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36章 心好痛

第36章 心好痛

        客厅里,陆雪陵招待了陆随意和唐浅两人:“这你爸最喜欢的碧螺春,尝尝。”

        陆随意哪里有心思喝茶,他望了眼紧闭的书房门,忐忑问道:“姑姑,我爸不会生气了吧。”

        “他就这脾气,几十年都没有改变过,你也不是不知道。”

        “是……我就怕他不乐意。”

        “不管他乐不乐意,你们都要结婚,不是吗。”

        陆随意拉着唐浅的手,说道:“其实我跟小浅,我俩挺投缘,兴趣爱好也相似,工作也相似,有不少共同语言。这段时间,我们也一直在尝试着相处,感情越来越好了。”

        唐浅也说道:“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有粥粥,这些日子以来,我反省了很多,以前是我们做的不对,忽视了她的感受。现在,我们想弥补过去的错误,给她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所以……我和陆随意最终决定在一起。”

        陆雪陵阅人无数,当然看得出来,唐浅这番话说得真心诚意。哪怕曾经年少轻狂,也终有长大成熟的那一天。

        “你们真的……都准备好了吗?”

        陆随意连声保证:“我们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了,我们计划暑假带粥粥去英国旅行呢,她不是老早就闹着想和爸爸妈妈出去玩吗。”

        陆雪陵放下茶盏,叹了一声:“但你搁这儿跟我保证,没用。”

        陆随意又望了眼楼上房门紧闭的书房,心里越发忐忑不安:“爸不高兴吗?”

        “你自己觉得呢?”

        陆随意觉得……就是了。

        他爸性格耿介、爱憎分明,喜欢就对你好,不喜欢就冷着脸不搭理,情绪从来都是写在脸上的。

        “我爸为什么不高兴啊。”陆随意不解地问:“他不是很希望我快点结婚,安定下来吗。”

        唐浅小心翼翼地问陆雪陵:“是不是叔叔不喜欢我,上次我们在商场有些误会……”

        “不是你的问题。”陆雪陵道:“也不是结不结婚的问题,是你女儿,陆粥粥。”

        “这跟粥粥有什么关系?”

        “还看不明白吗。”陆雪陵对陆随意道:“你爸舍不得他这小孙女。”

        “不是吧,我爸不是很厌烦照顾小孩吗,之前还打电话,还说让我快把小孩带走,他能回归正常的生活。我爸他一直不喜欢小孩啊。”

        陆雪陵摇摇头;“你是太不了解你爸了,他其实……”

        话还没说完,楼上“砰”的一声响,房门打开了。

        众人心里一惊,齐刷刷抬头。

        陆怀柔冷着脸走下楼梯,沉声道:“要带走,今晚就走。”

        “爸,您……”

        “来的正好,老子早就厌烦给你带小孩了,今晚就把人带走,我拍戏很忙,没有了拖累,反而乐得轻松。”

        唐浅犹疑道:“今晚……是不是太匆忙了,粥粥都睡了。”

        “是啊爸,我们今天过来,只是想跟您商量一下结婚的事,至于粥粥,倒不必这么快,我们正在装修新房,等房子装好了,再把粥粥接回去。”

        陆怀柔听陆随意说新房都买好了,把姑娘接走这件事……恐怕真的势在必行。

        他心下越发烦躁,冷声道:“今晚就把人带走!我这话只说一遍,如果不带走,明天你们甭想踏进我陆家的门!”

        “别别别!”

        陆随意连忙站起身,说道:“我们这就把闺女带走,不打扰爸了!”

        说着,俩人前后脚上了楼,高声唤道:“粥粥,爸妈来接你了,跟爸妈回家。”

        陆怀柔坐在沙发边,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陆雪陵注意到,他的手微微颤抖着。

        她知道,他的世界其实已经坍塌了,所有的冷漠和不在乎,都是装出来的。

        “其实,未尝没有转圜的余地。”陆雪陵道:“他俩忙起事业来,根本没时间照顾小孩,又太年轻了。陆粥粥在你这里,也许生活环境会更好。”

        陆怀柔按灭了烟头,说道:“老子早就想摆脱这大麻烦了,现在正好,可以回归正常生活。”

        “我不信,你就装吧。”

        他是他亲弟弟,而且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子,她可太了解陆怀柔这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性子了……

        陆粥粥本来都睡着了,没想到一觉醒来,爸爸妈妈竟然都来了,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呀?”

        唐浅从衣架边拿起了小姑娘的外套,给她披上:“爸妈来接你回家了。”

        “回家?”陆粥粥睡得迷迷糊糊,问道:“回什么家呀,我不就在家里吗?”

        “是回爸妈的家,爸爸妈妈现在住在一起了。”唐浅耐心地解释道:“现在粥粥要跟妈妈回家住了,开心吗?”

        “啊……”

        陆粥粥一下子懵了。

        她刚从欢乐谷回来,车上睡了一觉到现在,怎么一下子……就要走了?

        陆随意生怕自家老爸等急了不耐烦,已经开始帮陆粥粥收拾东西了:“粥粥,日常的用品家里都有,咱们就轻装简行,拿一些重要的衣物,等明天老爸再开车来给你打包物品。”

        陆粥粥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赶紧从床上跳下来,跑出来房间,喊道:“陆怀柔!你给我出来,你这个大坏蛋!”

        客厅里,只有陆雪陵在,陆怀柔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粥粥……”

        “陆怀柔呢!”陆粥粥急红了眼,哭腔都出来了:“今天带我去欢乐谷就是你们预谋好要赶我走,对吗!”

        “没这回事,你别胡思乱想!”

        “那为什么……陆怀柔在哪里?”

        “他……”

        陆雪陵无奈地说:“他出去散步了。”

        陆粥粥死死咬着牙,唇肉都泛白了,手紧攥着拳头:“他早就想撵我走了!”

        陆雪陵叹息一声:“粥粥,爷爷也很舍不得你,但是……你是应该回到爸爸妈妈身边的。”

        “走就走!”

        陆粥粥红着眼睛,大喊道:“走就走!谁稀罕留下来!”……

        陆随意的轿车启动的时候,陆粥粥极力忍着眼泪,将脑袋探出车窗,望望大宅,又望望巷道。

        不少邻居都出来送别陆粥粥,只是没见陆怀柔的身影。

        “粥粥,爸妈都计划好了,暑假的时候带你去英国,去看看剑桥大学,对了,你不是最喜欢读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吗,爸妈带你去剑桥大学走走,好吗。”

        陆粥粥根本听不进她的话,什么英国,什么剑桥,她哪儿都不想去,她只想留在爷爷身边,留在姑奶奶身边,留在香榭小区。

        想到《再别康桥》,陆粥粥一边抽抽地哭泣着,一边念道:“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作别西天的云彩……”

        念着念着,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最后泣不成声。

        陆随意没有想到女儿会有这样大的反应,他以为爸爸妈妈来接她,她会惊喜、会开心呢。

        毕竟之前把她送来的时候,她和自己分离,也没有哭得像条狗一样啊。

        在他的印象中,陆粥粥一直都是很独立的女孩。

        “要不要再等等我爸啊。”陆随意问道。

        唐浅听着女孩的哭声,心都要碎了,说道:“快走吧,不然等会儿粥粥见到她爷爷,更哭得厉害了。”

        陆随意无奈地启动了引擎。

        街道边又恢复了平日的静谧,空气中飘起了微微凉凉的小雨。

        陆怀柔站在篱笆墙边,久久没能回过神来,心仿佛被注射了麻酉卒剂,直到轿车消失在街道尽头很久很久,窒息的疼意才缓缓复苏,宛如这漫天飘散的雨丝,无孔不入。

        陆雪陵走到他身边,没有说话,只是陪他站在小雨中。

        都会走的,亲人朋友,曾经深爱并以为会携手余生的爱人,都走了,最后终究只留下他一个人,形单影只。

        “她来的时候,就是坐在这里。”陆怀柔嗓音略微沙哑:“穿着脏兮兮的小白裙,像只流浪猫。”

        “怀柔。”

        陆雪陵轻轻牵了牵他的手:“其实真的不必如此,只要你愿意,她可以留下来。”

        陆怀柔紧抿着唇,眼角泛红,满是血丝。

        他知道,他不能不愿意,也不该不愿意。

        有父母陪伴在身边,才是最好的成长……

        陆粥粥回到熟悉的公寓中,家里物品摆放有些凌乱,沙发和柜子上都蒙着白布。

        陆随意解释道:“爸妈准备住到一起了,这两天搬新家,所以家里会比较乱,等搬了新家就好啦。”

        陆粥粥不哭了,乖乖点了点头。

        回到自己的原本熟悉的家中,很奇怪,她没有感觉到亲切,随之而来的竟是强烈的陌生感。

        仿佛这里不是她的家,来到这里就像客人一样。

        “粥粥,你也不要太难过了。”陆随意走过来,牵起了陆粥粥的小手:“之前咱们不是说好了吗,等爸爸出差回来,就来爷爷家里接你,你也让爸爸早点来的,不是吗。”

        “嗯……”

        她闷声回答。

        其实一开始是希望老爸赶紧来接她回家,可是后来慢慢的……在爷爷家的生活似乎比以前更开心,再加上姑奶奶也搬进来了,她的生活就更热闹了。

        每天晚上,不是她和陆怀柔拌嘴,就是姑奶奶和陆怀柔拌嘴,或者她们两个一起和陆怀柔拌嘴,有时候还会大打出手。

        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激怒陆怀柔,看他气闷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骤然间回到自己的家中,反而觉得冷冷清清。

        唐浅见陆粥粥情绪低落,于是说道:“粥粥,咱们的新家虽然不是爷爷家的那种大别墅,但是也有楼顶花园,粥粥可以在花园里养小狗。”

        陆随意也说道:“而且这房子是我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拿到的,属于学区房,粥粥的初中高中,基本上预订了就是全区最好的学校。”

        陆粥粥只是点头,依旧开心不起来。

        她看得出来,爸爸妈妈真的变了很多,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如果是以前的她,肯定会感觉到特别幸福。

        可是现在……她最大的幸福感,却是陆怀柔给她的

        唐浅对陆随意道:“你快去把粥粥的房间收拾出来。”

        “对对,我收拾房间去!”陆随意起身道:“你给粥粥做点吃的,她每天晚上都会肚子饿。”

        唐浅也穿好了围裙,殷勤地问道:“粥粥,你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其实陆粥粥没有饿,也没有胃口,但是她也不忍心让妈妈失望,于是说道:“都行。”

        唐浅去厨房忙碌了一阵,端出一碗热气腾腾面条:“粥粥,快来尝尝妈妈做的面条。”

        陆随意闻言,拿着扫把走了出来,作出兴致高昂的样子,说道:“这么快面条都做好啦,我尝尝。”

        唐浅拍开他的手,说道:“这是给粥粥的,想吃,你自己去做呗。”

        “小气。”

        俩人的打情骂俏,落在陆粥粥眼底,心里有了不少安慰。

        对于小孩子而言,最大的快乐不过是看到父母恩恩爱爱,只要父母感情好,小孩才会有安全感。

        她做到椅子上,接过了唐浅递过来的筷子。

        面条做的干拌面,放了不少油辣椒,陆粥粥吃了一口,发现面条居然是甜的。

        唐浅解释:“这是妈妈家乡的美食,甜水面,很好吃的。”

        陆粥粥又吃了几口,虽然是甜味的面条,但是味道一点也不奇怪,真的很香。

        陆粥粥想到第一天去爷爷家,爷爷就给她做了一碗甜面条,但那是因为他分不清盐和糖。

        想到陆怀柔,陆粥粥眨巴着眼睛,又忍不住掉了几颗眼泪。

        陆随意和唐浅面面相觑。

        直到此时,他们才终于明白,孩子真的不是你想带走就带走,想扔给别人就扔给别人的。

        孩子只会和对她最好的那个人亲……

        晚上,陆粥粥几乎是哭着睡着的,梦里看到了陆怀柔,陆怀柔站在很远很远地方,似乎在向她招手,可是她追啊追,却总是没有办法靠近她。

        醒来的时候,天已亮了,陆粥粥的枕头也全湿了,顶着肿肿的眼睛去学校,蒋清霖关切地问她:“怎么回事呀,昨天晚上哭过吗?”

        “爸爸妈妈接我回家了。”

        “呀,不是说工作忙吗,怎么就接你回家了?”

        “因为他们要结婚了,说有时间照顾我。”

        “爸爸妈妈结婚,这是好事,怎么还哭呢?”

        陆粥粥看着自己田字格本上陆怀柔的大头贴纸,说道;“我舍不得爷爷。”

        蒋清霖叹息道:“也是,有陆怀柔那样的爷爷,换我也舍不得,肯定死皮赖脸不肯走,要真赶我走,我就抱着他的大腿哭。”

        陆粥粥其实也有些小后悔,昨天不该跟陆怀柔赌气,如果她求求他,再哭一哭,指不定他就让她留下了。

        就算爷爷不想留她,还有姑奶奶呢,姑奶奶肯定也会帮她说话的。

        唉。

        陆粥粥越想越后悔,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给她吃,搬都搬出去了,哪能死皮赖脸再回去。

        她走以后,说不定陆怀柔正开香槟庆祝呢!

        陆粥粥心烦极了,感觉自己这么长时间的感情,都错付了。

        臭陆怀柔。

        *

        下午放学,陆粥粥本以为爸妈会很忙,没有时间来接她。

        却没想到,唐浅早早地就等在了门口,来接陆粥粥回家。

        小朋友们看到唐浅,纷纷羡慕陆粥粥妈妈的漂亮。

        唐浅的确漂亮,虽说直播的时候会化浓妆,陆粥粥看了特别不习惯,但是她底子好,不化妆的时候,相当清纯动人。

        唐浅在车后座给陆粥粥安装了专门的儿童椅,安全又舒适。

        陆粥粥也看得出来,这一次她回来,爸爸妈妈都是卯足了劲儿地想要补偿她,给她营造更好的生活环境。

        也许,她不应该再想爷爷了。

        毕竟爷爷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他事业那么成功,那么多人喜欢他,陆粥粥不能自私地把他捆在自己身边。

        “妈妈,晚上我们去吃肯德基吗?”

        唐浅听到情绪一直很低落的女儿主动提出要吃肯德基,自然喜出望外:“好呀,妈妈带你去吃肯德基!”

        “可以把坏舅舅也叫上。”

        “行,把你坏舅舅也叫上。”

        唐浅心情大好,启动了引擎,朝着商城肯德基驶去。

        陆粥粥打开窗户吹吹风,却看到渐远的校门口站着一个身长玉立的长腿男人,他穿着黑色卫衣,戴着口罩和刺绣鸭舌帽,远远地望着她。

        陆粥粥的呼吸骤然停滞了片刻,一颗心仿佛被抛向了天空,极速下坠。

        “爷爷?”

        男人已经转身离开了。

        “爷爷!”

        陆粥粥半个身子都快探出窗外了:“陆怀柔!”

        是不是你啊!

        你来看我了吗?

        “哎哟小祖宗,乖乖坐好,脑袋别伸出窗外,太危险了!你爷爷怎么可能在这里,看错了吧!”

        陆粥粥缩回身体,跪在松软的座椅上,后视窗外望着渐行渐远的男人的背影,茫然道:“是你吗?”……

        陆怀柔拉了拉口罩,穿过马路,加快了离开了校门口。

        他只是想过来瞄一眼,看看儿子儿媳是不是真的做到了他们的承诺,也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

        可是当他听到小姑娘那一声“爷爷”,陆怀柔还是差点泪崩。

        操,心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