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52章 采菊东篱下

第52章 采菊东篱下

        晚饭后,陆雪陵端着盘子去厨房洗碗。

        杨曳拎了袖子走过来,说道:“陆姐姐,我来吧。”

        “咱们都说好了分工合作,既让你做饭,又叫你洗碗,这怎么行呢。”

        “还在跟我客气,看来姐姐和我的关系还不够亲密。”

        陆雪陵倒是笑了:“都官宣了还不够亲密?”

        “是官宣了,但是姐姐对我的态度,好像一直淡淡的。”

        杨曳望了眼挂在墙角的监控摄像机,凑近她小声说:“姐姐能不能对我更好一些呢。”

        陆雪陵被他温热的气息挠得耳背痒痒的,害羞地躲了躲:“你要我怎么样对你好。”

        “比如。”杨曳指尖碰了碰自己的脸颊,暮光热忱地望着她。

        弹幕一度控制不住网友们刷屏的速度――

        【没有糖,我自己主动要糖吃。】

        【像极了我男朋友要亲亲抱抱的样子。】

        【小奶狗实锤了。】

        【白天小奶狗,晚上小狼狗,这样的哥哥我不配拥有,再见。】

        【求求你们矜持点!老子都快看不到画面了!】

        【关弹幕!】

        陆雪陵扬手在杨曳脑门上敲了个爆栗,说道:“好好洗碗!想什么呢!”

        “痛痛痛痛!姐姐下手太狠了吧!”杨曳捂着头:“好痛哦。”

        “痛?我没用力呀。”陆雪陵踮脚检查他的额头:“怎么会痛呢。”

        杨曳趁其不备,飞快地在她唇角印下一吻。

        陆雪陵脑子空白了两秒,推开他,红着脸说:“你来真的啊,这是在录节目!”

        杨曳完全无视了摄像镜头,看着她,热情表白道:“对我而言,只要有姐姐在,就是约会,我好想每天都和姐姐约会。”

        陆雪陵背过身去洗碗,没让镜头抓到她害羞的样子。

        男朋友比自己小,竟然有点顶不住。

        【我家偶像开口就是情话语录。】

        【杨曳太会了吧!】

        【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我粉的哥哥零绯闻,没想到全留给cherlyn姐了。】

        【今天狗粮吃到撑……】

        *

        晚上,陆怀柔叩响了陆雪陵的房门。

        陆粥粥穿着白色碎花小睡裙,跑到门边,露出一条门缝:“爷爷忘了房主人的告诫吗,晚上不可以在家里乱逛哦。”

        陆怀柔:“我是那种胆小怕鬼的人吗。”

        “那……爷爷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不找你,找你姑奶奶,有事跟她说。”

        “好叭。”

        陆粥粥打开房门,让陆怀柔进来了。

        陆雪陵敷着面膜,戴着黑边框的眼镜,坐在床头看书:“柔柔来找你知心姐姐谈人生吗。”

        “没错,谈谈你的人生大事。”

        陆怀柔回头对陆粥粥道:“出去玩半个小时,让我跟你姑奶奶单独聊聊。”

        陆粥粥也很好奇这姐弟俩谈话的内容,才不想一个人可怜巴巴出门去呢。她趴到自己床上,用故事书盖住脸:“人家只是小朋友,小朋友听不懂大人的话啦!”

        “……”

        算了。

        陆怀柔开门见山,问陆雪陵:“所以杨曳那臭小子,决定就是他了?”

        陆雪陵知道陆怀柔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他比任何人都更关心她的幸福,于是点头道:“嗯,就是他了。”

        陆怀柔注意到,自家姐姐提到杨曳的时候,连眼神都温柔了许多。

        要不要这么喜欢。

        “你喜欢他什么啊?”陆怀柔很不能理解:“这些年追你的男人也不少,怎么就选这小子了。”

        在他看来,杨曳就是虚伪得很,嘴上少有实话,极不真诚。

        “你们女人是不是都喜欢听花言巧语。”

        陆雪陵放下书,笑道:“对啊,姐姐年龄大了,就爱听好听的话,你自己不会说,难不成还捂住不让别人说啊。”

        “你……能不能像我一样,成熟点!”

        陆粥粥听着忍不住插了一句嘴:“陆三岁还在教别人成熟呢。”

        “大人说话,小孩闭嘴。”

        陆粥粥别过脑袋看童话书,不搭理他了。

        “我不喜欢在背后道人是非,但你是我姐,这些话我必须说。”陆怀柔表情严肃了许多:“那杨曳小子城府极深,你这种头脑简单的傻姑娘,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分分钟就被套路了,信不信。”

        陆粥粥望了望陆怀柔,她本来以为爷爷会和姑奶奶说她病情的事儿,没想到他只字未提,却只说杨曳的不好。

        杨曳究竟好不好,其实陆粥粥自己也说不上来。

        但是她能看到人的性格属性,陆怀柔肩上趴着一只憨厚可亲的大白熊,而杨曳肩膀上,却蹲着一只孤冷的灰狼。

        小动物代表的就是主人的性格,杨曳平时待人接物和善可亲,也很爱笑,给人的感觉犹如春风拂面。

        他这样的为人处世,性格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孤零零的灰狼。

        不管一个人如何擅长伪装,但是他的性格属性是不会改变的。只能说,杨曳面上的微笑,也许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发自真心。

        陆粥粥知道陆怀柔的担心肯定不是多余的,换任何一个女人他都不会操心。但是当局者迷的人是陆雪陵,是他唯一的姐姐。

        陆雪陵摘下了眼镜,柔声对陆怀柔道:“阿曳是我一手带出道的,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

        “那你还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真诚,我怎么能放心你跟这种人在一起……”

        陆雪陵摇了摇头:“怀柔,这个世界真的不是非黑即白。从小到大,爸妈多疼你,即便你要天上的月亮,他们都能给你摘下来,所以你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活得潇洒恣意,想做什么就去做,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

        陆怀柔没有反驳,因为陆雪陵说的对,他就是父母宠爱着长大的,父母离开之后,他有妻子宠着他,妻子离开之后,他还有姐姐。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一样幸运。杨曳自小没了父母,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十多岁便漂在社会上,为了生计吃了很多苦,这注定了他不可能单纯,也不可能随心所欲。”

        陆怀柔知道陆雪陵说得有道理,但是他依旧不能接受这样的人他姐姐诶在一起。

        毕竟在他眼里,姐姐是无价之宝,杨曳根本配不上。

        “以你的条件,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一定是他啊。”他嫌弃地说:“难道就因为他喜欢你,你就要喜欢他?”

        “我觉得他已经很好了。”陆雪陵的笑容依旧很温柔:“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头发染得花里胡哨,在酒吧里唱歌,台下有几个帮派小混混打架,刀光剑影的……还见了血,连老板都跑了,这小子愣是面不改色把歌唱完了,连调都没跑。”

        “那时候我就想,这小子能红。不说别的,就凭他这份沉静的心性,能扛得住风雨。所以我签了他,也想捧红他。”

        “这不能说明任何事。”陆怀柔撇嘴道:“也许他知道星探就在台下,故意装得很淡定的样子,其实心里慌得一哔呢。”

        陆雪陵拍拍他的肩膀:“我觉得这种演技只有我影帝弟弟才杠得下来,你觉得呢。”

        “……”

        陆怀柔的每一句话都被陆雪陵怼了回来,只能气闷地说:“不管怎么样,杨曳是个坏男人,我不喜欢他。”

        陆雪陵:“巧了,你姐姐我就喜欢坏男人。”

        “有没有搞错,你还以为自己二十岁啊。”

        “姐姐今年只有十八岁,谢谢!”

        陆怀柔快气死了!

        陆雪陵自小到大就是乖乖女,在家里听爸妈的话,去艺校寄读,听老师的话,永远保持优秀,保持第一名。

        不过这样的乖乖女,喜欢的男孩好像成绩都不太好,第一个男友是初中谈的,模样甚是英俊,偏小混混一个,成了不落家,总在网吧桥洞过夜。

        有一次陆雪陵还跑去桥洞下面找他,俩人相互依偎着吹了一晚上凉风,看星星看月亮,山盟海誓。

        后来俩人还一起把头发都剪成了齐刘海,拍了大量辣眼睛的非主流颓废照片。

        野性难驯的坏男生,似乎也格外容易被陆雪陵这样的乖乖女吸引。陆雪陵很单纯,分分钟就被他们的花言巧语哄了去,爱得轰轰烈烈。

        不过后来因为去寄宿学校念书,陆雪陵就和这个混混男朋友掰了。

        寄宿期间,陆雪陵又谈了一个男朋友,也不是省油的灯,还是什么社会大哥。陆雪陵为他吃了不少苦头,甚至惹上了混混大姐头,遭遇了校园霸凌。

        后来父母知道这件事,高中没念完就给她办了转校手续,气得不行,也心疼得不行。

        经历了这段失败的恋情,陆雪陵精神受到极大的损害,变得有些神经质。大学之后,陆怀柔便紧紧看着长姐,不让任何男生再靠近她、欺骗她、欺负她。

        后来,经历了病情最严重的几年时光,复归之后的陆雪陵,一心拼事业,感情方面宛如死水,平静无澜直到如今。

        “所以,你就是狗改不了那个啥……”

        “哪个啥,给我说清楚。”

        陆怀柔话说一半,又给吞了回去,气呼呼道:“你再不涨教训,这辈子就栽坏男人手里了!”

        “我喜欢杨曳,他让我觉得痛快,我喜欢他的热情,喜欢他叫我姐姐,也喜欢他年轻的身体……”

        陆怀柔强行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她:“有小孩在,你……注意尺度。”

        “我没有办法拒绝一个爱我十九年的男人。”她看着陆怀柔,斩钉截铁地说:“这一次,不管多难,我都要和他在一起。”

        陆怀柔知道劝不了陆雪陵,她就是这样的脾气,不会冲动行事,凡事百般斟酌、千般思虑。然而,只要是她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便是一无无前,绝不回头。

        陆怀柔心里虽然不踏实,但是他尊重姐姐的选择。

        谈判无疾而终,陆怀柔出门的时候,指着陆粥粥威胁道:“你给老子听话些,不准跟你姑奶奶学。”

        陆粥粥眨眨眼睛:“学什么呀。”

        “初中高中,都不准早恋!我会盯着你的!”

        “早恋什么的,比辣子鸡还好吃吗。”

        “……”

        陆雪陵过去惨痛的恋爱经历,是陆怀柔最大的心结,他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孙女重蹈覆辙。

        那天晚上,陆怀柔失眠,在脑中给自己勾画了一个假想敌对象。

        那些想用花言巧语把他孙女骗走的坏男孩,他一定会把他踢飞到火星!

        *

        次日清晨,陆怀柔顶着两只熊猫眼,坐在树下,悠哉悠哉地品茗,呼吸田园的新鲜空气。

        这时,杨曳从屋子里走了出去,拿着锄具说:“陆前辈,我们要下田摘菜了。”

        陆怀柔眯着眼睛,拉长调子道:“你觉得会跟着你下田,你对我有什么误解?”

        昨天杀鸡,已经给他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今天还想让他下地摘菜。

        呵呵,想都别想!

        就在这时,一到红色的身影蹿出房间:“下地啦,挖蚯蚓啦!听说农村的蚯蚓又大又肥!”

        “……”

        陆怀柔暴躁大喊:“陆粥粥你想都别想!还挖蚯蚓,你要是敢把衣服弄脏,回来就等着家法伺候吧!”

        “走啦!爷爷拜拜!”

        “回来!不准去!”

        杨曳笑眯眯道:“陆前辈,不然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吧。”

        陆怀柔泄气地放下茶杯,三两步追上了陆粥粥,死死拽着她的衣领,不让她跟放风的狗子似的,到处乱蹿。

        一行人走在乡间田埂边,远处山上不少干活的农家都抬起头,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陆粥粥闹着中午要吃玉米,于是陆怀柔只能下到玉米地里,帮她掰玉米。

        “爷爷,这是水果玉米吗?”

        “不知道。”

        “你居然认不出水果玉米和正常玉米?”

        “你凭什么以为我认得出来?”

        “你可是爷爷诶!”

        陆怀柔有时候这不知道这小孩脑子里在想什么,她似乎总有一套自己的世界运行法则,不受外部环境的任何影响。

        也许这就是小孩子吧。

        陆粥粥踮起脚,够到一块玉米,掰了半晌,都没能把它掰下来。

        陆怀柔冷冷一笑:“辣鸡。”

        陆粥粥不服气地说:“那你来呀!”

        “是时候展现我真正的实力了!”

        陆怀柔抄起弯弯的镰刀,走过来,chua、chua、chua,耍了一套行云流水的剑招,麦秸伴随着他手起刀落,纷扬而下,几个玉米头也落在了地上。

        陆粥粥都看呆了:“爷爷……太酷了吧!”

        “以后请叫我陆大侠,谢谢。”

        “大侠,请收小女为徒!”

        “你资质太差,不收不收。”

        “哼!有什么了不起!”

        就在这时,导演组小姐姐急匆匆跑过来,望着已经被斩断的麦秸道:“陆老师,虽然您功夫好,但是全国人民都看着,请您注意言行,不要随便破坏庄稼,谢谢。”

        “……”

        陆粥粥笑得在玉米地里打起了滚儿:“陆大侠,破坏庄稼可还行?”

        陆怀柔拎起她的衣领:“笑什么笑!不准笑了,刚刚只是为了教育你,要爱护庄稼!”

        “您老人家可要点脸吧!”

        “没大没小!”

        闹了半晌,陆怀柔终究还是老老实实地掰起了玉米。

        果然,之前预想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美好田园生活,都是假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才是真的。

        小姑娘帮不上任何忙,一蹦一跳地跟在他后面,这儿看看,那儿瞅瞅。

        陆怀柔擦了擦额间的汗珠,望向田埂,只见陆雪陵脱了防晒衣,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裙,鬓间别着一朵野花,站在田埂边凹造型。

        杨曳一只脚踩在水田里,一只脚扣田埂上,仰着身子帮她拍照。

        他们居然连单反都带出来了。

        陆怀柔:……

        所以其他人都才是来度假的,就他一个人参加“变形计”?

        *

        陆怀柔在田里忙了一个多小时,摘了玉米,又摘了几颗大白菜,抬头看到陆粥粥这位social小达人,居然又认识新朋友了。

        蹲在田埂边的小男孩,皮肤黝黑,看着比陆粥粥大几岁,但兴许是营养不良的缘故,身板比陆粥粥要瘦小很多。

        “我叫陆粥粥,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周鑫。”

        “很高兴认识你,你住在这里吗?”

        小男孩看着也是个不畏生的,指了指正对面山坳的一户人家:“那儿是我家。”

        “哇,你家好远哦,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不远啊,我半个小时就过来了,你们这里好热闹呀。”

        陆粥粥解释说道:“我们在录节目。”

        “录节目是什么?”

        “就是上电视什么的。”

        周鑫崇拜地说:“好厉害呀。”

        陆粥粥自豪地说:“我爷爷才厉害呢,他每天都上电视,你知道他吗?”

        周鑫摇了摇头:“我们家没有电视机。”

        “原来是这样。”

        “对了对了!”陆粥粥似想起什么,连忙问道:“我们住的房子,听说闹鬼,你知道吗?”

        周鑫望了望山坡上的四合小院,说道:“没有听说呀。”

        陆粥粥回头冲陆怀柔道:“爷爷,你不用怕,我帮你问到了,家里闹鬼是假的!”

        玉米地里,陆怀柔暴躁大喊:“老子不怕!”

        陆粥粥偷笑了一下,对周鑫道:“我爷爷胆子很小的。”

        周鑫也笑了起来,他好奇地问陆粥粥:“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北城,你知道吗?”

        “不知道。”周鑫说道:“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村子。”

        “北城是一座大城市,街上有很多车,还有公园、游乐园、大商场……”

        周鑫羡慕地说:“真想出去看看。”

        “那你跟我一起回家!叫上我的好朋友霖崽,我们一起去游乐园玩!”

        “我爸说,只要我好好学习,总有一天会走出大山的,到时候我来找你玩。”

        “好呀!我等你!”

        周鑫跑到田埂边,从草地里摘了一片叶子地给陆粥粥:“请你吃。”

        “这是什么?”

        “甜皮叶。”周鑫扯了一片叶子放进嘴里:“你尝尝。”

        陆粥粥学着他的动作,把叶子放进嘴里,果不其然,叶子居然是甜的。

        礼尚往来,小姑娘也从包包里摸出了一枚巧克力,说道:“这个请你吃!”

        周鑫兴许是第一次吃到巧克力,惊讶又幸福的表情,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泡泡粉红色。

        “好好吃!!!”

        “咦,你没有吃过巧克力吗?”

        “从来没有。”

        陆粥粥把自己的包包翻了个遍,找出了两块巧克力糖,递给了周鑫:“喏,全都给你。”

        “谢谢粥粥,你真好。”

        “不用,要谢就谢景绪哥哥吧,这是他给我买的。”

        “是你亲哥吗?”

        “不是,但他是除了爷爷姑奶奶爸爸妈妈以外,我最最喜欢的人。”

        “哦。”

        周鑫忽然有点羡慕这个景绪哥哥。

        “陆粥粥,你今年多大呀?”

        “我八岁了。”

        “我十岁。”周鑫说道:“我比你大,你也可以叫我周鑫哥哥。”

        “这样呀。”

        陆粥粥还没说话,包里的手机呜呜地震动了一下。

        陆粥粥摸出手机,看到景绪给她发来一条短消息――

        “不准乱认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