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53章 小鲜肉

第53章 小鲜肉

        第一天晚上,因为舟车劳顿,陆怀柔睡得跟猪一样。

        但是到了第二天晚上,他便有些失眠了,时不时拿出手机,刷刷微博,登录粥粥小号和黑粉吵吵架。

        陆粥粥也是神通广大,养了好几个小号,居然顺利打入了黑粉内部群,黑粉怎么样策划着买营销号黑他的所有行动资讯,全让这小姑娘一手掌握了,简直比他们公司的媒体公关掌握的消息还多。

        就在陆怀柔浏览信息的时候,房间门外传来了奇怪的声响,有点像脚步声,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很轻很轻。

        在黑暗中,人的感觉器官格外敏锐。

        他全神贯注地听着门外的声响,脚步声由远及近,由近到远,下了楼,又上楼,最后停在了他的房间门外,一动不动。

        陆怀柔的寒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不像是陆粥粥的脚步声,也不是陆雪陵,这俩人的声音他都很熟悉。

        杨曳?

        他应该不会这么无聊吧。

        陆怀柔知道节目组搞噱头便恐怖故事吓唬人,但是现在接近午夜,节目组在这个时候装神弄鬼,那就真的太过分了!

        陆怀柔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哆哆嗦嗦摸出手机给陆粥粥发消息:“睡着了没?”

        如果这丫头没睡,看到他的消息势必会非常脑残地回一句:“睡着啦!”

        陆粥粥没有回他,想必应该是真的睡了。

        陆怀柔翻身而起,走到门边,打开了一条门缝,猫着身子朝外面望了望――

        走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不,并不是什么都没有,他分明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了楼梯口边。

        陆怀柔连连后退,吓得魂飞魄散。

        他赶紧来到陆雪陵和陆粥粥的房门边,准备把她们叫醒,一起下楼查看究竟。不过转念一想,这要真是他神经过敏想太多,肯定会让陆粥粥那个小破孩嘲笑很久。

        陆怀柔决定不要惊动她们,转而走到了杨曳门边,敲了敲:“睡了没?”

        杨曳似乎还没睡,一听到声音,便开了门。

        “这么晚了,陆前辈有事?”

        “你刚刚有没有在外面闲溜达。”

        杨曳扬了扬手里的kindle:“我一直在看书。”

        “那你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没有啊。”

        “我听得很清楚,肯定有人在走廊上溜达!还在我的房间门口逗留了一会儿!刚刚我还看到一个白色影子!”

        杨曳看出了陆怀柔害怕,嘴角勾了笑:“陆前辈,你要不要进屋跟我睡。”

        “不……不需要!”陆怀柔心虚地解释:“我是担心有小偷破门而入,所以才叫你一起下楼看看,毕竟家里还有孩子。”

        “有道理。”

        杨曳决定跟陆怀柔一起下了楼查探情况。

        为免打草惊蛇,陆怀柔没有开灯,挪着步子来到一楼。

        客厅里没有人影,但是厨房里真的有oo@@的动静。

        杨曳小声问陆怀柔:“不会是老鼠吧?”

        陆怀柔:“老鼠怎么会发出人的脚步声!”

        两个人猫着身子一前一后来到厨房门口。

        厨房里一片漆黑,黑暗中,某处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动,这声音听着像是被碾碎玻璃碴子,绝对不可能是老鼠!

        就在这时,一道手电光猝不及防地射了过来。

        陆怀柔头皮发麻,爆头尖叫:“啊啊啊啊啊!”

        拿着手电筒照他的陆粥粥也尖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杨曳打开了壁灯,房间一下子明亮通透了。

        陆怀柔看到小姑娘穿着白色的睡裙,站在冰箱门口,怀里抱着一包薯片,惊魂甫定地望着他。

        “……”

        呃。

        陆粥粥见事不对,拔腿就跑,被陆怀柔一把攥住了衣领。

        他气呼呼地说:“谁让你大晚上溜出来装神弄鬼!”

        “人家只是肚子饿了,下楼找点吃的。”陆粥粥委屈地说:“没有装神弄鬼。”

        “吃东西就吃东西,你在我门口瞎晃悠什么!”

        陆粥粥解释道:“我得确定爷爷已经睡着了呀,你又不让我吃薯片,说这是垃圾食品。”

        陆怀柔摊开手,陆粥粥只好乖乖地交出了“作案工具”――手电筒和剩下一半的薯片。

        杨曳笑着揉了揉陆粥粥的脑袋:“现在总算破案了,把陆前辈吓得不敢睡觉的人,就是你这小调皮鬼。”

        “谁……谁不敢睡觉了!”陆怀柔心虚地说:“我完全没有被吓到,只是为了家里的安全着想,下来探查究竟。”

        杨曳:“哦。”

        陆粥粥:“哦。”

        陆怀柔拎着陆粥粥上楼,问道:“我给你发短信,你为什么不回我?”

        “爷爷该不会真的天真地以为,我会蠢到‘睡着’了还回你短信,暴露我自己吧!”

        “……”

        他还真是这么认为的。

        陆粥粥不满道:“过分低估孙女的智商的结果,就是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

        陆怀柔:“再说一遍,我没有被吓到!更没有被吓个半死!”

        深夜弹幕――

        【已截屏留证。】

        【某人都差点上对家的床了。】

        【男人怕鬼不是罪。】……

        第二天清早,导演小姐姐把大家伙儿都叫了起来,告知他们,今天会有一位飞行嘉宾降临。

        陆怀柔和陆雪陵没太大的兴趣,陆粥粥却兴奋了起来,拉着导演小姐姐不住地询问:“是谁呀!我认识吗?是我们班的小朋友吗?”

        导演小姐姐解释道:“不是粥粥身边的人,而是明星哦。”

        “可我认识的明星不多哎。”

        “粥粥就当是认识新朋友了嘛。”

        “说的也对!”陆粥粥又追问:“那是哥哥还是姐姐啊,比我爷爷还好看吗?”

        “是一个小哥哥,很年轻,至于谁更好看,这个……”导演小姐姐尴尬笑了起来:“不同年龄段,没有办法对比啦。”

        “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魅力,不应该进行对比。”陆粥粥点头:“在我心里,我爷爷就是天底下最帅的男人。”

        陆怀柔嘴角扬了扬,面露骄傲之色。

        却不想,陆粥粥继续说道:“仅次于景绪哥哥、杨曳哥哥、还有张虎……”

        陆怀柔:?

        请问你身边还有别的男人吗!

        *

        陆粥粥在院子里期待地等了一上午,晌午时分,神秘的飞行嘉宾终于来到农家小筑。

        弹幕里已经开始不淡定了――

        【弟弟!弟弟!弟弟!】

        【傅笙,妈妈给你疯狂打call!】

        【天呐,这是个什么神仙综艺,居然把傅笙弟弟请来了!】

        【容我说一句,为什么要请傅笙,他没什么综艺感啊,为什么不请方寻嘉呢,他更开朗,和粥粥也更搭。】

        【我也觉得,同一个组合,为什么不请方寻嘉弟弟呢。】

        “果然还是有资源啊,心疼寻嘉弟弟】

        【ky党走开。】

        【刷方寻嘉的滚出去好嘛,不看看这是谁的主场。】

        【真的很没眼色。】……

        傅笙穿着一件宽松的浅色卫衣,颈上挂着耳机,窄脚裤勾勒着他的大长腿,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正是青春帅气的阳光男孩。

        陆粥粥看得眼睛都直了,这个哥哥,太太太太好看了!

        他皮肤好白,嘴唇红润,太阳底下,他浑身上下仿佛都在发着光。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哥哥!

        陆怀柔注意到,从傅笙拖着行李进屋,自家孙女的视线就没有从他身上抽离过。

        “要不要这么花痴。”他伸手挡了挡陆粥粥的视线:“没见过帅哥?”

        陆粥粥说道:“这只……帅得过分了。”

        陆怀柔不屑一顾,嘲讽地说:“没见过世面。”

        傅笙是很好看,算是当今娱乐圈最年轻的一波流量小鲜肉,不过称不上顶流,他们同一个组合当中,就有方寻嘉,人气比他高得多。

        他们组合出道,主打颜值小鲜肉,唱跳勉强过关,没有演艺作品,尽管如此,粉丝们依旧为他们疯狂,毕竟流量时代,年纪小、高颜值,打出名气是很容易的事。

        但是能不能守的住这份名气,未来就要拿作品说话了。

        陆雪陵热情地迎了出来,接过了他手中的行李箱,说道:“一路辛苦了,快进屋休息。”

        傅笙礼貌地一一问好:“cherlyn姐姐好,陆前辈好,杨前辈好。”

        他望了眼躲在陆怀柔身后的陆粥粥,不知道该叫什么。

        陆雪陵介绍道:“这是我们家粥粥小朋友,今年七岁。”

        陆粥粥赶紧拉拉陆雪陵衣角,提醒道:“人家快满八岁啦。”

        “粥粥妹妹好,我叫傅笙,今年十五岁,很高兴认识你。”

        “傅笙哥……”陆粥粥顿了顿,道:“傅笙你好呀,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傅笙与大家一一寒暄之后,便没有太多的话讲,默默地将自己行李提到二楼,杨曳上前来帮他,也被他婉拒了――

        “不用麻烦前辈,我自己来。”

        “那你小心些。”

        自傅笙一来,弹幕里的火药味儿加重了――

        【看吧,傅笙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参加综艺。】

        【完全没有综艺感。】

        【他根本融入不了这个大家庭好吗,】

        【格格不入的样子,一下子整个气氛都变得怪怪的。】

        【不知道节目组为什么要请他,果然是有资源吗。】

        【楼上真的够了,弟弟这才刚刚过来,和大家都是初次接触,根本不熟悉,恰到好处的礼貌,很正常好吧!】

        【有一说一,如果来的是方寻嘉,气氛肯定没现在冷。】

        【我们家寻嘉弟弟情商爆表好吧。】

        【心疼寻嘉弟弟,资源不如这位,连综艺也要被抢。】

        【寻嘉粉,你们够了!】

        【我真的要吐了!多大脸!】……

        陆粥粥并不知道网络上的腥风血雨,在傅笙上楼之后,她兴奋地摇晃着陆怀柔的手臂:“爷爷,这个哥哥好好看!真的好好看啊!我要和他当好朋友!”

        陆怀柔甩开她:“请你不要以貌取人,谢谢。”

        陆雪陵笑着问陆粥粥:“所以是傅笙哥哥好看,还是你爷爷好看啊?”

        陆粥粥:“老人家没有资格和小孩比美!”

        “……”

        弹幕――

        【全天下哥哥都比我爷爷好看系列。】【陆粥粥外貌协会实锤了哈哈哈!】

        【如果是寻嘉弟弟过来,粥粥要疯吧!】

        【寻嘉粉真的恶心到我了!】

        【球球你们不要再刷存在感了好吗!】

        【我呕了。】……

        陆怀柔不服气,又扯着陆粥粥的小辫儿,问道:“那是傅笙好看,还是你景绪哥哥好看?”

        “呃……”

        这个问题,倒是让陆粥粥愣了一下。

        弹幕――

        【虽然不知道景绪哥哥是谁,但似乎是我们粥粥心目中的白月光呢。】

        【粥粥你好好回答啊,姐姐们都看着呢!】

        景绪这会儿也放下了写作业的笔,望向了正在直播的屏幕。

        陆粥粥望了望坏笑的陆怀柔,又看看镜头,深深感觉这是一道送命题。

        “景绪哥哥在我心里是主观好看,傅笙是客观事实地好看。”她摆摆手,说道:“没有办法比较啦!”

        陆雪陵不满地说:“有你这样套路你孙女的吗。”

        要不是陆粥粥反应快,指不定还真要得罪一波傅笙粉丝了呢。

        陆怀柔无所谓地耸耸肩:“我能套路到她?你太小看粥粥女王了吧。”

        陆粥粥赶紧摸出手机,转过身去给景绪发短信――

        “哥哥你没看直播吧?”

        景绪:“没有,我很忙。”

        陆粥粥松了一口气:“我有听你的话,不到处乱认哥哥哦。【乖巧】”

        景绪:“嗯,你只是眼睛落在人家身上就抽不回来了。”

        陆粥粥:……

        不是很忙吗!!!

        陆粥粥:“哥哥,我瞎说的!主观客观都是我景绪哥哥最好看!【忐忑】”

        景绪:“【微笑】。”……

        很快,傅笙收拾完自己的行李,下了楼。

        大人们都去忙自己的事了,陆粥粥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傅笙,过来坐吧。”

        傅笙点点头,走到她身边坐下来,问道:“你们平时都干什么?”

        “杀鸡,杀鱼,杀兔兔。”

        傅笙惊悚。

        陆粥粥连忙解释道;“这些都是我爷爷的活儿,咱们负责去菜地摘摘菜,或者去果园摘果子,不用担心啦。”

        “哦。”

        两个人大眼望望小眼,一时无语。

        “对了对了!周鑫说等会儿带我去抓泥鳅,傅笙也去吗?”

        “抓泥鳅?”

        “对呀!很好玩的!傅笙跟我们一块去吧!”

        “哦,好。”

        弹幕――

        【陆粥粥居然带傅笙弟弟去抓泥鳅,绝了。】

        【画面太美我不敢想。】

        【预感我们的傅笙乖宝宝很快就被粥同学带野。】

        【陆怀柔你快出来管管你孙女!】……

        午饭之后,周鑫提着水桶来到院子里,等着陆粥粥。

        陆粥粥拉着傅笙跑出来,说道:“周鑫,这是今天我的新朋友,傅笙!傅笙,这是周鑫,我昨天认识的新朋友!”

        傅笙和周鑫不约而同道:“你新朋友真多。”

        陆粥粥笑了起来:“你俩很有默契嘛,看来我们三个注定要当好朋友啦。”

        傅笙接过了周鑫手里的水桶,说道:“去哪里捉泥鳅呢。”

        “我带路!”周鑫走在前面:“那条小水沟里泥鳅可多了,我带你们去。”

        “哇!开心!”

        陆怀柔午觉睡醒之后,给自己换了鞋,准备陪陆粥粥去抓泥鳅:“小孩,出发了!”

        院子里,陆雪陵坐在摇椅上看着书,慢悠悠道:“她已经出去了,等你睡醒,黄花菜都凉了。”

        陆怀柔大惊:“她跟谁出去的?”

        “傅笙啊。”

        陆怀柔:“不是……昨天求了我半天,让我陪她去抓泥鳅,怎么变卦了!”

        陆雪陵:“粥粥说,抓泥鳅属于年轻人的活动,不太适合老人家。”

        陆怀柔:……

        有种被抛弃的沮丧感。

        *

        周鑫很高兴认识这两位城里来的小伙伴,一路上听陆粥粥这位小唠叨“叭叭叭”地讲了好多好多城里的新鲜事儿,也让他涨了见识。

        为了不让城里的小伙伴看轻,周鑫带着他们来到了泥鳅最多的小水沟,准备一展身手,让他们见识自己的捉泥鳅本领。

        水沟位于山脚田埂畔,离家不远,陆粥粥抬头就能望见自家的小院子。

        周鑫脱了鞋,跳进泥沙混浊的水沟里:“我帮你们捉泥鳅,晚上让你们大饱口福。”

        “我也来!”陆粥粥也迫不及待地给自己脱了鞋。

        傅笙连忙拉住她:“你别下去了吧,水沟里很脏的。”

        陆粥粥眉头蹙了起来,望望周鑫,他将手伸到了泥沙里,正在专心致志地摸泥鳅。

        “可是好好玩的样子哦。”

        “我们在边上看着就好了。”傅笙作为最年长的大孩子,要负责看住陆粥粥:“弄脏了鞋子和衣服,很难洗,而且泥地里很滑,万一摔倒受伤,就糟糕了。”

        陆粥粥叹了一口气,羡慕地望着周鑫。

        这时候,弹幕里黑子和粉丝的战火,再度然烧了起来――

        【怕脏你干嘛来农村啊。】

        【我说什么来着,傅笙真的不适合来上这种综艺,根本融入不了。】

        【真扫兴。】

        【你们怎么什么都能杠啊!傅笙的担忧有道理好吧!】

        【赌一包辣条,如果是寻嘉弟弟,肯定会跟陆粥粥一起下去摸泥鳅!】

        【寻嘉弟弟的性格,更适合来参加这类综艺吧。】

        【同一个组合出来,差距就是这么大。】

        【导演!下一期飞行嘉宾跪求寻嘉弟弟!他肯定能和粥粥当好朋友!】……

        周鑫望望田埂边的陆粥粥和傅笙,说道:“你们不下来一起抓吗?”

        陆粥粥实在心痒痒忍不住了,脱掉了自己的鞋子和袜子:“我来啦!”

        “粥粥!”

        她哀求地望着傅笙:“真的好想好想一起玩哟。”

        傅笙禁不住小姑娘的撒娇,又担心不安全,只好道:“那我跟你一起下去吧。”

        “太好了!”

        傅笙也脱了鞋袜,跟陆粥粥一起踩到水沟里,全程拉着陆粥粥,免得她踩滑摔跤。

        陆粥粥弯下腰,学着周鑫的样子,在泥里摸了半晌,什么都没抓到。

        周鑫为了让陆粥粥更有体验感,摸到一根肥肥的泥鳅,递给陆粥粥:“给!放到桶里去!”

        陆粥粥兴奋地接了过来,没想到泥鳅浑身光溜溜,她一抓到它,便从手里滑了出去,飞速钻进泥地里。

        “哎呀!掉了。”

        周鑫道:“很滑的,要死死抓住。”

        “真可惜。”

        “没关系,还有很多呢。”

        傅笙也学着周鑫的样子,将手伸进泥土里,掏了好半晌。

        黏糊糊的泥沙中,似乎有不同的触感了,他猛地揪住泥鳅,拔了出来。

        陆粥粥用力鼓掌:“呀!傅笙你太棒了吧!一学就会。”

        傅笙笑了笑:“这里真的有很多泥鳅,不难抓。”

        “可我总是抓不住。”

        “那我帮你抓吧,你就跟着我,别乱跑。”

        “嗯!”

        傅笙牵着陆粥粥,来到水沟转角处,认认真真地抓泥鳅。陆粥粥很听话,也不乱跑,一路跟在他身边。

        很快,夕阳斜落,他们收获颇丰,抓了满满一桶泥鳅。

        不过三位小伙伴也全都变成了小泥人,脸上身上都沾了泥巴。周鑫带着陆粥粥和傅笙,来到小溪边洗脚。

        小溪清澈凉快,陆粥粥将脚丫子伸进去,让水流冲掉她腿上的泥沙。

        傅笙也站在浅水畔,像大哥哥照顾妹妹一样,捞着水给她搓干净手上的泥沙。

        【我们笙弟弟真的很暖。】

        【是啊,全程照顾妹妹,很暖心。】

        【就没什么魅力的男生都说自己是暖男。】

        【我的天,寻嘉粉能不能滚啊!!!】

        【这是傅笙弟弟的主场,刷其他明星的滚出去!】

        【逼老娘口吐芬芳!!】

        回去的路上,陆粥粥趁着摄像机去拍田间风景的间隙,好奇地问傅笙:“寻嘉是谁呀?”

        傅笙微微一惊,陆粥粥扬了扬手机,她正在翻直播评论:“他们总提到这个人。”

        “方寻嘉是我的队友,我们一个组合的。”傅笙解释道:“他人气比我高很多,所以粉丝喜欢拿我们比较。”

        陆粥粥不解:“因为他唱歌跳舞比你厉害吗?”

        傅笙也有自己的骄傲,说道:“不是,我不觉得自己比任何人差。”

        “那是为什么?”

        “可能他性格比我更讨喜。”傅笙想了想,说道:“他总是能让气氛热络起来,也很会来事儿,综艺感很强。这方面,我承认自己不如他。”

        陆粥粥看出了傅笙的沮丧,她牵了牵他的手,安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你不要和他比呀。”

        “可是别人会拿我们比较,我们同期出道,怎么可能不介意。”

        面对单纯善良的陆粥粥,傅笙长期以来压抑的情绪,忽然有些收不住了:“我努力训练,唱跳都争取做到最好,可我就是不如他!这个圈子不是只靠努力就能成功的,观众缘这种东西,是根本没办法靠努力得到!”

        陆粥粥能感觉到傅笙的不甘心,她伸手摸了摸他袖下绷紧的拳头,说道:“可你就是你呀,也有那么多人喜欢你,如果强行改变自己,也许短时间会有很多人喜欢,但你就不是你了。”

        傅笙望着她,怔了怔,似乎在思考这她的话。

        “不要想这么多啦。”陆粥粥踮起脚,拍了拍傅笙的肩膀:“我爷爷讲,娱乐圈成名很容易,但要守住名气,还是要下功夫的!所以努力是没有错的,也不会白费!”

        傅笙忽然有些顿悟:“我……明白了,粥粥,谢谢你!我不会再去烦恼这些事了,好好磨练演技,努力练歌、练舞,这才是最重要的!”

        “对啦!”陆粥粥遗憾地说:“可惜摄像哥哥他们打野去了,这些话,没让观众们听到,不然他们一定会更喜欢你的。”

        “为什么要说给别人听,我不需要人设,我就是我自己。”

        陆粥粥笑了起来:“你学得很快的嘛!”

        傅笙也笑了:“粥粥老师教的好。”

        *

        晚上回到家,陆怀柔看到陆粥粥脏兮兮的衣裳,连头发里都混杂了泥土,气不打一处来――

        “整天调皮捣蛋,家里挖蚯蚓,下乡挖泥鳅,给你一艘宇宙飞船,你是不是还要上火星挖矿?!”

        陆粥粥见他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尖叫一声,连忙躲到了傅笙背后――

        “傅笙救命!”

        傅笙以为陆怀柔要揍小姑娘,于是挡在在她前面:“陆前辈,是我带粥粥去水沟里玩的,是我的错。”

        陆怀柔望着他,反问道:“这才认识一天,你就帮着她说话了,你们很熟吗。”

        傅笙护着陆粥粥,说道:“粥粥年纪比我小,我把她当妹妹。”

        陆怀柔冷笑:“全世界的小男生都想给这破丫头当哥哥,可惜,这小孩只认一个哥哥,你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