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34章 生病

第34章 生病

        陆怀柔意外“掉”孙女这件事的持续发酵,将附小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钟老师的教育方式遭到了社会的严重质疑,他也因为惩罚同学坐车后排这种变相体罚的方式,最终被附小开除。

        基地班的孩子们终于“脱离苦海”,又回到了自己的班级,开始正常上课。

        陆怀柔昨晚用贞子和伽椰子的恐怖睡前故事吓唬陆粥粥,导致小姑娘失眠到深夜,半夜抱着枕头,哆哆嗦嗦爬到陆雪陵的床上,才安心入睡。

        第二天清早,陆粥粥挂着两个黑眼圈起床,满心怨念地跑到陆怀柔门口,扯着嗓子鬼哭狼嚎地唱歌。

        她没睡好觉,罪归祸首陆怀柔也别想幸免于难!

        小丫头五音不全,唱歌会疯狂跑调,跑掉便罢了,关键她唱的还是杨曳新专辑里的歌曲。

        陆怀柔气呼呼地打开门:“你给老子闭嘴!”

        陆粥粥见事不对,拔腿就跑,陆怀柔穿着裤衩在后面穷追不已。

        陆雪陵被俩人“叮叮咚咚”的动静吵醒了,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睛,一走出房门,便看到爷孙俩在房子里上演“猫捉老鼠”――

        “陆粥粥,站住,你死定了我跟你说!”

        “谁让你给我讲鬼故事!你先害我失眠!”

        陆怀柔好不容易抓到她,正要给她点教训。陆粥粥直接往地上一躺,小白眼一翻,假装嗝屁。

        陆怀柔见小姑娘一动不动,用脚尖碰了碰她:“喂!”

        小姑娘继续装死。

        “喂!!!”

        陆怀柔赶紧趴下来探她气息,睡意全无,将软绵绵的“尸体”抱起来:“没事吧!坚持住,爷爷马上打120!”

        陆怀柔哆哆嗦嗦摸出手机,掌心都是冷汗,却没想到小姑娘趁他不备,从后面偷袭,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咬出了两条浅浅的小牙印,然后转拔腿就跑。

        陆怀柔气得鼻子冒烟,追上去大喊道:“小兔崽子,你死定了!”

        *

        陆雪陵打了个懒洋洋的呵欠,坐到吧台边,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你俩一大早可真有精神。”

        早餐过程中,陆粥粥和陆怀柔俩人大眼瞪小眼,满脸怨气,谁也不搭理谁。

        兴许是早上和陆怀柔的较量,把力气耗尽了,到学校之后,陆粥粥便感觉体力不支,上课也是没精打彩,全身绵软无力,只想睡觉。

        数学课和语文课还能勉强听会儿,到后面的体育课要短跑和跳高,她是一点也动不起来了,只能坐在操场边的横椅上,看着同学们跑来跑去。

        不舒服,好难受。

        下课的时候,陆粥粥准备去找老师汇报情况,说自己感觉不舒服。路过三年级的教室,正巧撞上景绪拿着水杯走出来。

        “景绪哥哥。”陆粥粥连忙叫住了他:“我……有点不舒服。”

        景绪一望见她,立刻察觉到她精神不太好,小脸微红,嘴唇泛白。

        他走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陆粥粥特别委屈地说:“都怪爷爷,昨天晚上吓我,害我没睡好觉,今天一点力气都没有。”

        景绪将手背抵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说道:“有点烫,你发烧了。”

        陆粥粥本能地和他靠得近了些,略带撒娇的语气道:“好难受哦。”

        景绪放下水杯,牵起了小姑娘的手:“我带你去医务室。”

        离开的时候,班长的脑袋从门边探出来:“景绪,老师说下节课要随堂测试。”

        “等会儿回来。”

        景绪没管班长的警告,带着陆粥粥来到了医务室。医生阿姨给她量了体温,的确是发烧了。

        “兴许是昨天郊游的时候受了凉,没大碍,好好休息吧。”

        她先给陆粥粥开了退烧药,然后让她躺在床上睡觉。

        景绪坐在小板凳上,陪着她等班主任过来。

        陆粥粥朝他伸出手,于是景绪握了握,她的掌心汗津津的,也很烫。

        “昨天风大,你应该多穿些。”

        “我也不知道。”陆粥粥声音软绵绵的:“景绪哥哥,发烧会把我的脑子烧坏掉吗?”

        景绪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本来也不聪明,再坏不到哪去。”

        小姑娘担忧地蹙眉:“可是……烧坏了就不能做数学题了,也不能当科学家了。”

        景绪嘴角扬了扬:“你想当科学家?”

        “我不想让爷爷失望。”

        景绪用自己的衣袖擦了擦她脸上的汗水:“别胡思乱想,发烧是很正常的事,尤其是小孩,家常便饭。”

        “景绪哥哥也发过烧吗。”

        “有过,第二天就好了。”

        “这么快呀。”

        “所以不要担心。”

        “景绪哥哥,你坐近些。”陆粥粥生病的时候,似乎格外依恋他:“你坐到我身边来。”

        于是景绪从小椅子上起来,坐到了床边:“这样?”

        “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陆粥粥慢慢闭上了眼睛。

        洁白的病房里,微风吹拂着薄纱窗帘,柔和的阳光漫入窗框,时间仿佛也静止了一般。

        景绪坐在床边,不做其他的事情,也不玩手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陪着她。

        很快,陈老师赶到了医务室,并且联系了家长。

        陆雪陵火急火燎地杀过来,准备将陆粥粥接到医院去诊治检查。

        陆粥粥趴在陆雪陵的肩膀上,望着景绪,软绵绵地说:“哥哥晚上来看我。”

        景绪点了点头。

        陆雪陵带着陆粥粥去了市医院,医生检查之后,给她开了退烧药,叮嘱如果明天还没有退烧,再来医院输液。

        回家之后,陆雪陵安顿陆粥粥在床上躺好,又拧了冷毛巾,搁在她的额头上,帮助她退烧。

        吃过药的陆粥粥,感觉精神好了很多,拿着陆怀柔的ipad玩切水果――

        “姑奶奶,爷爷呢?”

        “你爷爷在片场拍戏,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你早点休息吧,别等他了。”

        “粥粥病了,他也不回来吗。”

        陆雪陵还没告诉陆怀柔粥粥生病的消息,医生说没有大碍,小孩子发烧很正常,她就没有打扰他工作。

        陆雪陵坐到床边,柔声问:“你想让爷爷回来陪你吗。”

        “唔……粥粥也不是经常生病,好不容易生一次病呢。”

        陆雪陵笑了起来:“你俩早上不是才大打出手吗,你还说什么和他誓不两立,我以为你讨厌死陆怀柔了呢。”

        “我是讨厌他呀!”陆粥粥挥了挥拳头,气呼呼地说:“但是粥粥生病了,现在可以狠狠欺负他了,他还不能还手!”

        “这倒是啊,机会难得,千载难逢。”

        “是吧。”

        这爷孙俩平日虽然吵吵闹闹地过日子,但是陆粥粥心理上相当依赖陆怀柔。

        过去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成长,直到来到陆怀柔身边,他给了她父亲和母亲双倍的爱。

        所以小姑娘生病的时候,当然希望他能在身边,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取代他。

        陆雪陵给陆怀柔打电话:“粥粥病了,但是医生说没有大碍,只是受凉,等会儿你拍完戏就早点回来吧。”

        陆怀柔想起今天早上小姑娘装死的情形,冷笑道:“你当我智障吗!”

        “砰”!

        电话挂断了。

        陆雪陵:……

        这智障!

        *

        晚上,景绪和景哲两兄弟也来看过了陆粥粥。赵思嘉知道陆粥粥病了,特意煲了清淡的蔬菜粥,让景哲带了过来。

        因为景哲在,陆粥粥便没有和景绪说太多话,两兄弟在房间里坐了会儿便离开了。

        其实生病也挺无聊的,虽然可以名正言顺地看动画片、玩ipad,还不用写作业,但是一直让她玩儿,好像也有点不太适应。

        陆粥粥百无聊赖地拿着ipad,戳进了微博。微博无论是@还是评论还是点赞,都是红色的999+。

        这是陆怀柔的微博号。

        ipad放在家里很安全,陆怀柔一般也不会退出登录,因为他是鱼的三秒钟记忆,根本不记得密码。

        陆粥粥点进了他的评论区,评论区由粉丝控评,前排基本上都是喜欢和赞美他的声音,但是越往下拉,偶尔也能见到几条骂声――

        “日常一问:陆怀柔怎么还没凉。”

        “陆怀柔去死!”

        “陆怀柔:nl。”……

        看到这些评论,陆粥粥那个生气呀,简直想捶爆这些黑粉的的脑袋!

        凭什么骂她爷爷,她爷爷只能她一个人欺负,其他人统统不行!

        陆粥粥差一点就想用陆怀柔的大号去怼了,不过立刻想到了蒋清霖的话,明星一般是不会理会这些黑粉的评论,因为他们的一言一行,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必须小心谨慎。

        于是陆粥粥退出了陆怀柔的微博,然后自己注册了几个小号,在评论区和黑粉大战三百回合……

        晚上九点,陆怀柔终于回了家。

        他的评论区又撕了起来,好几个不知名的粉丝,战斗力全开,几乎挨个挨个把骂他的黑粉都回骂了一遍,这导致黑粉们变本加厉的回击,还联动了几个黑粉群。

        陆怀柔一开始没有关注,回来的车上,随便看了眼评论区,这几位维护他的粉丝措辞,相当之幼稚――

        “你是大笨猫!你是大笨狗!”

        “啊啊啊,大坏蛋!不准你污蔑陆怀柔!”

        “气死我了!!臭坏人!”

        这样的措辞,一看就是出自小学生手笔。

        陆怀柔心里差不多已经猜到大半了,除了他的祖安小孙女,谁还能把“你是小猫、你是小狗”这样的话,骂出如此气吞山河的声势。

        陆怀柔进屋之后,中气十足的大喊道:“陆粥粥!谁允许你这个时间在网上冲浪!作业都做完了吗!字练了吗!”

        陆雪陵走出来,凶巴巴斥道:“喊什么喊什么,人家刚睡着。”

        “她睡屁!躲在被窝里玩手机以为我不知道呢。”

        陆怀柔气势汹汹上楼,朝着陆粥粥房间走去。

        陆雪陵追上来,拉住了他:“我跟你说了,小粥今天发烧,下午课都没上,我带她去了医院,刚刚吃过退烧药睡下,你别去吵她了。”

        陆怀柔讽刺一笑:“你俩联合起来,拿我当傻子?”

        陆雪陵:……

        智障!

        陆怀柔推门进了房间,陆粥粥的确已经睡下了,不过还没有睡着,见陆怀柔回来,她连忙坐起身:“爷爷,你终于回来了。”

        陆怀柔打开灯,看到小姑娘脸色的确不太好,唇色也微微泛白,没什么精神。

        “真病了?”陆怀柔回头质问陆雪陵:“你怎么不早说呢!”

        陆雪陵倚在墙边,拉长调子:“没病,是我俩合起伙来骗你呢。”

        “你怎么开玩笑也不分轻重缓急!”

        陆雪陵反而来气了:“陆怀柔,你这人很奇怪哎!我之前都告诉你粥粥病了,是谁一直在说‘当我傻啊,信你就鬼了’,现在知道着急了。”

        “不想跟你说话,你走开。”

        “谁想搭理你”

        陆怀柔坐到床边,探了探小姑娘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担忧地问:“现在感觉在呢么样?”

        “好难受哦。”陆粥粥往他怀里钻了钻:“全身没力气,哪哪儿都疼。”

        陆雪陵赶紧问道:“刚刚不是说已经好多了吗?”

        “又疼了。”

        陆雪陵一见小姑娘这撒娇的劲儿,便知道是因为陆怀柔回来,她才又“病重”了。

        “行吧行吧。”陆雪陵轻松地说:“果然你爷爷才是亲爷爷呢,让他伺候你吧。”

        陆怀柔陆怀柔看着小姑娘病怏怏的模样,满眼怜惜:“我该早点回来。”

        “没事儿。”

        他给小姑娘盖好了被子,又给她端了一杯温水,问道:“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刚吃了景绪妈妈给我做了蔬菜粥。”

        陆怀柔不高兴,敲了敲她的小脑袋:“别人家的饭菜,总是要香一些。”

        “讨厌!姑奶奶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自己不回来。”

        “我不回来,还不是因为你这放羊的小孩,动不动就在我面前装死,每次都信你,我不成傻子了?”

        陆怀柔将袖子挽下来,上面还留着小姑娘两颗清晰的门牙牙印呢。

        “你属狗的吧。”

        “谁让你欺负我。”陆粥粥伸出指尖摸了摸牙印,嘻嘻一笑:“以后不咬你了。”

        “这还差不多。”

        “那你也不许给我讲鬼故事!”

        “嗯,昨天是爷爷不对。”陆怀柔认真道歉:“贞子和伽椰子不会藏在床底下,爷爷乱说的。”

        陆粥粥的心又提了起来:“你……别提那两个名字!”

        他狡黠一笑:“一般她们会把自己挂在厕所里。”

        “啊啊啊啊!陆怀柔!吓唬小孩有意思吗!”

        “哎,你看我……我这脱口而出,不是故意的。”

        陆雪陵站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小时候陆怀柔最大的乐趣就是讲鬼故事吓唬她,现在又吓唬他孙女,这恶趣味怎么就改不了呢。

        睡前,陆怀柔给陆粥粥讲了是个治愈系的童话故事,这才把小姑娘哄好。

        “快睡了。”他摸了摸她的头:“蒙着被子睡一觉,出一身汗明天就好了。”

        “爷爷,明天粥粥病好了,带我去游乐园。”

        “你可消停些吧。”

        “那……周末去?”

        “等你病好了再说。”

        陆怀柔起身出门,没忘回头叮嘱道:“还有,别开小号在网上帮我怼黑粉了,我早就习惯了。”

        “谁……谁开小号帮你了!”陆粥粥老脸一红:“才没有呢,哼!我没骂你就算不错了!谁要帮你说话呀。”

        “没有吗?”

        陆粥粥极力否认:“没有没有!”

        陆怀柔冷冷一笑:“那【凌月流苏】是谁?”

        陆粥粥:“是……是姑奶奶!”

        陆怀柔:“那【夏日柠檬茶】又是谁?”

        陆粥粥擦了擦汗,狡辩道:“是……是小艾叔叔!”

        陆怀柔:“【可爱小魔女】,难不成是景绪。”

        陆粥粥:……qaq

        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