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35章 游乐场

第35章 游乐场

        陆粥粥在家养了两天的病,烧总算退了下去。

        恢复健康之后,小丫头精神头也上来了。正好周末,她便闹着让陆怀柔和陆雪陵带她去欢乐谷玩。

        很早以前陆雪陵便答应了要带她去游乐场,接着这次大病初愈的机会,正好一家人出门游玩。

        欢乐谷门口,有不少小摊贩在售卖小孩子的各种零碎饰品和玩具,陆粥粥在零售摊边兜兜转转,似乎颇感兴趣,一度流连忘返。

        陆雪陵给她买了个水晶公主皇冠,戴在头上,然后用手机帮她拍照。

        “姑奶奶,你戴这个民族风头花,好好看哦。”

        “还不错哎。”

        陆怀柔抱着手臂等在路边,高贵冷艳地凹造型,慢悠悠地提醒道:“等你们逛完街,游乐场就关门了。”。

        陆粥粥兴奋地跑过来,问道:“爷爷,我的钻石皇冠好看吗?”

        陆怀柔一脸嫌弃,拎着她blingbling的小皇冠:“这破塑料,你管它叫钻石?”

        “就是钻石!”

        “陆粥粥同志,你即将成为一名光荣的小学生,能不能像我一样,成熟点。”陆怀柔拍拍她的肩膀:“隔壁两个小学生哥哥《王者荣耀》都上钻了,你还在这儿玩塑料皇冠。”

        陆粥粥简直要被他气死啦――

        “陆三岁还跟我比成熟!”

        “敢这样跟跟我说话,是又忘了我们陆家家规了?”

        陆雪陵见这货又要絮絮叨叨什么尊敬爷爷、保护爷爷那一套,她赶紧拉着陆粥粥去了甜品站,买了两个草莓奶油冰淇淋。

        她凑近小姑娘的耳畔,低声说:“冰淇淋,拿到你爷爷面前去吃。”

        陆怀柔生平最爱吃的食物就是草莓,没有之一!

        草莓奶昔、草莓蛋糕、草莓酸奶、草莓果酱……只要带草莓味的,他就跟猫咪嗅了猫薄荷似的,毫无抵抗力。

        陆粥粥站在他身边,舔到第三口冰淇淋的时候,陆怀柔终于忍不住,蹲下身道:“你那个……好像很好吃。”

        “好吃呀。”陆粥粥舔得满嘴奶油。

        “能不能让我也……”

        陆粥粥将右手的冰淇淋递给他,陆怀柔正要接过,小姑娘伸出舌尖,舔了口奶油。

        陆怀柔:……

        两个冰淇淋,陆粥粥一边舔一口:“不是吧不是吧,成熟的陆怀柔居然还要跟小孩子抢冰淇淋呀!”

        陆怀柔冷哼:“老子稀罕,谁还买不起了。”

        说着他便向甜品站走去,结果被陆雪陵生生拖拽了回来:“某人好像说要控糖,戒冰淇淋呢。”

        “这是草莓冰淇淋!”

        “有区别吗?”

        “草莓做的!”

        “所以?”

        “我的身体只消化草莓。”

        “你得了吧。”

        陆怀柔馋得不行了:“姐!”

        这一声“姐”,连撒娇的调子都叫出来了。

        “姐,我吃一个,不会胖。”

        陆雪陵松开他:“现在谁是幼稚鬼?”

        “我我我,我是。”

        为了草莓冰淇淋,陆怀柔认了!

        陆雪陵笑着对陆粥粥说:“粥粥,你爷爷都自认幼稚了,要不要把你的冰淇淋分他一口,只能给他吃一口哦。”

        陆粥粥露出一脸的“拿你没办法”的表情,将手中的草莓冰淇淋递过去。

        陆怀柔刚把冰淇淋拿到手,冰淇淋上的那一颗红透透的大草莓,便被小姑娘给叼走了。

        “我先帮你尝尝小草莓的味道,拿去吧。”

        “陆粥粥!我恨你!!!”……

        一大一小爷孙俩人,坐在公园横椅上吃冰淇淋。

        没有小草莓的草莓味冰淇淋,是没有灵魂的冰淇淋。

        陆怀柔虽然有点小不爽,但是只能忍了,合着他又不能把吃了他草莓的陆粥粥给爆捶一顿。

        陆雪陵拿着单反,蹲在前面给俩人拍照:“你俩坐近些。”

        俩人闻言,破有默契地离得更远了。

        “哼!”

        “哼!!!”

        有路过的小女生好奇地望着陆怀柔,小声私语――

        “是不是他呀?”

        “好像是……”

        “真的是啊!”

        陆粥粥笑着对漂亮小姐姐说:“是是是,就是他,快去要签名吧。”

        爷爷现在官宣了,带着陆粥粥也不怕被粉丝认出来。

        好几个漂亮小姐姐连忙围上来,不过不是围着陆怀柔,而是围住了陆粥粥――

        “小朋友好可爱啊!”

        “真的是粥粥!”

        “是陆怀柔的孙女吗!”

        “是她是她!比照片上还要乖!”……

        陆粥粥受宠若惊,有些不知所措:“这个那个……”

        陆怀柔更加不知所措,这届粉丝怎么回事,他愣大个superstar坐在边上,她们居然只围着陆粥粥,连签名都不找他要了。

        陆雪陵走过来,笑着对小姐姐们道:“我们带粥粥玩游乐场,再不进去就得排队了。”

        “啊!是cherlyn姐姐!”

        “cherlyn姐姐我超喜欢你。”

        “你跳舞超美的!”

        “呜呜呜,今天是什么神仙运气,遇到哥哥,遇到粥粥,还遇到cherlyn姐!”

        陆怀柔站在旁边一头问号。

        怎么连陆雪陵都有粉丝热情的爱意朝她涌来,他却形同空气。

        小姐姐临走的时候还在感叹――

        “粥粥真是太幸福了,有怀柔哥哥和cherlyn姐带她换游乐场。”

        “呜,羡慕,当哥哥的孙女太幸福了!”

        陆怀柔:……

        你们倒是当着我的面,看着我的眼睛,叫一声哥哥啊。

        全程就无视他,这算什么!

        为这件事,陆怀柔一路上都在耿耿于怀,陆雪陵笑话他:“谁让你平时走哪儿都板着个脸,粉丝只敢在很多人的公共场合对你热情,私底下,谁见了你不害怕,你这陆氏祖传二踢腿,她们可不敢轻易招惹。”

        陆怀柔冷哼。

        “所以啦,平时不要这么凶巴巴的,要多微笑。”陆雪陵继续道:“你看看人家杨曳的阳光暖男人设,多受欢迎,跟他多学学。”

        陆怀柔不屑道:“谢谢,不必!”……

        欢乐谷有不少惊险刺激项目,但陆粥粥的年纪都玩不了。

        陆粥粥站在亭子里,仰望着三百六十度旋转的过山车道,发出阵阵惊叹。

        “好好玩哟。”

        陆粥粥满眼羡慕,陆怀柔却暗自松了一口气,。

        幸亏小朋友玩不了这过山车,不然他这一把老骨头,今天非得散架不可。

        陆粥粥呆在车道下,连续看了三趟过山车,最后也只能叹息一声,摇摇头,失望地离开。

        “真想快快长大。”

        长大了就能做好多好玩的事情了。

        很快,陆粥粥的脚步,在惊险鬼屋前停了下来。

        鬼屋外观是一栋古老破旧的医院造型,破败的铁栏杆围着空荡荡的院子,医院的招牌也掉了一半,墙上沾染着血迹,格外引人注目。

        鬼屋里,时不时传来玩家惊悚的尖叫声。

        陆粥粥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向往之色,令陆怀柔感到毛骨悚然。

        “你可别说你想玩这个!”

        陆怀柔话音未落,陆粥粥便拉着他的衣袖,朝着入门排队的地方跑去――

        “鬼屋鬼屋鬼屋!”

        “算算算算算……算了吧!”

        “爷爷害怕吗?”

        “害怕是不可能的,我就觉得……这鬼屋挺幼稚。”陆怀柔一本正经地回答:“一看吓唬小孩的玩意儿,没多大意思。”

        “我觉得有意思呀。”陆粥粥说:“我就是小孩嘛,吓唬我,没毛病。”

        “你不是怕鬼吗!晚上怕得失眠,还爬到你姑奶奶床上睡觉!你还玩这个!”

        陆粥粥笑着说:“就是因为我可以和姑奶奶睡,所以不怕玩鬼屋呀。”

        她坏笑着望向陆怀柔:“所以该不会是爷爷害怕了吧。”

        “这吓唬小孩的把戏,怎么可能吓到我。”

        陆雪陵一眼就看穿了陆怀柔的伪装,这家伙平日里就喜欢吓唬别人。自己却连恐怖片都不敢看,一惊一乍,胆子比老鼠还小。

        正好借此机会教训教训他。

        陆雪陵对陆粥粥道:“来,粥粥,跟着姑奶奶一起念――不会吧不会吧!陆怀柔竟然会害怕这种吓唬小孩子的把戏?”

        “不会吧!不会吧!天不怕地不怕的陆怀柔,不会真的连鬼屋都不敢进吧!”

        陆怀柔见这俩人笑得前合后仰,气道:“害怕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害怕!”

        “那就去呀。”

        “去就去!”

        陆怀柔铁青着脸,去鬼屋售票厅买了三张票,由工作人员领着走到了鬼屋门口。

        “我们这里有几点注意事项告知你们,第一,有心脏病或者怀孕的客人是不能参加的;第二,如果实在害怕,可以向监控探头示意,中止游戏,但是中途退出,我们不退钱;第三,绝对绝对不可以打我们的npc工作人员,否则我们也会立刻中止游戏;”

        陆雪陵用手肘戳了戳陆怀柔:“听到没有,控制住你的手,还有你的腿。”

        陆怀柔:“我是和平主义者,从不打人。”

        介绍完一系列注意事项之后,三人便戴着眼罩进了鬼屋。

        他们搭着肩,穿过一条漆黑而阴冷的甬道,在对讲机提示下,揭开了眼罩。

        幽暗昏惑的顶灯之下,面前是一条长长的医院走廊通道,走廊两侧都是黑洞洞的病房,墙壁上似乎还有暗红色的血迹,病床和输液架东倒西歪地摆在周围。

        陆怀柔一下子钻到了陆粥粥和陆雪陵中间,义正言辞说道:“我走中间,我保护你们。”

        陆雪陵翻了个白眼:“你这么大人了好意思吗,让小朋友走中间!”

        于是陆粥粥便走在两位大人中间,由陆雪陵打头阵,陆怀柔畏畏缩缩地跟在她身后,手打在她的肩膀上,小心翼翼地防备着身后。

        游戏过程中,陆雪陵承担了智商和勇气担当,陆粥粥虽然害怕,但也会帮着她解密。

        只有陆怀柔铁青着脸色,这儿望望,那儿瞅瞅,时不时发出一惊一乍的叫声――

        “啊啊啊啊!”

        他一叫,陆粥粥也跟着叫了起来:“啊啊啊!”

        陆雪陵正在专心致志地四处找线索,听到叫声,责备道:“喊什么,吓我一跳。”

        陆怀柔指着漆黑病房门口滚出来的一个玻璃瓶:“有个瓶子!”

        “瓶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陆粥粥嗓音也难免有些哆嗦:“这瓶子是从病房里滚……滚出来的……”

        三人望向了黑洞洞的病房。

        “所以,应该是提醒我们,让我们进去找线索。”陆雪陵分析道。

        陆粥粥一住了陆雪陵的衣角,陆雪陵护着她:“你紧跟在我的身后。”

        陆怀柔也赶紧走了过来,缩在了陆雪陵的身后:“姐~~~”

        陆雪陵本来想嘲讽他,连小孩子都不如,不过这一声“姐”,让她想到了小时候,这小破孩总喜欢跟在她身后,当她的小尾巴。

        “行了,你们都跟紧点。”

        陆雪陵带着一大一小俩孩子,进了漆黑的病房。

        病房里有两张病床,病床上似乎蜷缩着什么,被子覆盖着,看不真切。

        “这什么啊。”陆怀柔似乎也觉得刚刚的表现太怂了,强行壮胆:“别说是尸体吧。”

        陆粥粥拉了拉陆怀柔的衣角,小声说:“是人。”

        “什么人啊。”

        “就是……人。”

        话音未落,床上的东西忽然蠕动了一下,这个“人”推开了被单,披头散发地下了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怀柔抱头尖叫,极度崩溃!

        这时候,对讲机声音响了起来:“危险,危险,请外来者立刻找地方掩护,屏住呼吸,只要不说话,鬼魂就会离开了。”

        陆怀柔:“啊啊啊啊啊啊!有鬼!真的有鬼!”

        对讲器:“请外来者不要说话,赶快躲起来。”

        陆怀柔:“我要出去!啊啊啊啊!”

        对讲机:“请不要惊慌,他不会伤害你们。”

        陆怀柔:“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子要出去!”

        对讲机:……

        终于,扮鬼的npc在陆怀柔的尖叫声中,加快步伐离开了病房。

        房间的灯光也调亮了不少,似乎是为了安抚他的情绪。

        陆雪陵和陆粥粥全程无语地望着陆怀柔。

        陆怀柔崩溃敲门:“我要回家!让我回家!!!”

        终于,由于玩家反应过于激动,第一个场景都还没有走完,便由工作人员带着他们出了鬼屋。

        工作人员一再解释:“虽然没有走完全程,但是费用我们是不退的哦。”

        陆怀柔哪里还有心思去计较什么费用不费用,赶紧离开这鬼地方才是真的。

        终于,出了鬼屋,重见天日。

        他阴沉着脸色,坐在休息椅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陆粥粥又给他卖了一个草莓冰淇淋,还让店员小姐姐多加了一个草莓,安抚他受惊的心灵。

        陆怀柔一边舔着冰欺凌,一边说道:“刚刚我一眼就看出病床不对劲,肯定有猫腻。”

        “角色扮演一点也不专业,即便只是npc,基本的演技还是得有吧,那身形、那动作、那化妆……哪里像鬼,能吓唬谁?”

        陆粥粥:……

        也不知道刚刚在鬼屋里差点被吓哭的家伙是谁!

        **

        经历了惊险刺激的鬼屋,傍晚时分,他们来到儿童乐园区。

        儿童乐园区摆放着一整排抓娃娃的机器,陆粥粥拉着陆雪陵,兴奋地说:“姑奶奶!我想要那个小猪佩奇!”

        陆雪陵扫码兑换了十个游戏币,自信地说:“你姑奶奶号称娃娃机杀手,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抓到。”

        “好棒呀!”

        陆粥粥兴奋地趴在娃娃机边,看陆雪陵操作。

        第一个,落空了。

        陆雪陵笑笑:“没事,热热身。”

        第二个、第三个,跟着落空,陆雪陵额间渗了汗珠:“我怀疑是机器的问题,我们换一台机器。”

        转眼间,十个游戏币都没了,陆粥粥还是两手空空,质疑道:“姑奶奶不是号称娃娃机杀手吗?”

        陆怀柔抱着手臂,站在边上冷嘲道:“她在某个剧里演过娃娃机杀手,你还真信了啊。”

        “唔……”

        陆怀柔兑换了币走过来,说道:“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

        陆粥粥期待地望着他:“爷爷好酷!”

        “更酷的还在后面,看好了。”

        陆怀柔投了硬币,操纵着抓手开始怼娃娃,结果一连怼了二十几次,一次都没有命中。

        陆怀柔:“显而易见,是机器有问题,这机器摆明了坑人!”

        话音刚落,身边传来一阵欢呼声,身边一对小情侣,男孩给女孩抓到了娃娃。

        陆粥粥:……

        面对小姑娘质疑的目光,陆怀柔硬着头皮说:“你等着,我把这一箱都给你抓起来。”

        陆雪陵笑着说:“算了吧,技不如人,别硬撑了。”

        “老子说到做到。”

        陆怀柔径直走到管理处,对管理员道:“这一箱小猪佩奇娃娃,我出双倍价格,买了。”

        陆雪陵:……

        行吧,技不如人,但是有钱。

        回程的路上,陆粥粥坐在一堆小猪佩奇的娃娃中间,满脸洋溢着幸福之色:“爷爷太行了吧!”

        陆怀柔单手搁在方向盘上,面露骄傲之色:“你爷爷当然行。”

        玩了一整天,陆粥粥有些倦了,到家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陆怀柔抱着陆粥粥进了屋,陆雪陵跟在身后,帮她提着小猪佩奇的玩偶。

        刚走到篱笆墙边,便看到了陆随意和唐浅两人,站在门口。

        陆怀柔预感不妙,皱眉问道:“你们来干什么。”

        陆随意牵着唐浅的手,走到陆怀柔面前,忐忑地说:“爸……我和小浅,我们准备结婚了,来接粥粥回家。”

        这句话,宛如致命一击。

        陆怀柔的心脏“扑通”一下,坠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