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在线阅读 - 第54章 拉钩

第54章 拉钩

        这几天,陆粥粥每天都和傅笙、周鑫俩人漫山遍野地玩。

        抛下陆怀柔一个人清清静静,反倒觉得不太适应。

        他煮了两根水果玉米,走到陆粥粥身边,说道:“小孩,下午我去果园摘橘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

        陆粥粥接过热乎乎的玉米,仍旧无情地说:“不去,下午我要和傅笙周鑫去爬山。”

        “爬山有什么好玩的。”

        “傅笙说山顶上可以看夕阳。”

        “哦。”陆怀柔漫不经心道:“看夕阳啊,正好我也喜欢看夕阳,一起去啊。”

        “你也要去?”

        “怎么?”

        “爬山不适合老年人。”

        陆怀柔嚷嚷道:“怎么不适合老年人了!不是……老子不是老年人!”

        “傅笙叫我了!”陆粥粥将陆怀柔手里还没来得及下嘴的玉米抢了去:“拜拜!”

        “喂!臭丫头!”

        陆怀柔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气得不行,又无可奈何。

        陆雪陵见到这一幕,笑着说:“以前人家小姑娘追着你玩的时候,你对人家呢,爱搭不理,还总嫌人家烦,现在她终于有了新的小伙伴一起玩,你反而不适应了。”

        陆怀柔不服气地说:“看着吧,她也就新鲜这一阵子,等过段时间新鲜劲儿一过,就知道谁才是她最好的伙伴!”

        “我觉得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了。”陆雪陵预言道:“等到小姑娘青春期的时候,兴许连话都不想和你多说,看见你这糟老头就讨厌。”

        陆怀柔觉得很荒唐:“你胡说什么……”

        “人家都说,五岁一代沟,你自己掰着手指头算算,你跟她隔了多少条代沟。”

        “我是她爷爷!”

        “你是天王老子都不行。”

        陆怀柔虽说不相信陆雪陵的话,但多少心有戚戚。所谓的五岁一代沟,他和陆粥粥将来真的会有代沟吗。

        他开始害怕小姑娘青春期的到来。

        这破丫头没心的,要真觉得和他有了代沟,指不定就要离开他了。

        为这事,陆怀柔一整天都在忧心忡忡……

        下午,陆怀柔还是拖着一把老骨头,死皮白赖跟着陆粥粥几个小孩去爬山。

        这里的山道都是未经人工开发的野路,擦草丛生,有些地方还很陡峭。

        陆粥粥时不时回头望望陆怀柔,不放心地叮嘱:“爷爷,你当心别摔跤呀。”

        陆怀柔喘息着说:“你看不起你爷爷是吧,信不信,我当场给你来两个后空翻。”

        “千万别……我信您还不成吗!”

        前面,周鑫和傅笙冲陆粥粥喊道:“粥粥,快上来,不然要错过夕阳了!”

        “来了!”

        小姑娘跟猴儿似的,三两步便蹿上了山坡。

        陆怀柔望望身后扛着摄像机的小哥:“你们跟着我干什么,追那几个小孩去啊。”

        摄像小哥喘着粗气,舌头都快捋不直了:“我……我们……我们主要拍陆老师。”

        “不必,我不和小孩抢镜头。”

        “不不不,一定要。陆老师您才是人气担当,是我们综艺主咖。”

        “呵呵。”

        弹幕――

        【实不相瞒,你们弱爆了!】

        【大型菜鸡互啄现场。】

        俩男孩很快便爬上了山顶,陆粥粥稍弱一些,回头望了眼了陆怀柔。

        他热气腾腾地坐在半山腰的石头上,跟摄像小哥俩人大眼瞪小眼。

        “粥粥!太阳快下山了,再耽搁就看不到了!”周鑫站在山崖边催促。

        陆粥粥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们先看着,我去接我爷爷。”

        陆怀柔坐在石头上乘凉,倒也没多累,只是上次骨折之后,他的腿便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

        很快,小姑娘“噔噔噔”从坡上跑下来,一阵风似的蹿到他身边。

        “不是看夕阳吗,又下来干嘛。”

        陆粥粥站在他面前,背着手笑嘻嘻地问:“你累啦?”

        “累,是不可能的。”陆怀柔撑着脸皮说道:“我对夕阳不感兴趣,每天都能看,有什么意思。”

        陆粥粥慢悠悠地坐到他身边,说道:“我也觉得,咱家三楼阳台就能看夕阳,的确没什么好看的。”

        “爬了一下午的山,你不就是为了看夕阳才上山的吗?”

        “我现在忽然又不想看了。”

        “你真是个小孩啊。”陆怀柔戳戳她的脑袋:“想一出是一出。”

        “人家本来就是小孩。”

        陆粥粥趔着身子,跟他坐得更近了些,靠着他的肩膀:“爷爷,你是不是很累啊?”

        “我说了我不累!”陆怀柔不满地说:“还早着呢。”

        陆粥粥抱住了他的腰,咕哝着说:“那爷爷也不可以老哦。”

        陆怀柔微微愣住。

        其实他性格大咧咧,很多孩子的小情绪根本注意不到,陆粥粥一路都在等他,若不是这样,早爬上山顶了。

        从来没有一刻,比此时更让陆怀柔觉得,人间值得,付出的一切都值得。

        “老?我怎么会老。”陆怀柔单手抱起了小姑娘,起身朝着山坡上跑去:“还早着呢,你爷爷永远不会老!马上带你上山看夕阳!”

        陆粥粥咯咯地笑着,举着双手欢呼:“耶!我爷爷是超人!”

        “那必须是!”

        弹幕――

        【我差点都忘了,我看的是怀爷和粥粥的亲子综艺】

        【泪目,真.神仙爷孙啊。】

        【怀爷永远不会老!】

        【妈妈问我为什么哭晕在电脑前。】

        【怀爷地位稳如狗。】……

        看完了夕阳,一行人下山,农妇们劳作结束,走在田埂上,破地上的一行人,仿佛在看西洋景。

        小朋友粉雕玉琢,像从年画里走出来的小仙童似的;尤其是陆怀柔,真是她们有限的阅历中所见过最最最英俊的男人啊。

        大姑娘们盯着陆怀柔,从上看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露出了害羞的神情。

        陆粥粥看出了端倪,笑着说道:“我爷爷单身,虽然年龄大了些,但是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大姑娘们脸蛋越发红润,娇羞地望着陆怀柔。

        陆怀柔被她们盯得头皮发麻,一把薅过陆粥粥的衣领,捂住她的嘴巴:“你够了,闭嘴!”

        周鑫回头对陆粥粥道:“陆粥粥,邀请你明天你来我家里玩吧,我爸明天要去邻村,家里只有爷爷奶奶。”

        “好呀。”

        “好什么好。”陆怀柔说道:“怎么上哪儿你都喜欢窜门呢。”

        “唔……”

        周鑫连连摆手:“没关系啊,我是真心邀请你们过来,傅笙,粥粥,还有粥粥爷爷,你们都可以来玩。”

        傅笙问道:“你爸出门,家里只有爷爷奶奶,那你妈妈呢?”

        “我妈妈被关在黑屋子里呢,她平时都不见人。”

        此言一出,三人同时沉默了。

        陆怀柔皱眉问:“你妈妈被关了起来?为什么?”

        周鑫只比粥粥大两岁,对人更是没有防备和戒心,天真地说:“我爸说,不把妈妈关起来,她会跑掉。”

        “你妈妈为什么要跑呀?”陆粥粥好奇问:“跑去哪儿?”

        “我听奶奶说,她是城里姑娘,还是个大学生呢!”周鑫解释:“我爸说,她想跑回城里去,不想要我了,所以不能让她跑掉。”

        “可是她是你的妈妈呀,如果她想去城里,想做自己的事,你应该无条件支持她,怎么能把她关起来呢!”

        “可那样……我就没妈妈了。”

        “怎么会!你妈妈肯定不会不要你的。”

        “陆粥粥!”陆怀柔忽然严肃打断了两个小朋友的对话:“不要再说了。”……

        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之后,陆怀柔前脚入家门,后脚便把贝导和陆雪陵、杨曳私下叫了出来,将刚刚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

        “我觉得这就是人口拐卖。”陆怀柔很确定:“听周鑫的描述,他母亲应该是被困住了,我们必须报警。”

        陆雪陵没想到录综艺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她担忧地说:“现在报警会不会太草率了,仅凭孩子随口说的一句话,就把警察叫来,这……”

        “你们只是没有在现场而已,我看那孩子的神情,应该不是胡言乱语。”陆怀柔很坚持:“这种事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杨曳提议道:“那孩子不是邀请粥粥明天去他们家做客吗,咱们就借着这个机会,实地探查一番,如果真的有问题,再报警不迟。”

        陆怀柔不屑地说:“你认为人家会把‘拐卖妇女’几个字写在脸上吗,即便我们去了,也不一定能见到人。”

        杨曳摇了摇头:“即便他们把人藏起来,但肯定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一个人生活过的痕迹,不是那么轻易就抹杀掉的。”

        陆雪陵赞同道:“先实际走访一番,如果真有问题,再报警不迟,万一是误会一场,咱们这样贸然行动,也会给节目组带来麻烦。”

        陆怀柔细想来,也的确不应该轻易报警,毕竟这里是非常偏远的乡村,警方出警就必须一击制胜,否则很容易打草惊蛇。

        最终众人商议决定,第二天由陆雪陵带着陆粥粥和傅笙去周鑫家里,杨曳和陆怀柔在外围蹲守探查情况,贝导去村委会间接地打听打听。

        这一路上,陆怀柔都很紧张,一个劲儿叮嘱陆粥粥:“呆会儿不准乱跑,不准离开你姑奶奶的视线。”

        “哦。”

        陆粥粥看得出来,今天全家总动员,事情肯定不会简单:“爷爷,周鑫妈妈是被拐卖的吗?”

        陆怀柔惊讶:“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们没跟小孩说这些事情,包括傅笙都没有说过。

        “拜托,我小学三年级了。”陆粥粥拍拍他的手臂:“你别总把我当小孩。”

        “小学三年级,不也还是小学生吗。”

        “看不起小学生啊!”

        傅笙看明白了陆怀柔的担忧,说道:“陆前辈,放心吧,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会照顾好粥粥的。”

        陆怀柔还有些不放心陆粥粥:“小孩儿就管小孩儿的事,有些事留给大人操心,你们别瞎胡闹,知道吗。”

        陆粥粥辩驳:“我们也想帮忙,没有瞎胡闹!”

        “你这小孩,你能帮什么忙,别露馅就行了!”

        陆粥粥很不服气:“别看不起人了。”

        *

        说话间,几人来到了周鑫家门口。周鑫站在门边迎接,作出小主人家的架势,热情地邀请他们进屋。

        果然如他所言,父亲外出不在家,家里只有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对于他们的到来,多有防备,只让他们在院子外面随便坐着嗑瓜子,眼见并不欢迎。

        直到陆雪陵取出节目组准备的熏肉作为见面礼,爷爷奶奶脸上才流露出稍许满意的神情。

        “城里人就是俊哪。”周鑫奶奶打量着陆雪陵,说道:“姑娘这还没结婚吧?”

        陆雪陵笑了笑:“老人家身体也还康健啊。”

        “一把老骨头了,只想着把我这孙子盘大,给他娶个媳妇,就能安心了。”

        “周鑫这孩子有志气,将来肯定能走出去,做一番大事业。”

        一番话,便将老人家哄得开开心心,对她的戒心和防备放下不少。

        “老人家,怎么没见周鑫的爸爸妈妈呢。”

        “他爸外出干活了,他妈……”周奶奶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这儿有问题,我们一般不让她见客,怕吓着客人。”

        陆雪陵嗑着瓜子,作出闲谈的姿态:“哎哟,那可要早点治疗,别耽误了功夫。”

        “治什么啊,我们这乡坝里头,不是人命的事都不是大事儿,能活着一口气就行了,哪有钱治病,姑且这么着吧。”

        陆雪陵只是嗑瓜子,没有应她。

        陆粥粥和周鑫蹲在院子角落玩蚂蚁,陆粥粥小声问:“你奶奶说的是真的吗?”

        周鑫用竹签子戳着地面,闷声说:“奶奶不让讲,不然妈妈就要离开我了。”

        “你很喜欢你妈妈吗。”

        “当然,我妈妈又漂亮又有学问,全村的小朋友都羡慕我有这样的妈妈。”

        “那你妈妈……她在这里生活得快乐吗?”

        周鑫皱起了小眉头,支吾道:“她总是大哭大闹,闹起来还不吃饭,跑过几次,差点让老爸打折了腿,肯定不快乐。”

        陆粥粥捂着胸口,倒抽一口凉气:“天呐。”

        “我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我就是怕失去妈妈。”

        “周鑫,你肯定也很爱她,对吧!”

        “当然啊。”周鑫连连点头:“我当然爱她,她是我妈妈呀。”

        小姑娘从包里掏出一支笔和一个巴掌大的笔记本,低声说:“这是给你妈妈的礼物。”

        “这个是……”

        陆粥粥握住了他的手:“你给她就行了。”

        周鑫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紧着皱眉头,嗓音颤抖:“我真的不想失去妈妈。”

        陆粥粥平时一肚子大道理,但是她一句话都讲不出来,因为没有办法感同身受,所以也没有资格大义凛然地告诉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她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管你怎么选择,你都是我的朋友,我不会怪你。”

        “真的吗?”

        “嗯,因为我知道,周鑫是很善良的人!”……

        陆雪陵带着陆粥粥和傅笙离开了周鑫家,在农家小筑的院子里与陆怀柔汇合。

        正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周鑫妈妈早就让他们转移了,不过陆怀柔从周围邻居那儿还是打听出一些消息。

        “他们家的确关着一个女人,说是得了精神病。”

        “跟这家老人的说辞一样。”陆雪陵皱眉道:“会不会是我们误会了?”

        陆怀柔也有些拿捏不准,如果真的是精神病患者,那么是否选择就医就是关起门来的自家事,他们肯定是管不了的。

        事情眼见陷入了僵局。

        第二天清晨,周鑫急匆匆跑来找陆粥粥,交给她一张小纸团:“这个……是我妈妈给你的,她求我……她让我一定要交给你们。”

        周鑫喘息着,断断续续道:“我这就赶过来了,我……我不希望她不快乐,就算要失去她,我也想她今后过好一点。”

        陆粥粥接过小纸团,又问道:“你爷爷奶奶不知道吧?”

        “他们下地干活了。”

        陆粥粥打开纸团,纸团上面写着一个联系电话,还有一个名字叫许梦云。

        她立刻将纸团交给了陆怀柔。

        陆怀柔看着面前这俩小孩,觉得不可置信。

        大人忙活了半晌,一无所获,怎么小孩子就这样轻而易举找到线索了……

        陆雪陵按照周鑫妈提供的号码拨了过去,很快,电话接通了――

        “您好,请问您认识许梦云吗。”

        对方听到这个名字,愣了好几秒,然后开始号啕大哭。随后在电话里,对方讲述了自家妹妹被失踪多年、如何寻找未果的经历。

        陆雪陵当下便将村子的地址告诉了许梦云的兄长,兄长立刻报了警。

        很快,许梦云兄长家乡的警方便和本地警方联动,赶到了村子里,从周鑫家的地窖里带出了被囚多年的女人许梦云。

        她被折磨得简直不成人形,头发肮脏凌乱,腿一瘸一拐,满脸憔悴。

        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朝见面,许梦云的兄长与她抱头痛哭。

        周鑫的父亲是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因为涉嫌拐卖妇女和故意伤害,被警方带上了警车。

        节目只能够被迫中止录制,跟着警车一起离开了村子。

        对此,观众们表示理解――

        【小姐姐逃出生天,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希望以后能好好生活。】

        【我是来看综艺的,莫名看了一档法制节目。】

        【由此可以看出,这综艺真没有剧本。】

        【这次多亏了粥粥这位social小达人,大人有时候还真别忽视了小孩子的能力。】

        【这次粥粥真的要记首功!】

        【粥粥的处理方式真的非常成熟。】

        【粉了粉了。】……

        出村的时候,众多村民们聚集在村口,周鑫的爷爷奶奶带着孩子拦住了警车。

        爷爷奶奶推搡着孩子,让他跪在车边求妈妈留下来。

        许梦云看着可怜巴巴的孩子,泣不成声。

        “快,跪下!”周鑫奶奶按着他的肩膀:“叫妈妈不要走!求妈妈留下来!”

        周鑫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死死攥着拳头,咬着牙一言不发,倔强地用手肘擦掉眼泪,甚至都不肯哭。

        他知道,自己越是哭泣,妈妈越会舍不得走。

        “你这孩子,你怎么回事,你妈都要跑了!你怎么不说话!”

        陆粥粥趴在车窗边,扯着嗓子大喊道:“你们别逼他了!”

        “你妈要走了!你妈再也不要你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没妈的小孩了!”周奶奶急切地对周鑫道:“你还不快跪下来求求她!”

        “我不!我妈妈想走就走,这是她的自由!”周鑫擦着眼泪,愤怒地跑开了!

        “你这孩子,你妈妈都要跟人跑了……”周鑫奶奶开始撒泼,甚至想用头去撞警车,被民警迅速拦住:“哎哟喂,我是做了什么孽啊,媳妇要跟人跑,儿子还要坐牢。”

        “该跪下的不是他,是你们吧。”陆怀柔走下车,掷地有声道:“活了一把岁数了,人家小孩都比你们明事理。买卖人口是犯法的,把一个女孩折磨成这个样子,你们还是不是人?”

        周鑫爷爷指着路怀柔,气愤道:“你……你这后生晚辈,你有什么资格跟老人这样的话!”

        “你孙子跟我孙女年纪相当,不好意思,我还真不是晚辈。”陆怀柔走到车前,冷笑道:“不是要撞车吗,来撞我这车,质量好,肯定能够能送你上天。”

        在这么多村民面前,他们生平第一次遭遇如此羞辱,老脸涨得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性感怀爷,在线暴躁。】

        【我们家祖安爷爷还是内味儿,怼得漂亮!】

        【跟这种人没道理可讲,面对不要脸的……就得以暴制暴!】……

        **

        《我和爷爷的大冒险》第二期综艺录制结束,陆粥粥给了周鑫自己的联系方式,让他将来有机会进城,一定要来找她。

        同时她也认识了傅笙,跟杨曳一样,傅笙也成了她无话不谈的网友。

        回到家中,陆粥粥甚至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行李箱收拾出来,便看到隔壁景绪家有工人陆陆续续地往外搬运东西。

        赵思嘉指挥着工人,搬运家具。

        陆粥粥急匆匆跑出屋子,问赵思嘉:“赵阿姨,你们是要搬家了吗?”

        “是啊,阿姨准备搬家了,因为叔叔工作变动的缘故,我们要搬去南方了。”

        “南……南方,好远的吧。”

        “是啊,很远。但以后还是会有机会见面的。”

        陆粥粥眼睛已经红了。

        赵思嘉蹲下身,摸着小姑娘的脑袋,无奈道:“景绪在房间里收拾自己的东西,去跟他道个别吧。”

        陆粥粥提着小裙子,三步并做两步上了楼,“噔噔噔”跑到景绪的房间门口。

        她用衣袖擦了擦眼泪,极力忍着,不想让自己哭出来,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

        房间里传来了《千与千寻》钢琴曲,是她与他初见的那个午后,他弹奏的那首曲子。

        陆粥粥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她知道成长的路上,离别是必然的,可适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她还是那样的心碎。

        以后就没有小玫瑰了。

        以后就没有景绪哥哥了。

        曲终,“吱呀”一声,景绪打开了房间门。

        陆粥粥连忙用力抹掉眼泪,笑着对他说:“景绪哥哥,听说你们要搬新家啦,乔迁愉快呀。”

        笑着笑着,不争气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景绪没说什么,牵着她进了屋,让她坐在小椅子上,蹲下身用袖子给她擦掉了眼泪。

        “我没想哭的。”陆粥粥低头糯糯地说:“怪傻的。”

        景绪侧过脸,沉沉的眸光也黯了下去。

        “陆粥,我真的很想快点长大。”

        “为什么?”

        “因为小孩子无法提自己选择,大人的决定有他们的道理,我们改变不了。”

        “我懂的。”陆粥粥连连点头,几滴眼泪掉下来,润湿了衣襟:“我都明白。”

        “陆粥,快点长大,长大了我们再见面。”

        陆粥粥擦掉了眼泪,重重点头,伸手和他拉勾:“景绪哥哥,约好了。”

        景绪嘴角难得地扬了扬,和她拉勾盖章:“约好了。”

        “那以后我们要怎么见面呢?”

        景绪笑着说:“全国最好的大学在北城,我会考回来的,好吗?”

        “嗯!”陆粥粥重重点头:“我等哥哥!”

        景绪摸了摸她的头,陆粥粥又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攥着他的衣袖道:“还有哦,听说南方的女孩漂亮又可爱,如果你认识了比粥粥更好的女孩,要给他们当哥哥了,我……我会很生气!”

        “不会。”景绪漆黑的眸子望着她:“你永远是我……”

        脱口而出的“妹妹”两个字,被他改成了――

        “你永远是我的陆粥。”