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40章 弃权

第40章 弃权

        星光颁奖典礼还没有正式开始,陆怀柔的脸色已经黑了八度,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艾伦打量着陆怀柔的脸色,也是噤若寒蝉,开始忧心自己明年和后年的带薪假了。

        这一波,直接送了老板的人头,他往后也甭想有好日子过了。

        邻座的杨曳倒是心情大好,兴致高涨地说:“真是好想有个孙女啊。”

        陆怀柔睨他一眼:“你知道有个孙女的必要条件是什么吗。”

        杨曳不解:“什么。”

        “先得有个儿子。”

        “……”

        杨曳沉默了几分钟,然后继续说道:“如果我有个像粥粥这么可爱的小孙女,我肯定天天在家里陪她玩。”

        陆怀柔:“等你有了,你就会后悔,鸡飞狗跳的生活,还不如工作。”

        杨曳:“其实到咱们这个年龄才会知道,事业再怎么拼,都是没有尽头的,但家庭却是唯一的归宿,家人才是你疲惫心灵的港湾,陆前辈,你觉得呢。”

        陆怀柔嘴角抽了抽。

        杨曳的粉丝叫杨曳是“行走的荷尔蒙”,此刻陆怀柔觉得,别叫“荷尔蒙”了,直接改成“行走的心灵鸡汤”得了。

        话虽如此说,在陆粥粥闯进他生活之前,陆怀柔也是一直把事业当成自己生命的全部。每天不是在拍戏,就是在拍戏的路上,很少有留给自己的时间,更别提家人了。

        陆粥粥的到来,迫使他不得不放慢步伐,事无巨细地去照顾另一个人的生活,大到学校补习,小到吃穿衣食,每一件事都要他操心,因为如果他不管,就没人管了。

        一开始,他仅仅只是出于责任感,去照顾她。可是到后来,小姑娘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那种被人依赖着,被人需要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陆粥粥就像他混沌世界里乍现的一道天光。从此以后,前路既明,万物苏醒。

        就在陆怀柔陷入沉思之际,主持人已经上台,宣布今年入围最佳男主角的候选人。

        毫无悬念,陆怀柔和杨曳都在其中。

        两个人今年都有口碑与票房俱佳的好作品,而且网络投票数量永远是不相上下。

        两位主持人在台上相互打趣,猜测今年的星光影帝荣耀桂冠,究竟花落谁家。

        从他们的逗趣的台词听来,今年似乎已经分出胜负,星光影帝只有一个,就从杨曳和陆怀柔两人中诞生。

        两位主持人的插科打诨,为了今晚最大的悬念揭晓,吊足了观众的胃口,网络直播平台上,观众们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你们俩别废话了,赶紧宣布行不行!”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求刀快一点!”

        “已经准备好礼花鞭炮了。”……

        就在主持人一唱一和宣布结果的过程中,陆怀柔手机震了震,收到一条来自陆雪陵的消息。

        她给他发了一段陆粥粥彩排视频――

        “hello,柔柔,来看我们现场直播。哈哈哈,你儿子太蠢了吧,把好端端的优雅华尔兹跳成了搞笑情景剧。好在粥粥心态还不错,说拿不拿六一之星都不重要,重在参与,所以啦,你也别太紧张,结果不重要。”

        这时,穿着蛋糕裙的陆粥粥也把小脸凑进了屏幕中:“爷爷!虽然你百分之九十九赢不了杨曳哥哥,当不了这个影帝,但在我们家,在粥粥心里,你永远是superstar!不要难过哦!摸摸头。”

        陆怀柔:……

        我谢你啊!

        视频不长,主持人的台词还没结束,画面便结束了。

        虽然小丫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过陆怀柔心头还是升起淡淡的温暖。

        不知道小姑娘是发自真心还是随口安慰,但这句“永远是她心目中的superstar”,还是暖到他了。

        有时候,陆怀柔甚至都怀疑自己是让这小姑娘给pua了,太卑微了吧。

        陆雪陵后面发来的一段视频,是彩排现场实拍,悦耳动人的音乐声传来――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他们在跳圆圈舞呀,跳呀跳呀,一二一……”

        短短一分钟的画面里,陆随意踩了陆粥粥三次脚,动作僵硬如同被老师抽提问时磕磕巴巴的超级学渣。

        因为被老爹踩到,陆粥粥疼得呲牙咧嘴,表情管理严重车祸,简直没看眼。

        这现场,已经不是拿不拿名次的问题了,就这样的水平上台表演,陆怀柔已经能想到全场观众的哄笑的场面。

        简直没眼看。

        这时,杨曳又开口了――

        “陆前辈,你别看咱们现在这样子竞争,场面话说起来是无所谓,胜负不重要。其实讲实在话,不争输赢,咱们干嘛坐在这儿呢。”

        陆怀柔觉得,杨曳说了一辈子虚伪的茶言茶语。这句话,倒是非常real。

        不争输赢,干嘛坐在这里;

        不争输赢,干嘛要没日没夜努力练习;

        不争输赢,上台是为了什么?

        主持人还没有宣布结果,却见陆怀柔“蹭”的一下站起了身,穿过过道,走出了观众席。

        艾伦想拉他,结果没拉住――

        “怀爷,我去!这还没宣布结果呢!你别赶着上台啊,这要是没中,网友这一年的笑料都会被你承包下来啊!”

        陆怀柔不理会艾伦的忠告,径直走上舞台。

        两位主持人显然也是没料到会发生这样戏剧性的场面,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陆老师,这……您这是……”

        陆怀柔也不理会他们,走到话筒前,沉声说道:“抱歉,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立刻去办。所以今年的星光影帝,我宣布弃权。”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艺人都愣住了。

        几秒之后,全网炸裂――

        “什么什么什么情况!”

        “我没听错吧,陆怀柔说要弃权?”

        “别是没自信,认输了吧。”

        “你们太不了解陆怀柔了,他是个充满胜负欲的家伙,什么时候认过输?”

        “换句话说,他这么膨胀的家伙,什么时候没自信过。”

        “我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弃权。”

        “借口借口,都是借口,就是输不起!”……

        陆怀柔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和风言风语,他走出星光大厦,司机将轿车开过来,停在路口等着他。

        陆怀柔上车后,对司机说道:“去学校。”

        路上,杨曳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陆前辈,您这是……什么情况啊!您这样……我很尴尬啊。”

        陆怀柔:“其实你说的对。”

        杨曳:?

        陆怀柔:“输赢很重要。”

        杨曳:“那您还弃权?”

        陆怀柔:“我可以输,但我不能让她输。”……

        下午彩排的时候,宁融儿穿着黑色的芭蕾舞裙,跳了一支儿童天鹅舞。

        她有过一些舞蹈基础,虽然表现不是特别惊艳,但是相比于毫无基础的小朋友而言,算是相当不错了。

        所有人都预测,今晚宁融儿妥妥是要拿六一之星了。

        晚上八点,比赛正式开始,陆粥粥的节目安排在了中段。开赛之前,穿着毛茸茸棕熊衣的陆随意,笨拙地站在观众席前排打探敌情――

        “不是才艺比赛吗,诗朗诵算什么才艺啊?”

        “这同学……怎么跳一半哭起来了?”

        “哎哟,这调子,跑了一万八千里吧。”

        陆雪陵揪过他的耳朵,将他拉扯到后台:“你还有脸吐槽其他小朋友呢!看看你自己的跳的都是什么鬼啊。”

        “我……还行吧。”陆随意忐忑地说:“你看刚刚那小朋友,唱着唱着还哭起来了,笑死我了,咱们的表演算不错了。”

        “你总跟差的比,当然不错了!”

        “我说姑姑……你就是太过于完美主义,其实小朋友比赛,比的就是胆量,只要咱们够自信,把气势拿住了,第一名没问题!”

        陆雪陵扶了扶额。

        这特么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陆随意是真的尽全力了,奈何本领有限,老天爷不赏这口饭吃。

        “陆随意,我警告你,上台别胡来,不准自由发挥。”

        “行行行,上台后,我尽量……尽量不跳错,不给咱粥粥丢脸。”

        陆雪陵是真的后悔了:“早知道你舞技烂成这样,我就给她排独舞了,今晚粥粥的六一之星,全被你给耽搁了。”

        “哎呀,重在参与嘛。”陆随意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六一儿童节的初衷,不就是为了让家长多陪陪孩子吗,我现在来陪粥粥表演,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嘛,拿不拿名次,不重要。”

        陆雪陵冷笑:“你可真会找借口。”

        陆随意回头问陆粥粥:“小小陆,你觉得这话对吗?”

        陆粥粥正要专心地搂着空气、练习着圆圈舞:“姑奶奶说得对!”

        陆随意:“你都没听我们说话,一天到晚就知道喊‘姑奶奶说得对’,太没原则了吧!”

        陆粥粥还在努力地蹦哒着,小胸膛一起一伏,呼吸急促:“爸爸说的也对,名次不重要,参与了就好。”

        陆雪陵走过来,摸出用纸巾给她擦了擦汗:“名次不重要,干嘛还这么辛苦地联系舞步啊?”

        “因为快上台了嘛。”陆粥粥红着一张小脸蛋,理所当然地说:“爷爷讲过,珍惜每一次上台演出的机,哪怕只有一个观众,他也要尽全力呈现最完美的表演。做艺人应该这样,做人更应该这样。”

        陆雪陵笑着说:“是啊,你爷爷是很有态度的艺人。”

        陆随意有些汗颜。

        看着陆粥粥认真努力的模样,他忽然感觉……兴许把小姑娘留在老爸家,是正确的选择。

        即便是他自己,也没有底气说能给她最好的家庭教育。但是他相信,陆怀柔可以。

        毕竟,他从小最崇拜的男人,就是父亲啊。哪怕后来关系出现裂痕,但是从来不影响他对陆怀柔的敬服。

        临近演出时间,陆粥粥不再跳舞,坐在候场椅上,紧张而焦灼地等待着。

        “爸,我想上厕所。”

        “不是刚去过了吗。”

        “还想去……”

        陆随意拍拍她的肩膀:“你这是太紧张了,心理作用,放轻松就不想去厕所了。”

        陆粥粥闭上眼睛,深呼吸。

        还是好紧张。

        毕竟,这可是她第一次登台演出,当着那么多小朋友和家长,还有景绪哥哥……

        万一跳砸了怎么办。

        不,不是万一,老爸就根本没有一次不出差错,搞砸是肯定的!

        陆粥粥轻轻叹了一口气。

        看来上台以后,只能靠勇气死磕了。

        很快,主持人播报了下一个节目,让《洋娃娃与小熊跳舞》做好准备。

        陆粥粥深吸一口气,牵着陆随意的手朝着舞台走去。

        刚下场的宁融儿与她擦肩而过,自信说道:“今晚的六一之星,我赢定了。”

        陆随意不服气:“哟,小朋友,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宁融儿:“就是你们呀,跳得忒烂了吧。”

        陆随意:“你这小朋友,真没礼貌,知不知道什么叫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哼!”

        陆粥粥还没上台,自然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任何人,于是道:“不到最后,还不知道结果呢。”

        “不是吧,你觉得就你爸爸舞跳成那样,能帮你拿到名次?”

        陆随意不满道:“差不多得了啊,在吵吵,老子要暴揍小朋友了!”

        宁融儿别别嘴:“本来就是,陆粥粥的爸爸跳舞真难看!”

        陆粥粥淡定地说:“我爸虽然跳舞不好看,但好歹会跳,你爸会吗?”

        陆随意得瑟道:“会吗会吗会吗!”

        父女俩这一唱一和的,宁融儿一时间竟无法反驳,只能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等会儿在台上出了洋相,你就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我才不和你比。”

        “那是因为比不过我!”

        就在这时,一道低醇的嗓音响了起来――

        “那可不一定。”

        陆粥粥回头,看到陆怀柔缓步走了过来。

        令她惊讶的不是陆怀柔的到来,而是……他穿着一件棕色的熊舞服。

        这件舞服是陆雪陵准备的第二件备用装,就是害怕陆随意那家伙丢三落四。

        陆怀柔身材比陆随意好太多了,宽肩窄腰的他,穿上这件熊舞服,可就不是小熊,而是一只挺拔高挑的超级大熊。

        候场室的小朋友们看到陆怀柔穿着大熊装,都忍不住叽叽喳喳喧闹了起来――

        “哇靠!”

        “大熊熊好可爱啊!”

        陆怀柔走到儿子身边,面无表情问:“能不能上?不能上换我。”

        陆随意本来就满心忐忑,害怕给陆粥粥丢脸,现在老爸过来,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爸!你来的太太太太是时候了!”陆随意立刻将陆粥粥的手教到他手上:“我闺女交给你了!”

        陆怀柔稳稳地牵住了陆粥粥。

        爷爷的手和爸爸的手是不一眼的,爸爸的手比较细腻,而陆怀柔的手,掌心和指腹都有粗砺的厚茧,这是他常年演戏留下的痕迹。

        他的手,更加坚实有力,也更能给人安全感。

        陆雪陵从后台出来,看到陆怀柔的时候,也愣了一下。

        不过随即,她嘴角便浅浅抿了起来,露出会心的微笑。

        “爷爷没有练过这支舞啊。”陆粥粥有些担忧:“敢问一句,您会跳吗?”

        陆怀柔垂眸,眼风扫了扫她:“不然还是让你爸上?”

        陆粥粥立刻狗腿地改口道:“我爷爷什么都会跳!我爷爷亚洲舞王!顶级dancer!”

        陆雪陵走过来,微笑着说:“粥粥,真别小看了你爷爷。即便没有练过,但是在你训练的时候,他一直站门边看着,动作早就烂熟于心了。”

        “嗯嗯!”

        不管陆怀柔会不会跳这支舞,他肯来陪自己过六一儿童节,陆粥粥已经超开心了。

        上一个节目音乐进入尾声,主持人播报下一个节目――《洋娃娃和小熊跳舞》。

        陆粥粥深呼吸,忐忑地望向陆怀柔。

        穿着一身大熊装的陆怀柔,紧紧牵着小姑娘的手,上了舞台。

        不出意外,在他上台的刹那间,整个大礼堂喧嚣和尖叫声掀翻了屋顶。

        谁能想到,陪孩子来参加这种校级规模的儿童比赛,竟然会遇到陆怀柔这样的天王巨星。

        众人摸出手机疯狂地录像和拍照――

        “我的天!没看错吧!”

        “是他!是他是他!化成灰也不会认错的!”

        “太欧气了吧!”

        “等等,今晚不是他的颁奖礼直播吗!怎么会在这儿?”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粥粥爷爷啊!”

        聚光灯照在陆怀柔英俊的脸上,音乐开始的刹那,他嘴角微微笑,一个眼神杀,秒了现场所有人的心,他的表情管理……简直绝了,真是天生属于舞台!

        伴随着音乐的旋律,陆怀柔牵着陆粥粥,和她跳起了活泼可爱的圆圈舞。

        他的舞蹈功底自不必说,即便没有训练过,比陆随意要从容自在太多了。而且还会自己添加一些别具匠心的小动作,完完全全配合陆粥粥的可爱。

        最后定格的动作,他竟然把小姑娘举了起来,搁在自己的左边肩膀上,宛如大熊托举着洋娃娃一般。

        这样的反差简直萌翻了全场,掌声和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陆随意听着场内的喧嚣,忽然像是想起什么,回头惊诧地问陆雪陵:“姑姑,今晚不是有我爸很重要的颁奖典礼吗!他怎么来这儿了?星光影帝不要了吗?还是说……落选了?”

        陆雪陵听着场内雷鸣般得掌声,也跟着鼓掌:“什么星光影帝,还重要吗?”

        “怎么不重要,这些年他不是一直在和杨曳竞争?”

        “看来你还是很不了解你爸爸。”

        陆雪陵望着舞台上挥洒自如的陆怀柔,笑着说道:“陆怀柔生命中最璀璨的那颗星星,已经被他捧在手掌心了。”

        *

        因为陆怀柔的离开,最终,杨曳摘得了星光影帝的桂冠。

        在陆怀柔离开星光颁奖典礼现场的一个小时时间里,网络整个炸开了锅,不管是黑子还是粉丝,全下场了,都在猜测陆怀柔为什么临阵退缩――

        “我看是怕了吧,怕自己比不过杨曳。”

        “怕什么,哥哥就是把影帝让给杨曳了,试试看不走,你家杨曳主子还能不能拿到影帝。”

        “结果都宣布了,对家某些粉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宣布的是陆怀柔弃权之后的结果,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呢!”

        “吵什么吵,弃权就是弃权,影帝非杨曳莫属,这是事实吧!”

        “就是不服!凭什么啊!”

        “不服自己问你们家主子去。”……

        网上的骂战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直到另一条话题――#洋娃娃和小熊跳舞#,宛如黑马一般,攻上了热搜第一。

        一首年代悠久的童谣竟然会霸占榜首,大伙好奇地戳进去,意外地看到了陆怀柔和陆粥粥在儿童汇演中的圆圈舞。

        关于这条话题中的视频有很多很多,全都是礼堂里小朋友家长用手机从不同角度拍摄的画面。

        所有的猜测和争执,在看到这一首无比温馨又治愈的《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的舞蹈之后,戛然而止,尘埃落定。

        “原来他放弃颁奖典礼,是为了给小粥粥过儿童节?”

        “虽然有遗憾,但心里莫名却觉得很温暖。”

        “大熊和洋娃娃的装扮,萌翻了啊啊啊啊!”

        “不知道为什么,路人突然转粉。”

        “路转粉算什么,老子黑都想转粉了。”

        “楼上我记得你!刚刚骂他孬种的就是你,我们草莓不需要这样的粉,靴靴!”

        “别……别这样。”

        杨曳坐在轿车里,不断地刷着微博,他的手边就放着属于“星光影帝”的金色小人托举的星形奖杯。

        奖杯纯金打造,象征着这个殿堂得最高荣耀,却被他随意地放在一边,基本没碰过……

        网络上漫天流传的爷孙俩的跳小熊舞的视频,他却反反复复看了十多遍。

        跟这么可爱的小孙女比起来,什么咖位,什么影帝,什么最佳男演员,都是浮云。

        呜呜呜,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