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45章 天敌

第45章 天敌

        次日,在节目组的带领下,一行人进入森林,展开一段“丛林寻宝大冒险”的剧情。

        这样的真人秀剧情,杨曳和陆怀柔都是见怪不怪。

        但是陆粥粥小朋友却是第一次参与,兴致高涨,穿着节目组配发的迷彩小t恤,戴着迷彩帽,脸上还化着墨绿色的彩绘,宛如丛林童子军一般,拉着陆怀柔往森林里跑――

        “冲鸭!去寻宝咯!”

        陆怀柔揪住她:“慢点。”

        镜头搭在陆雪陵的身上,她穿着露脐的宽松t,紧身高腰长裤勾勒着她完美的臀部曲线,白皙的手臂隐隐能见肌肉的轮廓。

        她站在阳光下,浑身散发着青春活力和性感气息。

        粉丝们为陆雪陵的身材尖叫打call――

        【姐姐这是什么神仙身材啊!】

        【状态太好了吧,我到了姐姐的年龄,能不能保持她这样的身材啊!】

        【所以女人就不应该被年龄定义,姐姐就是最好的例子啊!】

        【真的有被激励到,从今天开始,努力健身!】……

        陆雪陵回过头,迎上了杨曳炽热的目光。

        他浅笑,毫不吝啬地夸赞她:“陆姐姐好美。”

        陆雪陵加快步伐从他身边经过,心惊肉跳。

        杨曳跟陆怀柔不一样,陆怀柔在屏幕前从来都是无所顾忌的性格,想什么就说什么。但是杨曳会克制自己,不会说出任何不合时宜的话。

        今天他胆子未免太大!

        果不其然,虽然只是简短的几个字,也被观众们留意到了――

        【刚刚我出现幻听了吗?】

        【前面那位胖友,你没听错,进度条15分34秒,杨曳夸cherlyn姐姐好美。】

        【这好像是杨曳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夸赞女孩吧。】

        【不是好像,就是他第一次夸女生,以前参加综艺,他跟女星说话都不会超过三句!洁身自好到令人发指!堪称全娱乐圈最干净的男人!】

        【他为什么夸姐姐!为什么?为什么?】

        【是我想的那样吗?】

        【别想太多啦,姐姐本来就美啊,不能夸吗。】

        【幸好没让陆怀柔听见,不然醋坛子指不定怎么翻!】……

        陆怀柔早已被陆粥粥这小童子军拉着冲进了森林里。

        森林尽处有湖泊,阳光洒在湖面,倒映着宛如鱼鳞般的金色波光。

        湖中央有小岛,按照导演组的剧情设计,他们要寻找的宝藏就在岛上。

        “爷爷,那边有船!”

        陆粥粥发现湖畔停靠着两只小船,率先跑了过去。

        船上搁着四套红色救生服,看样子,是要让他们划船抵达湖中央的小岛上。

        陆粥粥兴奋地往穿上跑,又被陆怀柔拎着衣领揪了:“急什么,船在这儿又跑不了,先把救生衣穿上。”

        “快点嘛!”

        陆怀柔耐心地给她穿好了小号的儿童救生服,还不放心,又在她身上圈了一个小号游泳圈。

        “我想快点划船呀,好好玩的样子。”

        “放心,待会儿我让你划到吐。”

        陆怀柔牵着小姑娘的手上了船,将她安顿在儿童座椅上:“坐好了,不准乱动,不可以站起来。”

        “唔……好。”

        小姑娘平日里皮是皮了些,但该听话的时候,还是非常乖的,一动不动地坐在船上,看着陆怀柔拿桨掌舵。

        “快出发!快出发!”她催促道:“咱们赶在前面就可以先拿到宝藏!”

        “急什么,等你姑奶奶来了一起。”

        陆雪陵和杨曳一起走出丛林,坡地处,杨曳甚至还抱了陆雪陵一下:“陆姐姐当心,这里是细沙,很滑。”

        杨曳这一口一个“陆姐姐”,似乎比他这亲弟弟还叫得亲热些,陆怀柔心里极度不爽。

        孙女要抢,姐姐也要抢!

        这对家……是他天敌吧!

        陆粥粥不断催促:“爷爷,快划船啦!”

        “别急。”陆怀柔起身对陆雪陵道:“姐,上船。”

        陆雪陵给自己穿好了救生衣,朝他们走去,导演组有小姐姐提醒她:“cherlyn姐,出于安全考虑,一艘船只能坐两个人哦。”

        “只能坐两人?”陆怀柔不可置信:“你开什么玩笑,我姐当然是跟我坐一起啊。”

        难不成还跟杨曳坐同一艘船吗!

        编导小姐姐为难地说:“那……让粥粥和曳哥坐同一艘船?”

        “好嘞!我爷爷年纪大了,划船肯定好慢的。”陆粥粥赶紧起身:“我和杨曳哥哥坐!。”

        “你给我坐好!”陆怀柔牵住了陆粥粥,没好气地对编导小姐姐说:“你们节目组故意设计的套路吧!”

        “陆老师,我们真是没借到大船,只借到这两艘小船,一只船只坐两人,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呀。”

        陆怀柔看看小粥粥,又望望陆雪陵。

        这特么就是“掉水里先救谁”的两难抉择。

        他没好气地说:“反正我姐就是不能和杨曳同一艘船,闹出绯闻你们节目组负责吗。”

        弹幕――

        【让杨曳和雪陵姐同船,我们绝对不传绯闻!】

        【真的,我们真的不传绯闻!超乖.jpg】

        【求求了,想看杨曳和雪陵姐同船!】……

        最终,陆怀柔还是妥协了,毕竟这是水上划船项目,他实在不放心将陆粥粥小朋友交给任何人。

        杨曳会不会游泳他不知道,反正陆雪陵肯定是个旱鸭子,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陆怀柔可承受不了。

        小姑娘还得自己保护着。

        于是杨曳如愿以偿,和陆雪陵同船。

        “出发咯!”陆粥粥宛如小船长一般,坐在船头,指挥道:“陆副手,快快启航!宝藏等着我们!”

        陆怀柔极不放心地望了杨曳一眼:“喂,我姐不会游泳,你小心点……”

        “放心。”杨曳扶着陆雪陵上了船,微笑着说:“我保护陆姐姐。”

        “……”

        看着他深长的微笑,陆怀柔好像更不放心了。

        杨曳的划船简直龟速,陆怀柔和粥粥都已经驶到对面湖心岛上了,他们的船还在湖面上慢悠悠地荡着。

        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天黑都不一定能到岸上。

        摄像组自然全程跟拍陆怀柔和陆粥粥爷孙俩,毕竟这俩人才是综艺的主角。

        因此上岸之后,他们便一头扎进了丛林中,去寻找所谓的“宝藏”。

        陆雪陵知道杨曳故意磨蹭,索性摘下了耳麦,说道:“你又搞什么把戏?”

        杨曳放下了船桨,从自己的背包里倒出一堆花花绿绿的零食袋。

        陆雪陵:?

        “你偷我们粥粥的零食啊!”

        杨曳拿起一颗糖,剥了糖纸,递过去:“这是你最喜欢的酒心巧克力。”

        “我不吃,控糖,会变老。”

        他撑着船舷,附身过来,将巧克力喂到她嘴边:“姐姐吃吧,一颗糖而已,哪里就变老了。”

        “……”

        即便是陆雪陵这淡定了半辈子的女人,面对杨曳一张极具诱惑力的英俊脸庞,也不可能丝毫不动心。

        他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翩翩君子,只有陆雪陵知道,这位翩翩君子蔫儿是坏的。

        她以为他变了,但这次接触,一个眼神陆雪陵就知道,他依旧是当年那个张扬无羁的少年。

        难怪陆怀柔总叫他杨绿茶,他的妥帖和温驯,绝大部分时候,都是装出来的。

        “杨曳,所以我们现在是在做什么?”

        杨曳也给自己喂了一颗巧克力,鼓起腮帮子,反问:“不是郊游吗。”

        “郊什么游,这是录节目,你能不能……小心些。”陆雪陵说着又检查了一下耳麦,确定已经关闭了。

        杨曳望了望湖心岛:“他们录节目,我们约会,不影响。”

        “约什么会!”陆雪陵没好气地说:“我还没有答应你。”

        杨曳笑了起来,嘴角扬起一枚浅浅的酒窝:“姐姐考虑姐姐的,我追我的,都不耽误。”

        “杨曳,你现在的事业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能不能别任性……”

        杨曳打断了她:“我事业都如日中天几十年了,姐姐确定还要找这样的托词吗。”

        陆雪陵一时无语。

        “你走的那几年,我每天都想要放弃,想要来找你。可是你说在顶峰等我,我想,再忍忍,努力爬到顶峰。我也听你的话,做一个温暖善良的人。你要我做的……我想都做到了。”

        他深深地看着陆雪陵,眸光虔诚而认真:“姐姐,我等了这么多年,可不可以不要再拒绝我了。”

        陆雪陵望着河中碧绿的柔波,心都揪了起来。

        她不是十几岁二十岁的年轻少女,她是经历过人世风雨的成熟女性,可是心动和年龄没有关系,那些情话,年少时听来是悸动,而今悸动中……还有很多感动。

        面前这个男人,等了她足足半生的年华。

        陆雪陵轻咬了咬下唇,轻唤道:“阿曳……”

        杨曳听到这个称呼,脊梁骨窜起一阵电流,他已经很多年了没有听到她这样唤他了。

        “我只想等陆姐姐一个答案,如果姐姐说不喜欢我,我绝口不再提此事,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他炽热的目光无所遮拦地望着陆雪陵,手落到船舷边,慢慢地移过来,指尖轻轻触到她的手背。

        触碰的瞬间,俩人心头都酥痒了一下。

        “阿曳,不会那样简单。”陆雪陵痛苦地摇了摇头:“跟我在一起,没那么简单。”

        杨曳终于鼓起勇气,握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握着,很用力――

        “姐姐,这些年我挣的钱,我一分钱都没有乱花。”

        “我不像陆前辈,有管理才能可以成立公司,我只能努力挣钱,挣一分存一分,我想着如果有朝一日我失去一切,至少,我可以让你过体面的生活。”

        “你喜欢山山水水,喜欢大自然,我给你买了一栋山里的别墅,你喜欢泡温泉,宅子里就装天然的温泉系统,我们还可以养两条狗……姐姐,我可以让你幸福,你相信我啊。”

        陆雪陵早有耳闻,杨曳生活极度节俭,不用名车,不戴名表,甚至有狗仔拍到他日常的装扮,一身下来也绝对不会超过四位数。

        她以为,杨曳只是从小孤苦伶仃的苦日子习惯了,不太适应当明星之后光鲜亮丽的生活。

        她哪里会想到,他所做的一切,都与她有关。

        “姐姐,我想要你,想了很多年了,你成全我啊。”

        他似恳求的嗓音里,也带了些许令人心潮澎湃的性感。

        就在这时,节目组的编导小姐姐站在湖心岛岸边,冲他们喊话:“曳哥,雪陵姐,你们是划不过来了吗?需不需要节目组派船过来接你们?”

        陆雪陵立刻甩开了他的手。

        杨曳笑了笑,扔掉了船桨,喊道:“桨掉湖里了,派船来接我和陆姐姐吧。”

        “好嘞,你们等着,这就来。”

        陆雪陵没好气地看着他。

        这么多年,这股子机灵劲儿没变。

        杨曳重新坐到船舷边,无奈道:“姐姐,每次独处时间都好短,还没有等到你的回答。”

        “阿曳,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杨曳知道陆雪陵的性子,她不会轻易应允什么,一旦她做出承诺,便是海枯石烂也不会改变。

        所以杨曳觉得,耐心等待也一定是值得的。

        他眼角勾了起来,灿如桃花:“姐姐可以考虑,但我真的等不了太久。”

        *

        丛林之中,陆粥粥手握一卷羊皮纸,根据地图路线,煞有介事地寻找宝藏:“应该往这儿……不不不,这条路走不通,往这边。”

        陆怀柔一直心不在焉,时不时地回头往后看:“你姑奶奶怎么还没来,不会是被杨曳欺负了吧。”

        陆粥粥皱眉沉思片刻,说道:“姑奶奶肯定是遭遇海盗了。”

        陆怀柔敲了敲她的脑门:“咱们是在山里,就这小破湖,哪来的海盗,拜托你动动脑子。”

        “有的!”陆粥粥指了指地图上的一角:“喏,这个!凶残的海盗!”

        果不其然,羊皮卷上画了一个独眼海盗的简笔画图标,图标旁边还用骷髅头示意――极度危险。

        陆怀柔:……

        他果然参加的是一款儿童综艺。

        “爷爷,我们先找到宝藏,然后再去救姑奶奶!”

        陆怀柔看着小姑娘挺入戏,懒懒地说:“你是粥粥船长,你说了算。”

        于是陆粥粥拿着羊皮卷,有模有样地探索前路,寻找宝藏。

        陆怀柔手捧着后脑勺,悠哉悠哉地跟在她的身后。

        陆粥粥一惊一乍地喊道:“慢着!让我看看方向!”说完摸出复古指南针,看了看方向:“方向没错,但是也不排除对方在这周围设定金属磁场,扰乱指南针的方向,我们必须万分小心!”

        陆怀柔无语地说:“我想送你一个称号。”

        “森林之王吗?”

        “戏精女王。”

        “……”

        “整个森林就这一条路,你至于吗。”陆怀柔拍拍她的脑袋:“演戏最重要的就是自然,用力过猛反而显得浮夸。”

        陆粥粥捂着自己的小脑袋,不满地说:“人家没有在演戏,就是很危险嘛!”

        “危什么险。”陆怀柔走进前方草丛,蹦哒着说:“危险在哪里,你给我找出来啊。”

        “爷爷,别去呀!”

        话音未落,只听“啪叽”一声,陆怀柔左腿踩进了粘糊糊的淤泥坑里,整个小腿根都陷了进去。

        陆粥粥翻着羊皮卷,说道:“地图显示,这附近会有隐藏沼泽,是需要避开的。”

        “……”

        【哈哈哈,傻了吧。】

        【不听小孩言,吃亏在眼前。】

        【怀爷大型打脸现场。】

        陆怀柔拖着一条满是淤泥草茎的右腿,艰难地走在森林中,他有轻微洁癖,现在腿上全是淤泥,导致他这一路都冷着脸。

        摄像小哥想拍他的正面特写,结果被他阴恻恻的眼风给扫了回去。

        还是……不打扰了。

        吃过亏的陆怀柔终于学乖了,不再胡冲乱撞,全程跟在陆粥粥身后。

        陆粥粥根据地图的指引,成功避开了“捕兽夹”“熊坑”等陷阱,来到了神庙山洞前。

        “宝藏应该就在山洞里了!”

        不过山洞口黑漆漆的,不知道里面潜藏着什么样未知的危险,陆粥粥望向陆怀柔:“爷爷,我们要进去吗?”

        陆怀柔坐在石头上,用湿纸巾清理着他满是淤泥的右腿,懒懒道:“等你姑奶奶一起。”

        “可是姑奶奶被海盗抓走了呀,这样等不是办法,我们要去救她。”

        陆怀柔说:“那都是你自己脑补的情节。”

        “才不是呢。”

        几分钟后,杨曳从森林里急匆匆地跑出来:“糟了!陆前辈,出事了!”

        陆怀柔心下一沉:“我姐出什么事了!”

        杨曳:“陆姐姐被海盗抓走了!”

        “……”

        所以这里就只有他陆怀柔一个正常人吗!

        弹幕――

        【哈哈哈哈,怀爷刚刚的担心,很真实了。】

        【我不爬墙,但这一次,我要说,杨曳演技超过了怀爷!】

        【全综艺就只有我一个人入不了戏.jpg】

        杨曳继续说:“我们必须进入神庙山洞,解开宝藏的秘密,才能把她救回来。”

        陆粥粥咬牙切齿道:“敢抓我的姑奶奶!我魔法少女在此发誓,一定要把姑奶奶救回来!”

        陆怀柔:?

        你是怎么做到的面不改色地说出这么中二的台词!

        杨曳也配合着陆粥粥的情绪,说道:“我也发誓,一定要救回我的陆姐姐!”

        陆怀柔:……

        什么你的!我姐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整个剧情中,陆怀柔的心理阴影面积都超大。而陆粥粥和杨曳俩人一番合计商量,决定进入黑漆漆的山洞神庙。

        陆怀柔真的非常讨厌这样的剧情,尤其是进入这种黑暗未知的地方,让他想到了一年前游乐场的鬼屋医院。

        那破鬼屋吓得他连做了三天晚上的噩梦,一年多睡觉都不敢关灯。

        他指着山洞问摄像小哥:“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摄像头左右摇了摇。

        陆粥粥:“爷爷,你好幼稚,这是录电视节目,怎么会有危险。”

        “……”

        刚刚你扮演魔法少女的时候,怎么不说是在录节目!

        杨曳见陆怀柔十分畏黑,于是摸出手电筒,说道:“那我走前面探路,小粥粥你乖乖呆在中间,陆前辈就断后吧。”

        “很好。”

        陆怀柔非常满意这个安排,按着陆粥粥的肩膀,跟着他们……亦步亦趋地进入了黑漆漆的山洞。

        这破山洞外观看起来平平无奇,里面却别有洞天,路径蜿蜒曲折,很深,周围也很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陆粥粥说:“爷爷,你不是断后吗,干嘛一直往前挤。”

        “我挤了吗?”

        “挤了。”

        “没有吧。”

        杨曳:“你挤了。”

        陆怀柔故作镇定,坚持道:“我没有挤。”

        陆粥粥怀疑地问:“爷爷,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陆怀柔冷笑:“害怕,可能吗?录个综艺而已,我怕什么……”

        话音未落,忽然,手电筒的光闪了闪,灭了,三人立刻陷入到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连观众们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五秒钟后,杨曳颇为无奈地声音传来――

        “陆前辈,能否请你……不要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