讲道理,于是道:“凭我能比他更好地照顾陆粥粥。”

        “切,你先把你的厨艺练好再说吧。”

        陆怀柔不服气地说:“不爱吃你走。”

        “赶我走?”她走过去,在陆怀柔脑门顶敲了一个爆栗:“我是你姐!别忘了爸妈怎么教你的――尊敬姐姐,保护姐姐,听姐姐的话!”

        陆怀柔捂着脑袋,憋闷不已,冲陆粥粥喊了声:“小孩,过来!”

        陆粥粥满嘴都是蛋糕,屁颠儿屁颠儿地朝陆怀柔跑来:“爷爷,怎么啦!”

        “你想吃爆炒栗子吗?”

        陆粥粥捂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思考片刻,还是期待地点了点头。

        于是,陆怀柔一个爆栗敲在了陆粥粥的脑门顶上。

        陆粥粥猝不及防吃了这一记爆栗,“嗷”地叫了声:“陆怀柔,你干什么!”

        “陆粥粥,你知道我们陆家祖传的家规是什么吗?”

        陆粥粥捂着脑袋摇头。

        “尊敬爷爷,保护爷爷,听爷爷的话,记住了?”

        陆粥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