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46章 茶言茶语

第46章 茶言茶语

        山洞里的安全指示灯亮了起来,虽然光照强度依旧有限,但比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来说,还是帮陆怀柔稍稍壮了壮胆。

        陆怀柔绝不肯承认自己在黑暗中抱了杨曳。

        他义正言辞地教训陆粥粥:“小孩,害怕就别进来,杨影帝的豆腐是你随便吃的吗!”

        陆粥粥一脸无辜:“我没有动呀!”

        “呵呵,做了就大方承认,又没人怪你。”

        小姑娘跺跺脚:“可是人家真的没有嘛!”

        弹幕又开始疯狂刷屏――

        【陆.实力甩锅王.奥斯卡影帝.怀柔】

        【只要我死不承认,丢脸的就不是我!】

        【就算吓到我双腿打颤,我也绝不会抱我对家。】

        【陆粥粥:我不要面子的吗?】……

        杨曳伸手量了量陆粥粥的个子,说道:“就算小粥粥再长高一倍,她应该也够不到我的脖子吧。”

        陆怀柔假装听不见他的话:“前面有光,继续往前走。”

        “好。”杨曳笑了笑:“陆前辈你要不要走中间”

        “不需要,谢谢。”

        陆怀柔独自走到了最前面,穿过了狭窄的山石甬道,来到了一个开阔的洞穴中。

        洞穴显然经过了人工的修缮,墙上挂着燃烧的火把,光线比昏暗的甬道明亮了很多。

        整个洞穴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箱子,陆粥粥看到这些箱子,兴奋地喊道:“我们找到海盗的宝藏了!”

        “你确定这就是海盗的宝藏?”

        “肯定是!”

        陆粥粥走上前去,打开了一个木箱子。

        陆怀柔和杨曳也好奇地凑了上来,想看看传说中的“海盗的宝藏”究竟是什么。

        箱子打开,没有扑面而来金光闪闪的珠宝钻石,箱子里装的全是五花八门的……零食。

        果冻、海苔、薯片、脆饼干、干果、糖果、猪肉脯……

        陆怀柔:?

        说好的“宝藏”呢?

        就这!就这!

        花花绿绿的包装袋让陆粥粥眼睛都亮了,她扑倒零食堆里,幸福地大喊:“这宝藏太太太太太棒了吧!”

        陆怀柔:“这算什么宝藏!”

        杨曳无奈地说:“相比于金银珠宝,对于小朋友而言,这些恐怕就是最大的宝藏了吧。”

        陆粥粥开心得像个八百斤的狗子似的,跑来跑去,不断往自己的书包里不断地塞零食:“这个妙趣多给张虎,这个海苔给霖仔,这个……这个巧克力给景绪哥哥!”

        陆怀柔提醒她:“小小陆,看到零食,你是不是把最重要的东西忘了?”

        陆粥粥茫然地问:“什么?”

        “你姑奶奶白疼你了!”

        陆粥粥恍然:“哎呀,姑奶奶被海盗抓走了,我要去救她呀!”

        就在这时,《加勒比海盗》的bg了起来,最大的反派海盗押送着陆雪陵出场,身边还跟了好多穿着海盗装的“小喽”。

        陆怀柔注意到,扮演海盗boss的男人,居然是贝导。而他身边那群海盗喽,也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

        陆怀柔无语地揉了揉眼角。

        所以你们节目组到底是多缺人手,工作人员居然亲自客串npc。

        海盗boss挥舞着长剑:“哈哈哈哈,粥粥船长,谢谢你带我们找到了海盗的宝藏,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你是要宝藏还是要姑奶奶,请选择吧。”

        陆粥粥望望被他抓住的陆雪陵,又望了望满洞穴仿佛闪着金光的零食,闭上眼睛,沉痛地说:“放了我姑奶奶,这些零食我不要了,都……都给你!”

        陆雪陵冲她喊道:“不,粥粥,这是历尽千辛万苦找到的宝藏,不要为了我……”

        “姑奶奶,如果没有你,这一切对我而言,都没有意义!”

        陆怀柔:……

        完全入不了戏!尴尬得脚趾头都要抠住一座巴黎圣母院了!

        “粥粥,我……我太感动了。姑奶奶答应你,等会去以后,一定给你买一整屋子零食!”

        “呜,姑奶奶,一言为定。”

        “一言为什么定!”陆怀柔不满地说:“有没有跟我商量啊,我说不同意。”

        “爷爷你ng啦!”陆粥粥鄙夷地看着他:“就你这演技,是怎么跟杨曳哥哥争影帝的?”

        陆怀柔:……

        这太过分了。

        就在这时,陆怀柔发现杨曳不见了,他环顾四周,发现杨曳拿着一柄剑,绕到了海盗boss的背后,躬着身子靠着墙,小心翼翼地潜伏过去。

        陆怀柔扶了扶额。

        这货怎么连服装都换了?

        杨曳偷偷绕到了海盗背后,举起剑,干净利落地击杀了海盗头子,贝导倒地的时候,跟所有反派一样,很不甘心地大喊了一声:“你等着,我还会回来的!”

        杨曳终于救下了陆雪陵,解开了她身上的绳索,然后将她抱了回来,温柔地说:“姐姐,我会永远保护你。”

        于是镜头拉近,最终定格在了两个人相互凝望的画面中。

        导演组的几个小姐姐低声询问编导:“这……是我们的剧本吗?”

        “不是,这是曳哥自己加戏。”

        “!!!”

        与此同时,弹幕也迎来了新一轮的刷屏――

        【这都不传绯闻,这都不上头条?对不起我们曳哥洁身自好这么多年啊!】

        【别说搂搂抱抱,以前他上综艺和女星说话都是要隔一米安全距离的!】

        【曳哥的第一次公主抱,就给cherlyn姐了!】

        【啊啊啊嫉妒让我面目全非!】

        【会有爱的亲亲吗?】

        【楼上想多了,怎么可能,这已经很大尺度了!】

        【是我的错觉吗,我看曳哥很想呢。】……

        陆粥粥小朋友被这宛如王子公主般的完美结局,感动得眼泪汪汪,抬头望了眼自家爷爷,也伸出手要拥抱――

        “爷爷,好感人呀,呜呜呜。”

        陆怀柔完全是一副老人地铁看手机脸――

        这有什么好感人的!

        你是不是对“感人”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

        这一波让陆怀柔无比抓狂的儿童综艺,终于结束了。

        陆怀柔简直想不明白,他是脑子抽风了答应签合同,参加这款降智综艺。

        一开始的目的,好像是为了和陆粥粥培养亲子关系。

        然而事实上,他们生活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加融洽,依旧每天鸡飞狗跳。

        经过这一遭,反而给陆粥粥和杨曳创造了认识熟悉的机会,还让他俩相互添加了扣扣,成为了线上互动最频繁的网友。

        陆怀柔注意到,小姑娘现在一闲下来,就摸出手机发短信,十有八九都是在跟杨曳聊天。

        这俩人都隔着两辈人的代沟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可聊的。

        最让陆怀柔抓狂的是,陆粥粥居然学会了杨曳这个娱乐圈顶级绿茶的“茶言茶语”――

        “爷爷很认真地在教粥粥跳舞了,可粥粥就是学不会呢,跳舞好难哦。还是爷爷厉害,粥粥只配当一个科学家呢。”

        “粥粥是不是又惹爷爷生气了,粥粥没有恶意,都是为了爷爷好呀。”

        “算了姑奶奶,你别怪爷爷,爷爷年纪大了,我们应该理解他。”

        “爷爷又抽烟了,呜呜呜,一定是粥粥不好,让爷爷不开心了。”……

        在小姑娘的茶艺攻势下,陆怀柔被迫戒了烟、戒了酒,每天早起晚睡,锻炼身体。

        小姑娘这茶味儿十足的话术,她姑奶奶特别吃,只要小姑娘一开始示弱装可怜,陆雪陵肯定要责骂陆怀柔一顿。

        “人家叫你别抽烟,还不是为了你好。”

        “让你有事儿没事儿冲人家发火,把小姑娘胆子都给吓破了。”

        “陆怀柔你再不听话,我要祭出爸妈留下来的打狗棒,家法伺候了!”

        陆怀柔看着陆粥粥狐狸般狡黠的坏笑,就知道这绝对是杨曳的口耳亲传,茶味儿浓度都一模一样!

        全世界也就陆雪陵这钢铁直女吃这套了吧!

        他每天都要被陆粥粥气得吐血两公升。

        有一次,陆粥粥坐在楼梯口埋头发短信,陆怀柔好奇地把脑袋凑过来窥屏。

        陆粥粥立刻把手机藏进怀里,指责道:“你怎么能看我聊天呢!一点都不尊重小孩隐私!”

        “恢复本来面貌了?”陆怀柔学着她的腔调说:“我还以为你又要说‘呜呜呜,一定是粥粥不好,让爷爷不相信粥粥’。”

        陆粥粥听着他尖声尖气模仿自己说话,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说着好玩呢,爷爷快别生气了。”

        “学杨曳说话好玩吗!那家伙一开口就是老阴阳,一点都不真诚!”

        “好啦,以后我不这样说了,爷爷别生气呀。”

        陆怀柔坐到她身边:“把你的手机给我看看。”

        “不要!”陆粥粥连忙护住手机:“你不能随便看人家手机里的隐私。”

        说话间,叮铃,短信又进来了,陆粥粥像护着宝贝似的护着她的手机。

        “你和杨曳到底有完没完!有什么聊不完的天,再这样,我没收你手机了!”

        “不要!”

        陆粥粥一跃而起,跑出了门去。

        其实她跟杨曳的聊天,话题大都和姑奶奶有关。

        陆粥粥人小鬼大,一股子机灵劲儿,怎么会看不出来杨曳和姑奶奶之间不对劲。

        尤其姑奶奶从峡谷回来之后,状态比以前好太多了。

        过去她除了工作的时候能打起精神,在家里总是软绵绵、懒洋洋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儿。

        这次回来之后,笑容多了,没事儿的时候还会心血来潮做一些小甜点。

        有时候望着窗外发呆,会傻笑。

        陆粥粥敏锐地察觉到了陆雪陵的变化,所以这几天,都搁杨曳这儿套话呢――

        陆粥粥:“杨曳哥哥,你和姑奶奶是不是以前就认识啊?”

        杨曳:“你猜?”

        陆粥粥:“我猜就是了!”

        杨曳:“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陆粥粥:“姑奶奶看你的眼神不一样。”

        杨曳:“是吗。”

        陆粥粥:“姑奶奶看你的时候,眼睛里有星星,就像……就像我爷爷看见草莓的时候。”

        杨曳发来一排【开心】的表情包。

        陆粥粥:“而你看我姑奶奶的时候,就像大狗狗看见了热乎乎的肉包子!”

        杨曳:……

        你可以形容得更清新脱俗一点嘛?

        陆粥粥:“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哦,你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姑奶奶呀。”

        杨曳:“不是。”

        陆粥粥:“啊?”

        杨曳:“不是有点,是很喜欢,她是我的陆姐姐,也是我的女神。”

        陆粥粥小脸蛋一下子红了,哇,这个话题真是让人心跳加速呢。

        陆粥粥又问道:“那你想追我姑奶奶吗?”

        杨曳:“不是想,而是正在。”

        陆粥粥义气凛然地说:“杨曳哥哥放心,我会帮你的!不过……有个小条件。”

        杨曳:“一百张不重样的签名照片外加一顿肯德基够不够?”

        陆粥粥:!!!

        没有人比我偶像更懂我。

        *

        那段时间,陆怀柔只要一听到陆粥粥揣着杨曳的调子,“茶言茶语”地说话,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一个爆栗伺候。

        陆粥粥一开始觉得蛮有趣,这样的腔调真的会让很多人放下戒备,去相信和保护她,比如说她单纯的直女姑奶奶。

        但是这样的腔调,也会伤害一部分人,比如说她家这位永远学不会情绪管理、直率真诚的爷爷。

        所以杨曳最后也告诫她,女孩子可以不单纯,但是永远不要攻于心计。

        陆粥粥不解地问:“那杨曳哥哥为什么要这样说话呢。”

        杨曳只是笑了笑,说道:“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无父无母,自小无人宠爱呵护,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长大,他有很严重的讨好型人格,也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陆粥粥说道:“所以我爷爷不喜欢杨曳哥哥。”

        杨曳发来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包:“陆姐姐喜欢我,这就够了。”

        陆粥粥:“还有我还有我!”

        杨曳:“【比心】”

        *

        周末,奥数班下课,陆粥粥背着小书包,一路狂奔,跑到了景绪的班级,等他放学。

        中午她挖到两条又肥又大的蚯蚓,放在硬糖盒子里,等会儿准备叫上景绪一起去花园小溪边,用蚯蚓喂鱼。

        奥数班的小迷弟王梓一路追着陆粥粥:“粥粥,你去哪儿呀,带上我一起呗!”

        “我用蚯蚓喂鱼。”

        “我也想去!”

        “好啊,不过我要先等景绪哥哥下课。”

        王梓说道:“那我跟你一起等。”

        于是两位小伙伴站在走廊边,一边等着景绪下课,一边用草茎地玩蚯蚓。

        几个男生被硬糖盒里的蚯蚓吸引,纷纷围过来,兴致勃勃地观看着――

        “蚯蚓好肥呀!”

        “是啊,我好不容易才挖到的。”

        “它咬人吗?”

        “不咬,就是黏黏的。”……

        这时,一个穿着白裙子的长发女生路过走廊边,见有这么多男生围着陆粥粥,她也好奇地凑过来,望了眼铁匣子。

        “啊!”她惊叫出声:“好可怕呀!”

        男生们解释道:“这是蚯蚓,没什么可怕的。”

        白裙子女生捂着胸口,惊悚地说:“真是恶心哦!”

        陆粥粥认识她,她也是陆粥粥二年级奥数班的同学,名叫苗语儿,在班级里是非常受欢迎的女生,很多小男孩都对她很有好感,包括陆粥粥身边的王梓。

        见苗语儿被吓坏了,王梓立刻像骑士一样站出来,说道:“苗语儿别怕,我保护你!”

        “嗯嗯!”

        周围好些个小男孩,也都用自觉地挡在了苗语儿身前,试图保护她。

        陆粥粥用小木棍挑起蚯蚓,说道:“它不会飞的,你只要不靠近,它不会碰到你,要是觉得害怕的话,就不要看哦。”

        苗语儿躲在男生们后面,说道:“陆粥粥,你胆子真大,竟然敢玩这些小虫子,真让人羡慕。我跟你就不一样了,我胆子小,从来不敢玩这些,哥哥们都想要保护我呢。”

        陆粥粥一听这腔调……真是很有“茶言茶语”那味儿了。

        果不其然,身边男生纷纷道:“对!我们保护你!”

        “陆粥粥,快把这虫子扔掉!不要吓到苗语儿了!”

        有个胖乎乎的小男生趁着陆粥粥没注意,一把抢过了铁盒子:“苗语儿别怕!我踩死它!”

        陆粥粥连忙阻止:“这是我的!!”

        “它吓坏苗语儿了!”

        “是她自己走过来的呀!”

        “不管,弄死它!”

        就在小男生要把蚯蚓扔地上踩死的瞬间,景绪走出教室,一把夺过了铁盒子。

        陆粥粥松了一口气。

        男生们义正言辞道:“景绪,快扔掉这虫子,它吓到苗语儿了。”

        景绪冷冷地望了苗语儿一眼,说道:“你没腿吗?”

        苗语儿微微一愣:“有……有啊。”

        “有腿不知道滚远点。”

        苗语儿眼眶立刻红了:“你误会了,人家不是那个意思。”

        景绪似乎对这种腔调免疫,冷冷淡淡道:“你不喜欢就要踩死,全世界是你妈?”

        “呜……”

        男生们看不过眼了,纷纷道:“景绪,你太过分了吧!”

        “你怎么能对女生说这样的话呢!”

        “就是!一点没有绅士风度。”

        景绪充耳不闻,将铁盒子还给了陆粥粥,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陆粥粥看到自己好不容易挖出来的大蚯蚓完好无损,松了一口气。

        苗语儿哭哭啼啼地说:“哥哥们千万不要为我打架!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太懦弱了,让粥粥不开心了。”

        男生们越发心疼,纷纷安慰她:“这不怪你,真的!”

        “是陆粥粥不好!”

        陆粥粥简直要晕厥了,现在的她,终于理解陆怀柔的抓狂了。

        “茶言茶语”果然让人难受。

        而且这种时候,她越是辩解,越发会招人讨厌,让对方显得柔弱可怜。

        这就是“茶”之精髓。

        陆粥粥好歹是娱乐圈的顶级绿茶兼星光影帝杨曳的亲传弟子,怎么可能被苗语儿比下去。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她酝酿了一下情绪,咬着下唇,直接哭出了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苗语儿一见陆粥粥居然哭了起来,差点没反应过来。

        “我真的没想到,会让苗语儿同学这么害怕,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呜呜,王梓,你把它踩死吧,虽然我挖了一中午,手指都挖出血了,才把这么可爱的小虫虫挖出来,但是为了苗语儿,我愿意把它交出来。”

        景绪:?

        手指挖出血是什么鬼?

        王梓见到陆粥粥哭,心都软了半截了:“不不不!我不会踩死这么可爱的小虫虫。”

        陆粥粥眸光含水:“真的吗?”

        “我说一不二!”

        男生们见陆粥粥哭的这样厉害,也跟着纷纷附和道――

        “陆粥粥你别哭,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虫虫!”

        “放心吧!”

        “苗语儿你害怕就快走开吧。”

        苗语儿没想到陆粥粥居然比自己段位更高,看到男生们一边倒偏向了陆粥粥,她气闷地跺跺脚。

        陆粥粥才不理她呢,拉着景绪的手离开了。

        公园小溪边,陆粥粥抓着肥硕的蚯蚓,丢到水中,水中的金色的鲤鱼一哄而上,吃掉了虫子。

        景绪默不作声地从书包里拿出纸巾,递给陆粥粥。

        “谢谢景绪哥。”陆粥粥用纸巾擦了擦沾了泥污的小爪子。

        景绪道:“不是让你擦手。”

        “啊?”

        他又抽出一张纸,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陆粥粥抬头望着他,阳光下,小少年英俊的五官越发挺正了,眼廓饱满,眼形上挑,真是俊朗无双呀。

        景绪略微蹙眉,说道:“你以后不准那样了。”

        陆粥粥连连点头:“嗯!我不会说那样的话了,我知道那样的话不好。”

        “不是。”景绪手指尖扫过她的眼睫毛,轻擦了一下她的眼角:“我是说,不准你随便掉眼泪。”

        “诶?”陆粥粥反应了几秒,摆手解释:“刚刚不是真的难过,最近跟我爷爷学哭戏呢。”

        “那也不行。”

        “景绪哥哥好霸道,连人家哭都不准了。”

        景绪抿抿唇,沉声说道:“以后不要哭,有人欺负你,就来找我。”

        “如果没人欺负我,只是我心里难过想哭呢。”

        “那也可以来找我。”

        陆粥粥好奇地问:“找你有用吗,景绪哥哥又不会安慰女孩。”

        景绪慢悠悠从书包里摸出了一把巧克力糖:“这有用吗?”

        “这必须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