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49章 失女真相

第49章 失女真相

        提到杨曳,陆怀柔还没有说什么,反而陆雪陵脸色有些难看,饭也没吃几口,便推说累了,要回房间休息。

        陆怀柔用手肘戳了戳陆粥粥,问道:“你姑奶奶跟那杨绿茶,什么情况啊?”

        陆粥粥摇了摇头,茫然道:“我也不知道啊。”

        “真的?”陆怀柔有点不太相信她这小滑头:“你不是成天都跟杨绿茶发短信吗?”

        陆粥粥放下筷子,义正言辞地说:“那我也不可能事事都知道吧,像要泡人家姑奶奶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告诉我!”

        “你说他要泡谁???”

        陆粥粥:……

        “我什么都没说!”

        陆怀柔放下筷子,皱着眉头思索道:“录节目的时候我就觉着不对劲了,杨曳看我姐眼神……很奇怪,很不正常。”

        “他管姑奶奶叫陆姐姐。”陆粥粥试图说服陆怀柔:“兴许他想让姑奶奶当他姐姐吧,一定是这样。”

        “他还想跟我抢姐姐。”陆怀柔如临大敌:“他怎么什么都跟我抢,烦不烦啊。”

        **

        陆雪陵回到房间,轻轻叹了一口气,小姑娘无心的话,反而勾起了她惆怅的情绪。

        手机里都是杨曳给她发的短信,她一直没有回复。

        陆雪陵在房间里踱着步子,似终于考虑好了,低头给杨曳编辑了一条信息:“在吗?”

        杨曳秒回:“在。”

        “你要的答案,我想好了。”

        杨曳那边沉默了一分多钟,没有回复。

        陆雪陵:“谢谢你,阿曳,但恐怕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了。”

        短信正在编辑,杨曳却发来一条――

        “姐姐,我生病了。”

        陆雪陵手指顿了顿,只好删掉了刚刚写好的信息,问道:“怎么回事?”

        杨曳:“兴许拍戏着凉了。”

        陆雪陵:“你现在在哪里?”

        杨曳:“片场。”

        陆雪陵:“现在请假回家,晚上我来看你。”

        杨曳:“好,我等姐姐。【乖巧】”

        杨曳放下手机,顺便脱掉了自己的羽绒外套,匆匆走到导演面前:“周导,我感冒了,有点发烧,想请假休息一晚。”

        “小杨生病了?”周导是位德高望重的名导,他关切地摸了摸他的额头:“这也没发烧啊。”

        “马上就烧了。”

        杨曳四下望了望,看见一盆装了冰块的冰水道具。他想也没想,直接端起那盆冰水,给自己浇了个透心凉。

        周导:“……”

        请个假而已,不至于这么拼吧。

        杨曳离开的时候,周导还让人拿了毛巾过来:“小杨,擦擦身子,换身衣服再走,这大冷天的……”

        杨曳摆摆手,笑着说:“不用,就这样。”

        他最后索性连毛衣都脱了,只穿了单薄的衬衫,衬衫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开车的时候又把天窗打开了,寒风一吹,身上都快起冰茬子,那叫一个酸爽。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家门口,杨曳终于开始打喷嚏,鼻子红红的,精神也有些打蔫儿。

        晚上八点,他的额头隐隐开始发烫。

        长松了一口气。

        陆雪陵匆匆赶来的时候,他穿着一件白色居家毛衣,像狗狗一样蹲在沙发上。

        他的衬得皮肤很白,带着浓浓的鼻音喊了声:“陆姐姐。”

        陆雪陵进屋第一件事就是去摸他的额头,杨曳俯身弯腰,乖乖地让她探体温。

        陆雪陵刚从寒冷的室外进屋,手冰冰凉,似乎摸不出特别的异常:“好像不是特别烫。”

        “不是吧,姐姐你再感觉一下。”杨曳将脸凑过来,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这样呢。”

        陆雪陵感受着他灼烫的皮肤,呼吸都紧了。

        他睫毛长而细密,眼廓形状饱满,闭眼的时候很安静,睁眼的时候,会给人一种繁花盛开的惊艳感。

        “你……”

        “姐姐,你看我发烧了吗?”

        他嘴角上扬,有酒窝隐现。

        这男人,每一个神情都在勾人。

        陆雪陵退后了两步,勉强控制着自己凌乱的心跳,说道:“是……有一点发烧。”

        杨曳装乖道:“那今晚要麻烦姐姐照顾我了。”

        陆雪陵拎着装药的白色塑料袋,走到开放式厨房柜台边,给他烧了水:“你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生病?”

        杨曳毫不隐瞒,说道:“我往身上浇了一桶冰水,回来的时候开始打喷嚏,刚刚又光着上身在院子里站了半个小时,终于发烧了。”

        “……”

        陆雪陵重重放下水杯:“陆三岁都比你成熟,这么多年,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她的眉宇间隐隐有了怒意。

        杨曳走过来,拉了拉她的手:“姐姐,别生气,生气长皱纹。”

        陆雪陵将药盒拍在他身上,拎了包转身便要走。

        杨曳追上来,拉住她的手腕:“对不起,对不去姐姐,是我不好,你别生气。”

        “幼稚鬼!”

        “是,我是。”她说他什么,他都认。

        陆雪陵知道杨曳就是这样的脾气,哪怕在人前装得多正经,但在她面前,永远像个没智商的小孩。

        “你就算骗我,我也不知道,何必把真话说出来。”

        杨曳笑了笑,说道:“你永远可以相信我,我不骗你。”

        这句话让陆雪陵心情舒坦了些,没好气地问:“吃过饭了吗?”

        “没有,等姐姐来一起吃。”杨曳按着陆雪陵的肩膀,坐到椅子上:“姐姐坐,我给你弄吃的。”

        “你可消停些吧。”陆雪陵将他拉回来,自己去厨房给他随便炖了一锅粥。

        杨曳忐忑地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忐忑问道:“姐姐刚刚没说出口的话,是要拒绝我了吗?”

        陆雪陵没有正面回应,只说道:“等你病好了再说。”

        “既然如此,那我就天天生病。”

        “又说孩子话。”陆雪陵伸手敲了敲他的额头:“我发现你们一个个,比我们家小粥粥还幼稚。”

        “你别说,我跟小粥粥现在是很好的朋友。”杨曳说道:“我们无话不谈。”

        提到陆粥粥,陆雪陵嘴角露出温暖的笑意,敲了敲他的额头:“从我们家小孩入手,你想从内部攻陷啊。”

        杨曳道:“哪有,我跟陆粥粥是真诚地交朋友,绝对没有套路。”

        “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

        吃过晚饭,陆雪陵逼着杨曳躺在床上,给他的额头放了一块降温的毛巾:“以后不准再做这样的傻事了,你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男人三十而立,你都快奔四了。”

        杨曳眼角微弯,说道:“姐姐以前不相信我,觉得我只是一时兴起,现在还不相信吗。”

        “别想太多了,快休息吧。”陆雪陵揉了揉他的头发,准备离开:“希望明天能退烧。”

        杨曳一把将她拉回来,从后面抱住了她,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

        “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是姐姐一直在照顾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姐姐那样,让我心动。我知道……姐姐也喜欢我,不然出现在这里了。”

        “给我一次机会。”他用一种很依赖的姿势,从后面紧紧抱着她:“我想要姐姐,我好想要姐姐。”

        炽热的呼吸拍打在她的耳畔,陆雪陵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融化。

        甜甜的恋爱不只是少女的梦想,一颗热忱而执着的真心就摆在面前,谁又能拒绝。

        可是……她不能害了他。

        “杨曳,如果我们没有未来,即便我此刻答应了你,也没有意义,只会让你更难过。”

        他抱她更紧了,生怕一松开,她就会永远离开他。

        “姐姐凭什么断言我们没有未来。”

        陆雪陵咬了咬下唇:“那你告诉我,如果拥有了短暂的快乐,也许将来会陷入更漫长的痛苦中,你有这个勇气?”

        一个轻柔而深情的吻落在她颈项边,他的嗓音宛如无尽的漩涡,令人沉迷――

        “姐姐在说什么,不能和你在一起,对于我余生而言,才是漫长无边的徒刑。”

        *

        晚上,陆粥粥坐在火炉边,翻着家里厚厚的老照片集。

        这相册里面收藏着爷爷和姑奶奶少年时期的照片,甚至还有她老爸陆随意小时候的影像。

        “哇,我爸小时候太呆了吧!还挂着牛鼻涕呢。”

        “爷爷真是……一点都没边老。”

        “年轻时候的姑奶奶,真是太飒了吧!长马尾,居然还开机车!”

        陆怀柔一直站在落地窗边,望着窗外的夜色,担忧地说:“你姑奶奶怎么还没回来。”

        陆粥粥知道姑奶奶去找杨曳了,于是说道:“姑奶奶又不是小孩子,就算晚上不回家,你也管不着!”

        陆怀柔表情有些愤慨:“她是我姐!我就得管她!”

        “知道为什么姑奶奶这么多年都没有嫁出去么?就是因为你。”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别人都知道姑奶奶有位脾气暴躁的弟弟,都不敢上门提亲了。”

        陆怀柔走过来,扯了扯她的小辫子:“你这都能攀扯,她没嫁出去,是她自己的问题,我可没阻止她谈恋爱。”

        陆粥粥立刻来了兴趣:“姑奶奶有什么问题?”

        “去去去,看你的照片去,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

        陆粥粥心下越发好奇,只是陆怀柔避而不谈,硬问是问不出什么结果的。

        小姑娘继续仔细翻阅相册里每一张照片。

        这本相册很厚,里面有爷爷和姑奶奶在不同时期拍的照片,而且日期都有标注,如童年时期,青春时期,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都留下了大量珍贵的影像。

        可是很快,陆粥粥就发现了疑问。

        相册里连陆随意前女友的照片都有,为什么偏偏没有陆滢姑姑的照片呢。

        陆粥粥知道姑奶奶以前失去过一个女儿,所以她猜测,相册里不放她的照片,兴许是不想勾起姑奶奶悲伤的回忆。

        但是……问题又来了,为什么连姑姑怀孕的照片也没有?

        从老爸只言片语的讲述中,陆粥粥推测姑姑怀孕约莫是二十五六岁的时候。

        可是当她通过照片右下角的拍摄日期,和姑奶奶现在的年龄相减,却意外地发现,无论是二十四岁、还是二十五岁还是二十六岁的陆雪陵,都根本没有怀孕时的孕照!

        那几张可疑时期照片的姑奶奶,分明就是身段苗条的少女,哪里有半分怀孕的模样。

        她摸出了姑奶奶送给她的金锁,上面刻着ly两个字。

        陆雪陵说,这是陆滢姑姑的小金锁。

        姑奶奶应该不会骗她呀。

        好奇怪。

        陆粥粥望向陆怀柔,问道:“爷爷,姑奶奶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什么?”

        “姑奶奶的女儿啊,叫什么名字。”

        陆怀柔漫不经心道:“陆什么的……记不清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奇怪啊,你怎么会记不住自己小外甥女的名字,我爷爷记忆力不会这样差啊,提前老年痴呆了?”

        陆怀柔一个爆栗敲她脑袋上:“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八卦,还质问起我来了!”

        陆粥粥抱着脑袋,不服气地说:“我就想调查清楚嘛。”

        “陆滢,她叫陆滢,行了吧,我当然记得。”

        “那我再考考爷爷,陆滢是萤火虫的萤呢,还是还是晶莹剔透的莹呢?”

        “是晶莹剔透的莹。”

        “真的?”

        “是!”陆怀柔特别笃定地心口胡掰:“这名字还是我起的呢!”

        “爷爷答错了,应该是晶莹剔透的莹,还要加一个三点水,爷爷怎么会连姑姑名字都记不住。”

        “时间太久了,我忘了不行吗!”陆怀柔越发心虚,起身回书房,不理睬她了:“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想想新学期得功课!”

        “我的功课不劳爷爷操心!”

        **

        第二天,陆粥粥给杨曳发了一条信息:“杨曳哥哥,你听说过我姑奶奶以前有一个女儿吗?”

        杨曳:“早些年,我听陆姐姐只言片语提到过,孩子好像夭折了。”

        陆粥粥:“那你好奇孩子的父亲是谁吗?”

        杨曳:“不好奇。”

        陆粥粥:“诶???”

        杨曳:“不管是谁,肯定是个没眼光的混蛋,我庆幸他离开了陆姐姐。”

        “呃。”

        大清早竟然被喂了一嘴狗粮。

        陆粥粥继续问:“那你只是从姑奶奶那里听说她有孩子,你见过孩子的照片,或者从别人那里听说过孩子的事吗?”

        杨曳:“没有,陆姐姐说这是个秘密,只有家人知道,因此我从来没告诉任何人。”

        陆粥粥:“我知道了!谢谢!”

        杨曳:“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陆粥粥:“我发现一些疑点,等我破案了再告诉杨曳哥哥!”

        杨曳:“顺便说一声,我和陆姐姐在一起了。【开心】”

        陆粥粥:“天呢!恭喜!我太高兴了”

        杨曳:“她醒了,先不说了。”

        陆粥粥:?

        醒……醒了?

        *

        早上,陆怀柔坐在吧台上喝牛奶,看了看手表的时间,沉着脸说:“你姑奶奶昨晚一夜没回!”

        陆粥粥心虚地“哦”了声。

        陆怀柔打量着她:“看你这样子,似乎并不意外。”

        “她她她……她居然一晚上没回来?”陆粥粥惊愕大喊:“我觉得太奇怪了!”

        陆怀柔:……

        在影帝面前飙演技是不是太嚣张了?

        陆粥粥害怕陆怀柔继续追问,抱着相册跑出门去,跑到了隔壁景绪家。

        房间里,景绪坐在白色钢琴前,弹着一支《献给爱丽丝》的曲子。

        陆粥粥趴在窗台边,翻阅着相册里的老照片,整理着这件事的全部线索。

        现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姑奶奶曾有一个女儿,这也很奇怪。

        不管保密工作做得再好,这个世界哪有不透风的墙,肯定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可偏偏没有。

        陆随意不常和陆雪陵见面,所以也没见过姑奶奶怀孕,是孩子生下来夭折之后,他才从长辈的只言片语中听说。

        陆怀柔的闪烁其词……

        再加上这些不同时期的照片……

        《献给爱丽丝》的钢琴曲停了下来,景绪偏头看她:“这么安静,很不像你。”

        粥粥回身说:“人家偶尔还不能安静一下么。”

        “被数学题难住了?”

        “不是,是我姑奶奶,她身上好多谜团哦。”

        陆粥粥知道景绪会替她保密,于是翻开相册,将她的心里的疑虑告诉了他――

        “照理说,我姑奶奶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有过一个女儿,可是我找不到她怀孕的照片。”

        陆粥粥指着相册里年轻漂亮、身段婀娜的陆雪陵:“这张照片是她二十五岁的剧照,时间是8月13号,一点也不像怀孕的样子,这张,她二十六岁,时间是3月24日,也没有怀孕,这些照片的时间连缀起来看,我姑奶奶根本没有怀孕嘛!那陆滢姑姑是怎么回事?”

        陆粥粥对数字非常敏感,而景绪更是数学天才,他甚至都不需要用到纸和笔计算,只是看着照片上的时间段,就能够推算出来,陆雪陵根本没有时间怀宝宝。

        为了帮陆粥粥弄清楚事情真相,景绪打开了电脑,搜索陆雪陵的履历。

        “哥哥,我搜过了。”陆粥粥跪在他身边的椅子上,指着电脑说道:“网上搜不出关于一星半点关于姑奶奶生孩子的信息。”

        然而,她话音未落,景绪忽然道:“有了。”

        “有什么了?”

        景绪搜索陆滢和陆雪陵几个字,网页百科里跳出来一段解释,陆滢是陆雪陵在电视剧《天上的星星》中夭折的女儿。

        陆粥粥瞪大眼睛,惊得说不出话来。

        “天呢!!!!”

        景绪进一步搜索,推算道:“从时间来看,《天上的星星》这部剧就是你姑奶奶二十五岁那年拍的剧,在这部剧里,她饰演一位失去了孩子的母亲,孩子名叫陆滢。”

        “你是说……你说陆滢姑姑……是不存在,是电视里的虚拟人物!”

        陆粥粥摇着头,不可置信地说:“姑奶奶告诉我,她是她的女儿。不不,连我爸,我爷爷都这样说……他们为什么要骗我?”

        景绪已经打开了这部名叫《天上的星星》的电视剧,说道:“不一定是骗你。也许,她自己都糊涂了。”

        “你的意思是,姑奶奶把电视剧的情节和生活搅在了一起。”

        景绪:“聪明。”

        “怎么会这样!”

        “我以前看过科普文章,有些演员拍过戏之后,入戏很深,情绪抽离不出来。”

        陆粥粥觉得景绪的说法可能性几大:“姑奶奶对陆滢姑姑感情很深,她还打了一个小金锁送给她。”

        陆粥粥取出脖颈上的小金锁,递给景绪看:“她是真的把陆滢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我爸说,陆滢姑姑走了之后,姑奶奶很长一段时间走不出来。”

        景绪继续搜索着,念道“拍完《天上的星星》之后,陆雪陵便息影五年,退出娱乐圈,谁都不知道她为什么在黄金时期离开。但是五年之后归来,她事业走上巅峰……”

        “这跟我爸说的就能对上了。”陆粥粥若有所思道:“所以,我姑奶奶根本没有渣男前任,也没有女儿,一切……都只是入戏太深。”

        景绪想了想,问道:“你姑奶奶平时生活中,表现正常吗。”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

        陆粥粥连连摇头:“不不,不会的,姑奶奶很正常,她不会有什么精神问题的!”

        景绪想了想,说道:“或许你应该去找你爷爷,问问清楚。”

        *

        晚上,陆怀柔在录音间写歌,陆粥粥站在门边等啊等,等到他摘下耳机。

        她跑过来,战战兢兢道:“爷爷,我只问一个问题。你只回答是,或者不是。”

        陆怀柔正在弹奏一段刚刚创作出来的旋律,漫不经心道:“问。”

        “我姑奶奶……是不是得过精神分裂症?”

        啪!

        琴键爆出一声重音,陆怀柔偏头,目瞪口呆地望向陆粥粥――

        “谁……谁告诉你的?!”

        “我猜的。”

        陆粥粥抱着相册,说道:“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为什么网络上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为什么你会记不住姑姑的名字,为什么相册里没有一张姑奶奶的孕照,还有那部《天上的星星》电视剧,里面也有陆滢这个名字,正好就是姑姑的早夭的女儿。”

        “只有不存在的人,才不会在这个世界留下任何痕迹,所以,一切都是姑奶奶臆想的。”

        陆怀柔松软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听着陆粥粥推理这一切,心情很复杂――

        我孙女这智商,将来要是当不了科学家,我陆怀柔把名字倒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