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43章 这是一道送命题

第43章 这是一道送命题

        宅子内部环境非常雅致,多为复古木质家居,简约有格调,雕栏屏风后有中式木桌,桌上袅着一截香木,沉而淡。

        杨曳素来是极有生活品位的,尤其是他这个年纪,更喜欢简约和复古的格调。

        “陆前辈,我给您预留了一个最大的房间,您要上来看看那吗。”杨曳礼貌地对陆怀柔说。

        “不用。”陆怀柔一口拒绝:“我就住陆粥粥隔壁。”

        别以为他不知道杨绿茶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他不就想取代他的位置,夺走他的孙女吗。

        做梦。

        杨曳没有坚持,领着陆粥粥来到二楼的卧房,介绍道:“这里是我给小粥粥准备的儿童房。”

        这个房间的布置和别墅整体风格不同,贴着糖果色系壁纸,圆形公主床,粉红色蕾丝帷幔落地,床头摆满了各式各样毛绒玩偶。

        窗户推开,可见深绿色远山和山间缭绕的云雾,视野风景都很好。

        陆粥粥惊叹:“这房间太棒了吧!”

        “如果粥粥一个人睡觉会害怕的话,可以跟陆姐姐两个人住在这里。”

        陆粥粥趴在陆雪陵身边,还有些粉丝见偶像的小害羞,都不太敢和杨曳对视。

        陆怀柔恨不得自戳双眼。

        他养了小姑娘两年,都没见她对他流露这种害羞的表情。

        好气。

        弹幕――

        【小粥粥娇羞的模样,像极了我单独见偶像的样子。】

        【陆怀柔脸都要绿了。】

        【吃醋了!哈哈哈】

        【辛苦养大的孙女粉了对家,我不如去死一死?】……

        这时候,节目组导演唯恐天下不乱地又问了句:“粥粥,你觉得杨曳给你准备的房间,和你在爷爷家的房间比起来,你更喜欢哪个呢?”

        杨曳和陆怀柔的视线同时扫向她。

        陆粥粥看看杨曳,又看看陆怀柔,一个春风和煦地微笑着,一个掰着手指关节无声地威胁着。

        陆粥粥深深感觉,这绝对是一道送命题。

        弹幕上,网友们看着陆粥粥为难的小表情,快笑翻了――

        【粥粥,你可好好回答哦!】

        【爷爷和偶像,都不可以得罪。】

        【家花儿还是野花儿香,粥粥小朋友你想好了再回答哦!】

        陆雪陵知道节目组故意使坏招儿,于是解围道:“好了,哪有你们这样为难小孩儿的,外面有外面的好,家里当然也有家里的好咯。”

        陆粥粥连忙道:“姑奶奶说得对!”

        陆怀柔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你除了姑奶奶说得对,还会说什么。”

        陆粥粥嘟哝道:“本来姑奶奶就说得对嘛。”……

        晚上,杨曳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招待众人。

        他的手艺,肉眼可见比陆怀柔好太多了,陆粥粥足足吃了一大碗米饭,还准备要添饭。

        这时候,编导小姐姐又不经意地问了句:“粥粥,是爷爷做的饭好吃呢,还是偶像做的饭好吃呢?”

        此言一出,陆怀柔和杨曳的目光,再度落到了粥粥身上。

        陆粥粥脸色一变,默默地放回了筷子。

        你们节目组怎么还没完了,要不要人好好活着了!

        弹幕――

        【哈哈哈哈,节目组搞事情。】

        【打起来打起来。】

        【我已经能预感到,粥粥小朋友这几天的日子会非常不好过。】

        【这综艺可以改名字,叫双影帝争宠日常。】……

        晚饭之后,节目组特意为陆粥粥和杨曳准备了一次特约夜谈会,两人坐在葡萄架下,漫无边际地聊着天。

        陆粥粥准备了好多好多问题,这些她答应给班上小伙伴的福利,他们拜托陆粥粥一定要问杨曳哥哥。

        陆粥粥拿着小纸条,一一问道:

        “杨曳哥哥看过《小猪佩奇》吗。”

        “杨曳哥哥喜欢吃杨梅吗。”

        “杨曳你对陆怀柔把影帝【让】给你,你觉得受之有愧吗?”

        陆粥粥念到这张小纸条,蓦然止住话头:“略过略过!”

        这八成是蒋清霖那个超级大黑子写的小纸条,陆粥粥才不会帮她问这样的问题呢!

        远处,陆怀柔抱着手臂,倚在廊柱边,望着杨曳和陆粥粥。

        不满之色溢于言表。

        陆雪陵走到他身边,吸吸鼻子:“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好酸哦!”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说道:“吃醋,这辈子都不可能。”

        “那你守在这儿干什么。”

        “我吹吹风,不行吗。”

        陆雪陵笑着说:“如此良辰如此夜,我想送一首歌给你。”

        “什么?”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陆怀柔:……

        闭嘴,谢谢。

        对于今晚的偶像见面夜谈会,陆怀柔没有反对阻挠,这让陆粥粥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陆粥粥就发现自己天真了。

        陆怀柔虽然没有阻挠会谈,但是他时不时就要跑出来刷一波存在感,比如给陆粥粥保温杯里添水,削个苹果让她吃,最后直接拿着针线过来要给她缝袜子上的大脚趾拇破洞。

        “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

        陆粥粥快被他气死啦。

        杨曳看出了陆怀柔浑身上下散发的强烈忌惮之意,微笑着说:“陆粥粥同学,今天太晚了,让陆姐姐带你去睡觉,咱们明天再聊,好不好呀?”

        “不劳你操心了,她每晚睡前,都只听我讲睡前故事。”陆怀柔拎着小姑娘的衣领,带她离开。

        弹幕――

        【聊个天而已,孙女不会被拐走的!】

        【柔柔你到底是多没安全感呀。】

        【这么护食,将来小粥粥嫁人怎么办。】

        【心疼未来的孙女婿。】

        【楼上不用心疼我,我扛得住。】

        【???】

        【我也扛得住。】

        【我也……】

        【你们够了!】

        晚上,陆怀柔一口气给陆粥粥念了五个童话故事,比过去还多讲了两个,陆粥粥听完之后,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陆怀柔在床边坐了很久,关了夜灯,起身出了门。

        陆雪陵倚在走廊边,翻着观众评论。

        这会儿直播已经结束了,所以他们说话亦不需要顾忌什么。

        “连吃瓜网友都看出你没安全感了。”

        “我没安全感,你在开玩笑吗。”

        “你就嘴硬吧。”陆雪陵进了屋,回头道:“我早就说过,不是你在陪陆粥粥长大,而是陆粥粥,她在陪着你啊。”

        陆怀柔默然。

        “所以,你也要相信她,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取代你在她心里的位置,因为你是她的爷爷啊!”

        “能别说这么肉麻的话?谢谢。”

        *

        次日,杨曳带着大家去景区的峡谷游玩。

        峡谷两岸青山耸立,木质栈道沿着溪流而建,绿植幽翠,耳畔流水潺潺,伴随着清脆的鸟啼。

        陆粥粥的兴奋劲儿还没有过去,跟着杨曳走在最前面。

        杨曳似乎懂很多大自然的知识,所以一路上都在给陆粥粥讲解,那边的怪石从哪个角度看,像大象;这边的山峰,怎么看像恐龙……

        陆粥粥顺着他指引的方向望过去,时不时发出阵阵惊叹。

        陆怀柔走在最后,不高兴的情绪写在脸上,因此,摄像小哥也不敢去触他的楣头。

        陆雪陵让他放平心态,这是陆粥粥和自己偶像难得接触的机会,一时间心血来潮和他玩也是正常的。说不定接触多了之后,偶像光环消失了,兴许就没那么喜欢了呢。

        陆怀柔信了她的话,等着杨曳的偶像光环消失。

        “杨曳哥哥你懂好多哦。”

        “你真厉害。”

        “我长大了也要像你一样,知识渊博。”……

        陆怀柔烦躁地喝了口矿泉水。

        看小姑娘对他这满眼崇拜的表情,偶像光环一时半会儿可能还不会消失。

        这什么破综艺!

        陆怀柔回头,忿懑地望了眼扛摄像机的小哥,小哥躲避着他的眼神,擦了擦汗,扛着摄像机走到前面去了。

        弹幕――

        【柔柔你可别拿节目组撒气了。】

        【史上最卑微的节目组没有之一。】

        【我孙女不理我,我就捶摄像小哥,哈哈哈。】

        【心疼节目组。】

        【心疼节目组加1】……

        半个小时后,杨曳带着陆粥粥上了景区的招牌景点――透明玻璃桥。

        这条玻璃桥横跨峡谷两端,底下是悬崖峭壁和湍急的河流。玻璃桥由全玻璃钢制成,站在上面,脚底下的万丈悬崖尽收眼底,惊险又刺激。

        陆粥粥恐高,刚踏上去,腿肚子都吓软了。

        “不行,杨曳哥哥,我害怕。”

        杨曳鼓励着她,说道:“没事儿小粥粥,这里很安全,来,试着走两步,不会有危险的。”

        她不想让杨曳扫兴,望了眼脚底下的悬崖峭壁,勉强站起来,又朝着玻璃桥中段走了几步。

        “啊,不行不行!真的害怕!”陆粥粥实在克服不了心里的恐惧,直接蹲了下来,紧闭着眼睛不敢看下面:“好高啊,我……我想回去。”

        她鬓间渗出汗珠,说话声音也在颤抖:“爷爷,我爷爷呢!爷爷!”

        坐在远处石阶上生闷气的陆怀柔,听到小姑娘的喊声,一跃而起,穿过了节目组工作人员,朝着陆粥粥飞奔而去。

        “怎么了?”

        陆粥粥眼睛都红了,哆哆嗦嗦地冲他伸出双臂:“爷爷,我怕,抱抱……”

        陆怀柔将她抱了起来,回头冲杨曳道:“我姑娘恐高,不能来这种地方,会眩晕恶心。”

        杨曳愧疚地说:“对不起啊,我没有想到小朋友会这样……”

        “算了。”

        虽然陆怀柔脾气燥,但也是讲道理的人,毕竟不知者不怪。

        他抱着陆粥粥径直走下玻璃桥,来到稍稍开阔的景点服务区坐下来。

        小姑娘死死抱着他的脖颈不肯撒手,心有余悸,嘴唇颜色都泛白了。

        陆怀柔用衣袖给她擦了汗,然后有捡来一片大的梧桐树叶给她扇风。

        “爷爷,我好怂哦,让杨曳爷爷看笑话了。”

        陆怀柔没好气地说:“哟,这会儿改口叫爷爷了,之前不是一口一个哥哥喊的很亲切吗。”

        “这个嘛……叫哥哥是为了让他开心,谁不想年轻一点呢。”

        “哦,那这会儿改口,是为了让我开心?”

        陆粥粥嘻嘻一笑,点了点陆怀柔的鼻子:“你这个小机灵鬼。”

        陆怀柔:?……

        后半段的景区游玩,陆粥粥恐高的余韵基本上过去了,不过她偏就赖在陆怀柔的背上,装晕装腿软,不肯下来。

        陆怀柔也没有多说什么,背着她一路下山。

        “爷爷。”

        “嗯?”

        “没什么,随便叫一叫。”

        “爷爷。”

        “嗯?”

        “爷爷爷爷爷爷爷爷。”

        “有完没完!烦死了!”……

        陆粥粥从横过来的枝蔓上拆了几朵不知名的小野花,用她别头发的小夹子,夹在了陆怀柔的鬓间。

        陆怀柔任由她“打扮”着自己,在他脑袋上别满了野花,没有拒绝。

        弹幕震惊――

        【就这样,怀爷居然不反抗!】

        【我就没见陆怀柔这么温柔过!】

        【因为他全部的温柔都给一个人了。】

        【呜呜呜,这样的爷爷我不配拥有吗。】

        【神仙爷孙。】……

        节目组抓到了夕阳下,爷爷背着孙女缓慢前行的背影,将镜头慢慢地推远,最后一点点模糊,打出一行字――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取代你在她心里的位置。”

        “因为,你是她的爷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