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37章 爬墙

第37章 爬墙

        这几天,陆怀柔拍戏一直没在状态,心情也是烦躁至极。

        上午的发布会,又遇到了情绪激动的娘炮男粉丝,冲出人群,穿过保安的阻拦,对他动手动脚试图揩油。陆怀柔哪能受得了这个,抓住男粉丝的手腕,二话没说,一掰一扣,直接给折了。

        这事儿在网络上又闹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这段时间以来,陆怀柔的暴躁人设已经开始慢慢地扭转了,没想到又出了这档子事儿,众人纷纷感叹――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你怀爷还是你怀爷。”

        粉丝不了解情况,只有陆怀柔身边的人知道,他的一再失控,是丢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艾伦见陆怀柔情绪低落、萎靡不振,生怕这位爷再闹出更大的幺蛾子。于是给他接了一场巴黎时装秀的通告,没十天半月回不来,让他在异国他乡散散心,平静一下心情,兴许失女之痛能得以缓解。

        陆粥粥回归了正常生活。

        虽然老爸老妈工作依旧忙碌,但是好在每晚都会回家,也有了足够的时间陪伴她,甚至周末还会带她去游乐场玩,或者逛逛商场。

        应该为此感到欣喜的陆粥粥……却总是开心不起来。

        连蒋清霖小朋友都注意到,陆粥粥最近不爱笑了,放学也不爱去美食街吃小吃了。

        课间,陆粥粥给陆怀柔编辑了一条短信:“那个谁……我想你了,可不可以来看你啊。”

        这条短信写好了,她却犹疑着,迟迟没有发出去。

        她是真的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每天只能从蒋清霖这位八卦小能手那儿得知他的最新动向。

        知道他上了综艺、又接了新片、马上还要飞去巴黎参加时装秀……

        从蒋清霖那里,陆粥粥还知道了,他爷爷不仅演戏厉害,唱歌很棒,还是世界名模,全世界都认识他,还有不少外国小姐姐都是他的粉丝。

        爷爷事业很有成就,是非常厉害的人。过去是为了照顾她,他才拒绝掉绝大部分的通告,甚至都不出国了。

        这样看来,她住在爷爷家里,真的耽误了爷爷的事业啊。

        算了。

        陆粥粥一字一字地删掉了短信。

        就这样吧,让一切回归正轨,她也不应该再胡思乱想了。现在她有了关心疼爱她的爸爸妈妈,他们快要结婚了,这难道不是她过去梦寐以求的生活吗。

        人就是这样,得到了就会想要更多,永远不会满足。

        她不该意难平了……

        上课铃响了起来,陆粥粥摊开,专心听课。

        蒋清霖观察她许久,见她还是不开心,于是附在她耳畔,小声地问:“粥粥,你是不是很想很你爷爷呀。”

        陆粥粥撇嘴:“不想不想,我一点也不想见他。”

        “真的不想吗。”蒋清霖表示不相信:“你最近都不笑了。”

        “那是因为没有什么可笑的。”陆粥粥双手交叠平放在桌上,严肃正经地说:“我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一样嘻嘻哈哈。”

        “原来长大了就变得不快乐了呀,那我永远不要长大。”

        陆粥粥又惆怅了。

        曾几何时,她也说过这样的话,永远不要长大。

        陆怀柔也说过,只要留在他身边,她可以永远当小朋友。

        “骗子。”陆粥粥眼睛微酸:“他都不想我,我才不会想他呢!”

        蒋清霖拉长了调子,故意说道:“这周末陆怀柔从巴黎回国,在北城国际机场,我还想着……要不要带你去接机呢,你要是不想他的话,就不去啦。”

        “接机?”陆粥粥不可置信地说:“你胆子好大呀,居然敢去机场。”

        “你要是想见他,我就让我哥带咱们去。”

        “你哥,他愿意吗?”

        陆粥粥知道蒋清霖的哥哥是高中生,以前她哥也带她们几个小朋友去游乐场玩过,所以陆粥粥认识他。

        “一开始不愿意,不过我答应帮他洗一周的碗,就同意啦。”蒋清霖在陆粥粥耳边诱惑道:“怎么样,去不去呀?”

        陆粥粥有些犹豫:“万一被我爷爷发现了,会好丢脸的吧。他不给我打电话,我都没有理他呢。”

        俩人分开这一两个月,一通电话都没打过,短信也没发。

        陆粥粥还在和他较劲赌气呢。

        “不会被发现的啦。”蒋清霖很确信地说:“到时候机场粉丝人山人海,他哪里会注意到你这个小不点。”

        “说的也是。”陆粥粥心动了。

        “咱们就远远地看他一眼,看完就走,不会让任何人发现!”

        陆粥粥是真的很久没有见陆怀柔了,甚至连远远望他一眼的机会都没有,说不想念,只是嘴上的气话罢了。

        她想见他,都快想魔怔了,每天晚上放学,她都会朝着家长堆里一望再望。

        总感觉爷爷就在家长堆里等着她,也许就要接她回陆宅呢。

        陆粥粥答应了蒋清霖,这周末去机场接机。

        她想着,站在远处看一眼就好。

        周末那天,陆粥粥起了个大早,特意换上了方便行动又清新可爱的t恤牛仔背带裤,戴上她的小黄帽,告诉唐浅她要和蒋清霖出去玩,早早地出了门。

        小区门口,蒋清霖和她哥站在摩托车前,遥遥地冲她招手:“肥粥,这儿!”

        蒋清霖的哥哥名叫蒋英杰,高三生,是个成绩不太好的追风少年,穿着破洞牛仔裤,打扮得花里胡哨,耳朵上还打了耳洞。

        陆粥粥一直觉得,英杰哥哥超级酷,她一直想要有一个这样酷酷的哥哥。

        不过后来有了陆怀柔,她就不羡慕蒋清霖了。

        她爷爷才是天底下最酷的男人。

        “上车吧。”

        蒋英杰的摩托车是三轮型摩托,三个座位,平时蒋清霖妈妈会骑这摩托出去做生意进货。今天老妈有事出门,兄妹俩便偷偷把这摩托骑了出来。

        “肥粥,你坐旁边的位置。”蒋清霖说道:“我坐我哥后面。”

        “好。”

        两个小姑娘稳稳地坐上了摩托车,蒋英杰踩了踩油门,将摩托车驶了出去。

        大街上,这种这三轮摩托车挺少见,一路特别拉风,尤其是摩托车上还坐了两个粉雕玉琢的糯米小团子,就更加引人注目了。

        蒋英杰一路都没忘提醒蒋清霖:“带你去看偶像,下周洗碗,你承包了啊。”

        “承包就承包,反正我只答应你洗碗,盘子、盆、锅……都是你的活儿。”

        “喂!死丫头!你竟然耍赖皮!”

        “我哪里耍赖皮,我明明只答应你洗碗,你自己也同意的。”

        “我说的‘洗碗’,指的就是锅碗瓢盆都要洗!”

        “那你又没说明白,不管,反正我只洗‘碗’。”

        蒋英杰快被自家妹妹气死了:“信不信我撂挑子不干,拜拜了您嘞。”

        蒋清霖有恃无恐:“拜拜就拜拜。反正车都已经‘偷’出来了,我自己带粥粥去接机。”

        “得了吧。”蒋英杰嘲讽地说:“就你这小胳膊小腿儿,只怕连油门都够不着。”

        “腿长了不起呀!”

        “那是比你稍稍了不起一些。”

        “哼!”

        风撩乱了她的头发,陆粥粥摸摸自己的乱啾啾的小辫儿,眼睛红了。

        听着蒋清霖和她哥拌嘴,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脑子里涌现出不少和陆怀柔相处的回忆。

        她也特别喜欢和爷爷拌嘴,逗他上火,看到他火冒三丈的样子,陆粥粥就想笑。

        可是现在……她却只想哭。

        陆怀柔是她爷爷,但更多的时候,他更像她的哥哥,也像爸爸。

        她所有的缺失,陆怀柔都弥补给她了……

        摩托车停在了北城国际机场的地下停车场,蒋英杰牵着两位小朋友,坐电梯上了二楼的国际到达。

        一路上,英杰哥哥都在提醒两位小朋友――

        “呆会儿人多,你们一定要听话,不准乱跑,不准胡闹,否则我立刻带你们回去!”

        两位小朋友相互拽着衣角,乖乖点头:“保证听话!”

        国际到达的接机厅,早已经人山人海,路边站的全都是过来接机的粉丝,她们拿着草莓霓虹牌和星星灯,焦急地等待着陆怀柔的回归,宛如演唱会一般的盛况。

        蒋英杰兜着两位妹妹挤进人群中,高声地招呼道:“小心一些!跟在我后面,抓着我的衣角,千万别走散了!”

        “蒋清霖,你牵陆粥粥,这人太多了。”

        “牵着呢!”蒋清霖死死地攥着陆粥粥的手。

        她也从来没接过机,哪里预料到会有这么多人。

        陆粥粥给自己戴上了特意准备的小口罩,避免给爷爷惹麻烦。

        没过多久,焦急等候的人群开始沸腾起来,前排有粉丝兴奋大喊:“来了!来了!他出来了!”

        “啊啊啊!看到了,哥哥穿西装的样子太帅了叭!”

        “我的天!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

        “陆怀柔我爱你!我想给你孙女当奶奶!”

        陆粥粥听到这话,惊悚地抬头望了望身边的漂亮姐姐――

        “别……别了吧。”

        小姐姐这么年轻又美丽,给她当奶奶太委屈了。

        陆怀柔由保安护着,大步流星地踏出通道,几乎与粉丝没有任何交流,戴着墨镜口罩,径直朝着站外停车场走去。

        他身上温柔的气质已然烟消云散,恢复了过往的冷漠和骄傲,不搭理任何人。

        前排的粉丝们一片欢呼沸腾。

        可是到陆粥粥这儿,却只能看到前排姐姐们的后背,连陆怀柔的影子都看不到。

        眼看着陆怀柔就要离开了,蒋清霖着急地拉着陆粥粥往门口挤:“快点快点,他要走了。”

        陆粥粥身子骨本就瘦小,哪里挤得出去,在推搡的人堆里简直快要窒息了。

        “啊,你踩到我了!”陆粥粥明显感觉到有人踩了她的脚:“好疼呀!”

        后排的粉丝见陆怀柔即将上车,也是疯狂地往前挤,前排又被安保人员全程护卫着,不让粉丝们靠近。

        陆粥粥被挤在中间,感觉自己就像下锅的汤圆,被挤成了奇怪的形状――

        “别……别推我!”

        “好痛!”

        就在陆怀柔的一条腿迈上轿车的刹那间,忽然回头,朝粉丝的方向望去。

        好像听到了陆粥粥的声音。

        粉丝们见陆怀柔朝自己看过来,兴奋地冲他挥手――

        “哥哥在看我!”

        “胡说,明明在看我!”

        “哥哥,这里,这里!”

        人群中并没有小姑娘的身影。

        陆怀柔皱了皱眉,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

        身旁的艾伦催促道:“怀爷,快上车吧,这儿人太多了,再多停留一会儿,万一出现安全事故就麻烦了。”

        陆怀柔抽回目光,摇摇头,也觉得自己真是神经过敏,想太多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

        他迈进了轿车里,将喧嚣和吵闹挡在了车窗之外。

        司机启动了引擎。

        陆粥粥宛如一片浮萍,被拥挤的人群推搡来、推搡去,脚趾不知道被踩了多少下,顶着一张汗津津红扑扑的小脸,衣服都汗湿了。

        “哥哥走了。”

        “好遗憾啊都没有看到他。”

        “有谁拍了清晰的照片吗!求超话分享!”……

        轿车启动,陆怀柔摸出手机,点进了自己的超话,实时动态中不断有粉丝分享他的照片,他随手保存了几张拍得还算帅气的照片。

        忽然间,他的指尖顿住了。

        在一张人群的照片里,他看到一个小女孩瘦弱的背影,背着小书包,戴着小黄帽,穿着背带裤,正扒拉着人墙往前挤。

        那条背带裤还是他给她买的呢。

        陆怀柔的心骤然悬空,思绪乱成了一锅粥。

        “回去。”

        艾伦不解地望向他:“回哪儿去啊。”

        陆怀柔激动地喊道:“回机场!”……

        人群渐渐散开了些,蒋英杰总算挤到了陆粥粥和蒋清霖身边:“你们看到没有?”

        “这么多人,根本看不到啦!”蒋清霖沮丧地摇头:“你看到了吗?”

        蒋英杰拿着手机说:“只远远拍到一张侧脸的照片。”

        陆粥粥:“给我看看。”

        蒋英杰把手机地给陆粥粥。

        照片里的陆怀柔戴着口罩,几乎遮了半张脸,穿的是黑色西服正装,身形笔挺,气质凛然,跟平时在她面前吊儿郎当没正形的样子截然不同。

        她爷爷是真的帅。

        “英杰哥哥,这张照片能发给我吗。”

        “行,待会儿发给你,我们先离开这儿吧,哥哥请你们吃肯德基。”

        “好哎。”

        陆粥粥正要离开,腿一酸,险些摔倒在地:“哎哟。”

        “怎么了?”

        她蹲下身,揉着自己的腿,说道:“刚刚脚被踩了好几下,有点疼,我先缓缓。”

        蒋英杰和蒋清霖同时蹲了下来,关切地问:“能走吗?要不要哥哥背你啊。”

        “不用,休息一下就好。”

        蒋英杰和蒋清霖兄妹俩将她扶到了楼梯阶梯旁,坐下来休息。

        这时,还没有完全散开的人群再度沸腾了起来。

        陆粥粥回头,看到陆怀柔那辆黑色的轿车再度杀了回来,停在了车道上。

        车门打开,男人慌慌张张地下车,朝着人群东张西望,连口罩都忘了戴。

        还没散去的粉丝们一下子惊叫了起来――

        “天呐!”

        “哥哥怎么又回来啦!”

        “这是什么天降福利啊!”

        陆怀柔顾不得艾伦的拉扯,四下里寻找着,扯着嗓子大喊:“陆粥粥!”

        “陆粥粥!你给老子出来!”

        “陆粥……”

        陆怀柔转身便望见了她,半截名字卡在了喉咙里。

        小姑娘坐在阶梯边,汗水黏着刘海,头发也乱糟糟的一团,皮肤好像都变黄了。

        她爸妈肯定没给她抹宝宝霜,不然就是买的垃圾产品;头发也没好好梳;那件衣裳不知道穿了多少天;鞋子怎么这么脏!

        气死!

        短短几秒的时间,陆怀柔脑子里思绪涌动万千……

        陆粥粥正揉着她的脚,看到陆怀柔,明显愣了一下。

        这次不是幻觉了!

        陆怀柔几乎是一路小跑而来,跑到她的面前,怒声道:“你怎么在这里!”

        陆粥粥眼看着陆怀柔又要发火了,她也有些生气,别过脑袋,闷声说道:“人家又不是来看你的!”

        陆怀柔面色低沉:“我问的是,你怎么在这里?”

        “都说了不是来看你的!你这人……不讲道理!”陆粥粥气得眼睛都红了,不争气地滚了几颗眼泪,连忙用袖子狠狠擦掉。

        蒋清霖也帮忙解释道:“哥哥,不是……叔叔,不不,陆爷爷……哎呀,你别骂陆粥粥!她就是很想你,想来看你啊!这不,直到你回国的消息,咱们就就来接机了嘛!”

        “才不是呢,霖崽你别乱说。”陆粥粥委屈地用衣袖揉了眼睛,闷声说:“人家才不稀罕我们接机呢!我们这就走!不理他!”

        陆怀柔的心都快拧成中国结了。

        他又气又担忧又后怕,又有些感动,所有的情绪涌上心头,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表达,呆呆地站在她面前。

        他诠释过各式各样生动的角色,在剧中,他可以自然的大笑,也可以颓废地大哭,他几乎可以完全融入到角色中,感受他人的人生与悲喜。

        可是现实中的陆怀柔……却从来不善于表达情绪。

        陆粥粥见自家爷爷又呆住了,她重重地“哼”了一声,掰着自己的脚,说道――

        “疼死了。”

        陆怀柔终于有反应了,慌忙问:“哪儿疼?”

        “脚脚。”

        陆怀柔蹲下身,捧起了她的脚,问道:“怎么回事。”

        “被人家踩了好几脚,好疼哦。”

        陆粥粥撒娇技术一流,推了他一下:“都怪你。”

        这一推反而让陆怀柔离她更近了。

        他全盘接纳了她的责怪,也不顾形象了,直接坐在了她身边的阶梯上:“我看看。”

        陆粥粥怪不好意思的,陆怀柔将她的腿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三下五除二给她脱了运动波鞋,扯掉了她的海绵宝宝袜子。

        白皙的小脚丫子的确有被踩到的红晕,不过没有淤青,不算特别严重。

        陆怀柔握住她的脚掌,轻轻地揉了揉:“舒服一些了?”

        “嗯。”

        陆粥粥一点也不生气了,她有些害羞地望着他:“爷爷,我脚臭不臭呀?”

        他顺手捏了捏她肉嘟嘟的小脸:“臭不臭自己心里没数?”

        “哎呀,你摸了脚又来捏我的脸!脏死了!”

        陆怀柔冷冰冰的表情总算解冻了,嘴角也扬了一丝笑意,看她的眼神……温柔极了。

        围观的粉丝一阵尖叫,完全被他这柔情似水的模样给融化了。

        他们纷纷拿出手机拍照,把这温馨的一刻定格下来,传到了网络超话中――

        “啊啊啊,我走早了,居然还有这样的福利!”

        “我怀爷的眼神,好宠啊!”

        “爷孙太有爱了。”

        “这样的爷爷我不配拥有呜呜呜呜。”

        “放下那个小脚脚,让我来!”

        “看谁还敢说我们哥哥冷漠没有人情味。”

        “我们怀爷不止会踹人,还会给亲孙女揉jiojio。”

        “我柠檬了,有人跟我一起酸吗。”

        “柠檬精举手。”……

        陆怀柔给陆粥粥揉了脚,然后抱起了她,回头对蒋清霖和蒋英杰说:“我送你们回家。”

        “不、不用了。”蒋英杰连忙道:“我们有车,您带陆粥粥去吃饭吧,她这段时间真的很想您。”

        蒋清霖冲陆粥粥挥了挥手:“肥粥,周一学校见。”

        “嗯!谢谢霖崽和哥哥。”

        陆怀柔将陆粥粥塞进车里,问道:“晚上想吃什么?”

        “想吃……爷爷做的饭。”

        陆怀柔讶异地问:“今天不吃肯德基了?”

        陆粥粥笑着说道:“肯德基找我爷爷代言了吗?”

        “那倒没有。”

        “那我不吃肯德基了。”

        “哟,你这么关心我。”

        “那当然!我百分之百支持爷爷的事业!当你坚强的后盾!以后你代言什么,我就吃什么。”

        陆怀柔想了想,从柜子里掏出一口袋黑蒜,说道:“我最近正好接了这玩意儿的代言,请你帮我把它吃光,靴靴。”

        陆粥粥:!!!

        放我下车!

        *

        半个小时后,#陆怀柔给孙女揉脚#的话题便被顶上了热搜。

        陆随意正在直播带货,忽然间涌进来一大波流量,瞬间爆了他的评论区――

        “意哥,你女儿爬墙了,你知道吗。”

        大家都知道了陆粥粥是陆怀柔的亲孙女,自然而然,陆随意的身份也被无所不能的网友扒了出来。

        但是关注度并不是特别高,正如陆怀柔所说,我孙女是陆粥粥,我儿子是谁?不重要。

        陆随意依旧每天直播带货,销量小有提升,但还是一步一个脚印,走着自己的路,撑着摇摇欲坠的自尊心,愣是没蹭他老爸的热度。

        前段时间,他在直播间炫耀,说终于把女儿陆粥粥接回来了,以后要当个体贴的超级奶爸,给女儿挣奶粉钱,赢回女儿的心。

        谁承想刚过了没几天,陆粥粥便爬墙了。

        “意哥,请问你爸给你揉过脚吗?”

        “心疼意哥三秒,虽接回人,但是小姑娘‘身在曹营心在汉’。”

        “年度最悲情男人,得不到父亲的爱,也留不住女儿的心。”

        “意哥,我怎么觉得过不了多久,你又得乖乖把女儿送回去呢。”

        “看在意哥这么可怜的份上,这面膜我买了。”

        “我也买了,心疼意哥。”

        陆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