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51章 田园生活

第51章 田园生活

        两周后,《我和爷爷的大冒险》综艺第二期进入了录制环节。

        第二期大冒险的主题――美好的田园生活。

        顾名思义,陆粥粥和陆怀柔要去往乡村田园,展开全新的生活。

        尽管导演组吹得天花乱坠,说乡下生活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每天摘摘菜、泡泡茶,怡然自得,舒心自在。

        但陆怀柔觉得不会这样简单,节目组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这次录制,绝对会是一场针对他的艰苦“变形计”。

        早上,节目组的三辆越野车停在了陆宅门口。

        陆粥粥推开大门,兴奋地跑出去,挨个问候了节目组的小哥哥小姐姐们。

        陆怀柔提着陆粥粥的小黄人旅行箱,懒洋洋走出门。迎头便望见了越野车门边的杨曳。

        今天的杨曳,穿着一件浅色毛衣和休闲裤,宽肩窄腰,腿型修长,倚车边跟个车模似的,冲陆怀柔微笑致意。

        陆怀柔鼻息间发出一声冷哼。

        陆粥粥从他背后钻出来,笑着喊道:“姑爷爷早上好!”

        他对陆粥粥扬了扬手:“小粥!早上好。”

        陆粥粥围着杨曳转了一圈:“哇噻,姑爷爷好帅好帅啊!”

        阳光落在他的身上,照得他皮肤洁白无瑕,他有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眼尾自然上扬,睫毛比一般人更长,严肃的时候有些生人勿近,但笑起来,却又奶又乖。

        “姑爷爷哪天不帅。”

        “咦~羞羞。”

        陆怀柔不满地拍了拍她后脑勺:“姑什么爷爷!谁是你姑爷爷了就乱喊,叫哥哥!”

        “还叫哥哥的话,那不是比爷爷还低了两个辈分了吗。”陆粥粥捂着头,嘟哝说:“爷爷乱占人家便宜。”

        杨曳道:“粥粥不是我的小粉丝吗,可以叫哥哥,跟辈分没关系,只是显得我更年轻一些。陆前辈,你说呢。”

        陆怀柔一听杨曳说话就上火,论“茶言茶语”,他绝对能把人气的半死的祖师爷。

        “我说你个老……”

        “爷爷!”陆粥粥气呼呼地掐了他一下:“你再出言不逊,我就不理你啦!”

        陆怀柔对陆粥粥没辙,只能把脾气咽了下去。

        今天的直播人数是上一期的两倍多,很多观众都是冲着陆雪陵和杨曳来的,毕竟是他们官宣之后的第一次综艺――

        【雪陵姐姐在哪里,你们快给我同框!】

        【我来捡糖吃了,有吗有吗。】

        【期待同框!】

        陆雪陵提着箱子走了出来,杨曳连忙上前接过了她的行李箱:“姐姐先上车吧,剩下的东西我来拿。”

        “箱子有点重,我带了很多东西。”

        “姐姐不相信我吗。”杨曳单手便将她的行李放进了后备箱里。

        “可以啊阿曳。”

        “我一直有健身,身体很好。”

        陆雪陵笑了笑,没说什么。

        【哥哥我怀疑你暗示什么。】

        【我也……】

        【过来捡糖吃,没想到居然上车了?】

        【人家只是正常寒暄,你们太不纯洁了吧。】

        【单身久了,看什么都像车,还有救吗。】……

        这次旅行要去深山中,路程较远,接他们的是一辆小型房车。

        一开始,陆粥粥本来坐在陆雪陵和杨曳俩人中间,陆怀柔一个人靠窗坐着。

        小姑娘乖乖坐了十几分钟,觉得不太对劲,于是起身坐到了陆怀柔身边,还没忘回头冲杨曳挤眉弄眼。

        杨曳收到她的眼神,报之一笑,自然而然地跟陆雪陵坐到了一起,摸出一颗太妃糖――

        “姐姐吃糖吗?”

        “不了,谢谢。”

        “不谢。”

        杨曳又从包里摸出了橙子,剥开了橘子皮。

        镜头给了他的手一个特写,手背皮肤白皙细腻,骨节修长。

        他将剥好的橙子递到陆雪陵的嘴边,带着撒娇的语气喊了声:“陆姐姐,吃橘子……”

        弹幕开始刷屏――

        【啊啊啊啊!哥哥,我可以!!】

        【陆姐姐不吃,请给我!!!】

        【这是什么人间大可爱!撒娇太可了!!!】

        【我仿佛认识了一个假杨曳!】

        【我一直以为我家哥哥是高冷,没想到这么奶!】

        陆雪陵知道杨曳就是这么个小奶狗的性子,早些年跟她的时候,成天追在她身后,一口一个姐姐,撒娇本事一级棒。

        陆雪陵一口叼走了他手上的橙瓣。

        杨曳笑了起来,弯着眼睛看她。

        【我的天,这眼神太深情了吧。】

        【像极了我男友看我的眼神。】

        【楼上,说好今天大家一起当狗,你为什么有了男朋友?】……

        陆怀柔跟长了针眼似的,冷着脸给自己戴上了墨镜。

        陆粥粥跟着也戴上了墨镜,爷孙俩抱着手臂排排坐,连表情都一模一样。

        【暂停截图。】

        【太可爱了吧!】

        【今天我们都是狗.jpg】

        【摸摸宝宝,宝宝你还有小粥粥。】……

        下午,车队下了国道,驶入山区农村的小道。

        陆粥粥站在椅子上,小脸贴在窗边,好奇地望着田园风光,时不时发出一声惊叹――

        陆怀柔:“请你不要表现出这么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谢谢。”

        陆粥粥理直气壮道:“人家本来就没见过世面,不谢。”

        陆怀柔晃了晃她的脑袋。

        就在这时,车队停了下来。

        陆粥粥起身探看,发现路边有村民赶着羊群过马路,结果羊群停在马路中间不走了。

        “爷爷,快快,快给我拍照,我要发给霖崽看!”陆粥粥踏上她的小鞋子,要下车去看羊群。

        陆怀柔摸出手机,懒洋洋地给她拍了几张游客照。

        洁白的绵羊“咩咩咩”地叫着,有几只趴在了马路边,故意不让他们通过似的。

        贝导下车和村民交涉:“老乡,我们急着赶路,能让羊群离开吗。”

        赶羊的老乡慢悠悠地点了根烟,看上去不像善茬。

        陆粥粥看到他肩膀上站了一只耀武扬威的豺狼,就知道他肯定要为难贝导了。

        “这羊群赖在地上不肯走啊,我也没有办法,兴许它们是肚子饿了吧,我这也没钱买饲料了啊。”

        贝导听出这意思了,老乡是节目组打发买路钱呢。

        考虑到车上还有几位艺人,不便在这里和老乡发生冲突,贝导准备掏钱包了。

        陆怀柔却是个宁折不弯的脾气,冷声道:“这世上没有赖在地上不肯走的畜牲,只有赖在地上撒泼的无赖。”

        “喝!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我说话就这样,不服气把你们村长叫过来,看看今天这样羊饲料钱,该不该我们出。”

        老乡见陆怀柔态度如此坚决,于是破罐破摔道:“反正这些羊我是吆喝不走了,你们自己想办法把它们弄走吧。”

        陆怀柔撸起袖子便要上前理论,陆粥粥拉住了他:“大人不讲道理,咱们可以跟羊羊们商量一下呀,叫它们让路呀。”

        “你要怎么样和它们商量?”

        陆粥粥双手叉腰,对这样羊群“咩咩咩”地叫了去来。

        “……”

        小姑娘拉了拉他:“爷爷,快跟我一起,人多力量大!”

        陆怀柔翻了个白眼:“省省吧,幼稚鬼。”

        以前他被她骗着学过猫叫,后来这段视频一度在网上被剪辑成了表情包。

        他绝对不会信她的邪了。

        “咩咩咩咩。”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陆粥粥努力跟羊崽们沟通着。

        这时,杨曳走下车,跟陆粥粥一起“咩咩咩”地叫起来。

        陆怀柔:“不是吧你!”

        杨曳冲他微微笑:“咩~~~”

        “靠。”

        几位节目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也只好跟着一起学羊叫――

        “咩咩咩咩。”

        “咩咩咩。”

        弹幕飞过――

        【这是我见过最诡异的综艺。】

        【节目组逐渐“粥”化……】

        【陆怀柔撑住!】

        老乡许是真没见过这么无聊的一群人,后面又来了几辆车堵住了路,他怕事情闹大,只好赶着羊群讪讪地离开了。

        车辆重新出发,陆粥粥抬手和杨曳击掌:““成功了,羊羊听我们的话了!”

        杨曳惊喜地说:“陆小粥,你太厉害了吧!居然真的会和小动物交流!”

        陆粥粥挺胸,骄傲地说:“当然!”

        “快教教我怎么做的,我也想和小动物说话。”

        陆粥粥:“遇到小猫,你就喵喵叫,遇到小狗,你就汪汪叫,这样就可以啦,他们能听懂的。”

        “哇,学到了,你太厉害了。”

        “嘿嘿嘿嘿。”

        陆粥粥见他这么感兴趣,坐到杨曳身边:“我再教教你和其他小动物对话。”

        “好哇。”

        陆怀柔揉了揉眼角,一个人生闷气。

        【哥哥,好好跟杨曳学学怎么哄小孩!】

        【再这样下去,杨曳白捡一个孙女你信不信!】

        【没有男朋友的我,竟然每天都在教我们家偶像当爷爷。】……

        很快,车队停在了一个农村四合院门口。

        四合院位于半山坡,放眼望去,是一片翠色梯田的开阔景观,这户院子位于坡地,周围没有别的农家,依稀可以听见对面山坡的狗叫声,应该是相隔最近的人家了。

        院子被收拾得很干净,房间也不是陆怀柔所想的贫穷落后的茅草屋,而是两层高的小楼。

        已经准备好要过“变形计”生活的陆怀柔,对目前的住宿条件尚算满意。

        陆粥粥兴奋地跑到院子里,推开新家的房门,原木色信封落在了地上。

        陆粥粥捡起信封,冲陆怀柔扬了扬:“爷爷!我发现一封信!”

        陆怀柔迈着懒懒的步子走过来,拆开了信封,念道――

        “亲爱的租客,远道而来,辛苦了,欢迎入住农家小筑。为了帮助你们在农家小筑有更美好的生活,这里有几点温馨小提示:第一,厨房没有现成食材,田地有蔬菜,屋后有果园,家里也养了鸡和鸭,水塘有鱼虾,一切都需要你们自食其力。”

        听到这里,陆粥粥兴奋道:“这也太棒了吧!”

        她可不就喜欢捉鱼捉虾、爬树摘果子吗!

        “第二,家里的房间很多,你们可以任选,但是请一定要保持家里的卫生。”

        陆粥粥:“打扫卫生完全没问题,交给我爷爷了!”

        “你倒是安排的明明白白。”

        “嘿嘿。”

        陆怀柔继续念道:“第三,虽然房间可以任选,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们,请尽可能避免单人一间房,因为午夜之后,家中时常会听到奇怪的脚步声,夜间一定要结伴而行。”

        陆怀柔:……

        他指着镜头,暴躁地说:“你们这综艺不吓人是拍不下去,对吧!”

        摄像镜头无辜地摇了摇。

        弹幕中,粉丝们疯狂刷屏――

        【谁让你胆子小。】

        【不吓别人,就吓你。】

        【哥哥能不能有点出息,看看你家小孙女,淡定得一哔!】……

        分配房间的时候,陆雪陵自然而然跟陆粥粥一间房。

        陆怀柔当然知道节目组的套路,想把他和杨曳故意凑一间房,营造综艺效果,所以故意编灵异剧情吓唬他。

        陆怀柔这别扭的性格,怎么可能让节目组的诡计得逞,因此坚决地选择了单人房间,而且离杨曳越远越好。

        因为这次综艺的主题就是归隐田园的美好生活,所以这几天在农家小院,他们的吃穿住行,都要自食其力。

        眼下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晚饭的问题。

        后院牲畜栅栏边,陆怀柔和陆雪陵姐弟俩望着满院子的鸡,面面相觑。

        陆怀柔回头问导演组:“你们该不会让我们自己动手杀鸡吧!”

        导演组:“我们是一款走心的综艺,说了自食其力,就没有人帮你们。”

        陆怀柔有点无语:“有没有搞错!”

        *

        关于到底谁来杀鸡,这倒成了一个大问题。

        陆怀柔望望陆雪陵,陆雪陵凶巴巴道:“看我干什么,不会想让你弱质纤纤的姐姐干这么凶残的事儿吧!”

        “……”

        你在家追着我打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弱质纤纤。

        他又望了眼身边的陆粥粥,陆粥粥踮着脚站在栅栏外:“人家只是个孩子。”

        “杨曳呢!”陆怀柔咋咋呼呼喊道:“那小子上哪儿去了?”

        陆雪陵:“他在收拾厨房。”

        “这会儿收拾什么厨房,我看他就是找借口溜号。”

        “陆怀柔,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就杀个鸡吗!还是不是男人了!”

        “怎么不是男人了!”

        “那你去啊!”

        “去就去!”

        陆怀柔打开栅栏,走进了鸡棚里:“不就是杀鸡吗,我拍戏的时候,人都‘杀’过,杀鸡算什么。”

        陆粥粥冲陆雪陵竖起了大拇指,果然,知弟莫若姐。

        激将大法虽然老套,但是管用。

        陆怀柔赶着鸡满院子跑,满天鸡毛飘飞,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只腿慢的老母鸡:“这玩意儿,要怎么杀啊?”

        他对杀鸡是一窍不通。

        “爷爷别急,我来帮你搜一下!”

        陆粥粥积极地掏出她的手机,帮陆怀柔搜索杀鸡攻略。

        那只老母鸡扑腾着翅膀想要逃离“魔爪”,陆怀柔拽着它一边的翅膀,和它较劲儿,累得是满头大汗:“小孩,还没有搜出来啊。”

        陆粥粥:“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陆怀柔不信任它,放了鸡,夺过她的手机,却见这小姑娘搜索的内容是――

        “求助,明星应该怎样杀鸡?”

        “怎样杀鸡才不会痛苦?”

        “鸡鸡会有痛觉吗?”……

        最后一个问题搜索反而还跳了奇怪的内容出来,陆怀柔气呼呼地瞪她一眼――

        “你能不能搜点正常内容!”

        陆粥粥无辜地眨眨眼睛:“人家又没有杀过鸡,哪里知道。”

        陆怀柔终于按照网络上教的杀鸡流程,抹了鸡脖子,放了血,然后开水烫、拔鸡毛、用火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这只鸡干净了。

        为了给她孙女每顿都能吃上肉,他也是够拼了。

        陆粥粥端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看他杀鸡,同情心一个劲儿地泛滥:“鸡鸡真的好可怜噢。”

        “爷爷,剩下的这些大鸡小鸡,我们可以把它们都放生了吗?”

        陆怀柔看着小姑娘眼睛都红了一圈,于心不忍,说道:“这些鸡,养来就是给人吃的啊。”

        “人类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呢。”

        陆怀柔老怀安慰了,看来他们家小朋友,真的很善良,很有爱心,这是好事。

        为了不让小朋友难过,陆怀柔心里暗暗决定,这几天都不杀鸡了,大不了就吃素,他绝对不能让他们家小孩有心理阴影。

        “粥粥,那几只鸡,我们待会儿就把它们放生了。”

        “好!”

        然而,令陆怀柔万万没想到的是,半个小时之后,很有爱心的陆粥粥,津津有味地吃着杨曳做的辣子鸡丁,开心得像个八百斤的狗子似的――

        “啊啊啊!这也太美味了吧!”

        “爷爷,院子里的鸡,这几天够我们吃吗?”

        “没关系,我看到后院还养了白兔兔,杨曳哥哥你会做鲜锅兔吗,我们明天杀兔子吧!”

        “咦,爷爷,辣子鸡这么好吃,你为什么不吃呢?”

        陆怀柔拿起筷子,心情有点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