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32章 掉马

第32章 掉马

        夕阳西下,在回程的大巴车上,学前班的小朋友们热热闹闹地唱着歌,洒下了一路欢声笑语。

        蒋清霖还有些生气,一路都在埋怨陆粥粥:“你一整天都在和景绪玩,把我和张虎丢一块儿,真没劲,哼!重色轻友!”

        陆粥粥望向她:“什么意思呀?”

        “哇,陆粥粥,连重色轻友都不知道,你平时不看电视剧呀?”

        陆粥粥:“看呀,我爱看《海绵宝宝》。”

        “我看你也就是个宝宝。”蒋清霖拍拍她的肩膀:“重色轻友的意思,就是在你心里,长得好看的景绪份量最重,你最好的朋友――我和张虎,一点也不重要!”

        “才不是呢!”陆粥粥反驳:“你们也很重要!”

        “那谁更重要啊?”

        张虎闻言,也好奇地望向陆粥粥,期待着她的回答。

        陆粥粥思索了一下,皱眉道:“哎呀,选不出来!都重要!”

        “不可以都重要,一定要选一个!”

        蒋清霖揪着这个问题不放:“那换个说法,如果张虎和景绪同时答应给你当老公,你选谁!”

        “哇,问这种问题,你羞不羞啊。”

        蒋清霖道:“这有什么羞的,换我就选景绪了。”

        “为什么?”

        “景绪好看呀,长大了肯定更好看。”

        张虎有点受伤,喊道:“我不帅吗。”

        蒋清霖拍拍他的肩膀:“你比景绪还是差一点啦,我是诚实的小孩。”

        “那万一我长大了比他帅呢!”

        “那就等你长大了再看咯。”

        “哼!那你等着吧!”

        “你们好幼稚啊!”陆粥粥摇头说道:“我才不做这样的选择呢!不选不选!”

        “考验友情的时刻到了。”蒋清霖固执地说:“必须选一个!”

        “哼,只有小孩才做选择呢,我两个都要!”陆粥粥一只手揽着一个小伙伴的肩膀:“景绪张虎,我都要,还有霖崽,我也要!你们都是我的。”

        这个回答总算让蒋清霖满意了,放过她了:“那你以后不准再重色轻友了。”

        “我没有!”

        没一会儿,景绪给陆粥粥发来一条短消息:“我在你书包里放了橙子,晕车吃。”

        陆粥粥翻了翻自己的背包,里面果然装了三个薄皮小橙子。

        她嘴角浅浅地抿了起来:“我坐在前排,暂时没有晕车,谢谢哥哥。”

        景绪:“嗯。”

        陆粥粥:“刚刚霖崽不高兴了,说我只和你玩,重色轻友。”

        景绪隔了很久,才回道:“我是……色?”

        陆粥粥:“就是你长的很好看的意思。”

        景绪:“但这个词,并不是这个意思,以后不要乱用了。”

        陆粥粥:“哦!”【乖巧】

        景绪:【摸头】

        陆粥粥:“霖崽还让我在你和张虎之间,选一个将来当老公。”

        景绪刚拿起保温杯,看到这句话,一口水喷了出来,呛了半晌。

        你们真的是学前班小孩???

        陆粥粥:“我骗他们说,两个都要。但我私心里还是觉得,景绪哥哥更好。”【乖巧】

        景绪:“其……其实,你不用把和闺蜜说的每一句话,都告诉我。”

        陆粥粥:“为什么?”

        景绪:“因为等你长大了,再回想起来和我说过这些话,会很害羞。”

        陆粥粥:“为什么会害羞啊。”

        景绪满脸通红,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她:“算了,没事。”

        陆粥粥:“【亲亲】”

        景绪:“【摸头】”

        *

        坐在车前排的宁融儿,一直在跟周围小朋友炫耀她的名牌包――

        “这个包,我姐从美国带给我的,限量名牌包,全世界一共不超过三个,其中一个在美国超模那里,另一个在大明星陆雪陵那里,最后一个嘛,就是我的包包啦。我姐知道我喜欢陆雪陵,特意给我买的她的同款包包。”

        同学们不太懂什么叫做奢侈品和限量包,但是听宁融儿的描述,也觉得好厉害的样子,纷纷去摸宁融儿的背包。

        “小心一点啦!”

        “看就行了,别碰!”

        “你的手这么脏,给我弄脏了。”……

        小朋友们都围着她的包包,仔仔细细地观摩着。

        这时,不知谁说了一句:“宁融儿,陆粥粥的书包,和你的名牌包一模一样哎!”

        同学们闻言,纷纷朝着陆粥粥投来好奇的目光。

        陆粥粥本来在低头和景绪互怼表情包,察觉到周围同学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不明所以。

        准确来说,他们不是在看她,而是打量她怀里的零食包。

        她本能地抱紧了包包,说道――

        “我零食都吃完了,没剩的了。”

        有好事的女生说:“陆粥粥,你的包包怎么跟宁融儿的名牌包一样啊?”

        陆粥粥见小朋友不是觊觎她的零食,松了一口气:“哦!那可能是买到一样的包包了,真巧呀。”

        “不是哎,宁融儿说这个包全世界只有三个,限量款,一个在美国超模那里,一个在大明星那里,最后一个在她这儿,怎么你也有呢?”

        陆粥粥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这是我姑奶奶送我的呀。”

        “宁融儿说这个包包好贵好贵的,你怎么还用它来装零食呀,还弄这么脏?”

        陆粥粥看着自己怀里沾了泥土的小背包,有点愧疚,觉得对不起姑奶奶:“那……我回去把它洗干净吧。”

        宁融儿冷嘲道:“她的一看就是山寨货啊。”

        同学们问道:“什么是山寨货啊?”

        宁融儿大声地向同学们科普:“就是假冒伪劣,没钱买真货,就用假货来打肿脸充胖子呗。”

        陆粥粥有些生气,辩驳道:“这书包就是姑奶奶给我装零食的,什么真货假货,能装东西不就好了吗!”

        “乡巴佬,什么都不懂。”

        蒋清霖站起来道:“你别乱骂人,谁真谁假还不一定呢!”

        宁融儿很自信地说:“我的包是我姐从美国带回来的!”

        “美国带回来的就是真的呀?老师都说不要崇洋媚外。”

        蒋清霖虽然家境不算富裕,但是平时特别关注娱乐圈和时尚杂志,她说道:“我看书上讲,这种名牌都是可以去官网验证真假的,你一定要说自己的包是真的,敢不敢去验证一下呀!”

        “去就去!谁怕谁!”

        张虎是班级的电脑小高手,他立刻摸出手机,搜索了这个奢侈品包的官网,然后轻而易举地找到了真伪验证的对话框。

        “你包里面应该有标签,把上面的号码输入在这个对话框里,就可以验证了。”

        宁融儿找了半晌,也没有找到什么标签:“标签早就扔了。”

        “不会,官网上说,正品一般都有防伪标识,是印在包的内部夹层的标签上。”

        陆粥粥也翻了翻自己的包,在夹层找到了一个标签码:“是这个吗?”

        “念来听听。”

        “2f34s985。”

        张虎把这个号码输入对话框,对话框跳转,开始验证……

        周围的同学全都凑了过来,好奇地盯着正在加载的对话框。宁融儿抱着手臂冷冷道:“肯定是山寨货。”

        然而,对话框跳转到一个动态画面中,闪闪的金色中文字体漫了出来――

        “尊贵cherlyn女士,您在我公司订购的dtg暗格条纹双肩背包系限量版正品,如有任何修补或清洗的需求,请您致电,我公司将免费为您服务。”

        班上不少小朋友在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基本认识了绝大部分汉字,所以这段信息解读起来并不困难。

        “陆粥粥的包包不是山寨货啊。”

        “这很明显就是真的呀,你看,连名字都有。”

        “cherlyn,这个名字好熟悉哦。”

        绝大多数小朋友包括宁融儿,都没有反应过来cherlyn是谁,只有蒋清霖疑惑地望了陆粥粥一眼。

        同学们好奇地问宁融儿:“陆粥粥的包包是正版,你的包包怎么连防伪标签都没有啊。”

        “不可能,肯定有的!”宁融儿把自己的包包翻了个底朝天:“一定有!肯定落在那里了。”

        “别找了。”蒋清霖说:“这防伪标签是印在夹层间的,只有真品才有,山寨货怎么会有呢?”

        周围同学低声议论,本来一开始他们根本不知道山寨货是什么,这还是宁融儿向大家科普的知识呢。

        宁融儿气得脸都红了,忿懑地将包包扔在一边,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陆粥粥没觉得这包包多厉害,这只是姑奶奶送给她用来装零食的,包包底部沾了草地上的泥土,于是她用湿纸巾把底部擦拭干净。

        宁融儿因为羞愤,已经呜呜地啜泣了起来,最后变成了号啕大哭。

        坐在最前排的钟老师终于从打瞌睡中清醒了过来,因为回程的时候比较混乱,不同班级的同学都是混坐的,钟老师就被随机安排负责这一辆大巴车。

        听到有小孩的哭声,他走过去不耐烦地询问情况――

        “怎么回事,吵吵嚷嚷的。”

        宁融儿一见老师过来,恶人先告状:“陆粥粥背名牌包!还向同学炫耀,还让同学们去查防伪标志,说我背山寨!”

        蒋清霖一听就坐不住了,站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哇!你真是歪曲事实一把好手啊!明明就是你先炫耀诬陷陆粥粥是山寨,现在倒打一耙!”

        宁融儿只顾着哭,越哭越伤心,吵得钟老师无比烦躁。

        他望了眼陆粥粥怀里的包包,虽然不太识货,但是他也有老婆,老婆平时就经常跟他说这个包那个包,什么lv,什么gucci,所以他也认识一些奢侈品牌。

        陆粥粥的书包,的确是价值不菲的名牌包。

        “陆粥粥,我以为你只是顽劣了些,没想到竟然这么虚荣,谁让你带名牌包来同学们中的,好好的风气都让你败坏了!”

        陆粥粥自然不甘心被冤枉,嘟哝道:“我又不知道这是名牌包,姑奶奶让我用它装零食!”

        “装零食是假,炫耀才是真的吧!”

        “才不是呢!”

        同学们也七嘴八舌地帮陆粥粥辩解,说这件事跟她无关,都是宁融儿的错。

        钟老师被他们吵的头疼,摆摆手,让同学们闭嘴。

        他对陆粥粥早就颇有微词,因为她一闹,基地班现在成了众家长声讨的对象,时刻都面临着被取缔的危机,他能不恨这丫头吗。

        如今遇到这件事,他正好可以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

        “你和宁融儿两人攀比名牌,带坏学校风气,你们两个到车最后一排去坐,等回学校以后,再写检讨!”

        因为小朋友坐车很容易晕车呕吐,最后一排靠近发动机,非常的颠簸,所以大巴车最后一排空荡荡没有人坐。

        宁融儿闻言,连忙道:“钟老师,惩罚陆粥粥一个人就好了,为什么要惩罚我!”

        钟老师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事情因为你们两个攀比而起,你只是比输了,但是不影响攀比的事实,所以你们两个都要接受惩罚。”

        本来一开始,陆粥粥以为钟老师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才要惩罚她。

        但是听到他说这样的话,陆粥粥就明白了,钟老师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大概,但他还是想要惩罚她。

        因此,陆粥粥不再申辩了。

        对于一个无论如何就是想要惩罚你的老师,任何辩解都是苍白且无用的。

        陆粥粥气呼呼地站起来,重重“哼”了一声,径直去了最后排坐下。

        “肥粥,我来陪你!”蒋清霖也颇有义气地陪她一块儿坐到最后排。

        宁融儿哭得更厉害了,哀求道:“钟老师,我可不可以不去后面坐,我会晕车。”

        “不行,你和陆粥粥都有错,少废话,坐到后排去!”

        钟老师也知道,明显周围同学都在帮陆粥粥,如果他不让宁融儿也受到惩罚,恐怕不能服众。

        宁融儿也哭哭啼啼地坐到了后排,一个劲儿地抹眼泪。

        “肥粥,你晕车吗?”蒋清霖问道。

        “现在还好,你呢?”

        “我有点晕晕的。”

        “对了,我有橙子。”陆粥粥想起景绪在她的包包里放了三个橙子,连忙剥了半个递给蒋清霖。

        闻到酸酸的味道,蒋清霖感觉好多了。

        宁融儿晕车的反应更严重,好几次都要呕吐了。

        有家长给自家小朋友打电话,询问郊游玩得怎么样,于是小朋友气呼呼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家长。

        有家长意识到这是一种变相体罚,于是赶紧在家长群里@粥粥爷爷、@宁融儿妈妈、@学前2班陈老师――

        “不管小孩做了什么,都应该以教育为主,体罚是不对的!”

        “就是呀!故意让晕车的小朋友坐到车后座,这不是变相体罚是什么!”

        “为什么不让班主任随车,而让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老师随车啊?这也太不负责任了!”

        “@学前2班陈老师、@学前2班陈老师、@学前2班陈老师,陈老师你要是看到消息,就赶快联系一下那位老师吧。”

        兴许陈老师也在忙碌,没有看到手机信息,所以一直没有回复。

        陆怀柔一直影视基地拍戏,中场休息的时候才拿到手机,手机里的消息是十五分钟前发出来的。

        陆怀柔看到消息的时候,头皮紧了一下,立刻给陆粥粥打电话――

        “怎么回事?”

        听到他低沉的声音,陆粥粥有些小害怕:“什、什么怎么回事啊?”

        “我看到家长群在说,你被老师体罚了。”

        “绝对没有这回事!”陆粥粥立刻振作精神:“没有没有!我没有被体罚,没有做错事!”

        陆怀柔一听小丫头这激动的语调,就知道她这是害怕的掩饰。

        越是否认,反而越让他怀疑。

        陆怀柔的心都揪了起来。

        他有这么可怕吗,小姑娘受了欺负害怕他的惩罚,都不敢告诉他。

        陆怀柔沉着嗓子,一字一顿道:“陆粥粥,把电话给你老师。”

        “爷爷,我真的没有,不是我的错。”陆粥粥小心翼翼地说:“真的,你不要凶我。”

        陆怀柔心都要碎了――

        “你是不是蠢货!”

        他哪里有怪她的意思啊!怕什么!

        爷爷有什么好怕的!全世界最不需要害怕的就是你爷爷啊!

        靠!

        陆怀柔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又想踹东西了。

        陆粥粥吓得呼吸都屏住了:“爷爷,对对对……对不起,呜。”

        陆怀柔在电话里跟她说不清楚,于是道:“发个定位给我,我来接你。”

        “啊!不要了!爷爷,信号不好,喂喂,我听不到你说什么……挂了啊!”

        陆怀柔:“你敢!你敢!”

        嘟嘟嘟。

        陆怀柔:……

        小破孩还学会跟他装蒜了!

        陆粥粥挂掉电话以后,提心吊胆,心跳砰砰砰。

        蒋清霖看着她脸色惨白的样子,问道:“怎么,肥粥,你不舒服吗?”

        “我爷爷知道这件事了,我完了!”陆粥粥心有余悸地说:“回去肯定会被骂死。这包包的事儿,肯定还会连累姑奶奶一起被骂。”

        “不会啦,你把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了,要不要我帮你解释?”

        陆粥粥摇头:“我爷爷才不会听解释呢!他就是个老顽固!”

        蒋清霖同情地说:“粥粥爷爷真可怕。”

        *

        “陆老师,导演让您准备一下,马上拍下一场。”

        陆怀柔现在哪有心思拍戏,他急吼吼地换了日常衣服,回头对导演道:“李导,我请个假,我这边有急事。”

        李导知道陆怀柔很敬业,若不是十万火急的大事,他轻易不会请假,于是连忙道:“陆老师您快去忙吧,这边我们可以先拍配角戏。”

        陆怀柔上了车,连司机都不等了,自己开着车冲出了影视城。

        陆粥粥不给她发定位,只能求助万能的家长群。

        他拿着手机等待着,不过半分钟,便有好几位家长分享了孩子发来的定位消息。

        家长们感同身受、同仇敌慨――

        “这老师什么毛病啊!”

        “粥粥爷爷,您别着急,路上慢点开车。”

        “我现在马上找学校领导投诉,太过分了吧,说什么也不能体罚学生啊!”

        群消息不断震动着,陆怀柔来不及看了,直接驶上了公路,从高架绕道过去,从后面追上了学校的大巴车。

        大巴车有好几辆,陆怀柔也不知道陆粥粥在哪一辆车上,又不能贸然拦车,否则会有安全事故。

        他只有不住地鸣笛,试图引起车上人的注意。

        陆粥粥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眼就望见了自家爷爷的黑色轿车――

        “完了,是我爷爷!”

        蒋清霖赶紧把脑袋探过来:“不是吧,你爷爷竟然追过来揍你啊!”

        陆粥粥没被钟老师气哭,反倒被陆怀柔给吓哭了:“完了,完了完了,大魔王杀过来了。”

        “肥粥,你还有遗言吗。”

        陆粥粥心很乱:“我……我暂时想不到遗言。”

        “那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陆粥粥把自己包包里仅剩的几袋薯片倒给蒋清霖:“这是我唯一的遗产了,就给你继承吧。”

        “呜,肥粥,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陆怀柔看到最后排窗边的陆粥粥了,他按下窗户,不住地对她示意,让她叫司机停车。

        陆粥粥见事已至此,逃避只会被骂得更惨,于是对司机道:“司机叔叔,能不能靠边停车,我爷爷来接我了。”

        这里是山野路,靠边停车没问题,司机找了个宽广的路口停了车。

        陆粥粥还没下车,宁融儿倒是率先绷不住,跑下车“嗷嗷”地呕吐了起来。

        陆怀柔见车里跑下来的小孩,呕吐得全身都痉挛了,他心里跟炮仗似的炸开。

        如果自家女孩也是这种状态……

        陆怀柔火冒三丈,大步流星朝着大巴走去:“陆粥粥!”

        陆粥粥缩在最后排,战战兢兢道了声:“我在这儿。”

        陆怀柔一上车,全班同学目瞪口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的脸。

        这是他们第一次,没有任何遮挡地看到粥粥爷爷的脸,他那张精致得宛如天工的俊美脸庞,这不是就是……

        “明星!是明星!”

        “粥粥爷爷是那个大明星!”

        “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粥粥趴在窗边,像小鸡仔似的,哆哆嗦嗦地望着陆怀柔:“爷爷,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呜。”

        陆怀柔朝她走过去。

        其实车内很宽敞,最后两排都没有同学坐,只有她家闺女和另一个女生,俩人可怜巴巴地坐在窗边。

        陆粥粥畏惧地望着他,一个劲儿解释:“爷爷,不是粥粥的错。”

        “你是不是傻,老子什么时候怪你了!”

        陆怀柔的心都要碎了,嗓音很苦很涩,他走到她面前,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绯红的脸蛋和额头,用手背给她擦了汗。

        陆粥粥本来挺害怕,不过她能够从陆怀柔的动作中感受到他的情绪,他好像不是在生自己的气。

        陆粥粥瞬间放心了。

        陆怀柔直接将小姑娘抱了起来,顺手拎了她的包:“爷爷带你回家。”

        陆粥粥趴在陆怀柔肩膀上,紧紧搂着他的脖颈,回头忘了蒋清霖一眼。

        蒋清霖特么都看傻了。

        不可能……她的哥哥,她好崇拜的哥哥陆怀柔,怎么是陆粥粥的爷爷?

        陆怀柔刚刚就在她面前。

        啊啊啊啊!

        “爷爷,我们先送霖崽回家,好吗?”陆粥粥在他耳边小声道:“她比我晕车更严重。”

        陆怀柔回头望了望车后排已经石化的蒋清霖,问道:“陆粥粥最好的朋友,霖崽?”

        蒋清霖胀红的小脸,一下子鼻血流了出来,恍恍惚惚的“昂”了一声。

        偶像居然知道她,偶像居然叫她霖崽。

        这这这……这是什么人生的高光时刻!!!

        陆粥粥不住地冲她捞手,笑嘻嘻道:“快跟上呀!”

        蒋清霖连忙追上来,乖乖地跟在陆怀柔身边,一起下车。

        全班同学直到此时,才开始彻底地尖叫起来,仿佛要掀翻了车顶一般――

        “陆怀柔!是陆怀柔!”

        “啊啊啊啊啊!”

        “陆粥粥请你把我也带走!”

        “现在和你当朋友还来得及吗!”

        “我把零食全都给你吃!”

        这时,钟老师沉着脸追了上来,对陆怀柔说:“陆先生,陆粥粥同学用名牌包和同学们相互攀比,这已经严重地影响了学校的风气,这件事前因后果,我必须和你说清楚……”

        他话音未落,陆怀柔那双早已无处安放的腿,正要施展他的“踹人大法”了。

        陆粥粥忽然抱住他的脖颈,喊道:“爷爷,不要!”

        陆怀柔的脚蹲在空中,停了停。

        他郁结在胸口的闷气实在无处发泄,可是……

        爱不是放纵,而是克制。

        如果他能早些克制自己的脾气,也许陆粥粥不会这么害怕自己,受了委屈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跟他撒娇诉苦,而是隐瞒真相。

        这才是让他最耿耿于怀的事。

        终于,陆怀柔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对钟老师动手,只说了四个字――

        “这事没完。”

        说完,他重重地错开了他,下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